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八章 古堡下的神秘女鬼-慕容佳佳

第八章 古堡下的神秘女鬼-慕容佳佳

  我和胖子丝毫不敢迟疑,急忙冲下了山。

  猫仙的事情对我来说固然重要,但也远远比不上梦雪的安危。

  这时候,我却忍不住想起了那天在周瑜墓前发生的事情,郑阳无缘无故的摔倒,起初我以为他是故意装可怜的,但如今看来,事情远远没有我想象之中这么简单。

  请笔仙那一晚,我感受到的那份令人不寒而粟的阴冷。第二天,郑阳那明明是看起来很粗壮的爷们,突然间却变得无比孱弱,风一吹就倒。

  这一切,难道真和请笔仙有关系?可是我明明记得,我没有看到过任何的阴灵,胖子也说了,一切都只是郑阳闹的把戏而已。那为何梦雪又会在电话那一头说,是笔仙害死了三个人?

  看来,也只有重新回到古堡,我们才能够找到答案,解释心中那份疑问。

  和胖子下了山,我俩并没有直接去姚依容家的古堡,而是到镇上买起了朱砂黄纸。

  买黄纸朱砂干嘛?自然是给胖子画符。放阴之后,至少有一天的时间,我是手脚无力,丝毫没有战斗力的。现在所能依仗的,也只有胖子了。

  而胖子这一次来旅游,并没带任何的法器,因此我们得事先画好符咒,早做准备。

  胖子画好了符咒,递给我几张,然后大家就直接跑向了姚依容家的古堡。

  到了古堡,我们直接推门而入,然而就在我们推门而入的瞬间,大门彭的一声,自动关上了。

  古堡立即变得漆黑一片,明明现在是上午,可是古堡内却伸手不见五指。堡内堡外,犹如两个世界,一面是天堂,而另一面,则是地狱。

  我顺着记忆,在古堡里摸索着,找到了放于厅台上的红蜡烛,各自点燃一根,和胖子拿在手里。

  微弱的火光终于让我和胖子的视线稍微恢复了一些。

  大厅还是原来那个古色古香的大厅,没有一丝变化。可是我和胖子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这一切在我们看来实在是太诡异了。炎阳高照的白天,古堡里却漆黑一片。即使建设再封闭,也不可能抵挡住所有阳光才对。

  “梦雪,梦雪,你在哪里,应哥一句、”胖子直接张开喉咙大叫,希望能和屋子里的众人取得联系。

  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胖子的大吼,换来的只是大厅空荡的回响。

  “走吧,我们直接上去看看。”我护着蜡烛在大厅里瞧了许久,拉着胖子直接上了楼梯。

  我印象中这古堡有五层,梦雪他们应该在三楼。

  可是,当我数着楼层,拉着胖子走到三楼,进去一看,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透过微弱的灯光,我居然看到了在一楼放下的火柴盒,而且这所谓三楼的摆设,居然和一楼的一模一样,那厅台,那雕像,一点都没有变。在我的印象之中,三楼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古画,有一张长方形的桌子,天花板上还有一个梅花形的吊灯才对。

  我和胖子不甘心,再次顺着楼梯跑了上去。可是走来走去,我们却发现还是回到了一楼,原地不动的兜着圈子,更别说找到梦雪他们了。

  “海生,这有点不对劲”胖子扯了扯我的衣袖。

  我翻了翻白眼,这还用说,傻子都能看出不对劲了。

  “我们会不会是遭遇到鬼打墙了?”胖子又问道

  我点头道:“有可能,你朝空气吐两口口水试试。”

  鬼打墙是阴魂给人设置的一个迷魂阵,如果人一旦陷入了鬼打墙之中,无论你怎么走,无论你爬多少层楼梯,始终都会在原地不动的兜着圈子。

  破鬼打墙最好的方式就是往空气里吐口水。因为口水蕴含了人体的精华和阳气在其中。老人家常说,走夜路的时候不要随意的往地上吐口水,就是因为口水里蕴含着阳气。如果夜晚的时候,你走在街上,特别是有坟头地方随意吐口水,就有可能吐到游荡在街上的孤魂野鬼身上,就会伤害到他们。他们如果生气了,自然而然就会跟着你回家。

  胖子连续鼓气的往空气里吐了好几口唾沫,眼看他吐的喉咙都干了,我才连忙叫停了他。

  “行了行了,我们走吧?”我叫停了他,再次一脚踏上了楼梯。

  到了三楼之后,我朝着后面一招手:“胖子,这会儿我们应该不会再迷……”

  话音未完,我嘴巴却像被塞了狗屎,彻底噎住了。因为我的手朝后面戳的时候,居然没碰到任何东西。再回头一看,差点吓得我魂飞魄散,胖子这怂货居然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明明胖子刚才还在我后头,他怎么可能就不见了,一个一百几十斤的胖子,走楼梯都会迷路,这叫怎么一回事?

  一阵风从楼梯上吹来,吹熄了我手中的蜡烛,吓得我向后趔趄了两步,撞在了后面厚重的木门上。

  吱呀一声,身后的那厚重的木门居然自动向两边打开。

  我揣着忐忑不安的心,转身朝房间里头看去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亮堂堂的一片,金黄色的灯火点缀着房间里的每一寸角落,古檀式的老木雕花椅,说不出的典雅别致。
“ 君似明月我似雾,雾随月隐空留露。
君善抚琴我善舞,曲终人离心若堵。
只缘感君一回顾, 使我思君朝与暮。
魂随君去天涯路, 衣带渐宽不觉苦。
相思苦,凭谁诉?遥遥不知君何处。
惜叹年华如朝露,何时衔泥巢君屋?
三十六轮明月后,当为君作霓裳舞”
  诗声中说不出的伤感凄凉,让人的脑海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个女子站在月色底下抚琴轻叹的情景。

  我追随着声音的来源,找到了诗声的主人。

  那是一个穿着戏里衣服的女人,她正背对着我,手捧着一卷泛黄的书。

  在没听到她的声音之前,我心里充满了害怕和不安。然而听到了这段诗声之后,我的心却突然间静了下来,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也忘了,这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隐约记得,她读的是一首汉代乐府的诗,但是,我却从来没遇到过像她这么有感情的朗诵者。我心里产生了一丝浓烈好奇,即使我的理智告诉我,那可能是一只鬼,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悄悄的走上前去问了声:“你是谁,这儿又是什么地方。”

  诗声的主人回过身,让我看清楚她的模样,这是一个很美的女人,比我以往见到都要美,然而她皱眉看我时,却让我不由自主的感到一丝心疼。

  我突然想起了李白的一首诗,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我想,诗仙笔墨下这位蹙眉幽怨的女子形象,不外乎就是眼前这一位。

  她转过身,皱眉看了我一眼,而后俏皮一笑:“你不怕我吗?”

  她的声音很悦耳,犹如经文一样,能洗涤人的心灵。哪怕我现在没有了法力,身处在一个未知的环境里,可是我心里却生不出一丝的恐惧。

  我摇头,继续问她:“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我第一次,对一个女鬼产生了好奇,我开始相信青松叔说的,每一个鬼,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她们生前也是人,也有人的喜怒哀乐。看到她的第一眼,我不由自主的想去了解这个女人的过往,这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我们曾经相识似的,特别是那双眼睛,第一眼望去,好像在哪儿见到过一样。

  她摇摇头,眼眸似渗进在漫长的回忆里,随即,她叹了口气,轻声道:“你若真想问我是谁,那就叫我慕容佳佳吧,这名字,是宅子的其中一个主人给我取的。”

  “佳佳……”我心中如遭电击,猛然之间,我的脑海里涌起了一个身影,那是我的姐姐,她的名字也叫佳佳。

  往事的一幕幕如潮水般涌了上来,姐姐爬到我的床头吓我,后来,她穿上了师傅的道袍,每一天都陪着我上学,替我打跑那些欺负我的人。

  我记得师父曾经说过,如果有缘的话,我一定会再遇上我的姐姐……会不会,这就是师父说的缘。

  我心里越来越激动,心脏不安的跳动着,仔细的盯着慕容佳佳看了很久很久。我想在她的身上找出属于姐姐的影子,可是,我盯着她看了许久,没有找到姐姐的影子,但我却清醒了。我知道,姐姐已经被送去投胎转世了,她只不过是一个我姐姐相似的阴魂,一朵前世今生如此相似的彼岸花。

  只是,这像极姐姐的慕容佳佳,会是杀害郑阳他们的凶手吗?想到这,我心里突然紧了一下,即使这慕容佳佳不是我姐姐,可我也不宁愿相信她是杀害正阳他们的凶手,不希望我俩成为敌人。

  眼前这叫慕容佳佳的女人并没有理会我,她只是自顾自的回答着我的第二个问题。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呆了多久,只记得我醒来的时候,有一群褐发碧眼的人,背着一把奇怪的东西闯进了这座宅子里,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背着的那把东西叫做枪。他们进到屋子,看东西就抢,见人就杀,还差点一把火把这宅子给杀了。”

  “后来,屋子里又换了一群人,他们有老有少,主人家总喜欢把玩着一枚铜钱,当时的人管那叫袁大头。”

  额……八国联军,袁世凯?我吃了一惊,照这样看,慕容佳佳在这宅子的时间还真够久的?

  “只是,他们都看不到我,我在这暗无天日的屋子里度过了一年又一年。春去了又来,花谢了又开,屋子里的人一批又换了一批。”

  “再接着,屋子来了一个老人,他很喜欢画画和写字。有一天,我不经意的闯进了他的梦中。醒来之后,他照着我的样子,画了一幅画,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慕容佳佳。”

  “那再后来呢?”我坐在她的身旁,轻轻得问。

  她嫣然一笑,接着道:“再后来,这宅子住进了一个年轻人。他穿着和当初那些褐发碧眼的人一样的衣服,说着一样的话。这年轻人把一卷画带到了这屋子之中,但那画中,封印着一个食气的女鬼。每一天晚上,女鬼都准时的出现在那年轻人的身边。年轻人经受不住诱惑,夜夜和那女鬼承欢,最后,连精气都被吸食光了,变成了一幅干尸。过了些日子,这宅子又来了个道士,几经缠斗之下,那道士牺牲了自己,用自己的灵魂为咒,封印住了那女鬼”

  说到这儿,她顿了一顿,才继续说道:“前些日子,你们住了进来,还有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把那画取了下来,他在画上面滴了血,解开了那道士下的魂咒。前天晚上,那女鬼从画里跑了出来,缠住了那男孩与他交欢。”

  “你说什么?那男孩长什么样子,他现在怎么样了?”我着急的问道

  “他已经死了,不仅他死了,昨晚还死了另外两个男人。”她咬着嘴唇轻声道:“接着,你和一个胖子闯进了屋子,而你误打误撞之中闯过了洛神八卦阵,走进了我的房间,看到了我。”

  洛神八卦阵,那不是曹植的梦中情人,三国时的谁创造的吗?怎么会布在这屋子里面。

  这尼玛的到底是什么和什么?已来不及细想这究竟是咋回事了,现在我更加担心梦雪的安危。照慕容佳佳话里的意思,那女鬼似乎还在吸取人的精气。直到昨晚,都已经死了三个人了,不知道今天晚上还会不会继续。

  我急了,扔下一句:“我明天再来找你”,撒腿就往外面跑。

  慕容佳佳在背后阻拦道:“你这样子是找不到她的,只能在原地兜圈。”

  我转过身,疑惑的问她:“那我该怎么样才能找到她?”

  慕容佳佳抿嘴一笑,说道:“从这里出去,每走十步,你就念一个星宿的咒语。二十八个念完之后,你自然就能找到她的位置了。”

  “哦,”虽然不懂,但我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她。

  片刻之后,我又转过身,挠挠头,问她道:“那啥,我该怎么样才能再找到你。”虽说是挺简单的一句话,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问出这句话之后,我脸也红了。

  慕容佳佳呵呵一笑,道:“在这个宅子的最下面,有一个铜制的小门,你只要打开它,按先天八卦数,反过来走,就能重新来到这房间了。”

  我慌不择路的逃出了房间,身后传来了她咯咯的嬉笑声,笑声中,我还听到了两个字——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