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七章 入阴山门下

第七章 入阴山门下

  至此之后,我便到了他的家,和这个单眼瞎的老人住在了一起。

  李枫曾告诉过我拜入他师门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必须孤独一生,无子无女。他问我,还愿不愿意拜入他的门下。

  对此,我只问了他一句话

  “跟你学法术,我是不是还能重新见到我姐姐!”

  李枫犹豫了半响,才说了句:“若有缘,你们还是能见上的。”

  当时我太小,不知道其中的猫腻,不知道这句话模棱两可,下半句是若无缘,谁也无能为力。”我的心,只留在了能见上这三个字上。

  于是,当李枫看着我时,我很坚毅的点着头:“我要拜你为师。”

  得到了我的答复,李枫点了点头,从房间里拿出一件衣服。他和我说:“穿上这件衣服,呆在房间里,不要出来,等今晚我叫你时,你再出来。”

  我听从他的话,换了衣服,静静的呆在房间里,哪儿都没去。哪怕肚子饿了,我也没迈开房间半步。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半夜,李枫神神秘秘的把我叫了出来,让我跟着他走。

  我不知道李枫要领我去什么地方,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了他的话。

  路上,李枫叮嘱我说:“一会儿我问你后面有人吗?你记得说没有,如果我问你前面有人吗?你也必须说没有,一旦你答错了,那这拜师礼,就无法完成了。而你,也不能成为我的徒弟!懂吗?”

  我点了点头,把李枫说的都记了下来。

  跟着李枫,越走越偏僻,到后来,我们上了一座很孤僻的山,这座山,比我送替身的那座,还要幽深。

  走过一段摸不着五指的树林,渐渐的,我们到了山头之上。

  李枫走在我前头,突然之间,他猛的一扭头,问我:“你后面有没有人。”

  我果断的摇头说没有

  他又问我:“你前面有没有人?”

  这一次,我愣了下,因为我前面的确站着人,这个人就是李枫。条件反射下,我想说有,但突然间,我想起了李枫的话,硬是忍住了即将出口的话,摇头说没有。

  李枫满意的点了点头,朝着我说:“既然都没有,那我们就下山吧!”

  被说蒙的我,又跟着他圆路折返。我心里很疑惑,拜师,难道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吗?

  当然没有,这其实只是拜师前奏之一而已。只不过,幼小的我也不懂,后来才得知,这是绝教传承的方式之一。

  每当绝教的师傅要收徒时,都会把你领到一个无人的山头。这个过程,不能被任何人见到,特别是妇人。领到了山头之后,师傅会问你,前面有人吗?你得说没有,意思是不认祖宗。当他问你说后面有人吗?你也必须说没有,意思是绝后。

  当李枫问完这些话后,就把我领下了山。

  回到了家,李枫把我领进了房间,在房间里,有一个小型的法坛,法坛上,有三块木牌。分别是阴山法主,鬼力大王,和盘古大帝。奇怪的是,这个法坛,是直接放在地上的,并不像我常日里见到的那些神灵一样,金碧辉煌的被供奉在桌子上

  李枫告诉我,这三位就是阴山法教供奉的神灵,居中那一位,就是阴山派的祖师爷,阴山老祖。由于阴山派极重地气,所调遣的,多数都是阴界的神灵。所以神坛必须设在地上,要接地气。不能离地三尺。这种坛,叫下坛,也叫阴坛。

  李枫让我朝着坛子三跪九叩,拿出朱砂笔,替我敕封过教。

  敕封过教,乃是民间法教的传承方式。

  行内里,总流传着这么一句。

  这句话叫作“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意思就是说,即使你在家里看上百本,千本法本也不及师傅的一句话管用。即使你画符画得惟妙惟肖,但没有经过祖师爷的敕封,你画的始终是白纸一张。

  法教与道教不同的是,法教的法术极容易上手。当师傅要过给徒弟某一样法术的时候,只需要画符在手里用手过,或是禀告祖师爷口过,或是每传一道法就在徒弟身上画一道符。徒弟经过一段时间的勤奋修炼,就可以使用。

  而在我熟知的,民间诸家道法的传承中,有以下四种过教方式。

  第一种,是手过,师傅画花字在手里,与徒弟手掌心对手掌心,每过一种法术就画一道符。

  第二种,口过。当师傅要传徒弟某种法术时,只需要传授口诀与花字,再禀告祖师爷,这法术传给某某弟子了,某某弟子可以使用了即可。不过,这种过教方式鲜少有人用。其因由是这种过教方式非功力深厚的修行者不可用。功力不足,说出来的话不管用,徒弟用不了法术,会被以为是骗子。而敢用这种方式的师傅,修为都到了一定的境界。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可造就因果,每做一件事都有上天垂听。是以,修行到了这种境界的人,性子通常都淡泊无为,说话做事,及其谨慎小心。

  最后两种,较为特殊,一种是血过,一种,是封身过。

  血过,乃是滴血相连,父子亲传。徒弟与师傅,各自划破自己的手掌心,双掌对映,血脉两连。用这种过教方式的师徒,通常都是父子关系。当然,也有不是父子的关系的。若是师傅选择这种方式给你过教,那恭喜你了,证明你在师傅的心里,已经把你当成了儿子,他会把一生的本事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你。

  而封身过,顾名思义,便是在身上画满符咒。这种方式多数存在及重兵马的门派。如掌控“五猖兵”的梅山师公教,掌控“五营兵”的闾山派,掌控茅山兵的茅山派,或是和李枫一样,掌“五方阴兵”的阴山派传人。

  因为这里兵马,指的不是人,而是鬼。要驭鬼,首先你就得保证自身的强硬,防住自己的身。没有一两门手艺,或者法宝保护自己,那就会被鬼侵身,下场就是法术没用出,就先害了自己。是以,在这些门派中,封身尤其重要。

  而李封给我敕封,用的正是最后一种,他让我跪倒在神坛前,替我身上画满了符咒,上奏疏文,禀告阴山祖师以及各位神灵。

  接着,又给我道寄石藏魂,立了一块牌子,这块牌子,就叫寄石藏魂牌。在道士的眼里,藏魂牌是自己的第二生命,绝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够比拟。

  藏魂牌,乃是民间道士入门之时所立。是师傅为了防止徒弟心生歹意,用法害人所立。比如方才所说的那学茅山的陈老头。师傅废他的修为,不是像电影一样,在身上点几个穴,打几巴掌修为就没了。而是直接破了他的藏魂牌,让他的修为重归于零。

  所以,说藏魂牌是道士的第二生命,此话一点也不假。

  那一晚,李枫则是神情肃穆得举着那牌子,神情肃穆的给我说了以下几条戒律

  第一:“欺师灭祖,同门相杀,必破藏魂”

  第二:“不重因果,显法伤人者,破藏魂、”

  第三:“将阴山法传度于心术不正者,破藏魂。”

  第四……说到第四的时候,李枫的眼里划过一抹阴郁,随后,才朝我斩钉截铁的说道:“日后,见泰国鬼力大王一宗者,杀无赦。”语气森然,似是鬼力大王这个门派的人,和李枫有多大的仇一样。

  但接着他又摇头叹气的朝我说:“算了,第四条你就不用记了,都是前尘往怨,就由他过去了。现在的阴山门人,谁又还能记住第四条呢!”

  李枫的话,让我很是疑惑。是的,很疑惑。且不说他那欲言又止,说了又变卦的语气。仅是瞧着地上那几块神主牌上,其中一块供奉的就是鬼力大王。可见这鬼力大王一宗,和我阴山派的渊源很深。既然都是一家人,那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而且,第一条戒令又是不能欺师灭祖,同门相杀。现在又让我去杀同门,这不坑爹吗?

  见我那不解的样子,李枫摇了摇头,朝我说道:“你坐下来了,既然你入了阴山门,那我就好好的给你说说我阴山派的历史。

  我坐了下来,像听故事一样,听李枫说那些我未曾听过的见闻。

  在我坐下之后,李枫也从一旁坐下,拿出了一个小葫芦,葫芦里,是他自己炮制的酒。

  一边喝着酒,李枫缓缓道出了那些不为人知的辛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