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十二章大姨夫

第十二章大姨夫

  三舅连忙咬破中指,在八卦铜镜之上画出一个诡异的符号,随即对着半空渐渐凝聚成形的那个人影就照了过去。

  下一瞬间,八卦铜镜之上忽然射出一个血色的符号,转眼就击在了半空的那个人影之上,这下树叶凝聚成的那个人影当即就炸了开来,化作片片飞灰纷纷扬扬的洒在了地面。

  “等我元气恢复,就是你们的死期......”。

  四周忽然传来这样一句带着怨毒的话,好像是从四面八方发出的声音一般,回荡了好久才再次归于了平静。

  “老兄,你别说这玩意就是被你们封印后再次逃走的邪尸”?

  大天道人说着转头看了一眼三舅,好像是在询问,又好像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

  不过三舅的回答就简单多了,只有一个字,“是”。

  “可他现在产生了灵智啊,已经成了邪神了,老兄,你艺高人胆大,我就不陪你玩了”。

  “等等”。

  大天道人说着就要开溜,我连忙叫住了他,“你他娘的刚才搞出那么多女鬼,还不是三舅帮你收拾的,再说了,你身为道士,本来就是要斩妖除魔,要是遇不到就算了,现在遇到了,你就这样开溜的话未免太丢人了吧”?

  “大侄子,你是不知道邪神的厉害啊”。

  大天道人苦着脸道:“这玩意就是逆天的东西,像我这样的水平根本不敢碰的,丢人总比丢了性命好吧”?

  “要是现在不灭了它,我觉着你迟早会丢了性命”。

  我继续恐吓大天道人,“它现在元气大伤,要是不能趁这个机会要了它的命,等它元气恢复了还了得?再说了,你本来就是干这一行的,日后难免还会遇到它,到时候你不就死翘翘了么”?

  “你以为我不想灭了它啊”?

  大天道人一脸苦相的道:“这玩意现在产生了灵智,它要觉着实力不够是不会露面的,这样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它,等它愿意自己露面的时候,那估计我们的死期也就到了”。

  “这个道兄可以放心”。

  三舅忽然插嘴道:“我既然能够封印全盛时期的邪尸,那自然就有办法对付元气大伤的邪神”。

  “你有什么办法”?

  这下大天道人再次转头看向了三舅,显然三舅的话比我有说服力了。

  “办法自然是有的”。

  三舅沉吟了一下道:“我当初是和另一个人一起封印的邪尸,那人的法力之高强,绝对不在我之下,只要找他出面,到时候我们联手,自然可以诛灭邪神”。

  “那个人是谁”?

  大天道人又问了一句。

  “麻阴阳”。

  “麻阴阳”?

  大天道人一听当即就皱起了眉头,有些疑惑的道:“这只要是在道上能够排的上号的,就算我没见过也应该有所耳闻才对,为什么这个人我没有听说过”?

  “你没听说过也正常”。

  三舅搓了搓脸道:“这个人就是我大姐夫,当年我才刚出道的时候,他一身所学就已经是鬼神莫测,不过他这个人一般不走艺,而是喜欢探索一些离奇古怪的地方,比如盗墓什么的,不过后来有一次,他失手之下害死了自己的儿子,所以就金盆洗手,发誓从此不再使用玄学法术”。

  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走艺在我们这里的意思就是身怀玄学法术的人,比如阴阳,去给人家驱鬼除邪,造福百姓,这就称之为是走艺。

  “那说来说去不就是这人也不见得会出手么”?

  听到这里大天道人就有些泄气了,不过这时候我就有些搞不明白了,我大姨夫其实我长这么大的也从来没有见过,我只知道我大姨很多年前就死了,至于我大姨夫失误害死自己儿子这事,我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听任何人提及过,就连我妈也没有跟我说过。

  三舅琢磨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道:“一般的事他应该不会出面,不过这邪尸乃是我当年跟他一同封印的,想必他不会置身事外吧”。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大天道人说着就要启程,“要是他都放任不管的话,我也不插手这件事了”。

  “好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三舅也只能点头了,毕竟这事也不能强迫人家不是?

  我们三个人略作收拾,直接连夜就赶往了大姨夫家,其实我连大姨夫家都没去过,就只是闷头跟着三舅一个劲地走。

  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们才到了大姨夫家,这也就是一面三间的土砖瓦房,而且看起来已经破的不成样子了,估计下雨天都会漏雨的那种。

  屋子前面用竹子编了一圈篱笆,看起来就算是院墙吧,院子里还种着一些蔬菜,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看到这里我真心感觉凄凉啊,照三舅说的这大姨夫也是个能人,怎么现在就沦落到这样的地步了?到底是他自甘堕落还是高人都喜欢这么朴素?

  其实这样子已经不能用朴素来形容了,应该是寒蝉。

  我跟三舅,还有大天道人直接就走进了那面土砖瓦房。

  左边看样子应该是厨房,右边是一个隔开的房间,上面挂着门帘,三舅直接挑起门帘就走了进去,我跟大天道人只好跟了进去。

  大白天的,这屋里面黑的啥也看不清楚,直接连窗户都没有,而且屋里的气候显得极其潮湿,我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发霉的味道。

  等到稍微适应了一下黑暗,我才看到里面的炕上坐着一个人,手里拿着个烟斗,正在吧嗒吧嗒的抽着,不过由于太黑的缘故,我也看不清这人长啥样,不过从身体的轮廊看来,应该很瘦,而且是枯瘦如柴的那种人。

  “老三,你怎么来了”?

  过了一会,炕上的那个人才操着沙哑的声音说了这么一句话,听这话的意思因该是在问三舅。

  我当时心里那个汗啊,亏得这大姨夫不问世事,不知道前些天三舅死去的消息,不然,那恐怕又将是另一番场景吧。

  不过这时候我也非常疑惑,三舅现在的面貌根本就不是三舅,而是另一个陌生人,大姨夫到底是怎么认出三舅的?难道他可以看透三舅的易容术?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觉得三舅也确实所言非虚,毕竟三舅这一手,一般人是肯定看不出端倪的。

  “大姐夫,屋里这么黑,怎么也不点个灯”?

  三舅没有回答大姨夫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说着,同时打着火机点着了炕上桌子上的一个煤油灯。

  这时候我才看清了炕上坐着的那个人,也就是我大姨夫,感觉这人年龄都快花甲了吧,头发都白了,而且那身上简直就是没有肉,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

  这种情况还真把我吓了一跳,要是我单独见到这么一个人,我肯定认为这是诈尸了。

  不过这时候我有一个非常疑惑的地方,这大姨夫按道理来说应该比三舅大不了多少才对,可这看起来比三舅老了也太多了,都快赶上我外公的样子了。

  我不知道大姨夫这是年龄本来就大,还是这么多年因为害死自己的儿子,被愧疚和自责折磨成了这种样子,总之现在我很难将眼前的这个人当成我大姨夫。

  “老三,你很多年都没有叫过我大姐夫了”。

  沉默了一会,大姨夫忽然慢悠悠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搞得我一时之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难道三舅以前不叫他大姐夫?那叫他什么”?

  我转头看去,只见三舅也是一脸郁闷的样子,显然没有想到大姨夫会慢悠悠的来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老三,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知道没事你不会来找我的”。

  大姨夫说着又叹了口气,不知道是感慨还是什么,总之看起来感触良多的样子。

  三舅也叹了口气,揉着眉头道:“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何必还要多此一问呢”?

  “可我发过誓,以后不再使用玄学法术,你知道的”。

  “我知道”。

  三舅点点头,搓了搓脸道:“如果你不想去的话,我也不勉强你,只是邪尸不除,必会为祸人间,你一辈子也没积下什么德,要是能够做点善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我没积下什么德”?

  “哈哈哈......”。

  这时候大姨夫忽然大笑了起来,“所以上天就让我断子绝孙,孤独终老是把”?

  “这根本就不能怨天尤人,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想明白吗”?

  “我早就想明白了”。

  大姨夫说着在桌子上磕了磕烟斗,然后就将烟斗斜挂在肩上,慢悠悠的道:“你们先去外面等我,我一会就出来”。

  大姨夫都这么说了,我们只好去外边等他了,不过我都有点没想到,大姨夫这么容易就答应跟我们去对付邪尸,这个显然有点出人意料。

  我们在外面等了没一会,大姨夫就出来了,同时肩上还搭了一个黑色的布袋,好样子应该是带了家伙。

  “走吧,那玩意已经到了镇上了,如果去晚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遇害”。

  大姨夫说着就直接当先走出了院子,不过这句话却使得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同时变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