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五章 二十四方兵将

第五章 二十四方兵将

  披头散发的落尸鬼,阴森的吊死鬼,冤气冲天的的怨死魂……林林总总,至少有两位数之多。

  我不知道我招来了多少方鬼魂,只是感到自己的身体差不多要抽空了,我才停了下来。

  令旗一挥,将这些鬼魂都招进了木人之中。

  当游魂兵将一点一点的融进了木人之后,他们的身影慢慢的幻化,犹如实质,和真人无异。

  这就是点兵之术,无论是草木,或是薄纸做成的替身,当兵将融合之后看起来都和常人无异。

  “桀桀,多少年了,我终于拥有了自己的替身,终于不用待在那暗无天日的枉死城了。”

  说这话的是位于坎位的一个阴魂,鬼气森然,随着他说话的节奏,那皮肤一点一点的瘪下来,看起来像个七八十岁的老头。

  我暗暗皱了下眉头,却是没想到居然招出了枉死城的恶魂。一灵二鬼三怨四煞,这恶魂的修为几乎都接近煞了,连那木头做的容器,都禁不住他身上气息的腐蚀。

  他朝我诡异的一笑,我心头一个咯噔,暗道不好。

  “桀桀,这木头的肉身毫无生气,一点都不适合老鬼我。小子,既然是你把我招出来的,那就乖乖的把肉身奉献给我吧。”他双手成爪,猛得朝我抓了过来。

  对于这看似凶猛的攻击,我也只是略挑了下眉头,既然招魂,我就做好了恶鬼冲身的准备。何况阴山派成派以来,类似的事情并非没有发生过,怎么可能会没有应对的办法。

  我不动声色的把手伸进了怀里,握着怀里的四方小印,只等老鬼扑来,那我就让他魂飞魄散。

  怀中的印,正是阴山派的阴山法主印,道家之中,法印向来是道士的必备之物,我阴山派也丝毫不例外。阴山六印,阴山法主印,鬼力大王印,天砰蓬元帅,地府王爷,盘古大帝……每一印都有其中的妙用,或拷鬼,或调兵,或护身,或伏魔。

  我虽然已经没有祭炼其余五印,但这阴山法主印,对付一个连煞都不是的恶鬼,已是绰绰有余。

  “天上五雷将,地上五雷师,将师一起出,……”

  我还没把阴山印拿出来,一旁的胖子就动手了,出手即是华光的入门武法五雷掌,狠狠的打在那枉死老鬼身上。

  五雷掌极阳,雷和火一样,是阴魂的先天克制之物。一掌轰下,瞬间让这老鬼发出一声惨叫,就连身上的怨气也减弱了许多。

  “哼,要夺我兄弟的主,你也得先问过我一声”胖子握着五雷掌的姿势,朝着蜷缩在地上的老鬼狠狠的呸了一口唾沫。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刚才老鬼意识鬼迷心窍冒犯了两位上仙,请两位上仙原谅。”胖子的这一手,不仅击退了心怀不轨的老鬼,也震慑了在一旁蠢蠢欲动的阴魂。

  唉……看着这些阴兵阴将,我心里却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道士引兵,通常都会给兵将一个下马威,只有这样,兵将才会服服帖帖的受你管教。如果道士修行差劲的话,恐怕招出来了鬼,第一个就会被鬼反噬。

  很简单的道理,冤死的鬼不得投胎。如今有个上好的替身在这里放着,没有哪个鬼会傻得放走。

  “海生,说实话,我实在是不赞同你这样点兵,人鬼本就殊途,你招得鬼多了,对你自己也不好。”胖子走到我身边,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摇头一笑,反问道:“我阴山的法术本来就重调兵遣将,你让我不要招鬼,那我还靠什么本事混。”

  胖子瞬间被我这话问得语塞,憋了许久也憋不出一句话来。

  “散”令旗一挥,我发动招来的兵将四处散开,去寻找隐匿在深山之中的老猫仙。

  我走到那蜷缩在地上的老鬼身边,低头看着他。

  “如果你能替我好好办事,我不仅不会责罚你,还会送你一具上好的肉身修行。”

  他抬起头,诧异的看着我道:“你说的是真的。”或许,他心里很不明白,明明他想夺我的舍,为什么我不仅没有责罚他,反而还许了他好处。

  我点点头,笑道:“当然是真的,这次我请这些鬼魂上来,是要找一个修出了灵窍的野猫。他就隐匿在这座山之中,谁能杀死她,那这具肉身自然而然就是谁的,各凭本事。”

  老鬼听了我的话后,像打了鸡血一样跳起来,不用我多说,他就迫不及待的冲进了深山老林。

  而我,自然而然的是和胖子坐到了令旗旁,静心的等待着消息。

  胖子走到我身旁,皱着眉头问我:“海生,你真的打算把那老猫的肉身送给这枉死城出来的老鬼?”

  胖子的疑惑我懂,但凡是游魂野鬼,或是修出了灵智的野仙,都喜欢占人体修行。野仙喜欢钻进死人的肚子里,吞食五脏六腑。有道行的阴魂喜欢占据人的身躯,给自己找一个替身,瞒过天机而生存。只不过,这类的修行方式与道相勃,非正道的修行方式。靠这种方式修行的仙鬼,多半都逆天而行,吸人气,吃魂魄,更别说会给你论因果,守善德。

  只是,我真的会这么傻吗?当然不是,我也怕造孽,也怕占据了尸体的老鬼到处害人。

  我指了指插在骷髅头骨上的令旗,朝胖子微微一笑。

  胖子恍然大悟,随即也嘿嘿一笑:“原来你是打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是的,我答应了老鬼,只要他能够找到猫仙,那我就把猫仙的尸体送给他。但我没说过会放走他。与其留着一个未知的可能到处去造孽,倒不如收为兵将,留在我身边更好一些。

  我和胖子坐在坟墓边静静的等待,两人的脸都有些阴沉,心情都不怎么好。我笑不起来,是因为青青,胖子笑不起来,却是因为我。或许,他始终都怕我掌控不住自己的心性,成为了一个邪道的术士。

  我能怎么说呢?其实我也很迷茫,有时候,我也在问自己做的事是对是错。我也常常纠结不清,我是正还是邪。后来,我干脆顺其自然得不去想它。正如我面对着杨七爷毫无惧色的说出那番话一样。正邪黑白,早已被世俗颠倒,既然在尘世这个熔炉中浮沉,那就难免沾染因果是非。行人做事,只要你觉得问心无愧,那就放手去做便得。

  我不知道我以后会怎么样,但至少现在,我觉得问心无愧,招鬼又怎么样,法术阴损又如何。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爱人死在我面前,却让我保持着一颗慈悲心去感化那凶手,有可能吗?看着爱人死,你却要我古井不波,装那太上忘情。

  与其这样,我倒不如脱去这道袍,拿起把砍刀,做一个普通人,用一个普通人方式去讨回一个公道。

  ………………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恰恰过了寅时,插在头骨上的令旗一阵颤动。

  终于有消息了……

  我根据令旗所指的方向来到了一个隐秘的灌草丛之中,十几个兵将正在和一个黑袍的老女人厮杀。

  这老女人身形枯瘦,但动作却很灵敏,简直比一般的野猫都不逞多让。引人注意的是,在这老猫的背后有一条长长的尾巴,她的眼睛也是幽绿色的眼白,中间一颗黑眼珠,和猫在夜色里的眼睛一模一样。

  她虽然很强悍,但也敌不过众多兵将的厮杀。毕竟兵将都是灵体,你和他们群殴,这完全就是找死。他们的身躯都是临时的木头。即使身体没了,对他们来说也无关紧要。除非是道家的一些能伤害到灵体的法术,否则物理上的攻击,对他们永远起不到伤害。

  猫仙在众多兵将的围攻下步步后退,败相已显。这时候,老鬼适时的冲上去,在猫仙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往猫仙的后脑勺一抓。

  无论人和动物,后脑勺都是极其薄弱的地方,野仙被老鬼这么一偷袭,一个尸神,晕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天已经逐渐的亮了,我掐起法决,令旗一挥,除了老鬼之外,把其余的阴魂都送了回去。

  当阴魂都送走,空荡的地上只剩下了一捆捆树枝桠绑着的木柴。其中有不少已经千苍百孔,烂成了一堆木屑。

  在我的点头示意之下,老鬼迫不及待的朝地上的猫仙扑了过去。

  阴魂与野仙是不一样的,野仙可以占据死人的身体修行,但阴魂不行。如果一个人死了,生气全无,对阴魂也没有丝毫的用处。所以,阴魂附体,多附在活物身上。

  我悄悄的在背后拿着令旗,掐着指决,只等老鬼占据了猫仙之后,我便挥动令旗收了他。

  老鬼毫无防备,只一心顾着蜷缩在地上的猫仙,在他快夺舍的瞬间,我眼睛一凝,就准备挥动令旗。

  然而,我还没挥动令旗,只看到忽然间眼前一花,老鬼就惨叫着倒飞了出去,而且倒飞出去之后,那魂体居然与替身木脱离了。

  “嘿嘿,阴山法教这一脉,不是早已在道家中失传了吗?想不到今天居然让老身给撞到了,只不过,我从见过阴山派道士的本事像你这么弱的?”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灌木丛中响起,这声音尖锐而嘶哑,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尖酸刻薄的泼妇。

  只是,当这泼妇从灌木中显露出身形时……,我和胖子,都他妈的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