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五章 清风坐下鬼天童

第十五章 清风坐下鬼天童

  在泼水老朽的身后,两个出马仙围着的中间,站着一个稚嫩的小孩,这小孩约莫是七八岁的年纪,粉嘟嘟的小脸白里透红,煞是可爱。

  然而,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可爱小童,却瞬间让场内的形势变得十分奇怪。出马仙们犹如看到了救命稻草,十分激动。而阴师这边就变得奇怪了,虽然我看不到阴师们的表情。但看范天生走到了我的身前,紧紧的把我护在身后,我就可以想象的出,能让范天生如此紧张的人,恐怕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那童子进了大厅,朝着铜棺阴师朗声稽首道:“清风教祖座下鬼天童,见过于泰祖师。”

  童子的这句话,瞬间让我内心翻江倒海。

  第一次见铜棺师祖时,我以为他定然是阴山的某位高人前辈,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是我阴山的四大祖师爷之一的于泰祖师。

  人的皮,树的影,于泰祖师成名于清末民初,号称是清朝以来,阴山盘古法的第一人,他不会鬼王文法,也从不调遣兵将,更没有任何的法器。

  他精修于盘古武法,最出名的就是手段就是武法之中的千斤扎,箍鬼鬼魂消,箍人人身裂。

  虽然于泰祖师在云南峡谷那一战役中陨落。可他的余威仍旧震慑了所有想趁机冒犯阴山派的鼠辈,护得了阴山派近半个世纪的周全。即使他死了,可很多老一辈的道家师父一提起这个名字,都情不自禁的抖三抖。原因无他,这于泰祖师行事太狠,武法太高,在老一辈的师傅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那所谓的鬼天童,一句话道明了于泰师祖的身份,也使得整个大厅陷入了一片哗然。

  阴山的阴师显然都知道师祖的身份,并没有过大的反应。但那被困在一旁的仙家就不一样了,有的一听到于泰这个名字,就吓得瑟瑟发抖,连那领头的黄皮子,都忍不住惊恐的叫出声。

  “于泰,你居然是于泰……”

  “大胆,师祖的名讳,岂是你这仙家可以直称的。”范天生毫不留情,一道阴风敕令打到了那黄皮子身上。

  鬼天童见到大合堂的仙家被欺侮,情绪倒是没有太大的波动。他笑呵呵的向于泰师祖稽首道:“于泰前辈,不知道可否卖清风教祖一个面子,看在大家都是同门的份上,让此事就这样略过,我萨满教不仅不会秋后算账,还会十分感谢于泰前辈的宽宏大量”

  当鬼天童把这段话说完之时,大厅内一片静谧,五方鬼王抬着的那幅铜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于泰师祖不说话,在场的所有人也不敢出声。

  我悄悄的附耳在范天生的斗篷下,疑惑得问他道:“范前辈,什么时候,这鬼仙的教主清风和我阴山派扯上关系了?”

  范天生轻声的回应了我这么一段话

  “清风本是短命鬼,死后下世到阴间,阎王见他长得俏,送到阴山苦修炼,阴山老祖传他法,来把阴阳两界穿,十殿阎王走得到,城隍土地把信传,地藏封他做鬼仙,逢年过节收纸钱”

  这一段话应该是东北仙堂的唱谣之一,东北仙堂留下了这些唱谣,目的就是为了让后世的弟马记住每一位教主的身份由来。

  只不过,让我远远没有想到的是这鬼仙的教祖清风,居然是阴山老祖的徒弟。

  得知了这个结果,我不由在心中大骂坑爹。扬言要灭我阴山道统的东北仙堂,居然有一位教主是我阴山派阴山老祖的徒弟,而且这徒弟在关键时候居然还偏帮着东北仙堂说情。

  同样生气的不仅有我,还有范天生背后的阴师们。

  “既然知道是阴山同门,那为何还要偏帮着东北仙堂欺辱我阴山派。难不成清风当上了东北仙堂的教主,就忘记了自己的祖宗吗?”

  虽然这些阴师的辈分比不上鬼天童,也比不上于泰祖师,可他们都有傲骨,道统就是他们的信仰

  于泰祖师始终一言不发,铜棺就静静的躺在大厅之中,静谧之中给众人带来了无形的压力。而另一方,鬼天童也静静的站着,脸上不卑不亢,无悲无喜。

  “于泰前辈,这本来就是大合堂仙家与你阴山后辈的一点小纷争,此事的因果我已查明,皆因那作恶的野猫而起。”

  见大家都安静下来,鬼天童身后的胡仙走了出来。她顿了顿,向于泰祖师解释道:“那野猫盗走了萨满教下老四堂和绝户堂的兵马令,为恐野猫拿着兵马令调遣兵马,离间我萨满教。所以,胡仙才会从阴山陈道长的手中抢走野猫。”

  在胡仙的解释中,我们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原来,那夺取了青青人气的猫仙,偷走了萨满教中的兵马令。萨满教为东北出马仙教,大合堂便是萨满教其中一个堂口之一。

兵马令,是每个教主赐给堂主调遣兵马的令牌,认令不认人,对出马堂口来说十分之重要。胡仙那日刚寻到猫仙,就看到我准备对她痛下杀手,唯恐兵马令有失,所以这胡仙才会不择手段的在我手中抢走了猫仙。

  鬼天童说,只要萨满教逼问出了兵马令的下落,定然把猫仙送到我手中,任由我处置,毕竟这猫仙也是夺人气而修行的邪仙,为非作歹,萨满仙堂也不会庇佑这样的败类。

  “那你抢了我的人,为何还要大放厥词,扬言灭我阴山道统。”我站了出来,指着她大声质问道

  胡仙被我这么一问,瞪了我一眼,反驳道:“小辈,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灭了你阴山道统。”

  我指着躲在他身后的灰鼠道:“就是那灰仙说的,在树林你抢走猫仙只后,那灰仙偷偷的跟着我进古堡,被我兄弟逮到。之后他说是你让他来告诉我,让我亲自上门给你道歉,不然你就聚集出马仙堂的仙家,灭了我阴山道统。”

  我把灰仙在古堡里的话重复了一遍给胡仙听,重复这些话时,不仅是我,阴山派每一个阴师的法袍挥动,煞气外漏,都止不住心中的那丝愤怒,只不过因为于泰祖师在这里,不好发作而已

  “胡说八道,灰仙你给我出来……”听完我的话之后,胡仙拄着拐杖,把躲在身后的灰仙给叫了出来

  “我只是让你去查查他们的落脚点,好化解这段恩怨。什么时候我和你说过这番话,又什么时候说过要灭阴山道统了?”被胡仙一喝,这灰鼠吓得瘫倒在地上,不停的朝着胡奶奶磕头求饶道:“胡奶奶饶命,小的只是怕他们要杀了小的,这才忍不住撒了个谎。”

  “其实小的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没想到却会给大合堂带来这般大难。求奶奶饶命,求陈道长饶命呀。”说到最后,他转过来不停的向我磕头求饶。

  胡仙一抖拐杖,大骂道:“原来都是因为你这恬不知耻得撒谎精,让我大合堂遭此一劫,你说,我龙凤堂因为你白白死去了这么多仙家,我问你……你该当何罪?”

  胡仙气得发抖,不停的咒骂着灰鼠。

  “够了……”铜棺内传出了一声大喝,吓得屋子再度寂静。于泰祖师发话,所有人都不敢再出声,而那灰鼠直接吓得瘫倒在地上,低声抽泣着。

  顿了片刻,于泰师祖才幽幽开口道“海生,你觉得这事应该如何处置。”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于泰师祖居然问我的意见。随着于泰师祖这么一问,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了我身上。

  看着遍地狼藉的战场,受伤的野仙,全身挂彩的方信,我却是不由自主了产生了愧疚。因为我一个人,导致出马堂损兵折将,仙家死伤过半,这罪过,实在是大的让我无法偿还。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在所有人诧异的眼光中走了出去,到了那奄奄一息的黄皮子面前,鞠了个躬

  “对不起,是我的错,一时冲动,让阴师围攻你大合堂。如果我来之前,能够问清楚,恐怕就不会……”

  说到最后,我越发越难过,因为一场戏剧,我几乎酿成了不可挽回的大祸。差点给阴山派和出马仙堂,结下了不解的仇怨。

  “不……说起来,是俺出马堂有错在先,如果俺能在抢猫仙的时候,给你说清楚事情的因由,如果俺能好好的管教堂下的出马仙家,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了。”方信抓着我的肩膀,低声道

  他转过身,看了看狼藉的出马仙堂,随即悲痛的沉声道:“请大合堂的各位仙家,各位堂主,谨记今天的教训,日后好好管教座下的仙家,莫在撒谎说自己是玉皇大帝,太上老君,莫在仗着我龙凤堂的名头,捏造是非,挑起纷争。”

  在方信说完了这番话以后,出马仙堂的仙家们多部分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冒充正神,撒谎逞威,历来是动物仙的天性,这一次,却实打实的给他们来了个教训。

  教训完出马仙之后,方信转过身子,朝我说道:“这些年来,俺大合管教不力,堂下仙家仗着仙堂的威势到处逞威,动不动就扬言要灭他派道统。长久下去,即使你不找上门,也会挑起其他大教与俺们龙凤堂的恩怨。到那时,恐怕才真的会给我们龙凤堂带来灭堂之祸。”

  他顿了顿,才继续对我说道:“这一切都是命数,冥冥间注定我大合堂该有一劫。俺不恨你,反而还会感激你,一路畅顺的修行生涯让大合堂的某些仙家自以为不可一世,经此一劫之后,大合堂反而会收敛起那丝脾性,真真正正的体悟修行之道,不会被贪痴嗔诸般欲望影响”

  方信的话让我对他大大的改变了印象,说实话,要是换我,恐怕无法做到向他这么大度。而且,居然能够将悲痛化为教训,让每一个仙家都记住。也正是到了这时,我才发现,这方信的身份,恐怕并非我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

  一个仅仅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却敢对仙堂的仙家出言斥责。而且那些被教训的仙家大气都不敢踹,反而像聆听长辈的教诲一般,静静的听着方信训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