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十五章夜宿凶宅

第十五章夜宿凶宅

  现在我可以很清晰的,我不知道是看到还是感觉到,总之这个院子里的一切都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那种黑色的雾几乎笼罩了院子的每一个角落。

  同时我看到四周还有很多绿色的流光,在屋子与院子之间不停的来回穿插,好像浮光,又仿佛流影。

  这下我当即就睁开了眼睛,四周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既没有黑色的雾,也没有绿色的流光。

  “大侄子,你没事吧”?

  大天道人看我神色不对,不由问了我一句。

  “没事”。

  我说着甩了甩头卢,将所有的疑惑都抛在了脑后,毕竟这里三个阴阳法师呢,就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们也应该早就发现了才对。

  “大侄子,这里可是个凶宅啊,你自己要当心点”。

  果然,大天道人没头没脑的就来了这么一句,但我还是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凶宅就是不能住人的地方,也许里面有煞气,也许里面有怨灵,或者有其他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总之他就是不适合住人,不然人住在里面,很有可能就会莫名其妙的死掉。

  “时间差不多了”。

  这时候大姨夫磕了磕烟斗,从草铺上爬了起来,然后将肩上搭着的黑色布袋也拿下来放在了桌上。

  三舅依旧在草铺上闭目养神,似乎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不过我跟大天道人好奇,所以就跟过去看了看。

  大姨夫首先从布袋里拿出一个草人,摆在了香炉面前,然后又掏出飞刀,直接将自己的左右手中指都划破,让鲜血不断滴在草人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大姨夫再次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同时念起了咒语。

  咒语一毕,大姨夫又掏出一张黄符,猛地贴在了草人之上。

  这时候我忽然有种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附在了草人上一般,虽然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但这种感觉却很强烈。

  “凶灵指路,莫问天机,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大姨夫喝出这句咒语,随即猛地一指桌上的草人。

  这下草人之上贴着的那道黄符忽然就着了起来,同时草人也飞了出去,转眼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

  “好了”。

  大姨夫拍了拍手道:明天去镇上找到大门口放有这个草人的那家,就是邪尸的下一个目的。

  大姨夫说完也不等我和大天道人反映,直接再次躺草铺上去了。

  我和大天道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彼此的心思,“这玩意靠谱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到底靠不靠普,那只有明天才能知道。

  我继续坐回草铺上打坐,这次直接将心神沉于体内,外面的一切都被我无视了。

  不知何时,外面忽然刮起了风,起初还很轻,但渐渐的风就越来越大了,最后直接吹的院子里尘土飞扬,甚至连屋顶的瓦片都被掀了下来,“噼里啪啦”的摔了一地。

  同时外面忽然传来那种很诡异的声音,有点像悲凉的哭泣,又仿佛凄厉的惨叫,又或者是怨毒的诅咒,总之这种声音很邪乎,听起来很模糊,但又很清晰的出现在你的脑海。

  这时候我心里忽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悲凉,那种凄凉的感觉好像遇到了世间最为悲伤的事情一般,这时候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开始流泪,没有任何理由,但那种悲伤的情绪就是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快紧守心神,不要被这种声音左右思绪”。

  三舅忽然大喝一声,将沉浸在悲伤之中的我猛地惊醒了过来。

  我一下子就骇然到了极限,不知不觉,这种声音竟然影响了我的情绪,要不是三舅大喝一声惊醒了我,我困怕就要迷失其中无法自拔了。

  我连忙盘膝坐好,再次默念阴阳口诀,那种诡异的声音才渐渐消失了。

  这时时候四周的一切再次很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所有的绿色流光都飘到了屋子里,开始在我们周围盘旋。

  这时候我的心神已经绷紧到了极限,虽然我不知道这些绿色的流光究竟是什么玩意,但凭感觉,肯定是可以要命的祖宗。

  情急之下我开始尝试着将体内的阴阳二气分布至全身,谁知我刚生出这个念头,体内那道黑白相间的流光竟然开始分化,沿着我的四肢百脉缓缓的流转,转眼就分布在了我的身体表面。

  这时候我甚至能够发现,我的身体竟然闪烁起一层黑白相间的光芒,虽然很微弱,但我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

  同时四周那些绿色的流光都如同潮水一般退了开去,虽然仍在屋子里飘荡,但却再也不敢靠近我半步。

  这下我终于松了口气,那本手札上面记载的,阴天阳二气可以令诸邪退避,万法不侵,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这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最起码我现在自保是不成问题了。

  我现在是没什么问题了,不过三舅他们却是问题大了,因为那些绿色的流光已经开始攻击三舅他们了。

  三舅和大天道人连忙抽出桃木剑,将扑上来的绿色流光全都斩灭在空中,但这些绿色流光却仿佛无边无际一般,三舅和大天道人斩灭一波又一波。

  最后三舅只好再次掏出一把黄符,猛地撒了出去,黄符碰到绿色流光当即就炸了开来,一时之间屋子里火星四溅,尘土飞扬。

  等到尘埃落定,那些绿色的流光都消失了,我们几个人站在原地警惕的打量了一番四周,却是没有再出现什么变故。

  “三舅,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忍不住问了三舅一句,因为这种东西我从来没见过,感觉也不像是鬼怪。

  “这是凶灵”。

  三舅将桃木剑插回后背道:“这种东西其实也是死去之人的魂魄,只不过是吸收了此地的怨煞之气,所以就变成了这种无形无意识的东西”。

  “无形无意识”。

  这下我就有些奇怪了,“那它们为什么会攻击我们”?

  “这只是出于本能,凶灵没有意识,但它们遇到活人会自动攻击,就像一种潜意识的支配,具体情况也说不清楚,总之若是被凶灵附到身上,人就会意识消亡,直至疯掉,或者死掉”。

  三舅说完就自顾自的躺到草铺上去休息了,其实我听得也是似懂非懂,不过看三舅也没有要说下去的意思,所以我就识趣的没有再去问。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离开了古宅,在街上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开始挨家挨户的查看,最后,终于在一户人家的大门口,我们看到了那个已经被烧得发黑的草人。

  大姨夫上前拿起草人看了一下,沉声道:“邪尸今晚会在这里出现,我们需要布下阵法等它自投罗网”。

  “好,那我去把里面的人遣散了,免得到时候伤及无辜”。

  大天道人说着就向里面走去,大姨夫连忙提醒了一句,“记得留下诱饵,不然邪尸不会来的”。

  “知道了”。

  大天道人应了一句就向里面走去,不一会时间,这家里的男女老少皆惊叫着跑了出来,看那恐惧的样子,简直好像活见鬼了一般。

  “怎么样?效果不错吧”?

  大天道人在后面拍着手跟了出来,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你怎么搞的?把人家吓成着样”?

  三舅说着责怪的看了大天道人一眼,显然是知道这家伙没干什么好事。

  “放心吧”。

  大天道人无所谓的摆摆手道:“我只是略施手段吓唬他们一下而已,没事的,再说这效果也很明显不是”?

  “我去”。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翻起了白眼,“哪有当道士的这么吓唬人的?你简直是缺德”。

  “我艹”。

  这回轮到大天道人无语了,“我怎么就缺德了?这种事本来就说不清楚,你不用点手段怎么让他们这么快离开”?

  “总之你就是缺德”。

  我说着鄙视的看了大天道人一眼,然后和三舅他们一起走进了院子。

  大天道人也一脸不快的跟了进来,嘴里还嘀咕着“早知道你们自己去说好了,好心当了驴肝肺”之类的话语,不过我们直接懒得理会他了。

  三舅一进来就从包里拿出朱砂、黄纸之类的东西,开始画符,布置法坛,大姨夫则是找了一把斧头就走了出去,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总之祈祷他不是去大街上砍人。

  我跟大天道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在院子里百般无聊的四处打量,后来当我推开西面一间屋子的时候,发现里面竟然有一个人被绑在床上。

  这下我直接就懵了,正准备上前将其解开来问个究竟,谁知大天道人忽然上来拦住了我,“这是诱饵,不能放,万一放开后她跑了,那我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我艹了,你这是绑架啊”?

  我当即就叫了起来,就算我想破脑袋,也绝对想象不到这个极品竟然将人家给绑了起来,这他娘的哪里是道士,简直就是强盗么?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

  大天道人两手一摊道:“她刚才被我给吓到了,一个劲的就想跑,我怎么说她都不听,你让我怎么办?难道你有办法说服她”?

  “我尽量”。

  我说着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感觉这他娘的也太离谱了,估计也只有这缺德道人才能干出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