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二十二章因果

第二十二章因果

  这时候法坛忽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上面的东西都被摇晃得东倒西歪,眼看这法坛都要倒了一般。

  三舅连忙拿起法坛上的鸡血,直接就泼在了招魂幡上面。

  这时我甚至听到招魂幡上面传出一声惨叫,紧接着法坛就不再震动了,三舅则是再次左手结印,右手拿起一道黄符,念了一串咒语就将黄符点着,扔在了招魂幡上面。

  谁知就这一下,那招魂幡竟然猛地炸了开来,同时我看见一道白影忽然飞了出来,直射向三舅的面门。

  这下还真把我吓了一跳,要是三舅被这女鬼给搞死了,那我就彻底没戏唱了。

  不过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因为三舅也不是易与之辈,在那道白影扑来的一瞬间,他就捏起一道符咒迎了上去。

  我只看见三舅手里的符咒之上闪起一道金光,紧接着那白影就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同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四周忽然之间阴风大作,直吹得我们有些睁不开眼。

  就在这时候,我隐约看见那个白影已经扑向了昨晚跟李公子在一起的那个女的。

  这时候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那白影转眼之间就钻进了那女子的天灵,消失不见了。

  下一瞬间,那女子忽然就大笑了起来,同时满头的长发也都散开了,迎着阴风一个劲的飞舞,这情况显然是被鬼附身了。

  李公子大叫着跑上前去,似乎想要抱住那女的,结果直接被对方一巴掌抽给飞了出去。

  那女子击飞李公子之后,竟然猛地向我扑了过来,而且还是脚不沾地,直接就那样凌空飞了过来。

  “你奶奶的”。

  我当时真心郁闷到了极限,“老子又没得罪你,你干嘛找我麻烦”?

  不过跟这玩意讲道理肯定是讲不通了,我连忙将阴阳二气分布于全身,这时候那女子已经扑到了我面前,我来不及考虑,直接操着铜钱剑劈头盖面就抡了过去。

  那女子正好被我一剑劈在了额头上,铜钱剑再次亮起了青光,直接将那女子劈的倒飞了出去。

  同时三舅拿出八卦铜镜,再次咬破中指,在镜面上画了一个诡异的符号,然后不等那女子落地,直接翻转铜镜就照了过去。

  八卦铜镜之上射出一个泛着红光的符号,转眼之间就击在了女子的胸口。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那女子摔回了地面,同时一个白色的身影也被泛着红光的符号逼出了女子的体外。

  那白影一出来就想逃走,可这时候三舅已经拿出一个画有太极八卦的黄色布袋,对着那白影就念起了咒语。

  黄色布袋猛然产生一股吸力,直接就将那道白影吸了过来,对方虽然极力挣扎,但最后还是被吸进了布袋里面。

  三舅连忙一把捏住布袋的口子,拿出一根红绳几下就给扎了个结实。

  这下我们终于如释重负一般,不由的出了一口长气。

  总算彻底摆平眼前这事了,我这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以前从来没想过,干这玩意他娘的这么凶险,这一个不好那可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三舅将黄色布袋放在了法坛之上,然后一手拿着符咒,一手拿着阴阳铃就开始念起了经,显然是要超度这女鬼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却忽然出现了变故。

  那李公子一把抓起桌上的黄色布袋,直接就扔进了火盆里,同时嘴里还在大骂着,“你这臭婊子,死了还想跟我斗,老子烧死你......”。

  这事发生的确实太过突然,不光我们没反应过来,就连站在法坛边念经的三舅都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黄色布袋已经在火盆里被烧着了,同时那种凄厉的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也从火盆里传了出来。

  三舅气的脸都绿了,直接一脚就将李公子给踢飞了出去,我从来没见三舅发过这么大的火,也不知道他是心疼那件布袋法宝,还是不忍心看着那女鬼魂飞魄散,总之当时三舅的样子,我感觉他都想杀了那李公子了。

  不一会时间,那布袋就在火盆里被烧成了灰烬,这时候火盆里忽然钻出一道火焰,转眼就开始变大,成了一个火人。

  我们被吓得不由自主开始后退,那火人却是直接就扑向了倒在一旁的李公子。

  “啊......救命啊......”。

  李公子惊恐的大叫着,起身想要逃跑,可惜那火人已经扑到了他身上。

  下一瞬间,李公子的身体立马就开始燃烧,熊熊火焰直接将对方全身都给覆盖了,李公子眨眼就彻底变成了一个火人。

  “儿子......”。

  李老头哭喊着想要扑上前去,但却被其他人死死地拽着,因为这时候让他扑上去,无异于让对方去送死。

  李公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挣扎了没一会就扑在地上不动了。

  其实李公子这也算是罪有因得,他残忍的杀死了自己的老婆,最后三舅要超度亡魂,他还将自己老婆的魂魄投进了火盆,想让其魂飞魄散,如今他自己落个被火活活烧死的下场,也是他咎由自取吧。

  不一会时间,李公子就被烧成了一堆人形的灰烬,这时候火也灭了,李老头扑在那堆灰烬旁边哭得泣不成声,其他人拉都拉不起来。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世间有很多事真的说不清楚,有时候一个人的罪孽,往往就要很多人来承担,就像这李公子,不论他做了什么孽,不论他有多坏,就算所有人都认为他该死,但李老头毕竟是他的父亲。

  看到自己的儿子死亡,即使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罪该万死的人,当父亲的也会伤心欲绝,痛不欲生,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吧。

  我正在感慨之际,那李老头忽然从地上爬起来,上前揪着三舅的衣领就咒骂了起来,“你这臭法师,是你害死了我让儿子,你还我儿子命来......”。

  其他人一看这情况连忙上前将李老头拉了开去,但对方却依旧是不依不饶,一边挣扎,一边自顾自的咒骂着三舅。

  “李村长,我敬重你一把年纪了,也很同情你的遭遇,但你儿子杀死自己的妻子,本就犯了死罪,我本想救他一命,但奈何他不知悔改,现在落个这样的下场,也是他罪有应得,你好自为之”。

  三舅说完就甩袖离去,我只好跟着出了大门,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和三舅只能再次回到了昨天的那个旅馆过夜。

  一路上三舅一言不发,我也识趣的没有再去打扰他,毕竟看对方现在这样子,我一说话肯定会被臭骂一顿。

  不过想想三舅也真够倒霉的,本来想做一件好事,谁知最后竟然搞了个两头不是人,也难怪他会气成这样。

  回到旅馆后,我也没有再睡觉,直接盘膝坐在床上就修练起了阴阳大法,我觉得现在必须让自己厉害起来,不然跟着三舅总是各种危险接踵而至,没点能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挂了。

  不过这时候桃花忽然出现了,我觉得这家伙出现估计有话要说,所以就从入定中转醒了过来。

  再者我觉得桃花现在这样跟着我也不是办法,毕竟人鬼殊途,我该问问对方接下来的打算不是?

  想到这里,我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桃花,你现在也没什么危险了,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毕竟跟着我的话,也不合适,再说了,我三舅是阴阳,万一被他发现了你的存在,那到时候恐怕就有点麻烦了”。

  “多谢公子关心,只要跟着你们到了滇古镇,我就会离开”。

  “滇古镇”?

  听到这里我就有些疑惑了,只好问桃花道:“你也要去滇古镇”?

  “嗯”。

  桃花点点头道:“我本来就是在滇古镇的,后来被那个人抓获,将我带了出来,本来对方是要将我炼化来修炼他的法术的,不过后来我侥幸逃脱了,也亏得你救了我,不然我就算逃走也会被他抓回去的”。

  桃花说着又很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总之真的很感谢你”。

  “没事没事”。

  我连忙笑着摆摆手,再次问道:“那你可知道那个人到底修炼的是什么法术?需要用鬼魂来修炼”?

  “这个我也不知道”。

  桃花摇摇头道:“总之是一种很邪恶的法术”。

  “邪恶的法术”?

  我摸着下巴寻思了一会,感觉那个妖异的年轻人越加的邪乎,“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想来想去我也里不出个头绪,只好将其抛在脑后,暂时不去想了。

  不过这时候我又问了桃花一个问题,“滇古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滇古镇”?

  桃花沉思了一下道:“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对于你们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到时候你可要自己当心点”。

  “很危险的地方”?

  我一听直接无语了,“跟着三舅真是倒霉透了,简直是处处危险,这以后恐怕没多少安生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