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八章 被金庸小说毒害的文巨哥

第十八章 被金庸小说毒害的文巨哥

  当我和姚文巨两个人从房间里出来时,警察已经把屋子里的尸体清理了一遍。

  本来按照规矩,我和胖子得去派出所做笔录。不过,姚文巨从中疏通了下关系,让我和胖子免去了这繁琐的程序。

  至于案子怎么定性?那是警察叔叔的事,轮不到我们去操心。唯一让我觉得有些唏嘘的是这普普通通的一次聚会,包括青青在内,无情得被剥夺了好几条人命。

  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姚依容,经过这一次波折,她的性子反而成熟了很多,再也不像以前这样刁蛮任性。她把屋子里所有的古画都清了出去,她说她担心这些画里还藏着东西,不过在我和胖子看来,她这是再败家了一回。

  当晚,我,胖子,姚依容和她哥,四个人在古堡里住了一晚,准备第二天再坐车回广东。

  当天晚上,我趁着她们熟睡,悄悄的来到了古堡的地下室,在古堡的地下室里,我看到了慕容佳佳形容的那扇小铜门。

  打开它之后,里面一片漆黑,看不到一丝光亮。

  我想起了慕容佳佳的叮嘱,必须要把八卦之数反过来走一遍,才能找到出路

  八卦有八数,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每一卦都代表了一个数字,一个方位。比如说乾为一,方位代表西北,兑为二,方位代表西,乾要向西北走一步,接着到兑时要继续向西走两步。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八卦的方位反过来,再走一遍。

  前方一片漆黑,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逼于无奈,我只好闭着眼睛,在脑海中把罡步演绎了一遍。

  演完了之后,我轻轻的迈出了第一步,开始按照反八卦的路线走。当我走完最后一步的时候。眼前猛得一亮,犹如走近了另外一个通天之中。紧接着,我看到慕容佳佳坐在那梳妆台前,笑呵呵得看着我。

  她朝我说了句:“你来了。”笑容依旧是那么迷人,让人忍不住有瞬间的失神。

  我到她的身边轻轻坐下,坐了好久一会儿才开口问她说:“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待在这里吗?”

  慕容佳佳只回答了我四个字,等人,等他。

  等谁,他又是谁?

  慕容佳佳摇了摇头说,我忘了,但我知道,他始终有一天会回来找我。

  我再问她,你在这里等了多久。可是当我把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我也笑了,这问题问出来和白痴有什么区别,那晚听她的回忆,她至少在这古堡里待了过百年。

  “你等了这么久,还没等到要他,就没有想过出外面去找找吗?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呀。“半响之后,我幽幽说道

  慕容佳佳笑了笑说:“是呀,所以我现在就出去了。”

  我愕然的看着她,问她道:“你……现在就要出去了?”

  她点了点头说:“是的,等你带我出去。”

  我纳闷了,问她:“你怎么知道我会带你出去?”

  她调皮得一笑道:“因为我知道,你想。”

  她这句话让我低着头捉急的挠着后脑勺,一个的心思突然间被洞穿,就会产生一种心理反应,这种心理反应影响了思维,在思维的操控下,就会自然而然的做出一些动作。

  比如一个男孩,暗恋了一个女孩很久,正鼓起勇气要表白时,结果女孩提前洞穿了她的心思。这时候,他的脑子就会一片空白,忘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切。茫然,不知所措,无所适从。

  现在我就处于这种心理状态之下,慕容佳佳说的没错,在来见她之前,我是想好了把她带走。

  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她给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这种感觉和我那投胎的姐姐好相似,我不放心她一个人留在这古堡里,虽然她好像很神秘,对道家的奇门遁甲也很熟悉。但万一日后来了个半条命快进棺材的老道士呢?又或者有一天这所谓的阵法被别人破了呢?谁敢保证以后的事,所谓的名门正派,见鬼就收,可不会管你善或者恶。

  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我想帮她,帮她找到她在等的这个人,这是最不像原因的原因,只是心中的感觉在作祟。又或者,是因为我觉得她太可怜了,为了等一个人,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待了数百年,所以我心里不由自主的起了同情之心。

  “呆子,我们走吧?出去之后,你要帮我找到我等的那个人。”在我因为心中的小秘密被揭露而不知所措时,慕容佳佳的笑声再度传来,温婉中带着一丝调皮。

  我挠了挠额头问她道:“那啥,我怎么带你走,现在晚上还好说。如果到了白天的话,出到外面你就会魂飞魄散的。”

  慕容佳佳手一指,指向了墙壁的一个角落。

  待我我往她指着那个方向看去时,瞬间恍然大悟。在那墙壁的角落里,放着一把梅花纹的油纸伞。油纸伞的年代看起来比我姥姥还久远,然而却光滑得好像新的一样。

  慕容佳佳的意思,自然就是她藏在这雨伞里,让我把她给带出去。

  “我的魂魄在这里呆了很久,出去之后一定会很虚弱……出去之后你得买一块昆玉给我,炼制之后我才可温养神魂。”慕容佳佳轻声道

  我将这一切都记在心里,然后打开雨伞,让慕容佳佳钻了进去

  待我闭着眼睛,按着反八卦的路线迈出第一步时。慕容佳佳的声音却在雨伞里传了出来。

  “呆子,你走错了,出去要走正八卦,第一步要按着乾宫的方位走。”

  “怎么这么麻烦。”我翻了翻白眼,小声得嘀咕了一声,然后重新调整步伐,走了出去。

  然而,当我走完了最后一步,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吓了一大跳。

  我看到了一个本不应该在这里的人,姚依容的哥哥,姚文巨。

  他一只手撑着门沿,另外一只手抽着雪茄,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你干啥呢?”我俩大眼瞪小眼,同时疑惑的问道。

  “没啥,就随便走走。”又一句异口同声的回答。

  “真没啥,我就是随便走走,碰巧看到这儿有个地下室,又碰巧看到有个小铜门,忍不住好奇就走进去。”我欲盖拟彰的掩饰,同时也悄悄的把雨伞背到了后面,尽量不引起他的注意。

  “哦,原来是这样子。”姚文巨继续抽着雪茄,走到了地下室的一张小凳子上坐着。坐下来之后,雪茄一口接着一口,没完没了的像是有啥烦心事一样。

  我本想着趁这机会走出去,把雨伞藏好,可看他这郁闷的样子,又忍不住跑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我用肘子推了推他,好奇的问道:“文哥,你怎么会跑到这地方来了,是不是有啥烦心事来着。”

  他笑了笑说道:“我心烦的时候就喜欢找个没人的地方静静。”

  以他这模棱两可的回答,以及这欲盖拟彰的神态,我在心中给他列出了ABC三道选择题。

  A,他被甩了。

  B他被相恋十年的女朋友甩了

  C他被他老婆甩了

  为了印证我心中的猜测,我再度伸手推了推他,好奇的问他:“你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他愣了半响,才哭笑不得看着我反问道:“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我摇了摇头,的确没可能。以姚家的地位,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身处在这个宁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愿在单车上笑的现实年代。就算他长得比西游记的二师兄还磕碜上,也有女人会为他投怀送抱。何况,他长得也不磕碜人。

  既然不是这可能,那我想不出别的可能性了,想不出来,那自然也没话说了。地下室里的气氛一度郁闷下来,在我准备拿着雨伞逃回房间的时候。姚文巨突然之间却朝我问了这么一句

  “你知道岳飞吗”

  我一脸白痴样得看着他,岳飞岳王爷,大宋第一忠臣,军神。浑身功夫,满怀抱负,结果错生在一个有重病却无良药医的年代,被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斩杀,可谓是历朝忠臣名烈里死的最冤枉的一位。

  我想,只要是一个中国人,没人会不知道岳飞。只是姚文巨突然问这话是啥意思?把我当成了白痴吗?

  “那你知道武穆遗书吗?”姚文巨又问

  这下子我犹豫了,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据传闻,武穆遗书是岳王爷留下的一本书籍,上面记载了岳王爷行兵布阵的战术。谁得了这本书,行兵打仗定然会百战百胜。在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也有提到过这么一本书。

  只是,遍观整个正史,却没有那本典籍上有这武穆遗书的记载。有的也只是存在于民间流传的野史之中,真实性也有待考究。

  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我脱口而出问道:“真有这本书吗?”

  姚文巨听了我的疑惑之后顿了半响,莫名其妙得站起来哈哈大笑,一路大笑着向地上室的阶梯走了出去,留下我一个人在椅子上坐着,完全摸不着头脑。

  看着他慢慢走远,离开了我的视线之后,我给他下了一个结论,这个结论依旧是个选择题。

  A他被小说毒害了

  B他被金庸的小说毒害了

  C他被一本叫做射雕英雄传的小说毒害了

  这可怜的娃……

下一卷 http://www.shizongzui.cc/yinshandaoshibiji/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