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三章 淘玉

第三章 淘玉

  沏好了茶,我和胖子小心翼翼的端到两位爷的面前。

  青松叔让我们坐下,给他讲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把从姚依容到那晚发生在画室小楼中的事情娓娓道来,青松叔听完后皱起了眉头:“你当真确定是虫师?”

  我点点头,再次确认道:“古籍中记载,以魂养蛊,蛊王出时先吞噬命主。这两个正是虫养师的特征

  得了我的确定之后,青松叔的眉头挑了挑,神色凝重的自语道:“难道说是他。”

  他是谁,我们并不清楚。但看到青松叔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七爷时,我和胖子也一同向杨七爷投向询问的眼神。

  面对众人的询问,杨七爷托着腮子想了好半响,同样神色凝重的摇头。

  “不可能是他,虽然他在三十年前的那场战役中活了下来,但是他逃走的时候已身受重伤,应该苟延残喘不了多久才对。”

  “他是谁呀?”胖子忍不住心中的疑惑,脱口而出。

  杨七爷和青松叔同时瞪了胖子一眼,异口同声说道:“不该问的别问。”

  两人的语气出其的一致,像是有什么惊天秘密瞒着我们似的。在商讨完这件事之后,两者出其的叮嘱了我和胖子一句话,姚家的事能不搀和就不搀和,免得惹祸上身。

  神神秘秘的样子实在让我们摸不着头脑,于此同时,也让我心中对姚家更加的好奇,曾听闻,虫师这个职业,是在贵州被犁头巫家和蛊师,辰州赶尸派联手消灭的。而那一天姚文具给我的那张符咒,正说明了姚家是犁头巫家的继承者之一。虽不知是白巫黑巫,但料想在那一场歼灭虫师的战役中,定然有姚家的影子在其中。

  就在我神游天外,胡思乱想时,却猛然听到杨七爷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此次前来,除了看望下小强之外,还想告诉你,我要收他为徒。”

  杨七爷的这句话让大家着实愣了好半响,随即青松叔一拍桌子,怒视着他道:“老匹夫,你这是什么意思,光明正大的来抢我儿子吗?”

  面对着青松叔的质问,杨七爷这次没有与他争吵,反而沉默了半会,望着青松叔一字一眼的说道:“我是认真的,虽然我与你所学的差不多。但你必须承认,你的医术不如我。师父没有把鬼门十三针和药王符典传给你。”

  杨七爷顿了半响嘶哑道:“就算你不为小强想想,也得为咱们华光一脉想想。难道五术中的医术,到了我们这一代,就得失传了吗?”

  青松叔沉默了,闭着眼睛想了许久,才睁开眼睛看向了杨七爷

  “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没有收徒吗?”青松树疑惑的问

  杨七爷摇了摇头,笑道:“我倒是想收,可压根就没让我碰上合适的。有些表面上看着是诚心向道,可说白了就是做做样子,没有一点儿向道之心。”

  “你先想想吧,这事儿不着急。”说完之后,杨七爷摆了摆手。

  青松叔顿了半响,朝胖子看了一眼,又把目光转向了杨七爷

  “好,我答应你。”青松叔沉吟半会儿,已做出了决定

  就这样,杨七爷收胖子为徒成了铁板钉上的事情。直到他们把这事敲定了,胖子还楞在那儿回不过神。

  “那啥,你们不用问问我的意见吗?”胖子憋着嘴,幽怨道

  “哦,你不乐意吗?”杨七爷望着胖子轻轻一笑,问道

  正是这轻轻一笑,却吓得胖子瞬间改口,如小鸡啄米般快速点头:“我乐意,非常乐意。”为了表明自己的诚意,胖子把右手压在了肺上加重了语气重复道:“这是我发自肺腑的,完全乐意。”

  只是他右手捂着的地方哪儿是肺的,明明就是良心的。这不由让我忍俊不禁,差点就笑了出来。在以前,每当有暴龙妹子娇滴滴问胖子,我漂亮吗?胖子都会悄悄的用右手捂着心脏,硬是挤出一丝微笑说,你漂亮,非常漂亮。别人不了解,但我非常明白他的伎俩,用手捂着心脏,看似是绅士,其实是告诉别人,我这话是捂着良心说的。

  见我憋的辛苦,胖子用肘子推了我一下,恶狠狠道:“笑你妹呀,还不快帮我想办法脱身。”

  我憋着笑,悄声打趣他说:“这不是挺好的吗?你想想无端端的多了一个从师,一个强硬的后台,以后你走路的腰板都能挺直些。”

  “好你妹……你是不知道老子的苦日子就要来了。”胖子撇嘴苦笑道

  话音刚完,青松叔就把胖子叫到杨七爷面前。

  “过几天,举行一个拜师仪式,你拜这老匹夫为从师,让他教你医术。”

  胖子恭恭敬敬的应了句,但那脸却瞬间垮了下来。我估摸着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以杨七爷这么猛烈的性子,估计教徒弟也非常严厉,有胖子好受的。

  “青松叔,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我还有点事要处理。”这时候,我想起了慕容佳佳交代的鲲玉。出来这么久了,我总得把鲲玉炼制好,让慕容佳佳有容身的地方才行。

  青松叔点了点头,挥手道:“去吧,这儿有我照料着就行。”

  我走出了禅易堂,大堂里青松叔也七爷俩人在商议着拜师的事情。偶尔传出两人因意见分歧的大声争吵以及……胖子的苦笑。

  出来了禅易堂之后,我就准备去给慕容佳佳买玉。

  说起这玉,我就想起了以前发生在身边的一件事情。故事的地点也是发生在广东,主角是一个即将身患重病的老奶奶。在即将去世的时候取下了手腕上带着的玉镯,交给儿媳妇,让她小心保管。她说,这是老伴娶她过门时给她买的聘礼。

  当时我和胖子被请去为这位老奶奶祈福,两人都在现场。我也亲眼看到老奶奶把玉镯子递给媳妇。玉镯的品质说不上珍贵,只是信宜盛产的南玉而已,只不过那玉镯子上零落的布满了四错纵横的血丝,这血丝本不应属于南玉。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在老奶奶咽气的那一刻,媳妇手上的玉突然咣当一声,突然间断成了两截。

  后来,青松叔告诉我们,玉是有灵的东西,人养玉,玉也润人。如果玉的品质不错,被人气温养久了表皮上就会涌出一根根的血丝。这是玉镯产生了灵气的表现,老奶奶身死之后,玉镯也断了,是因为这玉镯对老奶奶产生了感情,要跟着老奶奶一起去。

  也正因为此事,我才知道了玉的灵性。后来接触的多了,我才知道玉不仅有灵,还有别的用处,比如说,收鬼用的冥渠就是其中的一种。

  而如今,慕容佳佳让我替她买玉,其目的就是让玉的灵性来温养自己的神魂。而且,她让我买的不是普通的玉,而是鲲玉,也叫做茅山玉。有玉之美者,石之美者之称。清康熙年间《句容县志》和《南畿志》都有记载。

  此玉盛产于句容茅山,玉晨观北的冷水涧,在峭壁岩洞中生成,受日月精华而衍化,虽然在价值上比不上和田玉,但是在灵气上,丝毫不逊,稍加祭炼之后,可用来温养神魂。

  鲲玉虽说盛产于句容茅山,但在浙江,广东都有的卖。为了淘到上好的茅山玉,我跑到了郊区的古玩街。

  古玩街虽然是普普通通的一条胡同,但这胡同的两边却开着琳琅满目的商铺,商铺的外面还有各式各样的小摊子,除了字画玉石古董之外,连一些门派流露出来的老法本,风水师用的老罗盘都有。

  只不过,有真的地方就有假,有人拿着良心做生意就有人拿着赝品以假乱真。在古玩街淘宝,靠得是个人的眼力。眼力没些火候的人,进这胡同绝对会被当成凯子狠狠的宰一刀。

  而我却正好是那些眼力没火候的人之一。只不过眼力也不代表一切,有时候关系更胜眼力。

  我去的那家商铺是古玩街里的老字号,和青松叔熟的不能再熟。就算他有胆子骗我,也没那胆子骗青松叔。

  所以,我丝毫不担心自己会变成水鱼(凯子)。

  一路直走,我走进了位于十字胡同的一个商铺内。在入店的左边处,坐着一个抱着孩子的秃子。

  这正是这古董铺的老板,老赵。青松叔和他的相熟,也是因为风水。

  那是发生在前两年的一件事了。大家都知道,一般做古董这行的人,都很笃信风水。老赵也不例外,在商铺开张的时候,门口的两边都挂着两行铜葫芦,共九个,九之数为金,葫芦去病化灾,其实这葫芦也就是一个寓意,在老照看来,这全他妈的都是赝品,不值钱的玩意,所以才大大方方的摆出了门口外面。

  老赵没有想到,混迹了这行当这么久,他破天荒的第一次看走眼了。在这九个葫芦之中,第九个却是秦朝时塑造的真品。而且这葫芦摆放的时间,位置都恰好的配合了他的五行,成了聚财葫芦。

  有一次,一个老头子来老赵的商铺买东西。但老头在店晃悠了良久,却看上了门口挂着的第九个葫芦。

  虽说老头给的价格不高。但秉着客人满意我就高兴的心态。老赵还是把那葫芦取出来转手卖给了他。

  让老赵没有想到的是,那买葫芦的老头其实是一个行家,认出了铜葫芦的珍贵之处。他怕老赵生疑,用极低的价钱买了下来。之后,以过千倍的价格卖了出去。这种行为,在古董行内叫捡漏。

  淘了几十年的古董,反而被别人在自己手里捡漏了。老赵虽然痛心,但他也不是小气的人。他把这事当成了给自己的教训。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教训,远远不止痛失一件古董这么简单。

  第二天早晨,门口的自行车轰然一声倒下,压着了老赵五岁半的孙子,把孩子的腿压骨折了。下午的时候,刚安置不到三年的牌匾倒塌下来,差点压着了进来买东西的客人。

  一天内连续发生了两件祸事,老赵也觉得不对劲了,连忙请来了青松叔给他看风水。

  青松叔一看,问题就出来了。老赵的商铺位于十字胡同的尾端,商铺前是一条直路,直路两边都有商铺。在风水学上,有着水来直去最不详,一条直路一条枪之说。处在这种格局上的房子,就等同于被一条长枪顶着脖子,只带流年运局启动,就会给命主带来血光之灾。

  之前老赵处在这样的形煞位,不仅没被伤而且生意兴隆。正是因为煞气都被那有灵性的葫芦镇着,如今葫芦卖了,就等同于阵法上少了一个阵眼,其他八个葫芦都废了。

  后来,在青松叔的调理下,改善了老赵商铺里的风水,也在没有出现过有人被砸伤的事情。

  两人因此而认识,外加上老赵这人比较相信中医,他认为西医针打多了对身体不好,西药始终都太寒。有病还是看中医,吃点苦药,治本的来还不伤身体。

  所以,他一旦有家人生病,就会来禅易堂开中药吃。这样一来一往,大家也就慢慢的熟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