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三章 阴师们的杀伐果断

第十三章 阴师们的杀伐果断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下了山,到镇上去打探清楚大合堂的位置。

  大合堂贵为东北第一出马堂,无论去到哪个地方,立下的堂口都不会小。想要找到他们,并不困难,只要到镇上随便一问,就能问出个端倪。

  我在一栋70年代风格的建筑小院门口见到了方信,他在门口和一些穿着老头老太婆有说有笑,紧接着他又把这些老头迎进了院子里面。

  形形式式,络绎不绝。这些人清一色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无论说话,举止,身动,但肩膀绝对不动。

  这是出马仙家的特征,仙家都喜欢坐在弟马的肩膀上,所以弟马的肩膀是很禁忌的位置,不能让别人拍,说话走路的时候,尽量都不会摆动肩膀。

  他们的到来,让我更加坚信了灰仙的话。我远远没有想到,龙凤堂居然真的如此小气,仅仅是一次微不足道的冲突,就聚集了这么多人来对付我。

  这一幕,更加坚定了我先下手为强的决心。

  晚八点,戌时中,我如时回到了坟地。

  满山遍地的孤魂野鬼,围满了整个山头,数不清楚有多少个。在原来请师的那位置,站了十多个黑影,每一个都用斗篷盖着脸,神秘之极。和周围的孤魂野鬼不同,这些黑影犹如实质,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但我知道,他们都是鬼,都是我阴山派的阴师。周围这些孤魂野鬼,应当就是阴师手下的兵马。阴师之所以用斗篷盖着脸,是因为他们不喜欢被人打听,就连名字,都是一个忌讳。除非他们告诉你,否则探听他们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只是,为何铜棺师祖没有来,没见到铜棺师祖的影子,我心中的底气却是弱了几分。

  “你就是我阴山派的陈海生吧?”刚一走近,领头那个阴师就循声问了我一句。

  我拱手道:“晚辈正是海生。”接着我又问他,为什么铜棺师祖没来?

  他摆了摆手:“无须废话,地点你打探清楚了没有,带我们去就是了。”

  见此情况,我也不说废话,我和阴师在前,兵将在后,一路上浩浩荡荡的往龙凤堂涌了过去。

  一路上,我得知了这位阴师姓范,叫范天生,是民国时阴山派的师傅,他这一次奉铜棺十足的命令,来帮助我讨伐出马仙堂。只是,每当我问及铜棺师祖的身份时,这位范阴师都秘而不言,丝毫不肯透露半句。

  这让我心中更加好奇铜棺师祖的身份,要知道这些阴师的修为都丝毫不弱,手底下都有兵马。这位铜棺师祖居然一次性能够调遣这么多阴师,他在阴山派的地位恐怕不是常人想象的这么简单。

  “就是这里了,范师祖!”我指着那栋黄色的小院道:“范师祖,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呀?”

  范天生嗯了一声,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往身后一招手

  “上”

  法旨一下,兵将马上如潮水般涌进了出马堂。

  我:“……”

  本想着怎么着都得得进去谈判两句,谈不拢了再开打吧。

  可是阴师们都很干净利索,说打就打,雷厉风行,大刀阔斧,实在是令我拍马不及。

  没过多久,院子里头就传来了打斗的惨叫声,有出马堂的,也有兵将的。

  看到火候差不多了,范天生这才领着我和剩余的几个阴师走了进去。

  在出马仙堂中,有年过半旬的弟马,也有常人无法看见的仙家。狐仙,黄皮子,狼仙,虎仙,蛤仙,人数虽不多,但修为都是一般兵将无可比拟的,因此这一时之间,也是斗得难解难分。

  一进到出马仙堂,范天生二话不说就送了道阴风敕令给了这些出马仙家,自范天生出手之后,其余的阴师也跟着出手了。敕令漫天飞,鬼火到处蔓延,把龙凤堂染成了一处修罗战场。

  起初,兵将凭着数量压制着出马仙堂,到最后,阴师都收回了大部分兵将,亲自出手对付着这群仙家。范天生这猛人更是惊得我差点连眼珠都掉了出来,直接一个挑五个,还打得人家节节败退。

  在混杂的战场中,我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在树林里和狐仙一起抢走了猫仙的方信。他拿着一个类似于大印一样的东西,击散了围攻着他的一个又一个兵将。

  只是,方信在这里了,胡仙却不见了去处。

  来不及多想,既然阴师都出手了,我自然也不能闲着,当即,画五雷花字于手,朝着方信打了过去。

  一想起胡仙对我们阴山派的侮辱之词,一想起青青惨死的样子,我就忍不住火大。自然而然的,这一掌包含了我的全身力量。

  方信也丝毫不含糊,临阵对敌,居然还能够分心顾着后面,在我的五雷掌快要击倒在他肩膀的时候,他硬是一个转身,拿着那枚大印朝着我的五雷掌迎了上来。

  轰隆一声,平地响起了一声惊雷,仅仅是瞬间,掌和印立即分开,我连续后退了几步,方信的大印仿佛带了一股比五雷掌还强烈的电流,让我的掌心阵阵发麻,瞬间动弹不得。

  硝烟散后,方信也看到了我,他楞了半响,诧异的问我道:“陈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带人围攻我出马仙堂。”

  “意思你大爷,回家问你妈去。”我大骂了一句,再次画了个雷花字在掌心,朝着方信打了过去。

  本来我对这方信的印象还不错,但那胡仙欺人太甚,要灭我阴山道统。我自然得先下手为强,干掉一个是一个了。

  当我再次和方信缠斗在一起时,场中的胜负也逐渐见了分晓,出马仙堂的仙家被阴师们打的步步败退。仅仅是两三分钟的时间,就倒下了一大片。

  “快去禀告将军,快……”一个重伤在地的黄皮子朝着一白(刺猬)仙大吼。

  那哈仙听了黄皮子的话后,丝毫不敢含糊,连忙朝着门口冲去,想跑过去给他们堂口的将军报信。

  可是,他还没跑出门口,范天生大手一挥,收起的兵将马上出现,密密麻麻的围住了门口,阻拦住了他的去路。

  “天法锁,地法锁,奉请阴山法主放金锁……。”在兵将围住了门口之后,范天生念了一段锁魂的咒语。

  这段咒语一出,瞬息间,又有许多仙家瘫倒在了地上。

  方信也中了我一记五雷掌,正被兵将围攻着,自顾不暇。

  到后来,大合堂的仙家慢慢的收拢成一个半圆圈,小心翼翼的防备着阴师与兵将们。

  只是,他们败象已显,如意算盘也已经落空了,本想灭我阴山道统,可他们却没有想到,阴山派,注定因这一战扬名。

  “敢问诸位上仙,我龙凤堂到底犯了什么错,诸位上仙居然带着兵将围攻我大合堂,难道就不怕我萨满教的四大教主怪罪下来吗?”

  一个黄皮子拄着拐杖,脸色惨白的站在众出马仙的面前,看样子,应该是这些出马仙的头头。

  我刚想说话,质问他为什么抢走了杀人的猫仙,为何大言不惭的要灭我阴山道统。只是我话还没出口,范天生就冷冷的哼了句:“打就打了,哪这么多废话。你要报仇,直接叫你们龙凤堂的仙家找我便行,我姓范,叫范天生。”

  在老大如此霸气的宣言下,我自能默默的怂回了后面。

  接着,两者开始交涉,大合堂虽然败迹已显,可仍有东北第一仙堂的气势。虽然语气上松软了许多,但每个仙家的脸上都无畏惧之色。

而阴山派的阴师,却是对这黄皮子的话丝毫也没有听进去

  我想他们应该都从铜棺师祖那儿听说了,这大合堂的胡仙扬言要灭了我阴山道统。是以这一个个阴师出手狠辣,一点都不见留情。毕竟师门道统被辱,换成了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忍受。

说起来,这一战我们占了极大的便宜。毕竟大合堂的总堂不在这里,堂中的兵马也参差不齐。加上范天生带着的阴师都是以突袭的形势出现,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若是堂中兵马齐全的话,恐怕也得铜棺师祖出现,才能攻破这堂口的防御

  这对面的黄皮子仙见范天生丝毫不领他的情,也怒了,鼓足了气,做出了一幅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的姿态。

  范天生大手一挥,命令着兵将朝着剩余的出马仙家围了上去。

  “大合堂的出马仙们听着,你们家王爷来了,还不快快出来迎接。”

  突然间,门外传来了一阵大吼。

  王爷……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我细细在脑子琢磨着,一拍脑袋,这不是胖子的声音吗?虽然听起来比平常时威严了许多,可依旧掩饰不了那股猥琐劲。

  “胖子……”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朝着门口迎了出去。这时候,我眼角却忍不住有些湿润,究竟还是兄弟,哪怕面对着东北第一仙堂,仍旧敢以身犯险,没有一丝退缩。

  可是,我这感动只是维持了一秒钟,一秒钟之后,我的感动变成了恐慌。

  因为,在胖子的身后,我居然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