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二章 红颜呀,都是祸水

第二章 红颜呀,都是祸水

  一个撒不出尿,一个撒出了也不是童子尿。没办法,我只好在邻居家那看着变态的眼神下抢过了他儿子撒尿的夜壶。

  回来之后,我连忙把夜壶往地上那婆婆的头上一泼。

  夜壶中的秽物倾盆倒泄而出,不偏不倚,全部倒在了那婆婆的头上。

  “啊……”那婆婆发出一声凌厉的惨叫,狰狞的盯着我,嘴里恨恨的说了句:“我家主人不会放过你的。”

  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为了一滩血水,血水之中,还掺杂着几个团状的物体。我定晴一看,发现那是几只赤红的小蝎子。

  宿主被杀,这几只小蝎子正在血水中翻滚着,慌做一团。

  杨七爷一声怒喝,在他们还没来得及逃走的时候,用力的往地下一踩。直踩得那个叫血水飞溅,屎尿遍野。

  这个过程非常黄,非常暴力。让作为旁观者的我全身鸡皮发抖,胃里翻腾,差点就吐了出来。

  最让我佩服的是胖子居然没有丝毫的影响,拿着一个鸡蛋剥皮就准备往口里塞进去。

  “喂,胖子,都叫你不要吃了你还吃,就不怕毒死你。”我干呕了两声,没好气得朝着胖子说道。

  胖子看了看手中的鸡蛋,再看看地下的血水,自顾自说道:“人都死了,这鸡蛋应该是安全食品了吧,这么补的东西,能吃就别浪费呀。”

  我还没说话,杨七爷就哼了声:“补,你放进热水里滚一滚,更补。”

  “闭嘴”我瞪了胖子一眼,然后转过身疑惑的问杨七爷:“七爷,您的意思是说这是蛊?”

  七爷缓缓的点了点头。

  我和胖子一听这鸡蛋里有蛊,下意识的提起鸡蛋篮就往后院里跑。

  跑到后院之后,我和胖子,我在灶里放了柴火,添了一大锅水。待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我用火柴点燃了灶火。

  胖子轻轻的推了推我,靠近我身边轻声问道:“七爷说的是真的吗,这鸡蛋里真有蛊?”话未说完,胖子已经掰开了一个,从蛋白掰到蛋黄,却没有见到一只虫子的影子。

  我虽然不敢绝对肯定,但还是说了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待水开始沸腾了之后,我从胖子手里拿过整篮鸡蛋,全都扔下了锅,然后盖上锅盖,静静的站在灶炉旁等着。

  没过多久,锅里传来了一阵阵啪啪的声音,像是有东西在锅里被炸开了。紧接着,整个锅居然噼里啪啦的作响,吓得我和胖子一人一边死死的按住了锅盖。

  约莫是过了二十多分钟,摇晃的锅盖才开始静止,锅里也不在有东西挣扎。我和胖子互相望了一眼,几乎是同一时间,大家同时掀开了锅盖。

  “靠……真恶心”胖子看了锅盖里一眼,捂住眼睛转过了身。

  我往里头一瞧,胃里也忍不住涌起阵阵恶心的感觉。只见翻滚的水波上漂浮着一根根的骨头,嶙峋透黑,骨头上长着一根根类似于尖刺的棱角。从形状上判断,依旧可以看出,这是蛇骨。

  “现在咋办”胖子把那掰破的鸡蛋扔进了锅里面,问我道:“海生你说,咋们禅易堂啥时候惹上蛊师了,要来放蛊害咱们?”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答道:“恐怕不是蛊师,而是虫师。”

  先前在我认出了那婆婆是活养师的时候,七爷却一口咬定那是虫养师。这两者之间必然有着联系。毕竟虫师这个职业,揉和了犁头巫家和苗疆养蛊,南方法教的符箓之术形成的。所学的东西很杂,也懂得放蛊和用符。在我和胖子的印象里,交过手的虫师只有欧耀锋一人,只不过,他已经被他的师傅杀死了。

  不对,他死了,可他师傅……。

  瞬间,我脑子里转过一个不好的念头,胖子拖着下巴想了许久,也脱口而出道:“难不成,是欧耀峰的师傅?”

  “走,我俩先回去问问七爷。”事到如今,我俩也想不出主意。毕竟虫师这个职业太过诡异了,也只能先和长辈们商量下再做打算。

  然而,当我和胖子回到禅易堂的大堂时,却被大堂里发生的一幕惊得眼珠子都掉了出来。

  大堂里,杨七爷正挥着拳头和另一个人打架,和他打架的对方……居然是胖子的父亲,青松叔。

  “卧槽,我爸怎么回来了。”胖子惊恐的大叫一声,冲上去分开他们两个。

  “海生,你还傻着干嘛?快过来帮忙呀”胖子朝我吼了句

  回过神的我连忙也跑了上去,一边口头劝架,一边和胖子分开他们两个。只不过我心里也很纳闷。青松叔和杨七爷这两个加起来都过百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冲动。而且青松叔的性子是属于很淡然的那种,就算你无缘无故跑上去指着他的鼻子骂一通。他顶多就是笑笑,转过身去不鸟你,却绝对不会还手。

  现在,连一贯冷静的青松叔也失常了,不顾形象在大堂里公然和杨七爷动粗。

  “你个烂树皮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还没有你儿子有礼貌?”

  “滚……我禅易堂不欢迎你这贼眉鼠眼的鹰钩鼻,从哪儿来就给老子滚回哪儿去。”

  “你说谁贼眉鼠眼,怎么着我老人家都是你师兄”

  “师兄个屁,我不记得你是我师兄。”

  这两个人虽说是师兄弟,可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有着苦海深仇的仇人,就算我和胖子拉开了他们两个。这俩人仍在吹胡子瞪眼,毫不示弱的对骂着。

  胖子朝我投来一个求助的眼神,意思很明显,就是让我想办法让这两位老人家消停下来。

  我麻辣他隔壁的,一个是我长辈。另外一个武法高的和我师父有得一拼,怎么劝,得罪哪个都是死路一条。

  “我们惹上虫师了。”无可奈何的我,只能苦笑着吼了这么一句。

  没想到这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两句话,却让吵闹的大堂静了下来。如同一声惊雷,两个老人家都不再争吵。

  青松叔抚了抚胡子,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得向我确认道:“你刚才说什么?虫师,你们惹上虫师了。”

  我还没回答,杨七爷却哼了声,翻着白眼朝青松叔说道:“自然是虫师,不然你以为地下那摊血水哪儿来的,还不是因为老子干掉了个虫养师。”说完,杨七爷指了指地下便不再去看青松叔。

  青松叔坐了下来,神色凝重的对我和胖子说:“你们两个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额……您们两位老人家也累了,我和胖子先去泡两杯茶给您们。”说完,我用眼神盯了胖子一眼,快速的走向了后堂。

  到了后堂之后,我搭着胖子的肩膀,悄声问他道:“你不是说青松叔和七爷是两兄弟吗?为什么我看他们两个反倒更像是仇人?”

  胖子向四周瞧了瞧确定没人之后,在我耳边轻声道:“我悄悄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哦”

  我点了点头,发誓绝对保密。随即胖子说了一句话:“因为一个女人,他们的师妹。”

  我不禁的撇了撇嘴:“红颜祸水,女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他们的师妹是我妈”胖子恶狠狠的盯着我,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吓得我一个激灵,瞬间改口:“自古美女多娇,引无数英雄举弯刀。”

  胖子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忙不迭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现在,我终于明白杨七爷为什么对胖子这么亲昵,原来,他喜欢胖子他妈。

  只是……为啥这么一个平凡的女人,居然引得两位道家高人反目成仇。胖子母亲的照片我不是没见过,放在唐朝来说,定然是个美女。可放到现代来讲,就未免有点过于肥胖了。胖子的身材,也正是遗传了她母亲。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还想再问胖子。恰好我疑惑的眼神碰上了胖子杀人的目光,吓得我一个激灵,硬是把想问出来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也许,胖子的母亲真的有我无法想象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