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十章阴尸

第十章阴尸

  “我滴娘啊,当了二十四年的处男,难道今天要把初次给了鬼”?

  想到这里我真的快要崩溃了,我现在甚至想让自己晕过去,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就当是做了一场梦。

  可这他大爷的我偏偏就晕不过去,而且脑袋瓜子越来越清楚了,甚至都有感觉了,但我的身体还是无法动弹。

  女鬼终于解开了我胸前的衣衫,这时我眼前忽然闪过一道红光,接下来女鬼就直接惨叫着飞了出去。

  这时候我的身体终于可以动弹了,低头一看,却是挂在脖子上的那枚铜钱露了出来,没想到这玩意还真是个宝贝,亏得三舅这次没有糊弄我,不然我都恨死他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的戒备着,现在有铜钱剑和护身符,我倒是稍微有了些底气,不像一开始那般手足无措了,毕竟这两样东西目前看来最起码是可以防身的。

  当然,虽然现在有法器防身,但没有经过这种事情的我,同样害怕得要死,所以我一边小心的戒备着,一边已经向门口挪去,只要出了外面,我想三舅和大天道人应该能对付这玩意。

  等我挪到门口的时候,正准备打开房门,那女尸和女鬼竟然同时向我扑了过来,而且看样子,好像要跟我拼命一般。

  这下我真的差点被吓尿了,虽然有法器在身,但看这情景我还真不敢确定这玩意能不能护我周全。

  我双手握着铜钱剑靠在门上一个劲的冒冷汗,双腿更是哆嗦的站也站不稳,要不是身后有扇门做依靠,估计我都直接摊地上了。

  眼看着女尸和女鬼已经同时扑了过来,我正吓得魂不附体的时候,身后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这一下子直接就将我推的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

  同时三舅和大天道人已经走了进来,三舅手里拿着一个画有八卦的铜镜,一进来就对着女鬼照了过去。

  我只看到八卦铜镜之上射出一道碗口粗的玄光,然后就直接作用到了女鬼身上,这下女鬼当即发出凄厉的惨叫,拼命的挣扎来起来,不过无论她怎么挣扎,就是逃不过玄光的束缚。

  大天道人则是拿着一个红色的网,一进来就直接套在了女尸身上,这下女尸身上当即就冒起了火花,同时女尸也凄厉的惨叫了起来,开始拼命挣扎,将网撑的仿佛快要破掉了一般。

  大天道人连忙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开始念起了咒语。

  这下红网不光没破,而且还开始收缩,将女尸紧紧的束缚了起来,让其无法动弹分毫。

  “快用铜钱剑刺她”。

  大天道人忽然冲我大吼一声,那声音直接就跟炸雷一样,震得我耳膜都有些生疼。

  “尼玛的”。

  反应过来我不由得咒骂一声,“他娘的对付女尸也没见你有多厉害,这高深的法术全用我身上来了是吧”?

  不过抱怨归抱怨,这种时候显然是不能跟他一般见识了,也不能意气用事,必须以大局为重。

  我拿着铜钱剑就向女尸刺了过去,虽然先前还亲她来着,而且那还是我的初吻,不过对方显然是不会管这些的,要是逮着我估计会直接往死了弄吧。

  就在我手中的铜钱剑将要刺到女尸胸口的时候,对方忽然一下子绷碎了身上的红网,强烈的劲道直接将我震飞了出去,而且先撞到墙上,然后才摔回了地面。

  这一下摔得我直接差点背过气去,同时我心里冒出一个念头,“这尼玛的大脸道人果然不靠谱......”。

  那女尸挣脱红网之后,猛然一下子就扑到了三舅正在炼化的女鬼身上,这下女鬼跟女尸直接就合在了一起,好像还魂了一般,不过我心里清楚,这玩意就算现在还魂了,也绝对不可能是人。

  果然,女尸还魂之后,猛地一撞墙壁就飞了出去,这几十厘米宽的土砖墙直接被她撞了个大窟窿。

  “道友快跑,那玩意来了”。

  大天道人说着就直接撒丫子狂奔了出去,我跟三舅追出去的时候,这家伙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开溜了。

  “道兄别跑,那玩意元气大伤,现在它不敢露面的”。

  三舅看这大天道人已经被吓坏了,连忙出言劝慰对方。

  “你怎么知道它元气大伤?忽悠我呢吧”?

  大天道人手底下不停,不过还是不确定的问了三舅一句。

  “道兄放心”。

  三舅急切地道:“其实那玩意乃是被我以前封印的邪尸,不想后来它逃了出来,但经过多年封印,邪尸已经是元气大伤,现在我们只需要先行解决眼前这个,至于邪尸,它最多在敢暗处动点手脚,绝对不敢露面的”。

  “邪尸曾经被你封印过”?

  这下大天道人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原来你是高人啊,怪不得,那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跟你一起驱鬼除邪,弘扬我正道神威”。

  大天道人说的振振有词,又将装进黄色布袋的家伙亮了出来,同时站到法坛之前,将桃木剑贴上三张灵符,背在了身后,这才看向三舅道:“麻烦道友先找出她的位置,我来对付她”。

  “好”。

  三舅点点头,随即从随身携带的黑色布袋里面掏出罗盘,托在手心就开始看了起来。

  我看着那罗盘的指针不停的在转,转了一会后,指针忽然停了下来。

  三舅一指罗盘指针所示的方位,同时大叫一声,“东南方”。

  话音刚落,大天道人就抓起一把糯米向着院中的一个角落撒了过去。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同时我只看到糯米撒到的地方,那个女尸的身影冒着火光闪现了一下,随即就再次消失了。

  三舅手里的罗盘指针再次转动了起来,转了一会后,指针再次停了下来,三舅忽然一指我的方向,同时大叫一声,“正北方”。

  “刷......”。

  我还没反应过来,大天道人已经一碗鸡血泼了过来,直接就泼了我一脸。

  这下我直接就怒了,“你他娘的成心的是不是......”。

  “后面......”。

  我正凸自咒骂着,三舅和大天道人忽然同时看向我身后,并且出言提醒我。

  这下我好像有点反应过来了,连忙猛地转身看去,只见那个女尸竟然就站在我身后,而且已经伸出长有锋利指甲的手抓,直向我的脖子抓了过来。

  我当即骇得魂飞天外,情急之下直接抡着手里的铜钱剑,当着女尸的天灵就劈了过去。

  这下却是劈了个正着,铜钱剑再次亮起青光,直接将女尸劈飞了出去。

  在女尸飞起来的同时,三舅忽然抬起八卦铜镜一照,镜面之上再次射出一道碗口粗的玄光,不过这次玄光没有束缚女尸,应该是只能束缚鬼魂吧,女尸直接被玄光击飞了出去。

  女尸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撞在门上所贴的黄符之上,身体再次冒起了火光,不过这下也将大门给撞飞了出去,同时女尸的身影一闪之间就消失了。

  这下我们都愣了几秒,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是人家已经逃走了。

  “三舅,这僵尸还魂后到底是什么玩意?怎么这么厉害”?

  我忍不住问了三舅一句,三舅阴沉着脸道:“僵尸属阴,鬼魂也属阴,两两结合,就成了阴尸了”。

  “阴尸”?

  我一听觉得这个词倒是挺新鲜的,不过这会我也顾不上什么新鲜不新鲜了,当即问三舅道:“那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收拾这家伙?要是没把握咱就学大脸道人的,直接开溜吧”?

  “我说大侄子,刚才虽然泼了你一脸鸡血,但你也不至于这么讽刺我吧?再说了,鸡血这玩意可是好东西,泼脸上那就是万邪退避,百鬼不侵,说起来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大天道人在这说的煞有其事,好像他帮了我什么天大的忙一般,我只好对其躬身行礼,以表谢意。

  “谢谢你大脸师叔”。

  “你......”?

  大天道人直接被我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只好哼哼几声不再说话了。

  “你们别较劲了,阴尸都跑了,快点追吧,这邪尸还没搞定呢,又弄出来个阴尸,真是要命了......”

  三舅说着已经追了出去,我跟大天道人一看,连忙也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