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四章 血佛

第四章 血佛

  “哟,海生,今天不用上课吗?怎么有空到赵叔的铺子里瞎逛了。”老赵的眼忒尖,我的前脚刚踏进去就被他发现了我。

  我呵呵得笑了笑,逗弄了他小孙子两下,直入主题的跟他说:“赵叔,你这儿有没上好的茅山玉,我想买块儿。”

  “咋了,是不是王师傅叫你来的?他拿玉是是不是要炼什么东西?”老赵抬起头,疑惑得问

  我慌忙的摆了摆手,连声说不,我向他解释,这只是我一时心血来潮,忍不住想买块玉戴戴而已。

  老赵说好,你等一下,我这就给你找去。说完,他把孩子放到一旁的椅子上,走进了商铺里头的一个小房间里。

  那小房间类似于一个备货的仓库,在商铺的里头,除了老板之外任何人都是不能进去的。

  闲着无聊,我在他的店里瞎逛了两下,四处瞧瞧这些稀奇古怪的文物字画,虽然我是个啥也不懂的愣头青,但这样闲逛着也感觉挺惬意。

  没过两分钟,老赵从小房子里出来了,见他出来,我跟着他走回了门口的办公桌。

  老赵打开了这古朴的盒子,指着三面的三块玉佩对我说:“随便挑一块吧,这三块的材质都是上好的。”

  三块玉佩,一块是鱼形的,一块是虎形的,另外一块是玉佩外围雕刻着一朵小花,工艺是三块玉佩里最好的一块。想了想,我指着这块花玉道:“就他了。”

  之所以选这块玉,倒不是因为它的工艺好,虎形玉的煞气太重,鱼我又不喜欢吃,想来想去还是这块玉佩看着顺眼。

  老赵把这花纹玉包了起来,递到我手里。付了钱之后,我又做在那里随意得和他闲聊了两句。

  看了看手表,已经接近下午了,这玉佩还得通过炼制才能用,我也想慕容佳佳能够早日出来。于是我告辞了老赵,转身就准备往家里走。

  砰的一下,刚一转身就迎面撞上了一个不明物体,我捂着额头轻轻的嘶气,耳朵里就听到了一个男人在不停的向我道歉。

  虽然很疼,但我转念一想他可能不是故意的,于是又释然了。正准备跟他说一声没有关系时,睁开眼睛看到的一幕却让我眼前一愣。

  这是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上下的年轻人,长得很瘦弱,脸颊几乎都已经凹了下去。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形容这年轻人的身形,那就是像块纸一样,被风一吹就能轻轻磕倒。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似乎有一股犹如实质的黑气在他眼角的四周蔓延着。他一抬头,看清楚他模样的我却大吃了一惊。的的确确有这么一股黑气从鱼尾相牵直相牵入到眼内,这股黑气旁人无法看到,只有开了灵眼的道士才能看清。

  而关于这种现象,相书上也曾有提到过:“鱼尾相牵入太阴,游魂无定死将临。“意思很简单,如果一个人脸上,鱼尾和眼睛的四周是泛黑的,或是有一股黑气从鱼尾相牵到眼睛里头,主其人游魂不定,不久则魂归地府。

  在我发愣的时候,这年轻人极快速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样物品,塞到了老赵的手里,着急的说道:“老赵,你替我瞧瞧,看看这东西能当多少钱。”一边说,年轻人还用眼角撇了撇店外,像做贼似的。

  老赵的店里不仅卖东西,而且也收东西,平常的时候如果有人拿东西来这儿典当,不管真假或是生意成不成都好,老赵都会笑呵呵的对待。

  然而这次却怪了,这年轻人把东西塞到老赵的手里,老赵看都没看就直接推回去,直接给下了逐客令。

  “不收不收,你痞子李拿来的东西,多贵重我老赵都担待不起。”

  叫痞子李的年轻人急了,央求着老赵道:“您老人家就看一眼吧,哪怕一眼也好,这绝对是个好东西呀、”随即,年轻人话锋一转,继续央求老赵:“要不,我把东西压在这儿,你老人家借点钱来救济救济也行。”

  “滚……你再不走,我马上就报警了。”老赵下了最后的通牒。

  从他们的推搡中,抱着那样物体的布开了一个小角,似乎是一块红色透彻的玉佩,但这块玉却让我心头猛得一跳。

  “等会儿,有什么好东西先让我瞧瞧,我正准备买两块玉佩送人呢。”看着痞子李准备拿着东西走了,我连忙开口阻止了他。

  痞子李一听我有和他谈生意的意思,连忙转身,搭着我的肩膀激动的说道:“这位兄弟,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有眼光的人,来,我们进里面仔细聊聊。”

  不由分说,痞子李慌慌张张的把我拉进了商铺里面,老赵刚准备开口阻止我,被我悄悄的一摆手给制止了,我也很想知道这痞子李包着的到底是啥玩意,这种让我心跳的感觉从何而来。

  痞子李把我拉到一个隐秘地方之后,悄悄的打开了黑布,让我看清楚了里头的东西。

  黑布一打开,显露在我面前的是一块通体透红的弥勒佛玉佩,佛像顶着个大肚子,眯着小眼睛满脸笑容。然而正是这么一块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血佛,让我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墓葬……”我皱了皱眉头,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这两个字。

  墓葬,顾名思义就是坟墓里的陪葬品。在清末民国时期,曾有大批的墓葬流出市场。因为那段时期是土夫子们最活跃的时间段,搬山卸岭,摸金发丘,层出不穷。只不过,这些随着土夫子的挖掘流出市场的墓葬不一定都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相反还很可能是夺取你性命的致命毒药。

  如上次陈老头家里的那个瓮一样,墓中的陪葬品更加邪门,有的不仅沾染了坟墓中的秽气,还很容易被坟墓中衍生的灵体入主,或是被阴气侵蚀,产生了灵智。

  “你告诉我……你这血佛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一把抓住痞子李的手,郑重得问道

  痞子李嘿嘿一笑说:“这玉嘛……是我家传下来的。”眼珠子溜溜的转了转,痞子李想了这么一个借口掩饰。

  我冷冷的一笑,警告他道:“你最好告诉我这血佛是怎么来的,否则你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血佛上充满了让人心惊肉跳的煞气,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抵挡的。如果这痞子李还死不悔改,不用多久他肯定会魂归地府。

  但我没想到痞子李会错了我的意,他以为我说的大难临头是因为我认出了这血佛的来历,准备报警抓他。

  所以死他一把睁脱了我的手,用力把我一推,骂了句:“去你妈的”

  我跌倒在一旁的货架上,被闻讯赶来的老赵给扶了起来。

  “都叫你不要多管闲事了你就不听,这些瘾君子都没人性的,他们的东西要不得。”老赵一边扶我,一边埋怨道。

  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这痞子李的身份,原来就一吸白粉的。只是这血佛留在他手上终究是个祸害,万一真让他卖出去了,只会害更多的人。如果说害死了坏人还好说,万一害死了好人呢?

  我虽然说不上是什么正人君子,也没胖子那么迂腐。但看到好人被无辜得送掉性命,我也会流泪,也会伤心。

  想到这,我顾不上腿上的疼,问了老赵那痞子李的地址。在老赵的店铺里拿了朱砂黄纸画了几道斩煞驱邪符,朝着门口追了出去。

  我追出门口的时候痞子李已经不见了踪影,但幸好老赵知道他的地址,老赵说这痞子李的家就在隔着两条街东田街里,东田街上左拐有个小巷,他的家很显眼,就在小巷一进的那个公厕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