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七章 大厦鬼案

第七章 大厦鬼案

  女鬼出现的瞬间,我也赶到了她的面前,顺手掏出一张天君镇煞符朝她的额头印了过去。

  可是我还是晚了一步,当我拿着符箓朝她的额头印过去的时候,孔老道已然身死。

  被我的符箓一伤,女鬼尖叫着倒飞了出去。趁着她受伤的瞬间,我顺势在孔老道身上一扯,把他的道袍给扯了出来,然后念动罩鬼咒朝那女鬼罩了过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所有人都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把那女鬼给收了起来。

  姚依容和她表姐桃子,唐正三人走到我面前。

  桃子紧张的看了看四周,然后问我:“小灵呢,你把她收哪去了!”

  我想她口中的小灵应当就是刚才的女鬼,于是我扬了扬手中的衣球,跟她说:“在这儿呢。”

  “那这道长……”姚依容指着倒在地上的孔老道问我

  我耸了耸肩:“死了。”

  姚依容经历上次安徽的那一件事后,心理抗压能力也好了许多,见到有死人,也不像第一次那样吓得脸色发白。而她的表姐桃子,应该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见到有死人脸上也仅仅露出了几秒钟的惊慌就立即恢复如常。

  唯独那唐正,可能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脸色忍不住有些发白,额头上不停的流着虚汗。在桃子让他打电话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一下时,他脸色惨白的摇头,颤抖着摆手道:“小姐,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胆小鬼……”姚依容撇了撇嘴

  虽说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这样鄙视,可唐正仍旧点头哈腰的说着是,不敢反驳。最后,桃子让方正先行回去休息,她亲自打电话让人过来处理。

  唐正擦了擦汗,说了两句不好意思,然后慌不择路的朝着公司的出口走了出去。

  “多谢你了?”桃子把一只白皙的手伸到我面前。

  我礼貌性的说了声不用,回握了一下。可就在我低头的瞬间,左眼的刘海被风一吹,那只吓人的白眼露出了这么一瞬间。

  “啊……”桃子惊恐的倒在了地上,眼睛看着姚依容,手却指着我,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他,他,他。

  姚依容连忙上去把她扶起,解释道:“桃子姐你别怕,我这朋友他天生有点残疾,不是故意吓你的。”

  我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掩饰着尴尬的气氛,然而我心里却忍不住有点苦涩。换谁被人用一种另类的眼光瞧着,我想他都不会好受。

  不过,这桃子的定力还真是让人佩服,仅仅是不到片刻的时间,她的脸色就恢复了原装。还一脸歉意得重新伸出了一只手,跟我说了句对不起。

  这定力不得不让我佩服,至少在我认识的所有人中,能够看到我眼睛后半刻时间恢复正常的,除了青松叔和我师父之外没有别人。包括胖子,盯着我的时间久了,都说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慌感。

  “对了,你不是要抓蟑螂吗?那蟑螂在哪里,我跟你一起去抓。”姚依容倒是没因为孔老道的死而吓住,反而兴致勃勃的向我问起了墓郎君的事。

  我仔细想了想,和姚依容说:“你们公司的女厕所在哪里,现在带我过去。”

  这句话刚说出来,两个女人的表情都有点怪怪,姚依容上下盯了我一下,诧异的说道:“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有这爱好。”

  明白了这两个女人想的是什么,我顿时哭笑不得,连忙向她解释了原委。

  我跟她说,墓郎君是在极阴极寒的地方因为蟑螂死去而形成的灵体,所以他保留了死之前很大的习性,出来之后也喜欢呆在极阴极寒的地方。而这公司富丽堂皇,最阴,最潮湿的地方,我想也只有女厕所了。

  解释一遍之后,两人恍然大悟。桃子说:“依容不知道公司的女厕在哪儿,我带你一起去吧。”

  我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然后跟在了她的身后。

  从厅子里一直拐,拐入了右侧员工工作的办公大厅,又顺着走廊走了十分钟,才找到了女厕。

  桃子指着走廊的尽头说道:“那就是女厕。”

  我点了点头,正准备拿着符咒走上去,却被姚依容拉了回来。接着这妞居然向我提了个无厘头的问题。

  “唉,我们去抓蟑螂耶,要不要带“榄菊”

  榄菊和黑旋风一样,是当时流行的一种杀虫剂。而且这个品牌的大本营就在广东,82年的时候就已经建立,虽说当时没什么出名,但中山附近几个城市的人都知道这个品牌,并且家里杀虫杀蟑螂呀几乎都是用这牌子。

  在姚依容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我瞬间感觉脑袋被雷的有点发疼……尼玛的抓蟑螂就带榄菊,那我抓色鬼岂不是要带女人。

  虽说这问题有些小白并且令人无语,不过姚依容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是得带一些东西才行。

  让我产生这个念头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姚依容的这句话,还有我路过时闻到的一股药材的味道,尤其在走廊的这端停了之后,药材的味道越来越强烈。

  我向桃子一问,才知道她的公司原来是销售药材的,而且在公司的里面就有个小仓库,仓库里也存放了一些药材。

  我向桃子提了个要求,让她打开门进仓库里拿点中药。

  桃子愣了半响,随即就答应道:“没问题。”

  等他开了仓库之后,我在里面找了几味中药,敲碎打磨成了药粉,用个袋子包着走了出去。

  这些药粉其实是按照青松叔给的药方研制成的,青松叔不喜欢用蚊香和杀虫剂,他说这些化学气体闻多了对人的身体不好。所以他一般都用中药打磨成药粉,撒在家里面,蛇虫鼠蚁闻到了这些药粉之后,绝对不肯靠近,药方的效果尤其针对蟑螂。我曾经见到过胖子把药粉撒到一只蟑螂的四周,形成一个包围圈围着他。这蟑螂在圈子里像个盲头苍蝇一样瞎撞,但就是无法从圈子里走出来。

  我曾经在听说个这么一个故事,在湘西之中,有一药王教的老人,懂药法收蛇。曾有一人被成精的五步蛇王咬伤,老人得知之后,以药法配置成药物,撒于蛇王走过的地方,没过多久,蛇王真的被引了出来。

  既然药法对成精的毒蛇有用,那我想相应的药材对这成灵的墓郎君定然也是有效的。

  制作好了药包之后,我示意姚依容和桃子不要说话,然后我轻手轻脚的朝着女厕所走去。

  到了女厕门口的时候,我将药粉倒出一些,封住了出口,这才带着桃子和姚依容走了进去。

  进了女厕之后,我并没有看到墓郎君的身影,可是心里那似是非是的抵触感告诉我,墓郎君就在这厕所里面。

  看了看厕所的朝向,发现这里阴气最重的地方就是在厕所的最后一间洗手间里。

  恐防墓郎君再次逃走,我直接跑到末尾的最后一个洗手间,一脚踹开了门。

  果不其然……这货真的躲在这洗手间的角落里,见到我进来,她没有逃跑,反而躲在厕所的最后一个角落吓得瑟瑟发抖。

  我每向前移动一步,他的身子就颤一颤,好像我是个侩子手,而他是砧板上的鱼肉,对我带着天生的恐惧。

  这是一种先天的克制,我想他应该感觉到了我手中药袋散发出来的药材味。

  桃子一见到墓郎君,吓得啊的一声尖叫出来,抓着我的衣袖惊恐的问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蟑螂。”

  而姚依容就略显奇葩了,第一眼看到这墓郎君,她不仅没有害怕。还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比画了一下,张着樱桃小嘴惊奇的自问:“我了个乖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蟑螂。”

  随即,她居然双眼放光,握着拳头“啊”的尖叫了一声。以现在这个年代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追星族遇见偶像时过度亢奋而情不自禁做出的表现。

  更加奇葩的是,她居然抓着我的肩膀,指着那墓郎君,双眼放光道:“是它,就是它了。”

  我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这句话对我来说有种朦朦胧胧的熟悉感,在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结实而雄壮的形象。那是王大胖子,他第一次见到司丽经时,也是这样神经失常的叫着“哪咤”

  “孤独怪,啊……不对,陈海生,你把这蟑螂送给我好不好,她好可爱”姚依容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我的预感。

  我……能告诉你们,当时我心里第一个萌生的想法不是拒绝她,也不是答应她。而是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自己给自己设了三道选择题。

  A,她不仅暴力,而且重口味。

  B,她非常暴力,也非常重口味

  C,她的暴力和重口味已经跨越了道德和伦理的极限。

  在我纠结于三个选项中我到底应该选哪一个选项才符合她的形象时,她却伸着手朝着角落里的墓郎君摸了过去。

  “你干嘛,想死也不要这么趁早”我一把拍开了她的手。

  “可是你不觉得这蟑螂好可爱吗?”

  我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再次竖起,看了看角落里的那只肥蟑螂,我实在想不通它到底哪点儿和可爱靠边。

  “啊……不要”

  就在我准备给姚依容科普这玩意的害处时,突然间,大家的耳边响起了一声惶恐的尖叫,将厕所内的众人吓了一大跳。

  ……这叫声的主人,居然是刚才待在厅子里准备离开的唐正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