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二十章冤魂索命

第二十章冤魂索命

  这时候我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我被鬼压身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将阴阳二气汇聚于双眼,等我再次看去的时候,我身上竟然爬着一个女的,而且好像是睡着了。

  我差点被吓个半死,要不是我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估计我都要直接尖叫起来了。

  这家伙就是那天在巷子里让我救她的那个女鬼,后来她钻进了我身上的那把短刃里面,这段时间我几乎都忘了。

  我心里直接是一阵狂汗,“你丫的出来就出来吧,干嘛趴我身上,都快把我给压死了”。

  我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对方就醒了过来,不过这女鬼一睁开眼,当即就跟我四目相对啊,而且这么近在咫尺,我直接就有了反应。

  同时我看到这女鬼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连忙一挥衣袖就从我身上爬了起来。

  “鬼也会害羞”?

  我直接就无语了,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公子,谢谢你上次救了我”。

  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听得我直接是一阵心猿意马,“上次大天道人说鬼可以R,不知道这个行不行?要是行的话,就算让我献上第一次也可以......”。

  我脑海中想着不着调的念头,甚至都忘记了回答对方。

  “公子,小女子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那女女鬼又开口说话了,我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同时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小北”。

  我甚至在想,要是对方现在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

  “小女子桃花,上次多谢公子相救,为了报答您,如果你想要的话,桃花愿意给你”。

  那女鬼说着直接将脸凑了过来,下一瞬间就吻上了我的唇。

  触电般的感觉,虽然很冰,但依旧很柔软,我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不过下一刻我就清醒了过来。

  我连忙推开桃花,红着脸道:“你怎么知道我想要”?

  “因为我可以听到公子心里的话”。

  “什么”?

  我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你......”。

  我指着桃花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这时候我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他娘的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公子,桃花以后再也不偷听你的心里话了,你不要生气”。

  桃花说着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委屈的站在一边,好像怕我会怪她似的。

  “没......没事”。

  我张口结舌的说出这句话,感觉神经怎么都扭到一块了,一时之间分不开来一般。

  “砰砰砰......”。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同时三舅的声音也传了进来,“小北,开门”。

  “来......来了”。

  我连忙应了一声,同时对桃花使了个眼色,对方识趣的再次钻进了我怀里的那把短刃之中,三舅毕竟是阴阳,若是让他看到桃花,难免是要将其给超度了。

  我一本正经的上前去打开了房门,同时问了三舅一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我们该走了”。

  三舅说着忽然皱了皱眉头,同时走进了房间,抬眼四处打量了一下道:“你这屋子怎么阴气这么重”?

  “可能是我修炼阴阳大法的缘故吧”。

  我装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回了三舅一句。

  三舅忽然转头看了我一会,直到看得我心里发毛才收回目光。

  “走吧,我们去探查一下情况”。

  三舅说着就走了出去,我连忙跟上,同时问了一句,“不会又去挖人家坟墓吧”?

  “不是”。

  三舅头也不回的甩我两个字。

  半个小时后,我跟三舅来到了一户门口挂着白色灯笼的人家,这户人家的房子明显比其他人家的显得气派,想必是村里的大户。

  这门口挂着白色灯笼肯定是刚死了人,应该就是今天那个服务员所谓的村长家吧。

  三舅找了一处较矮点的墙头就准备翻过去,我一看直接懵了,“三舅,你不是来驱鬼除邪的吗?翻人家墙头干嘛”?

  “别废话,赶快翻过去”。

  三舅说着已经越过墙头进入了院中,我则是站在墙角犹豫了起来,“这万一被人家发现,那可就麻烦大了,说不定还会被揍一顿呢”。

  “快点阿”。

  三舅已经在墙那边小声的喊我了,一咬牙,我也爬上墙头翻了过去,“被发现大不了把我们当成小偷么”。

  我跟三舅在院子里停顿了一下,见没什么动静,我们这才小心翼翼的向着西面一间亮着灯光的屋子摸去。

  最后,我跟三舅同时摸到了窗户下边,我看着窗帘没有被全部拉上,正好留有一条缝隙,于是我就将眼睛贴上去看了一下。

  “我去”。

  这一看之下我眼睛都直了,屋内的情景那简直是春光乍泄。

  床上有两个年轻的男女,正纠缠在一起激烈的运动着,那女的似乎刻意压制着声音,加上这房子隔音效果好,我们在外面几乎啥也听不见。

  “里面什么情况”?

  我看得正起劲的时候,三舅忽然在旁边问了我一句。

  “你自己看吧”。

  我说着让到了一边。

  三舅上前看了一下,脸色当即就变得很难堪,我估计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容许,他又要拿出桃木剑抽我了。

  “三舅,里面什么情况”?

  我故意装出一副很正经的样子,然后问了三舅一句。

  “我怎么知道什么情况?你问里面的人吧”。

  三舅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我顿时无语,“里面的人人家正在忙着呢,你让我怎么好意思去打扰人家”?

  我正这样想着,外面忽然起风了,一股阴森森气息直向着院中扑来,我甚至有种错觉,吹来的那根本就不是风,而是什么东西向院中扑了进来。

  我跟三舅连忙躲到了院子角落的一个花园后面。这时候那阵阴风已经吹到了院子里,四周的树木被刮得剧烈摆动起来,同时将漫天的树叶都席卷而起,在空中舞动,翻滚,如同恶魔般张牙舞爪。

  我这时候已经被吓呆了,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是缩在三舅身后,紧张的注视着四周。

  院子里到处都充满了那种怨气,仿佛都化作了有型的东西,填满了四周的每一个角落。

  就是眼前这种情况,屋子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也不知道屋里的人是睡着了还是在干嘛,总之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人出来看一下。

  这时候我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向亮着灯光的那间屋子而去了,因为我没有用阴阳眼,所以这会是看不到那种东西的,但这种浓烈的怨气,很容易就能感觉到,矛头直指那间亮着灯光的屋子。

  “咯吱......”。

  那间屋子的房门忽然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给推开了,同时我看到了屋子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显然是对方自动现形了。

  那个人影出现后转身看了我和三舅一眼,然后就那样脚不沾地飘进了屋子。

  但就是这一眼,直接骇的我是魂飞天外,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玩意会有这么恐怖的一面。

  那个身影大概还能看出,就是我们今天在半路遇到的那个出殡的女鬼,但对方此时的面相,真的足以把人吓死,七窍流血,而且舌头还伸得那么长,一看就是被吊死的。

  屋子里已经传来那种惊恐到失控的高分贝尖叫,显然里面的人此时已经发现了那个女鬼,我完全可以想象屋内的场景,两个赤裸的男女,面对一个凄厉的女鬼,那场面简直就是要吓死人的节奏。

  “三舅,你怎么还不去收拾那个女鬼,再晚点她可就要害死人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催促了三舅一句,毕竟我们是来超度亡魂,积德行善的,这要是眼睁睁的看着女鬼害死人,那不直接成了见死不救了么?

  “急什么”?

  三舅漫不经心道:“多吓他们一会,到时候就什么都招了,省得麻烦不是”?

  “可晚了真的会死人啊?你快去吧”。

  我说着连忙推了三舅一把,这时候他不急,可我急的不行了。

  “好吧,我先去把这女鬼赶走,等事情真相大白了再超度她”。

  三舅说着抽出桃木剑就冲了出去,我连忙握着铜钱剑紧跟在对方身后。

  大家可千万不要认为我这也是去驱鬼,其实主要是离三舅远了我害怕得不行,所以这种时候我自然要跟紧他了。

  等我和三舅冲进屋里的时候,那对年轻的男女已经被女鬼吓得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屋子里很多家具也都被砸碎了,看来是女鬼的杰作,可能对方觉得直接杀死这对男女太便宜他们了,所以就这么慢慢的折磨。

  不过这时候我和三舅已经进来了,这女鬼自然就没机会了。

  三舅一进来就持着桃木剑直奔女鬼而去,谁知那女鬼一挥袖子,一张桌子就飞了过来,三舅冷不防之下直接被砸飞了出去。

  这下我当即就傻眼了,“三舅什么时候这么不济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女鬼已经凌空向我扑了过来,锋利的手抓更是直接抓向了我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