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六章 半路杀出个胡仙

第六章 半路杀出个胡仙

  来人身穿一身黄色的衣服,衣摆宽松,两袖似袍,手里正拿着一根三五牌的香烟,砸吧砸吧的抽着。

  这人一出来,我和胖子好像被一根连九龙水都化不开的鱼刺卡住了喉咙,愣是看着他好半响都没回过神来。

  你说,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拿着一根香烟,两眼朝天的鄙视着你们,而且他还抿着嘴,整一就街边老太婆的神态。就连说话,也和街边买菜那市场大妈讨价还价时的语气一模一样。准确的说,是那声音完完全全就是一女性的。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皆是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胖子咽了口唾沫,小声的问我:“这人该不会是从泰国回来的吧?”

  我点点头,这是我第一次赞成胖子的话。

  “咳咳,我说小信子,下次能不能换个味道的草卷,这种实在是呛喉,奶奶我抽不惯。”年轻人旁若无人的自言自语,百分百是个老太婆的声音。

  紧接着同一副身体里,居然又出现了第二个声音

  “奶奶你就忍着点吧,,这草卷还是别人送俺的捏,俺就只有这存货了,现在俺们还是赶紧把这野猫给带走吧,否则无法向常爷他老人家交代呀。”

  这声音,雄厚而有力,活生生的就一男人的声音。

  我和胖子互望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一个信息,东北,出马仙家。

  如今这个世道,可谓是四分天下。佛家,道家,犁头巫家,出马仙家。

  四家之中,佛家最为兴盛,打着普度众生的旗号到处传扬佛法经箓。虽神通不显,但却是五家之中最会忽悠人的,信徒也最多。

  其次便是道家,道家的底蕴为四家之最,是华夏五千年来最古老的文化传承,但发展到了今天,佛家的发展隐隐约约却有了超越道家的势头。这其中的原因却和道家的思想有关系,道家讲究顺其自然,无为而治。你信也好,不信也拉倒,总之别来打扰我修炼就得,我如果要收徒缘分到了我自然会收,缘分没到,送上门的我也不要。

  佛道之后,便是犁头巫家和出马仙家。切莫以为巫家只是旁门左道,我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存在即是合理。犁头巫家虽然隐迹于云南,和养蛊师一样隐迹于少数名族之中,被外人认为是巫家小道。

  但内行都知道,巫在远古之时,是备受尊敬的一个称号,指的是一群能和神灵沟通的人,只有能感悟天地,请下神灵者,才能配得上这个称号。虽然巫家之中多是只流传符箓巫术,但可别忘了,巫家,鲁班教,阴山法教并称为世间的三大绝教,凡是沾上了绝字的教派,门中都出过令玄门都闻风丧胆的人物,都不容小觑。

  其次便是到了出马仙家,是东北地域文化所产生的宗教,虽说仙家都是动物仙所修成,和法教一样,无固定的道观,固定的地点传承,但行内人都熟知东北仙家的传承一点都不必道佛两家的短,若追溯起根源,东北仙家和犁头巫家一样,也都是上古巫文化所衍生的产物。

  我虽然也没接触过出马仙,但也在李枫师傅和青松叔口里听说过一些

  出马仙中,以胡(狐狸)黄(黄鼠狼)常(蛇)莽(蟒)四仙最为常见,修行最高,合称为出马四大教主,也是最为常见的动物仙。在这四仙之外,还有着一些老鼠,刺猬,蛤蟆,老虎修成的野仙。有的归入了四大教中,成为了四大教主门下的八梁之一。有的则食云露,走四方,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散仙(野仙)。

  讨口彩,夺人气,钻尸体修行的,也多是这些无人管束的野仙。

  听这黄袍小子的说话的语气,再根据动作略一分析,我和胖子不难看出,他就是北方的出马弟子,而且现在正有一个胡仙在附着他的身

  为什么这么说,很简单,仙家上身,多有一些特征。胡仙喜欢抽烟,把烟唤作草卷,黄仙最喜欢喝酒,把酒唤作卡辣。

  眼前这黄袍小子,三五分钟就是一支烟,如果是人的话,早就已经抽死了,有这么大烟瘾的,除了胡仙之外,还有谁?

  不过,这黄袍小子当真是奇怪。我虽然没有和东北仙家交过手,但也听闻仙家上身,弟马就会失去理智。如今像这黄袍小子这样,仙家上身还能保持理智的,我却是闻所未闻。

  我不动神色的把令旗背在背后,将受伤的老鬼送回了阴间。随即,我和胖子站在一起,望着那黄袍小子问道:“不知道这位是谁?胡奶奶突然现身又有何指教”

  黄袍小子拱了拱手道:“大合堂,方信。”而后语调一变,又变回了那尖酸刻薄的老妇人。

  “你这娃眼力还行,居然认得胡奶奶我。”她咯噔一笑,让人鸡皮都竖起。

  仙家之中,以狐狸,黄鼠狼,蛇蟒修成的四仙不计其数,多有一个称号而代之。胡奶奶便是狐狸的称号。

  我指着地上的老猫向眼前这一人一仙道:“大家快人快语,胡仙你这样做到底是什么意思?”言下之意,自然是责问她为何突然现身打伤我的兵将,救下这老猫

  被胡仙附身的方信抽了口烟,随即道:“我要把这猫仙给带走。”语气斩钉截铁,丝毫不留余地。

  他这么一说,我马上火了,老子费了半天劲才抓到这野猫,现在你倒好,冷手捡个热煎饼,和我抢现成的。别说我和这老猫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就算没有,我也不可能就这么便宜了你。

  我冷笑一声,毫不示弱:“这猫仙杀了我的朋友,我必须杀了她祭奠我朋友的亡魂,你要就等我杀了她之后,再来给她收尸。”语气同样坚定,不留余地

  胡仙瞳孔一缩,冷声道:“这样子说,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我冷哼一声,以强硬的姿势回应道:“敢抢我阴山法教的人,你是第一个。就是不知道,你有这本事没有。”

  胡仙哈哈一笑:“如果是在云南峡谷的那场争斗之前,老身我见到你阴山派的人立马就跑。但现在……啧啧,不知道你阴山派于,陈,童,李,还有哪一姓的高人在?”

  于,陈,童,李指的是清末之后,阴山派的四大狠人。但在一百多年前和泰国降头师以及玄门的那场斗争中,四者早已逝了其二。仅留下的陈,李两位高人也已经不在人世,虽然不知是否留下传承。但无可否认的是,随着这四位前辈的去世,以及那一场斗争的消耗,阴山派早也不复往日的盛况。

  “大象身死,也不是你等蝼蚁可以撼之。就算于陈童李四位高人仙逝了,我阴山派也不是你一个畜生可以侮辱的。”我冷冷说道:“既然你这狐狸对我阴山派不屑一顾,不如现在就让我领教一下你东北出马家的本事”

  我手一转,将令旗从背后拿了出来,将拇指掐在中指第一节,夹着令旗。那意思不言而喻,既然谈不妥,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先打一场再说。

  “唉,海生,就不能先坐下来好好谈谈吗?”

  “胡奶奶,俺看这事还有商量的余地,您老人家先别着急动手呀,怎么了着都是俺们不对在先。”

  “闭嘴”

  “闭嘴”

  胖子和那方信劝着我和胡仙,但马上都被我们骂了回去。胡仙自以为我侮辱了她仙家的威严,而我,则觉得她侮辱了我阴山派的道统。

  “我看你是安逸的日子过久了,都忘了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了,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神大仙了,说到底,你不就是个成精的畜生罢了。”我狠狠的呸了一声,掐动着请阴指,就准备重新请兵将降临,和这狐狸精大干一场。

  我说完这句话,胡仙也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指着我怒骂:“黄毛小子,竟敢辱我萨满仙堂,信不信奶奶马上就打得你魂飞魄散?”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她的另一只手却悄悄放到了背后,看样子,是准备告知其他仙家,请帮手过来了。

  四家之中,胡仙虽身居首位,掌管天下堂口,但说白了,狐狸狡猾,重智慧,附身之后也只能替人看病消灾而已,并不擅长与人争斗。四大出马仙中,战力最高的是常蟒二仙,类似于黑社会里的红棍,如果有人挑衅仙家的威严,出手惩治的多是这两位仙家。

  “征魂童子征魂郎,藏在阴间地府不能生……”

  此法是阴山鬼王法中的致人精神散离法,说白了就是请五鬼弄人,弄的精离神散,最后发疯至死。

  既然这胡仙是附身在弟马方信的身上,那我就选择以魂体对付魂体的办法,请兵将降临,与她争夺方信的身体。

  只是,这咒语才念到一半,却发生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意料不及的事情。

  我居然打了一个趔趄,向后连续倒退了好几步,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中,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

  胡仙愣住了,胖子愣住了,就连我自己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