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六章 与范天生的论道

第十六章 与范天生的论道

  这一场闹剧,伴随着双方的和解而落幕。

  我提出了一个要求,其中一个,如果方信问出了兵马令的下落,无论如何都得严惩猫仙,毕竟青青是她害死的,我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方信毫不迟疑的答应了我的要求,他说,这番事了,他定然会亲自去南方给我一个交代。

  鬼天童似乎还有些事情要询问于泰祖师,在他的示意下,所有的仙家都离开了堂口。

  而我和范天生等一众阴师,在门外面静静的守着,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此刻,我的心情仍然非常愧疚,这一秒钟,我开始深恨自己的冲动,没搞清楚事情的经过就毅然出手,以至于酿成了这次大祸。

  说起来,我才是罪魁祸首,欠了东北仙堂一个大大的人情。

  “其实你俩没有谁亏欠谁,这都是因果使然,你注定要走出这一步,注定要悟到这一点。而东北仙堂,也注定要遭此一劫,你只不过是此次大难的应劫之人而已。”

  范无常一袭黑衣,站在我的背后。他似乎洞悉了我的想法。

  然而,他的话却给我带来了更大的疑惑。

  “范师祖,难道我没错吗?“道”不应该是山上若水,无为不争吗?“我心里充满了迷茫,感觉自己违背了道的本质,所做的一切都与“道”背道而驰。

  “你的方向没错,你只不过在路上而已”范天生轻轻一笑,答道:“其实于泰师祖早已洞悉了一切,他这样做,只不过是助东北仙堂一把。同时,对那些敢侵犯阴山道统的宵小之辈狠狠的敲打一番。

  “还有,就是好好的磨练你……”

  如果说我刚开始时一头雾水,那么现在我已经晕头转向了。

  “正如那黄袍小子所言,任何一个教派大起之后会步向大衰。让这些大派衰弱的不一定是外人,也有可能是教派里面之中的人。而东北仙堂雄踞一方,已然达到了可以和道家,佛家争雄的地步。也因此,滋生了一些借东北仙堂名头做狐假虎威的宵小之辈,动不动就冒充天上的正神星君。毫无顾忌的附身于普通人身上寻弟马,收取财物香火。”

  “长久下去,即使我阴山派不出手,恐怕也会和道家发生冲突。到那时,恐怕才是东北仙堂的大劫”

  “所以,这一次的磨难看似有害,实则有益!若是东北仙堂能够及时整顿门下不正之风,定然还可更进一步、”范天生一字一眼道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似乎看出了一点门道,脑海里不由自主了想起中国的一个皇朝—秦朝。

  以秦朝为例子,当年秦始皇一统六国,成为了炎黄史上的第一位皇帝。末年之时,陈胜、吴广领导农民起义扬言要推翻秦朝。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秦朝这个庞然大物真的因此造成了分裂。最后更是,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被汉朝所替代

  表面上看,秦朝败了,败给了陈胜,败给了项羽刘邦。然而,真真正正让秦朝衰败的,却是秦朝自己。一个皇朝大起之后,难免有蛆虫滋生,消灭所有外敌之后,难免有不可一世的思想。中途若无劫难,若不经过敲打,放松了戒心,那这个朝代离衰败也不远了。

  这句话放在东北仙堂上也正好合适,经过岁月的发展,仙家开始逐渐被世人所认可。最后民间更是出现了一句谚语:“东北人人信出马”由此可见,仙堂发展之迅猛。

  然而到了如今这个年代,仙家变了,许多蒙天道庇佑而修出灵智的动物仙,不再是那些替人驱邪镶镇,收取香火的善仙。有一些过分的更是豪取强夺,看上了某位弟子时,你不答应他就缠着你,缠得你全身病痛,逼你去出马,逼你去离堂口。

  遇到道家人时,动不动就大放厥词,冒充某某正神的名头,去灭他人道统。

  当然,不能因此而断定仙堂的善恶。毕竟萨满仙堂的教义是没错的,任何一个门派,都有不守戒律,明知故犯的败类。然而一个不小心,这些败类有可能成为一个教派没落的重要原因。甚至乎,不明事者,会因一个人而给这个大教打上一个邪教的名头。

  所以,范天生说的没错。经过此次敲打之后,若是东北仙堂能够及时整顿门风,定然可以再进一步。

  “可是……即使我们无心插柳帮了东北仙堂一把,可我真的没错吗?我真的没有违背道的方向吗?”我仍旧有些迷糊

  “你怎么这么笨!”即使范天生现在带着斗篷,可我从语气中仍旧听出了他的无力。

  我嘿嘿的笑了笑,虚心得请他教导。

  范天生沉吟片刻,良久之后,他在地上画了一个阴阳鱼(太极图)。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切因道而生,但最后又终归虚无,虚无之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静下心来,静静的去想他说的这句话。这时的我说不清心里的感觉,急躁,全身发热,血液似乎伴随着地上的太极图在流转。

  风在静静的吹,我闭上了眼睛静心得去感悟,等到全身的血液由急躁变成了舒畅的那刻,我已然懂了范天生的意思。

  原来,不是他错了。是我错了,我随波逐流得跟随着所有人一样,认为道一定要上善若水,认为当道士一定要无争,不能有一丝脾气。

  殊不知,人生与道都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就好像地上的太极图一般,从无到有,有最后也变无,无之后又会衍生万物,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没有人天生是一个及格的修道者,没有人天生会断绝七情六欲。只有你拿起过,你才懂得放下。你哭过,笑过,痛过,恨过,七情六欲都经历过了,你才会看破。

  一直以来,我都不能悟通这一点。甚至世人也一样,都以为学道之后,即使心中不岔,也得死死忍着。殊不知,这已陷入了道的极端,与道背道而驰。道讲自然,你哭不能哭,笑不能笑,伤心不能说出来,开心也不能言于表面。这样下去在心理压抑久了,有一天忍不住爆发出来,只会硬生生的变成一个神经病。

  “红尘是个熔炉,走千里,体万事,经诸般因果,处喧哗闹市,若能保持动静不二之心,实则是出世,非凡夫俗子可比。居山林之外,僻野之中,看似隐世。但心若有贪痴嗔,仍有执着放不下,实则也为入世,与凡夫俗子无异。”

  “你切记,无论道法佛法诸般法,都源于世间法,最后它也归于世间法。道士佛士天下修士,他最初都是芸芸众生之中的一个凡人,最后,他也归于俗世。只不过渐变之后,他的心已经变成了婴儿心,胎儿息,已返璞归真回归了自然的本质。”

  范无常站在我的身后,声音无悲无喜,却有着一丝自然的恬静,说出的话犹如妙语连音,让我醍醐灌顶。

  “懂了吗?”最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不是背道而驰,只不过,是在路上而已。”

  “懂了!”我对范天生更加的恭敬,谁说阴山重法而不重道,谁说天下法教都为旁门。我们的道是自己用脚走出来的,不是憋在房间里看出来的。

  这一番的对话,这一番的论道,让我的心境更进了一步。于此同时,我对这天道更加的敬畏,道这个字,在我心中越发的神秘。我以为我离道很近,现在我却发现,我还有很漫长很漫长的路要走。

  正如范天生所说,出马仙堂因我而渐变,我的心境因为此次经历而更进了一步。若说谁欠谁的,倒真没有。只是,我们都处在了这一场因果之中,解不清,说不明,但彼此都有自己的承负。

  当真令人难以捉摸呀!我伸了个懒腰,对着白云蓝天轻轻的感叹。

  没过多久,五鬼抬着于泰祖师的铜棺走了出来。

  说实话,我一直很好奇于泰祖师的真容,只是他一直藏得够深,即使出现之后也从来没有从棺材里头出来过,即使我想看,也不敢随意的打探。

  “小辈,好好修炼,莫弱了阴山派的名头!”沉默了许久之后,于泰祖师居然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刚想恭敬的回一句,谁知道脑袋突然间一沉,差点晕了过去。恍恍惚惚清醒之时,于泰祖师和一众阴师都已经失去了踪影。

  就在这时,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头似乎多了一些东西。待到梳理清楚脑海中出现的内容时,却不由自主的大吃一惊,吃惊之后,是更难抑止的惊喜若狂。

  我脑海中多出的内容居然是一门功法,而且还是于泰祖师的成名武法—千斤扎

  法教之中的武法有异曲同工之处。比如那杨七爷使用的千斤坠,其实是千斤扎之中流传出去的其中一门而已。真正的千斤法不仅仅可以用来坠物,箍鬼,更可用来防身破煞,斗法,除妖……有着诸般妙用

  如今,于泰祖师居然将完整的千斤法传给了我,这简直就似天上无缘无故的掉下一个馅饼,把我砸的除了晕头转向,还是晕头转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