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八章 阴山秘史

第八章 阴山秘史

  道家阴山派,一个流传在民间的宗教。虽说也属于道家,但他的处境却不怎么好。不仅外人对阴山派存有偏见,认为阴山道士都是邪师,就连玄门中人,对这阴山派都不怎么待见。

  关于阴山派的历史,能熟知的人已经不多了,包括阴山派的传承者,只是学法,也无法追溯源流。有人说,阴山派,其实是外来者传入中原的,也有人说,那是盛传在泰国的门派。

  但那些,也只不过是谣言而已。阴山法,本就是玄门道统中的一支。它的前身是茅山法,结合了巫术。融合了“闾山,茅山,普庵等诸派的改良,成了今天的阴山法。

  在阴山派中,所奉请的咒语里也有茅山祖师和其他神灵。但主要的是以“阴山法祖,”为主神,再配合六丁六甲,三魔真君,鬼力大王,地府王爷,三山九侯等神灵来办事。

  与其他道门的修行方式不一样,阴山法的修行方式很是另类。不管是符录之术,或是修行方式都与众不同。阴山派重阴,喜欢在坟场,死人地等阴气极重的地方修行。所画的符箓也是符头倒写,调兵遣将更是令旗倒插,香烟倒插,颠倒阴阳。

  只不过这种方式,在天下同修的眼里,只是另类而已,并不能与邪门扯不上关系。

  真正导致阴山派被道家玄门排斥,以及在不少人的眼里演变成邪教的原因,除了阴山派的法术重鬼,重阴,派中有迷合等违背天理之法外,主要的,却是因为这么两件事。

  第一件,是因为我们阴山派的一个祖师。

  约是明末清初之时,我们阴山派出了一位天纵奇才的祖师。这位祖师的名字没人知道,或许,他的名字在无论是对阴山派自己说,或是对玄门而言,都是一个忌讳。

  只知道,这位祖师和李枫一样,名字里有一个“枫”字的同音字。因此,人们都叫他“疯”道士

  然而,这疯道士并不疯,相反,还很妖孽,妖孽到让人心惊动魄。

  众所周知,在阴山法中有“迷合、冲开、叫魂、锁魂、驱魂、调魂、五鬼运财”等用驭鬼的文法。也有阴雷,五雷阴打等武法。

  而这位祖师,却是将文法修行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不仅如此,他还另辟奇径,从控“五方阴兵”的基础上,创造出了一门禁忌之术,控阴师。

  所谓阴师,在道家其他法教中也叫名师。他们是生前道士,死后继续留在人间修行的阴神,在众多道派的咒语中“见奉请某某神灵,五大名师……”这句话时,五大名师,其实指的就是师门已经逝去的前辈。

  兵马一术,不仅阴山派独有。多数的门派都会有,以五方鬼帝之名,调遣这些阴兵阴将去办事。起初,弟子所调遣的,只能是孤魂野鬼,这些孤魂野鬼是层次最低的阴兵,他能做的,只能是在法师的屋子四处守着,一旦你家进了小贼,或者有谁整蛊你,他就会告诉你。又或者是听从法师的调遣,去整整人。

  等弟子修行到一定程度时,方可调遣层次更高些的阴兵。或是一方阴神,或是收复天下灵气结晶处修行的山精野仙,再者,就是请下师门长辈,也就是所谓的阴师了。

  但这里的调遣,并不是他们听从你们的命令,尤其是阴师,你只能诚心奉请。以烧纸钱的方式供奉他们,请他们替你办事。但阴师们,也有权利拒绝替你们办事。

  阴山派的这位疯道士,不仅将调遣两个字改为了控制,更可怕的是,他控制了阴兵之后,居然生出了一个胆大的想法,那就是控阴师。

  而且他控的,不是自家门派的阴师。而是别家门派的阴师。要知道,这些阴师,生前都是某个门派的道士,是他们弟子仙逝的长辈。现在自己的长辈,居然被人当成了宠物一样豢养着、换谁知道了不火冒三丈,简直是挖人家祖坟,不共戴天。再者,因派别不同,修炼方法也不同,你控制了阴师,不就相当于得到了别派的法术秘籍吗?谁又甘心将门中秘典拱手送人。

  或是因为这门法术太过凌厉阴损,又或是这门法术直接侮辱了一个门派的声望,他派之人唯恐门中密法被他人掌握。

  疯道士就这样被众多道派的人围攻至死。就连他的弟子,也被迫交出了控师的秘籍,自尽而亡。

  阴山疯道士一脉,宣告失传。也因此,阴山派的门人遭受了玄门中人的排斥,被正派中人称之为旁门左道。激进者更把阴山一脉的人,称之为邪教。

  自此之后,阴山派与众多道家玄门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而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更是让这一层关系雪上加霜,让阴山派一度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家老鼠。

  说起这件事,就不得不说起泰国的鬼王派。

  阴山法下,有鬼王法与盘古法,一文一武,文重阴术,武重武法。曾一度流传在,云南,贵州,四川等地。那儿,也是柬埔寨,泰国的边界。

  学法之人把阴山鬼王法传渡到了泰国,却不料融合在了泰国降头师中。降头师更是自立门户,将阴山派改成了鬼王派。不认祖师,不追源流。其门人只崇尚欲望和金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到了民国的时候,南洋的降头师一度南下。这些降头师多是不顾因果,阴损造孽之辈,为了得到钱财滥用法术,不惜夺人性命,为他人做淫媒,也全无因果报应的概念。

  这些外来之人,在我中华大地如此造孽,玄门中人自然是不许,一怒之下,无论是道教法教,道家巫家,都同气连枝,一并驱赶这些外来之人。

  交手之中,有不少人认出了,这些降头师的符箓之术,竟然是阴山门中的文法,其种种法术,更是有我阴山派的影子。

  一怒之下,道门大派,以及众多民间法教的弟子,便来阴山派寻个说法。有甚者,更是要阴山派交出门中秘籍,在玄门中除名。

  也正是到了这时,阴山派才发现,这些泰国降头师已不认源流,自立一派,改头换姓成了鬼王派。

  虽然阴山派弟子对此也很震怒,可无论怎么解释,却都难以解释的清。毕竟这些外道之人所用的是你门派的法术,即使你所说的事实,可在外人的眼里,所说的,也不过是在为自己找推脱的措词而已。

  有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看你不顺眼的人,即使你再怎么解释也没用。因为一开始,人家就没带着有色的眼光看你,自然而然的,你说的话都带上了虚假的名词。

  更何况,阴山派与玄门中的很多大派,积怨已久。自疯道士之事后,阴山派自知理亏,在众多玄门中夹缝生存,低调做人。

  如今却因一个鬼王派,被人莫须有的强加罪名。还扬言要自家门派交出门中秘籍,在玄门中除名。熟可忍,熟不可忍。自可辱,祖师不可辱。于是,阴山派的传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开打,哪个找茬打哪个。

  一边和道家中人打着,又一边收拾着不重因果,四处造孽的鬼王派。

  李枫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很不明白。为什么阴山派要一个打俩,这不自寻死路吗?关于这个问题,李枫也问过自己的师傅,也就是我的师公。

  当其时,师公是这样回答我师父的

  “和玄门打,那是被迫无奈。和鬼王派打,那是合情合理。那鬼王法本就由我阴山法传出,我阴山法又属玄门道统一支。如今邪魔外道肆意篡改,不认自己是阴山弟子,不尊玄门道统,不揍死他,我们就对不起道家这两个字。”

  于是,这一场战役到最后乱得不成样子。

  道家玄门打着鬼王派降头师,揍着阴山派。阴山派和道家众多玄门开打,又四处追杀泰国鬼王一宗。鬼王派又同时应付着两者的围攻,简直比三国大战还乱。

  这场战役最后的结果,自然不用多说。泰国鬼王派成了受损最严重的一家,鬼王法本就是从阴山法中流传出去的,而阴山派又隶属于道家,他们这些只参其表,不知其精髓的外道,又怎敌得过道家神通。何况他们的敌人还有自己的祖师,阴山派。

  鬼王派受损,门徒折损大半,退回南洋。而阴山派也不好过,自此一役后,本来衰弱的阴山派更加虚弱,许多弟子只得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一直到后来,道家不少人认为阴山法的确有着自己的特色,既然能接受极重阳的华光法,那重阴的阴山法的存在,也是合理,一阴一阳,此乃道之根本。

  而阴山派,又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只不过,经鬼王派一役后,阴山派的不少高人散落四方,随着他们的逝去,法术失传,如今却是再难找回完善的阴山法。

  话虽这样说,可对阴山派存着偏见的人,依旧不少。是以,阴山弟子虽然重出,但处境却不能和其他道派一样,得天时地利人和来发扬。

  当李枫说完这些之后,他的眼里满是寂寥,呆坐了许久不再说话,似乎是沉浸在漫长的岁月里,怀念着过去的时光。

  许久之后,他缓缓的开口,叮嘱我道:“海生,你记住,法无正邪之分,有正邪之分的只是人。若人把邪法用在好处上,也为正。若人把正法用在邪术上,也为邪!”

  “嗯,我知道了,师傅。”我使劲的点了点头,记下了李枫的话

  随后,我又问李枫:“师傅,你说的第四条,还算不算?”第四条,自然而然的就是那见鬼王一宗者,杀无赦。

  李枫沉思半会,才叹气道:“算了,过去的恩怨,就由他随风去吧,现在,估计也没多少人记得这些恩怨了。只不过……”

  李枫顿了顿,才一字一眼的说道:“若你见到心术不正的鬼王派弟子,无需留情。”

  说完这一句,李枫甩了甩袖子,走出了房间,门外,再度传来了李枫的声音

  “睡吧,明天晚上,你还得自己去坟墓里呆一晚!”

  我心里一打啰嗦,什么……要我自己一个人在坟地里呆一晚,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