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七章 关键时候要放阴

第七章 关键时候要放阴

  我倒在地上,四肢不停的抽搐着,不是我被谁打伤了,而是我身上太冷了。

  “该死的,这个时候居然要放阴了。”我心里咒骂一声,挣扎着就要爬起来。

  放阴是阴山派的一门秘法,但这秘法并不是攻击人的,而是道士本人救命用的。我们阴山派的人长年累月在坟墓这些阴气极重的地方修行,又以驭鬼闻名于道家,身上自然而然的就会积攒阴气。每当阴气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就必须要放阴,如果不放,道士就会被阴气冲身,爆体而亡。

  但阴气冲身,往往会有一定的预兆,从没像今天这样,来得这么突然。

  “嘿嘿,阴山小子,你还是先顾着你自己吧?这猫仙奶奶带走了。”

  这时候,那附在黄袍小子身上的胡仙哈哈一笑,捞起地上昏迷的猫仙,纵身一跳,迅速离开了我的视线。

  “靠,你别吓我呀,海生?”胖子顾不上那逃走的猫仙,蹲在地上着急的问着我。

  “快走,不要管我……”我咬紧牙关,死死的忍受着身上的阴气,即使我感觉整个人就好像身处在冰窟之中,还是硬撑着憋出了一句话。

  胖子靠了一声,眼睛红红的朝我骂道:“你他妈的说的什么屁话,我王伟强是扔下兄弟不管的人吗。”随即他手忙脚乱的扶起我:“你他妈的倒是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我根本没有任何的精力来回答他,只能趁着我意识还清醒的时候让他赶紧走,有多远走多远。

  阴山道士放阴的时候,方圆十米的树木,畜生都会被阴气冲食而失去性命。胖子虽然听说我阴山道士要放阴,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放阴是什么玩意,所以他也不知道这放阴的危害性有多大。

  “你他妈的到底走还是不走。”我急得连粗口都给爆了出来。

  胖子倔了,死死的摇头说:“我不走,就是不走。尼玛的你要是出事了,我以后欺负谁去。你要是挂了,谁来给我未来的儿子当保姆。”

  ……阴气还没爆我体,但胖子这句话差点就把我给气死了。

  最后,我只能欲哭无泪的瞥了他一眼,说道:“你不走是吧,那你待会儿记得用金光咒护身,千万别被我放阴时的阴气冲身就得了。”

  待我说出这句话之后,胖子才松了口气:“原来是放阴是吧,你赶紧放,我在这头给你护法。”说得放阴好像是啥大不了的事情,就好像放屁一样。

  身体里越来越冷,几乎连皮肤都结成了霜,再拖下去,恐怕我就会被阴气冲身,爆体而亡。

  我赶紧爬到了一颗树旁,盘膝而坐下,咬破手指在地上画了一张符咒,念起了放阴的咒语。

  匆忙间,我朝胖子瞥了一眼。只见他也掐着白鹤指旁膝而坐,想来是听了我的话,用金光法来护着自己的身体。看到这儿,我的心才定了一些,金光咒虽然是道家的入门法门,但也是护身、辟邪的不二法决。即使是普通人,平日里常诵金光咒,也可辟邪护身,让妖魔远离。

  死胖子,现在你不听我的话,待会儿就有得你好受了。

  身上那冰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都快冲上了脑袋,我赶紧屏吸静气,小心翼翼的放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封闭了六识,我完全看不到身外的情景,只慢慢的梳理着身体涌上来的阴气。每一次放阴,对阴山道士来说都等同于在鬼门关上走了一趟。放阴的成败,决定了阴山道士的生死,是阴山道士修行中的重中之重。

  平日里若是道士要放阴了,身体都会先有预兆。阴山的道士都会事先寻好一个偏僻的地方,布下法阵了,再来放阴。但这一次,阴气来得这么突然,看来这一定是昨晚点将之后留下的后遗症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到身上为之一空,打了一个激灵,像撒出了泡尿一样的爽。

  我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色让我倒吸了一口寒气。

  只见以我为中心点,身旁的树木,花草,全部是枯萎的,像是被人喷杀了猛烈的农药。叶子涂了一层泛黑的颜色,完全就秧掉了,再无一丝生机。

  “对了,胖子呢,他没事吧?”看到这些花草的惨状,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胖子,虽然胖子也是道士,可这阴气这么浓郁,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吧?

  “卧槽,好……冷呀。”身后一个传来胖子咬牙打颤的声音,我回头一看,不禁乐了。

  胖子双手抱肩,全身肥肉有节奏的抖动,那牙关都在打颤。

  “你(妈)嘛得,这啥玩意,都冷死大……大爷我了。”胖子忍不住颤抖了两下。

  我乐得哈哈一笑:“死胖子,你不是说放阴没啥大不了的吗,现在知道错了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瞎闹。”虽然我语气还是在打趣他,但我心中却是不自禁的松了口气。胖子是我的兄弟,我是绝对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出事的。

  “你妹,要是知道你放阴这么邪乎,下次你给钱给我我也不陪你。”胖子骂咧着,站起身子,打起了形意拳。

  “对了,现在猫仙被人带走了,我们咋办,直接回去吗?”胖子甩了甩生硬的拳头问我道

  我咬了咬牙,狠声道:“当然不行,那猫仙杀死了青青,无论是追到天涯海角,我都必须杀了他,即使有他有萨满教的庇佑,我也必须向死去的青青讨回一个公道。”

  胖子纳闷了:“那青青你不是好像第一次见吗?怎么她死了,你却好像比死了老妈还悲痛。这没道理呀。”

  我叹了口气,静待了许久,又想起了小梦和青青,像,实在是太像了,我想不通这世界上怎么可能就会有这么像的人?

  当两个人的身影在我脑海中缓缓重叠的时候,我把过往的一切都和胖子说了出来。

  胖子听完之后,也不自禁的叹了口气:“也难怪你一定要干掉那猫仙,原来是事出有因。”

  我黯然的点了点头,上天给了我一次机会,让第二个梦出现在我眼前,但是我却不能好好的保护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野仙夺走了人气。我恨我自己无能,也恨不得把杀害了青青的猫仙碎尸万段。

  事到如今,胖子也不再劝我了,因为他知道,如果我不能杀了猫仙祭奠青青的话,我将一辈子活在愧疚之中,这事必将成为我修行路上的心障,伴随着我一生一世。

  心障说白了就是修行人的心魔,放不下的执着。不是每一个道士都能做到无欲无求,死了老爸都觉得事不关己然后高高挂起。一旦有了放不下的,或者怨恨的,那势必会跟随着道士的一生一世。如果你看不破,那就有可能被心障干扰,堕入魔道。

  最好的方式,要么是由旁人开导,放下这魔障。其次,就是彻底的把这魔障给除了,让它彻底消失。

  我自认为我没有做错,那猫仙杀害了青青,而且她是夺人气修炼的野仙,我这样做,也是替天行道,铲除一个妖孽。

  胖子沉思了半响,无力的问我:“现在这野猫已经被那叫方信的出马弟子带走了。世界之大,我们又该去哪儿寻他,难不成真踹到人家的东北老窝去?”

  我摇了摇头,肯定道:“这方信一定立了堂口在这附近,否则他刚才根本就无法请仙家附身。”

  胖子疑惑道:“这怎么说?”

  我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我知道出马仙和过阴婆一样不能走远。一旦走远了,那仙家就附不到弟马的身上,弟马在外用法,远远不及在堂口附近用法灵。

  如今我们深处的地界是在安徽,离东北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但这方信却能随心所欲的请仙家附身。能请仙家附身,就意味着他就一定在附近安了堂口。

  胖子听了我的解释之后,无力的叹了口气:“好吧,那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去找他。”

  我毫不犹豫道:“马上。”

  胖子像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马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再次毫不犹豫的,一字一眼的肯定道:“马上,必须马上找到他,否则一旦他逃回东北,我们再想去讨人也就难了。”

  胖子蔫了下去,无奈道:“好吧,马上就马上。”

  说完,扶着我就准备下山去。

  “铃铃铃”突然间,一阵貌似铃铛的声音响起,吓了我一跳,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来了。可是……尼玛的我的追魂铃铛早就坏了,哪来的铃铃声。

  “哎哎哎,你别大惊小怪了,这是我手机的声音。”胖子努了努嘴,从挂包中掏出了那台厚重大哥大。

  “你怎么把这玩意也带来了?”我无语的拿着他拿出来的大哥大。

  这大哥大是在前年的时候,一个香港老板送给青松叔的,胖子觉得喜欢,便向青松叔讨了来,只是我远远没想到,他居然把这大哥大带来了安徽,尼玛的,带着一台这么重的玩意,他不觉得累吗?

  “这号码,好像有点陌生,难不成是哪个美眉找我聊心事?”胖子猥琐的笑着,按下了接听键。

  然而,胖子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出了一阵慌乱的声音。

  “哥,你们在哪里,快点回来呀,这屋子里有鬼,郑阳死了,黄生死了,周天也死了,死了好多好多的人,我们现在都出不去了,你们在哪里,快点回来呀。”

  声音中带着彷徨和无奈,我和胖子都认出了这是梦雪的声音。

  “梦雪,你别着急,慢慢给哥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胖子一听梦雪哭了,也急了。

  “笔仙,是笔仙,呜呜”

  “嘟嘟”当梦雪说完这句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挂线的声音。无论胖子怎么吼,电话那一头,始终都没有了回音

  放下电话后,我和胖子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了一句话。

  “古堡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