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八章大天道人

第八章大天道人

  后来三舅也没有睡觉,跟我一样就这么打坐修炼。

  等到第二天转醒的时候,我感觉精神明显好了很多,也不像以前那般整天浑身乏力了。

  早上三舅又开始卜卦,我对这玩意其实挺好奇的,就在旁边一瞬不瞬的看着。

  三舅先拿出一块画有太极图的黄布铺在了桌上,然后再取出一个罗盘放在了八卦上,接着又摸出一枚铜钱放在了罗盘上。

  “你这一层一层的盖楼呢是吧”?

  看到这里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只好问了三舅一句。

  “你不懂就别嚷嚷”。

  三舅没好气的回了我一句,然后双手扣决,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随即嘴里念念有词,就开始念起了咒语。

  我也听不懂他念的什么玩意,不过我现在倒是想看看,他究竟能搞出个什么名堂。

  不过接下来,我眼睛就瞪直了,罗盘上的那枚铜钱竟然自己转了起来,这他娘的要不是看着三舅在施法,我还真以为闹鬼了。

  三舅念完一长串咒语,忽然抬手一指罗盘上的铜钱,这下那铜钱当即就停了下来,不过铜钱停下来的时候,已经变了位置,出现在罗盘边上了。

  三舅上前看了一下罗盘,随即掐着指头算了一下,才皱着眉头道:“西南方有怨气,应该是死人了,而且看这怨气很深的样子,估计是英年早逝”。

  “西南方”?

  听到这里我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那不是李村的方向么”?

  “对”。

  三舅点点头道:“收拾一下,我们去李村”。

  “啥”?

  “去李村,你个笨蛋”。

  三舅看我一脸惊奇的样子,不由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不是吧”?

  这下我更反应不过来了,“人家村子里刚死了人,你这都已经死了好几天的人,跑人家村子里去不怕把人家吓死啊”?

  “等我一下”。

  三舅说着就拿起一个小箱子去镜子旁边收拾了,过了一会,等三舅转过脸来的时候,还真把我下了一跳。

  这身材没什么变化,但看其脸型,直接就活脱脱的变了一个人,要不是我在这里看着他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真不敢相信这人就是我三舅。

  “你怎么弄的”?

  这下我可真是好奇了,这家伙什么时候会这些玩意了,我发现现在越来越看不透三舅了。

  “简单的易容术而已”。

  三舅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他只是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但对于我来说,这似乎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或者说,只是我看不到而已。

  “怎么?难以接受”?

  三舅看我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对于我来说信息量大了点,不由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你以后要经历的事情还很多,现在你应该学着去接受,再说了,你敢保证茫茫人海中每一个与你擦肩而过的人,都是自己的真实面目吗?或者说,你敢保证每一个与你擦肩而过的人,都是人吗”?

  “以前敢,现在不敢了”。

  我说着惭愧的低下头去,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我虽然生活在这个世界,但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我还知之甚少。

  三舅没有再说话,只是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背起桃木剑,拎着黑色的布包就出了山洞。

  我狠狠的甩了甩头颅,将稍显混乱的思绪都甩在脑后,然后拿起三舅给我的铜钱剑也跟了出去。

  “三舅,你这样出来不怕被那个想置你于死地的东西给发现吗”?

  我追上三舅又问了一句,因为关于三舅说的这个劫难,其实我也很担心,毕竟他为这事都死过一回了。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

  三舅边走边说道:“其实那个劫难就是来源于邪尸,我们封了它那么多年,现在它出来了,肯定是要报仇的,不过现在它元气大伤,就算遇到了我也有信心收拾它”。

  “好吧,你有信心就好”。

  我说着点点头,三舅虽然这么说了,其实我心里还是感觉没谱,毕竟他都为了这事用秘法假死过一次了,我总感觉这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

  李村离我们这里其实也不远,步行的话,差不多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不过我跟三舅走得快,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最后我跟三舅来到了李村一户挂着白色灯笼的人家,因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家里刚死了人。

  我跟三舅的突然造访,倒是让这家人有些意外,不过最后三舅说是来超度亡魂的,人家也就释然了。

  同时我还看到了一个道士模样的中年人,这人长的倒是挺威武,脸很大,眉毛很浓,下巴上还留着胡须,加上这人高马大的身材,看起来颇有几分怒目金刚的味道。

  而且这人身穿八卦法衣,背上同样背着一把桃木剑,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感觉跟三舅应该是同道中人。

  “我说,人家已经请了我来做这场法事了,你们这时候来抢饭碗,有点不合适吧”?

  这家伙一看到我和三舅,就开始不高兴的嚷嚷开了。

  “道兄误会了”。

  三舅做了个揖道:“我们只是来帮忙超度亡魂,驱除怨气,至于盘缠,全归道兄所有就好,我们分文不收”。

  在这里有必要说一下,三舅所谓的盘缠,其实就是人家给予阴阳的酬劳,毕竟请人家做法事,没点表示是不行的,至于盘缠的多少,像我们这里一般情况是看主人家的经济状况而定的,有钱人家就多给点,没钱的就少给点,毕竟做阴阳这一行是本着积德行善的信念,也不是专门为了挣钱。

  那家伙听三舅这么一说,脸色才算好看了点,随即一摆手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就留下吧,晚上也好让你们见识见识我高深的法术,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让你们看我施展法术我不你们收钱,不过盘缠,就算人家给你们也不能要”。

  “道兄放心就是,我既然说过盘缠分文不收,那肯定是说到做到”。

  三舅依旧是一副好脸相向,可我就有些郁闷了,“这家伙不懂礼数也就罢了,关键是他娘的太狂妄自大了吧?我倒还真想看看,他究竟有什么高深的法术”?

  “哦对了”。

  那家伙准备转身进去了,忽然回过头来问三舅道:“我道号叫大天道人,你怎么称呼”?

  “道兄叫我裴老三就是”。

  三舅说着又对那个大天道人做了个揖,我当时就有些纳闷,“他为什么不叫大脸道人,非要叫大天道人”?

  我跟三舅进去之后就先去看了死者,灵堂里面躺着的是一名二十岁不到的年轻女子,看着还挺漂亮的,不过可惜红颜薄命,已经香消玉殒了。

  看到这里我难免有点惋惜,“我都二十几的人了,到现在还没老婆呢,她要没死的话做我老婆该多好......”。

  我心里正在歪歪着各种不着调的念头,三舅忽然转动了一下女子的头颅,这时我发现死者的脖子上竟然有一个牙印,而且伤口四周已经发黑了。

  看到这里我眼皮不由得跳了起来,这女的明显是被僵尸给吸干了精血,那僵尸到底在哪里?

  三舅不着痕迹的将女子的头颅转回了原位,同时对我使了个眼色,意思应该是说情况很复杂,你学机灵点之类的。

  这时那个大天道人也走了过来,坐到一边的椅子上大大咧咧的问三舅道:“看出什么苗头没有”?

  “看出来了”。

  三舅点点头道:“想必道兄早就知道了吧”。

  “知道什么”?

  大天道人一脸迷惑的道:“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不过我知道,今晚她很有可能会尸变,而且这么年轻死掉的,估计魂魄也会变成怨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