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一章 来自东北仙堂的挑衅

第十一章 来自东北仙堂的挑衅

  胖子的祖师爷,那岂不是华光大帝吗?眼前这灰鼠竟敢自称为华光,难不成,华光大帝真的就长这怂样?

  腰间别有葫芦将,囊中派出火鸦兵,这为华光派请师咒的一段。如果这灰鼠说的是真的,那这未免也太毁三观了。

  如果不是,那这灰鼠的见识也不少,居然知道华光大帝麾下有火鸦兵马。

  眼前这灰鼠仍旧在朝着胖子张牙舞爪,自称为华光派的祖师爷五显华光大帝。胖子也不生气,只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它。

  期初,这灰鼠冒充的只是华光大帝,但它后来看到这招对我们没辙,转了转圆溜溜的眼珠子,居然冒充起了玉皇大帝。

  文昌帝君,关圣帝君,如来佛祖,观音娘娘,几乎能冒充的都被这老鼠给冒充光了,就连我阴山派的祖师爷阴山老祖,也不可幸免的中枪,成为了这灰鼠的捏造的身份之一。

  姚依容倒是新奇,看到老鼠会说话,第一感觉不是害怕,而是……更加的溺爱,还问胖子卖不卖,多少钱她都愿意出。

  到了这时,我总算知晓了这老鼠的来历,能吐人言,很明显就是修出了灵窍。而且说谎话都不眨眼睛,冒充起大神来还如此大言不惭,这很明显就是出马仙中,灰仙的特点。

  想到这儿,我还真的有点无语。安徽这地方说靠近东北也有上千公里的距离,为啥这仙家一个接一个,敢情安徽都成第二个东北了,开始盛产仙家了。

  “嘿嘿,小老鼠……胖哥我长这么大,就没吃过会老鼠肉,这一回,终于能尝尝鲜了?”胖子搓了搓手,舔了舔嘴唇。

  “啊……死胖子,你要干嘛?”姚依容正准备一把将这灰鼠抱起,却被我一只手抓住。

  我朝她摇了摇头,让她把手放开。胖子的表情这么假,很明显就是在吓这老鼠的,我和胖子相处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他不是闲得这么无聊的人,他这样做,必定事出有因。所以我不仅不拦着,反而还很配合的恐吓那灰鼠:“嘿嘿,胖子你说的有道理。听说以前广州有家专门做田鹿(老鼠)的餐厅,主菜就是田鼠,只不过后来关门了,想来真是遗憾。”我照样画葫芦,学着胖子双眼放光的盯着灰鼠,垂涎欲滴道:“现在,看来我们可以如常所愿了!”

  灰鼠被我们吓得一个激灵,终于卸下了伪装

  “你不能杀我,我是大合堂的八梁之一,你杀了我,上仙会替我报仇的。”

  这老鼠被我们一吓,彻底的暴露了身份。

  “什么,你是大合堂的八柱之一”我顿时吃了一惊,一个完整的出马堂口通常都设有四梁八柱,这只是一个统称,关键有多少分支一般人也说不清楚。我只是隐约的知道,四梁指的是胡黄常蟒四位仙家,而八柱则多了,扫堂,压堂,传堂,圈堂,风水堂,医堂等等。不是弟马根本就分不清楚其中的关系。大合堂,也就是萨满教的分支之一,那抢走猫仙的方信就出身于大合堂。这么看来,这灰仙的出现说不定就是那胡奶奶或者是方信指使的。

  我这样想着,一时之间也忘了地上的灰鼠。

  那灰鼠见我沉默,以为我害怕,又立马嚣张起来,雄赳赳道:“知道怕了吧,不想被我大合堂的千万仙家围攻,那你就乖乖的放了本大仙。”

  “闭嘴,你和那抢走猫仙的胡奶奶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使劲往它额头一拍,恐吓道:“再不说实话我就活煮了你。”

  “说吧……,不说的话,胖哥我今晚就来一顿田鹿大餐。”胖子再次搓了搓手掌,还假装擦了擦口水。

  灰鼠禁不住我俩的一恐二吓,瞬间便道出了实情。

  果不其然,这灰鼠居然真是那胡仙派来跟踪我们两个的。他说我们把大合堂的猫仙打的半死不活,大大侮辱了大合堂的威严,胡仙派它来跟踪我们两个,便是要弄清楚我们的落脚地,有朝一日便来找回场子。

  那灰鼠说完之后,再次转了转圆溜溜的眼珠子,咳了两声道:“本仙劝你们还是束手就擒吧,我大合堂的仙家都往安徽赶了过来,过两天就到这里了,如果你们还想活命,感觉把本仙给送回去,说不定本仙还能向胡奶奶求情,饶过你们一条狗命。”

  “混账……”我怒不可遏,狠狠的一拍地板。

  这大合堂的胡仙简直是欺人太甚,门下仙家犯了错,杀了人不仅不追究,还过来要找场子。这是什么世道,拳头大就是真理吗?

  忍不住心中的不岔,我当即怒骂道:“这混账的胡仙,混账的大合堂,不仅抢走了杀害青青的凶手,竟然还敢这么嚣张,老子一定要让她尝尝我阴山令旗的厉害。”

  “胡奶奶说,你阴山派早就已经没落了,比我们当灰仙的还不如。如果你不想被灭了道统,我劝你赶紧投降,说不定胡奶奶大慈大悲,能饶过你。”灰鼠虽然缩在一个角落里,但那语气依旧盛气凌人。

  “放你娘的狗屁”我一拍,把那地上绑着的灰鼠给甩了出去。

  我双目赤红,直感觉到一股逆血往喉咙上涌上来。

  什么时候,我阴山派竟然沦落到了如斯境地,居然有人说我阴山派连一只过街老鼠都不如。自法教中出现了我阴山道统,哪个不是敬畏万分。即使是那道教之首,符箓之宗的天师道,也不敢对我阴山派放这样的狠话,扬言要灭了我们的道统。

  难道真的是大象身死,蝼蚁就忍不住的爬上来分食吗?

  “海生,你冷静一点。”胖子向怒火中烧的我出言安慰。

  我冷冷一笑:“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现在有人扬言要灭了我阴山道统,踩着我们阴山派扬名立万,拉屎都拉到我头顶上来了,你这叫我怎么冷静。”

  我转身抓起了地上的灰鼠,恶狠狠的盯着他,语气森然道:“告诉我,你们龙凤堂在安徽的什么地方?”

  灰鼠禁不住我的惊吓,瞬间就把堂口的地址告诉了我。

  “好,很好。你替我回去转告胡仙,不用她来找我,我马上就会去找她,让她给我等着。”我压着冲腔的怒火,狠声道

  说完,我放开了绑着灰鼠的绳子,任由他就这样离去。

  “海生,你冷静一点,那大合堂的仙家不少,你就这样直冲冲的去,简直就是送死?不如,我们先回去找我爸……”

  胖子还没说完,我就挥手打断了他:“你爸,青松叔是华光派的,不是我阴山派的人。即使青松叔来摆平了,正的也不是我阴山派的名。”

  胖子还欲和我争辩,这时候,角落里传来一丝虚弱的声音。

  “哥……”是梦雪,她醒过来了。

  我挥了挥手,让胖子先去照顾梦雪。接着,我拿着阴山令旗,走了出去。

  “等等,陈海生。”

  我转过身,发现姚依容咬紧嘴唇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问她,你有什么事吗?

  她走了上来,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

  “等等”

  “你还有什么事吗?”我不耐烦道

“如果你要去找那什么大合堂的晦气,记得带上我,我能帮上你的忙的”姚依容扬起了拳头:“我不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你帮了我,我一定要帮回你。”语气铿锵有力,丝毫不见胆怯。

这一次,我轻轻笑了笑,再次跟她说了声不用。

或许,在这一刻,我心里已经开始改变了对她的看法。
只是,这是我阴山派的事情,旁人根本插不上手,何况她虽然武术不错,但根本就不是我玄门中人

想起青青死在我眼前的惨状,想起龙凤堂的欺人太甚,我咬了咬牙,迈步朝着坟墓的方向走了出去。

你号称仙家千万,我阴山也有阴师阴将,今天,即使我损寿请师,也得护我阴山道统。

即使法力低微,我也必须捍卫,不惧牛鬼邪神,只为阴山曾经有着旁人只能仰望的辉煌。只为后世阴山弟子,能提起脊梁傲骨,抬起头,无畏的走在华夏的每一寸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