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十九章活见鬼

第十九章活见鬼

  第二天,我和三舅拿了简单的行李就出发了,其实也就是一人背了一个不大的双肩背包。

  我们是沿着山道一路北上的,一开始我以为这滇古镇应该不远,不然三舅肯定会坐车吧,谁知道这一走直接就走了两天,加上山道崎岖,坑坑洼洼的也不好走,我这脚底都被磨起了水泡,每一次抬脚都疼得我不由得倒吸冷气。

  “三舅,到底还有多远啊”?

  我这也不知道是第几次问三舅了,不过对方的回答依旧那么简单,“不远了”。

  我心里那个汗啊,“昨天都说不远了,可这他娘的都走到今天了,滇古镇好像依旧遥遥无期啊,三舅这明显坑我呢么”。

  虽然我满心抱怨,但现在也没办法,上了贼船,可就没那么容易下来了。

  三舅闷不吭声的在前面走着,我就这样在后面跟着,到后来我直接都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去了,毕竟这荒山野外的,我也没法辨认,总之入眼所及的,除了山还是山。

  直到第三天下午的时候,我和三舅终于遇到了一群人,这是打启程到现在第一次遇到人吧,不过让我非常无语的是,这第一次遇到的人,竟然他娘的是一支送葬的队伍。

  这时候三舅忽然停了下来,看着那棺材的眼神变了变。

  “怎么了三舅”?

  我看三舅神色不对,只好开口问了一句。

  “这棺材有点不对劲”。

  三舅沉声回了我一句。

  “哪里不对劲”?

  我说着向队伍中间那副崭新的棺材看了过去,这一下子我还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那副棺材是被四个人抬着的,照说也不会太重,但看抬棺材的那四个人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这棺材明显超出了我想像的重量。

  还有这四个人走过后留在地上的脚印,明显比其他人留下的脚印要深很多,就算抬一副铁棺材也不至于这样吧?

  我正暗自疑惑的时候,那棺材上的绳子忽然断了,然后棺材直接就掉在了地上,同时棺材盖子也被摔开了,里面的人直接就掉了出来。

  这下送葬的那队人直接就傻眼了,连忙上前七手八脚的将女尸装进棺材,然后再次盖好了棺盖。

  我匆匆瞥了一眼,棺材里面装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尸体,身上的衣服还很华丽,看起来应该是出身大户人家。

  半路棺材落地这种事,在我们这里来说是很不吉利的,一般人都很忌讳这个,现在亲眼所见,我还真有点闹心,加上这纸钱撒得到处都是,怎么感觉都阴森的不行。

  没一会,那些人绑好棺材就继续抬着上路了,不过看样子好像依旧很重一样。

  三舅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那副棺材,直到送葬的队伍走过我们身边渐渐远去,三舅才没头没脑的跟我说了一句,“她在冲你笑”。

  “谁”?

  三舅这句话还真把我吓了一跳。

  “棺材上面的那个”。

  “棺材上面”?

  我瞪着眼睛看了半天,棺材上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你忽悠我呢吧三舅”?

  我说着不由转头质疑的看了三舅一眼。

  “肉眼怎么可能看得见”?

  三舅笑着摇摇头道:“你把阴阳二气汇聚于双眼,自然就能看见了”。

  听三舅这么一说,我连忙用意念驱使体内的阴阳二气,使其化作一道黑色的气流和一道白色的气流,分别流转到我的左眼和右眼之中。

  等我再次向那副棺材看去的时候,棺材上面果然出现了一个人,正是先前从棺材里面掉出来的那个女子,而且对方确实正站在棺材上冲着我笑。

  大白天的,我一下子就感觉浑身冰凉,后心直冒冷汗,这可真的是活见鬼啊,要不是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太过离奇,我已经有了免疫力,估计这一下就能将我吓得尖叫出声。

  “三舅,她干嘛冲我笑”?

  我打着哆嗦问了三舅一句,不过问完之后我忽然感觉很荒谬,因为这事估计只有鬼才知道。

  “她看上你了呗”。

  三舅的回答更荒谬,而且搞得我又是一阵后怕,因为鬼如果真的看上你了,说不定就会想办法把你带走。

  “三......三舅”。

  我连忙岔开话题,“这阴阳二气汇聚于双眼,就可以看见鬼是吧”?

  “当然”。

  三舅点点头道:“要是能够开启阴阳法眼,别说看见鬼,洞穿幽冥都可以”。

  听三舅这话,我就只能翻白眼了,“三舅不是一个扯蛋的人,但扯起蛋来不是人”。

  三舅虽然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但看我这表情显然也猜了个大概,于是岔开话题道:“这女鬼怨气未消,死者家人可能会有灾难,既然遇上了,我们就去超度一下吧,也算是积德行善,做一件好事”。

  “这个可以有”。

  我连忙举双手赞成,也不是说我心底有多善良,其实主要是我现在走不动了,三舅去超度亡魂,我正好可以休息休息。

  不久之后,我就和三舅来到了一个村子,这村子也不大,估计就是百十来户人吧,不过看着还不错,一溜的深宅大院,街上也是旅馆,饭馆什么的一应俱全。

  这几天赶路一直都是吃干粮,都快要了我的命了,一进村庄,我就连忙找了一家饭馆,点了几个好菜,顺便要了瓶酒。

  不一会酒菜就上来了,我跟三舅边吃边喝,倒也颇为惬意。

  趁着吃饭的功夫,三舅问了饭馆的一个服务员,“丫头,先前我们在村外看到了一只送葬的队伍,你可知道这死者是哪家的”?

  “死者是村长的儿媳妇,不过她真可怜,活着的时候受罪,就连死的时候估计都是被人给害死的”。

  那服务员说着一脸的哀伤,似乎很同情那个死去的女的。

  不过这时候我跟三舅就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这女的既然是村长的儿媳妇,她怎么可能会受罪?而且最后还被人给害死了”?

  “二丫,谁让你在这里胡言乱语的,还不快进去”?

  我跟三舅正在疑惑之际,里面忽然走出来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将那服务员给呵斥了进去。

  随后中年汉子对我们歉意一笑道:“实在对不住两位,我这闺女不懂事,胡言乱语,你们别当回事就行”。

  “老兄客气了,我们也知道这丫头只是开玩笑而已,当不得真”。

  我都没来得及张口,三舅已经笑着回了中年汉子这么一句话。

  “那就好,两位请慢用”。

  中年汉子说着就退到了里间,我隐约听到里面再次传来呵斥声,显然中年汉子还在教训那个服务员。

  “三舅,这么违心的话您也能说的出来?我真是小看你了”。

  这时候我终于忍不住讽刺了三舅一句,先前那服务员明显没有说谎,但这会在他们说来人家就成了胡言乱语了,我觉得三舅和那中年汉子更像是胡言乱语。

  “你懂什么”?

  三舅无所谓的耸耸肩道:“有些事不能说,并不代表不能做,吃饱了赶紧走吧”。

  “去哪里”?

  “先找个住的地方啊,不然你准备睡大街啊”?

  三舅说着瞪了我一眼,然后就直接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我喝完杯子里的酒,连忙追出去问道:“你不是去帮人家驱鬼除邪,超度亡魂吗?人家还不管我们住的地方咋地了”?

  “超度亡魂”?

  三舅冷笑一声,“现在恐怕不止超度亡魂这么简单了”。

  “那还要干什么”?

  “先搞清楚这段冤情,不然死者怨气难消,何以超度亡魂”?

  三舅说着又看着我摇了摇头,“你小子平时挺机灵的,就是一根筋,脑袋转不过弯”。

  “三舅,那是不是咱们把那女鬼给你娶了,她怨气就消了”?

  “你......”?

  三舅说我脑袋转不过弯,这次我转的太快,结果他转不过来了。

  “快去找旅馆,艹”。

  三舅指着我半天,破天荒的爆了一句粗口,这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佛也有三分火,何况是阴阳。

  “三舅,我去给你找洞房”。

  我说着就直接开溜了,这次要是不开溜,三舅的桃木剑就该往我身上招呼了。

  后来我在街上找了一家旅馆,这次我直接开了两间房,因为我没有缺德道人那么胆小,也不抠门。

  回到房间后,我直接倒床上就睡了,这几天风餐露宿,我可是做梦都想这样一张舒服的床。

  这一觉直接睡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总之感觉应该睡了很长时间。

  后来朦朦胧胧的我感觉身上很重,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一般,都有些喘不过气,但我就是醒不过来,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实的感觉,总之非常难受。

  等我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晚上,透过窗户看出去,外面直接是满天繁星。

  这明明睡了一觉,但我浑身依旧很乏力,感觉比没有睡觉还累,而且我身上依旧很重,明明什么都看不到,但就是压得我不行。

  同时我感觉身上也很冷,我这大夏天的捂着被子都打颤。

  我不由将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摸了一下被子上面,直接就是冷森森的。

  “这他娘的哪里是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