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二章 诈尸与亲吻

第十二章 诈尸与亲吻

  “这回死定了……”我紧紧闭上了眼睛,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我甚至幻想好了,这些亲属满脸怒火,将我撕成碎片的情景。

  可许久之后,幻想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屋子里的人并没有看我。而是紧紧的围住那草席上的张老太。

  “你这小孩,在这干嘛,还不快快离开。”那满脸皱折的法师看了我一眼,皱眉道

  我赶紧退到一旁,不敢再说话

  “所有人守着屋子,一旦发现有猫进来,立即赶走,绝对不能让猫靠近老太的尸首”朝我吼完之后,那法师又神情肃穆的朝众人吩咐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了奇怪的地方。静静的聆听,好像屋子外面有些很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像是猫叫,又像婴儿在叫。

  起初,那猫声很微弱,渐渐的,喵呜喵呜的声音越来越多,从四面八方传过来,让人摸不着方向,在漆黑的夜里,这猫声,寒渗着每一个人的心。我不知道我刚出生时,笑得有多磕碜人,但我想,一定没有今晚这猫叫声这么诡异。

  到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法师为何如此谨慎。原因无他,正是张老太的尸首引来了群猫。

  猫在风水学上属于西方阴金,民间更有九命猫的称号,是极阴,极寒的动物。

  如果一个村子里有人死的时候,不用招呼,群猫就会汹涌而至。

  要是不小心让猫沾到死尸,尸体就会发生变化,严重者更会发生诈尸。尤其是含冤而死,心头有一口怨气吞不下去的人,更不能让猫接近。一旦让猫接近了,死尸就会变成行尸。即使最后把那口怨气除了,人们都会选择火葬而不是土葬。因为和猫过气的尸体,即使下葬也会对后人不吉。

  这些典故,我曾不止一次在老人的嘴里听过,但从没想过,有一天,我真的遇上了这样的事情。

  而且,这猫……未免也太多了一些吧,虽然我不曾看到有猫出现,但光从门外那些诡异的绿光,我就可以想象,屋子外的猫,恐怕我手指加上脚趾都数不清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漆黑的夜里,散发着诡异的寒芒,紧紧的盯着屋子,密密麻麻,多不胜数。

  慢慢的,猫声越来越近,一只只野猫从黑夜里露出身子,成群结队的往屋子里试探着。

  看到如此诡异的情景。饶是我知道自己有五鬼护身,也不禁打了个冷颤,往后缩了一缩。

  那法师看到群猫如此之多,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他似乎觉得情况不对,掐起手指算了一下。

  “糟糕,我怎如此大意,居然不知今天是巳亥相冲之日,阴气极盛之时,唉……”

  那法师很悔恨的拍了一拍额头,听他的话,似乎是因为今晚的丧事选错了日子,导致群猫汹涌而至。

  我撇了撇嘴,在心里腹诽着:“有空后悔,倒不如想办法处理眼前这茬子事,到时猫冲了进来,我看你怎么哭。”

  谁知道,我还没想完。那法师就朝着身旁的人大吼一声:“米来。”

  身旁一个穿着同样衣服的小伙子,恭敬的把一碗米递给法师。

  法师接过米之后,又拿过三支点着的红香,跺了几跺脚,闭着眼睛,双手朝手中那碗米比划着。

  接着,法师嘴里吼出一个“敕”字,手一抖,就把那碗米朝门外一洒。

  “喵呜”汹涌而至的群猫哗的一声散开,似乎很畏惧那些米,有的猫被米撒中,像是被火烤了一样,痛得在地上嗷呜嗷呜的直打滚。

  看到这一幕,我张大了嘴巴,这法师手中的米是啥玩意,怎么有这么大的威力来着。

  更让我惊奇的是,这些猫居然清一色的后退,一步也不敢靠近有米的地方,哪怕那地上的米粒只有一两粒。群猫都把那里当成了禁地,一点也不敢碰,只得在米圈外弓起身子,竖起毛发,张牙舞爪的盯着法师,但就是不敢上前一步。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的多了。拿扫把的拿扫把,没扫把的就端起家里的椅子桌子,总之就是想方设法,把围在门口的猫群赶走。

  一阵鸡飞狗跳,直到那些磕碜人的喵呜声消失了,猫也不见了。大家才松了口气,重新返回了屋子里。

  他们折返,也就意味着我今晚注定了失败,那白布,是绝对拿不到手了。

  正想着怎么溜出去,屋子里一大婶的话,让我的心紧绷了起来。

  “咦,这是谁家的小孩,怎么这么面生,你看他的眼睛,怎么是白色的?”那大婶指着我的左眼,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让屋子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我这里来。

  “这回惨了……”我心中一个咯噔,心头一阵苦笑,师傅呀师傅,你徒弟今个儿被你害惨了,要是徒弟被人揍扁了,清明重阳,你记得多上几柱香。

  我闭着眼睛,等候这些亲属随之而来的怒火。

  也就在这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一声微不可闻的猫叫在屋子里响起,再次绷紧了众人的神经,也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糟了,那是我家养的猫。”一个老头惊呼道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猫崽子,要是被老娘逮住非揍死他不可”又是一大婶,接下了老头的话。

  “说这么多有个屁用,快把那猫找出来。”法师脸色一变,吼了一声

  于是,众人再次手忙脚乱的寻找猫声的来源,我也弓着身子,假装着帮他们寻猫,但脚步尽量的悄悄后移。。

  谁知道,那法师的身子就挡在我的身后,他也在找猫,不过他刚好挡住了我后挪的空间。

  苦笑之下,我也只能继续低着身子,漫无目的的寻找着。

  突然间,我看到桌子下,似乎有些亮光,还是幽绿色的。

  就在我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嗖的一声,一个瘦小的身子迅速的从我身边掠过,朝那睡在草席上的张老太飞奔而去。

  “快,快抓住那只猫”法师在我身后大吼着,可还是晚了一步,那只猫从我身旁掠过之后,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从尸体的面门一踩而过,迅速溜走。而盖在尸体头上的那块白布,也被这猫的爪子弄到了地上。

  白布脱落之后,张老太的脸就在一个呼吸间发生了变化,由黑变青,由青变紫。脸像一个漏气的气球似的,迅速的瘪了下去,简直比变魔术还精彩。

  “快闪开呀……”我身后的法师脸色一变,使劲的朝站在张老太身边的那人摆手。

  站在张老太旁边的,是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面容白皙,鼻梁高高挺起。

  虽然那小伙子听到了法师说的话,可他还是一脸茫然得站在那儿,没反应过来。

  于是,接下来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都脑子都转不过来的事情。

  被黑猫跨过之后,那张老太的尸体,呈90度式的挺起,刚好是那小伙子的方向,砰的一声。两人脸对脸,嘴对嘴的粘在了一起。

  这一幕,差点把人的下巴都惊得掉了下来。

  更有甚者,不是先害怕,而是扑哧一声得大笑。

  直到法师一声大吼:“快把他们分开,别让尸体吸走了人气。”

  愣住的众人这才慌忙的上前掰开这吻到一起的一人一尸。

  刚那说话的老头老太,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娘呀,儿害得你晚节不保,儿有罪呀。”

  我……怎么看都觉得是张老太沾了便宜,毕竟人家小伙子年轻高大,也算帅哥一枚呀。

  没来得及多想,趁着他们手忙脚乱,我迅速拿起了地上的那块白布,攥进怀里,悄悄的溜了出去。

  出了门口,我又是使劲的一阵小跑,等跑远了再次回头看时,就看到一个那个小伙子蹲在门口,使劲的扣着喉咙。

  大哥……我只能默默的替你默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