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九章,坟墓历险记

第九章,坟墓历险记

  哪怕我再害怕,再不愿,第二天晚上的子时,还是被李枫无情的一脚踹了出去。

  “结不了盟,找不到自己的将魂,你就不用回来了。”踹着我的屁股,李枫丢出了一个箱子,然后彭的一声,狠狠的关上了门。

  老头子,你狠,等你以后有儿子了,老子踹死他,狠狠的踹死他,我心里这样想着,朝着屋里的李枫狠狠的鄙视了一个中指。我承认,我现在觉得那老头一点也不可爱了。

  李枫让我今天到坟地里,主要做两件事,第一件,是与五方鬼帝定下盟约,第二,寻找将魂。

  五鬼之术,由来与久,即使是外行人,也听说过五鬼运财,五鬼招魂等术。

  在众多道派中都有请五鬼之术。但遍观众多门派的法本咒语。很多门派所奉请的五鬼根本不一样。有的五鬼咒里所请的五鬼是“曹十,朱芳。”等人,有的则是张五,于泰等人。

  也因此,引发了不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外行人争论。更有甚者冒充大师,认为五鬼是这五个,不是那五个。却不知他们的行为在行内人的眼里,是贻笑大方之举。

  所谓五鬼用兵之术,并不是指请来的是五只鬼,更不是五方瘟神。而是上奏于五方鬼帝,以五方阴师为媒介,调遣阴灵阴将替自己办事。以上这些曹十,朱芳等人,就是某个门派的阴师,这些阴师通常在地府中都拥有一定的职位,所以,咒语里才有它们,而门下的弟子也能通过他们请鬼用兵。

  因此,咒语上虽然五鬼之名有变,但五方鬼帝,永远只有那么五个。而在重驭鬼用兵的阴山派里,上契于五方鬼帝,更是重中之中。

  所以,我即使再害怕,也只得摸黑上坟地。

  也幸好阴山派的人都喜欢在坟地等极重阴气的地方修行,所以李枫住的地方离坟地也不是很远,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而已。

  不过,对于在黑夜里摸着黑行走的我来说,十多分钟,却犹如一辈子这么漫长。走在漆黑的山路上,透过那惨白的月光,连路上的这些树,似乎都在张牙舞爪。

  踩着小路上的石子,我一步一步走向坟地。坟地上,四处可见凹凸不平,长满了野草的小坟,一个不留心,我可能就会踩到人家分头上的压坟钱,又或者是蜡烛。

  我抱着箱子,小心翼翼的四处找着,李枫说,他在适合五鬼结盟的地方,做了一个记号,让我自己来寻找。

  可是黑不溜秋的,什么都看不着,鬼知道他做了什么记号。

  我四处的找着,看着,突然之间,远方出现了一团绿油油的光,瞪眼一看,这些光一团一团的,飘忽在空中。

  吓得我一个激灵,躲在了人家的墓碑后头。虽然我以前从没看过,但不代表我没听过这些东西,这些光,一定就是鬼火,老人们常说的鬼火。

  老人们常说,每一团鬼火都是一个鬼魂的怨气。每当它看到一个人时,就会无情的剥夺那一个人的性命。

  我掰开手指,数了数刚才粗略看到的鬼火。靠,居然有十几团之多,照这个样子算,就算我是九命猫,也没有多少条命可以赔。

  于是,我只能躲在墓碑后面,抱着膝盖,默默的祈祷,心想着等这些鬼火飘远了我再出来。

  过了许久,我听着四周没动静,就从墓碑后面探出了头。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我的心都吓得跳了出来,这鬼火不仅没有少,还多了。一团团的在空中四处雀跃的跳着,我怎么看,都感觉是几个小孩子在玩耍,还围成了一个圈,尼玛的这是在闹啥,手拉手,找朋友吗?

  忽然间,在鬼火圈的那个中心点,我看到了一样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是一支倒插着的小旗子,在鬼火的映照下,旗子上泛出幽绿的光芒,一个骷髅头和一个令字突兀的显露在空气里。

  我倒吸了口气,这令旗,不就是李枫的那支吗?而且令旗倒插,不正是阴山派的特色吗?

  我靠,这老头子是闹哪样,还能选个更好的地方不,人家鬼火哥鬼火姐在聚会,你插个令旗去哪里是闹啥?

  事到如今,我终于知道李枫说的记号是什么了,不就是他的令旗吗。我简直悔青了肠子,心里把李枫骂了个千遍。让我来坟地结盟就结盟吧,你用得着把记号作在这么奇葩的地方吗!

  下意识的,我准备逃跑,可我一想入门前李枫说的话,我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我记得老头说过,只要我乖乖的跟他学法术,我就能重新见到我的佳佳姐姐。

  脑海里,划过姐姐那温暖的笑容,我咬了咬牙,无论如何,我都要再见到我的姐姐。

  鼓足了一口气,又呼出,我抱着箱子,提步向那些鬼火走去。

  可接下来的一幕,再次让我头皮发麻,这些鬼火,似乎有灵性一般,诡异的一个掉头,清一色的朝我看。

  吓得我一个啰嗦,腿脚发麻,最后只能闭着眼睛往前冲。

  “应该没事了吧?”跑了一段路程,我约莫着自己应该到了令旗的位置,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一团绿油油的,渗人的鬼火,就停在我的不远处,几乎和我,是脸贴着脸,那透心凉的感觉,让我觉得全身凉飕飕的。

  “啊……”一声惨叫,吓得我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

  “嗷……”又一声惨叫,我从地上跳了起来,捂着屁股,四处乱窜。低头一看,那令旗直直的插在地上,我刚才受惊之下,居然坐到了这令旗上。

  靠,老子的菊花。

  这一痛之下,我倒是觉得不那么害怕了,连忙从箱子拿出五张符咒,把自己围成了一个圈子。这是李枫写给我的五鬼符,为奉请五方鬼帝所用。

  五张五鬼符一出,这些鬼火像是见到了瘟神一样,连忙散开。

  这一看,我心更定,忙不迭的划破手指,把血滴在五鬼符上,又拿出五色布,盖住了自己的身子。

  这是李枫的吩咐,五方鬼帝,皆是阴间坐镇一方的神灵。是以凡人不可亵渎真颜。哪怕是阴山弟子,结盟之时也得用五鬼布盖住全身,不可窥探五帝。

  但与鬼帝结盟,是有感觉的。五方鬼帝到来时,你会感觉透不过气,全身动弹不得,身上的血液不受控制的乱窜。只有契约定下,鬼帝离开之后,这种感觉才会离开。这时候,地上被滴血的五鬼符也会燃烧殆尽。

  我躲在五色布里,诚心念着请五鬼的咒语。

  没过多久,这种突兀的感觉就来了,来得很突然,让我瞬间犹如被前斤压着。李枫画在我身上的符咒,似乎是一团团火,烧得我全身都刺痛。

  到了这时,我知道是五方鬼帝降临了,忙忍着煎熬,念着上契的疏文。混混沌沌的,念了又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凉风吹过,这种疼痛的煎熬感,才瞬间消失。

  我掀开五色布一看,地上的五鬼符已经燃烧殆尽。这也意味着和五鬼定下了盟约,获得了驭鬼调兵的资格。自此之后,可用五方鬼帝之名,调遣阴兵。

  直到这时,我才算松了口气。只不过,我又想起了李枫交代的第二件事,寻找属于自己的主魂。

  但是这将魂又是什么。尼玛的只告诉我主魂这两个字,我连他是人是鬼,是风是雨,是花是草都不知道,我又该怎么去寻找。

  瞬间,我陷入了极度郁闷之中。

  突然间,前方不远处突然飘来了一团鬼火。只不过,这鬼火,居然犹如雾气一般,是白色的,和刚才见到的根本就不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在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那团白蒙蒙的鬼火嗖的一声,钻进了我的眉心。

  “完了……”

  这两个字,是我昏倒前的唯一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