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六章 有个叫桃子的美女

第六章 有个叫桃子的美女

  “大家别慌,他是我朋友,也是一个道士来着。”姚依容一边向大家解释,一边向我走了过来。

  “真没想到你来挺厉害的呀,我没跟说我表姐公司的地址,你居然也能找过来。”姚依容来到我面前抿嘴笑了笑。

  我懵了,这是什么情况,你表姐的公司?尼玛的,我是追着那墓郎君过来的,关你表姐什么事?

  一时之间分不清东南西北,我被姚依容拉着走到了大家面前。

  姚依容指着一个身材高挑高挑的女孩子向我介绍,说这是她表姐桃子。

  我侧目看去,也不由眼前一亮,眼前这女人穿着一条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举手投足间,尽显温婉气质,配合这高挑的身材,更显几分成熟的风韵。

  “你好!……”在我愣神的瞬间,桃子朱唇轻启,缓缓的伸出了一只手。

  “哦哦……你好,我叫陈海生。”回过神的我连忙伸出了一只手,同样很礼貌的回应道

  屋子里加上我,一共就站了四个人,一个是姚依容,另外一个是她表姐桃子。刚才对着我大吼那个是公司的经理唐正,而在神坛前做法的那位,据说是桃子请来的茅山道士,人人都把他尊称为孔道长。或许是因为同行相争的关系,这孔老道看着我的眼神里总是带着一丝戒备,怕我抢走了他的生意。

  而就在我拱手向他问了声孔道长好之后,他居然开始摆谱,不痛不痒的嗯了一句,继续回坛前做法,鸟都不鸟我一眼。

   想起逃进了大厦里头的墓郎君,如今还不知躲在了哪儿。为怕夜长梦多,我连忙向姚依容问道:“刚刚有个墓郎君逃进了你们公司,我是来抓他的,你们刚才在这里有没见到过她。”

姚依容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我:“墓郎君是什么东西?”

  “就是一只蟑螂。”

  话音刚落,就惹得桃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惹来的是众人的哈哈大笑,那孔老道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眼神里满是戏谑。

  “真的,你们相信我,如果被墓郎君跑了的话,那以后就不知道有多少的人遭殃。”虽说她们不当一回事,可我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向他们解释。

  “哈哈……什么郎君夫人的,小道士不要在这故弄玄虚自抬身价。”孔老道不可置否得冷笑道:“且看本道长如何降妖除魔,你这后生学着点吧。”

  “你……”我脸一横,就准备发火,这什么茅山道长,我又没有招惹到他,有必要这么看不起人吗?

  “好啦好啦,你就专心等道长做完法事再说吧。至于说那蟑螂……”姚依容噗嗤一笑,连忙改口道:“不对,是那墓郎君,等道长做完法事之后我再和你一起抓。”

  见众人都不当一回事,我干脆也不管了,抱着双手站在姚依容旁边,看这孔道长能玩出个啥花样。

  “呔……太上曰: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犯轻重,以夺人算……”

  这孔道长马步一扎,桃木剑挽了个漂亮的剑式,念着咒语走起了禹步。

  所有人都屏息静守,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盯着孔老道。

  只是……这算啥玩意。虽然我对道教的科仪不太熟悉,可我压根就没听说过有谁抓鬼念太上感应篇的。再看这孔老道走的禹步,虽然表面上看来是像模像样,可那也只是空有其形而已,根本就不知道是哪门子的禹步。

  众所周知,道士所修五术,山相医命卜。山术之中也有武术强身健体,会画符的道士就算不会武术,但至少也练过基本功。

  而这孔老道,走的步伐虚浮无力,一看就知道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虽然在外行人看来他表演的是有板有眼,可我知道他是一点基础都没有。

  瞬间,我给他下了个定义……这货只不过是个坑钱的大路货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茅山的道士。

  想到这儿,我轻轻的推了推姚依容,指着孔老道疑惑的问她:“这道士是你爸请来的?”我心里很疑惑,她父亲怎么说都是犁头巫家的人,为啥请来的道士却这么不靠谱

  姚依容摇了摇头说:“当然不是。”

  我再问她,你爸干嘛不亲自来。

  结果她很惊讶的看着我:“我爸为什么要来,他又不会抓鬼。”

  我愕然,似乎我一直省略了一个问题,姚文容并不知道她父亲是犁头巫家的人,至于说关于巫家的东西,她更是一点都不知,否则也不会被欧耀峰下术了都还迷迷糊糊的。

  至于说她父亲为什么会瞒着她,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即然她父亲不告诉她,我也没必要去戳穿这么一件事。

  “没啥,就随便问问”我打了个哈哈掩饰过去,随即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这是啥一回事,你表姐公司干嘛了,要请道士来做法?”

  姚依容悄悄的向四周看了一眼,接着靠近我身边,朱唇轻启:“听说表姐的公司一个月前死了个女职员……”

  在姚依容的解释下,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在一个月前,这间公司有个女职员跳楼了,接着在半个月之后,有人在电梯那儿看到了这个女职员出现。紧接着过了几天,又有个女职员值夜班的时候在公司上吊自杀。弄得公司上下人心惶惶,员工们都朝着要离职。为了安抚人心,姚依容的表姐就请来了这个茅山孔道士,希望做一场法事,送走在公司死去的冤魂。

  我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故事有几成水份,但我敢肯定如果真的有鬼的话,这半桶水的老道肯定制服不了。

  我刚一这么想,大厅里就出现了异祥的情况。

  一阵滴滴答答的声音打断了孔老道念咒的声音,众人寻着这声音的来源望去时,却不约而同的大吃了一惊。

  在厅子的右侧是公司员工工作的地方,用一些隔层扳隔开,里面的位置上放置着一些电脑,这些电脑都是屋子型的那种,很大台的。

  滴滴答答的声音正是从其中一个位置里传出的,不用想,大家都能分辨的出这种声音源自于电脑的键盘。

  听到这声音之后,孔老道的神情忍不住有些慌乱,握着桃木剑的双手也有些发抖。可是大家都在背后看着,他只能一咬牙,念了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拿着神台上的公鸡血冲上去,往那发出声音的地方一倒。

  “千万不要……”这个动作让我心一紧,连忙开声阻止他。

  什么见鬼就倒公鸡血这些完全就是电脑上演的,公鸡血和黑狗血虽说是至阳,是鬼的克制之物。可是凡事都有两面性,公鸡血这种克制灵体的宝物也不例外,它只对一些孤魂野鬼有用,如果碰上怨气极重的鬼魂,不仅降服不了,反而还会因此而激发鬼魂的戾性。

  何况公鸡血的效果也是有时间的,孔老道桌前的公鸡血也就用来摆摆样子,放了这么久,血早就凝固了,血凝固,阳气也逐渐流失,哪能给这鬼魂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

  在键盘声响起的那一瞬间,我就看到一个长发女人坐在电脑桌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我想屋子里的众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够看到这一幕,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恐慌,我也没有说出来。

  只是……也不知是不是孔老道的运气太逆天,那公鸡血不偏不倚的就砸到了女鬼身上。这一幕让我哭笑不得,看到这女鬼戾性被激发之后,我不由的心中一紧,赶紧的冲了上去。

  然而我还是慢了半拍,我冲到孔老道身后的时候,那长发女鬼已经洞穿了孔老道的脖子,被公鸡血这么一泼,女鬼的身形也瞬间显露了出来。

  大家看到的一幕是这个样子的,一个穿着黄袍的道士悬空挂在半空中,接着人们看到一只手慢慢的显露出来,这只手洞穿了黄袍道士的脖子,这只手出现的如此突兀,没有任何的预兆。

  紧接着,手的主人公也慢慢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吓得我背后的一大帮群众发出惊恐的尖叫。

  “小灵……”这称呼似乎是姚依容的表姐桃子尖叫出来的。

  小灵是谁?我没空去想,但既然女鬼出现了,我就要把她给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