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二十五章禁婆

第二十五章禁婆

  就这样在黑漆漆的大街上走了半个小时,头顶时不时掠过一道劲风,而且身边不知不觉就会东西和你擦肩而过,那种感觉,就像走黄泉路一样。

  总之这半个小时走下来,我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时候前面终于出现了一座很大的阁楼,显得灯火通明,而且里面歌舞平生,跟外面的漆黑阴森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同时我看到阁楼上有一块牌匾,上书三个明晃晃的大字,“禁神阁”。

  “三舅,这是什么地方”?

  看到这里我连忙转头问了三舅一句。

  “禁婆居住的地方”。

  三舅难得有些正经的回了我一句。

  “禁婆是什么东西”?

  我一听这个名字很古怪,不由脱口问了出来。

  谁知三舅一听,当即就变了颜色,不由得喝斥了我一句,“不许对禁婆无理”。

  三舅说着同时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表情严肃的我都有些害怕,我只好低着头不再出声了。

  “跟我进去”。

  三舅说着就向里面走去,我只好心里很不舒服的跟了进去。

  刚一进阁楼,就有一个身着古装,而且长相极其美丽的女子迎了上来,我抬眼看去,这女子竟然正是桃花。

  这下我心里顿时一惊,“桃花不是鬼么?三舅该不会把我带到鬼窝来了吧”?

  桃花上前对我和三舅行了一礼,随即红唇轻启道:“婆婆让我来迎接贵客,两位请跟我来”。

  对方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我,好像不认识我一般,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我也没有计较什么,毕竟人鬼殊途嘛,这要说一转眼不认识了也正常。

  不过我有点疑惑的是,“桃花所谓的那个婆婆怎么知道我和三舅要来?难道对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有劳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三舅已经对桃花回了一礼,跟着对方向里面走去,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上。

  这时候我感觉就好像来到了一个很恐怖的地方一般,莫名其妙的心慌,而且那种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我们跟着桃花穿过了一个个挂着珠帘的圆门,当时我就想不明白了,“这阁楼到底有多大?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没到最里面”?

  直到走了好一会之后,桃花才在一个挂着珠帘的圆门前停了下来,同时对我和三舅一躬身道:“婆婆有吩咐,两位进去就好,小女子在外面候着”。

  “多谢”。

  三舅抱拳回了一礼,然后就挑起珠帘走了进去。

  我也正准备跟进去的时候,桃花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小声对我说道:“等下不管见到什么,你都不要惊慌,也不要乱说话,一切听你三舅的就好”。

  我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样说,但还是理智性的点了点头,然后我也挑起珠帘,满心好奇地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很大,里面摆满了红色的蜡烛,房间中央有一个红色轻纱幔起来的床,这床也很大,红色的蜡烛将中间的床整个围了起来,烛光照耀在幔床的红色轻纱之上,折射出一片迷离般的色彩。

  同时我隔着红色的轻纱看到床上有两个人,虽然看的不是太清楚,但这两人显然是在行男女之事,我甚至听到了那种销魂的声音。

  这时候三舅已经涨红了脸,其实我的脸也红了,我跟三舅两个人就这样极其尴尬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干嘛。

  这时候我终于知道先前桃花为什么那样说,对方也不说清楚,要不然我就直接不进来了,而且她说让我一切听三舅的,可三舅这会也傻了,哪里还顾得上我?

  就这样,我和三舅被折磨了半天,那幔床的红色轻纱才自动揭了开来,我都没看到这轻纱是怎么被揭开的。

  紧接着,床上就出现了两个赤裸裸的人,一个身姿苗条,长相妩媚的年轻女子,一个面容丑陋,花甲之年的老太婆。

  对,就是一个老太婆,不是风流倜傥的少年,也不是年过花甲的糟老头子。

  我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感觉,总之眼睛瞪直了,当然,我看的不是那个一丝不挂的美女,而是浑身赤裸的老太婆。

  同时我看到那个老太婆身下竟然长着老二,这尼玛简直就是妖怪。

  那个年轻的女子一把扯起床上一片红色的轻纱,裹在身上就飞了出去。

  对,她是飞出去的,不是走出去的。

  这时我脑海中只有一个字,“鬼......”。

  那个老太婆也扯起一片轻纱裹在了身上,随即看着我和三舅咧嘴一笑,漏出满嘴的金牙。

  “小三子,你千里迢迢来找我,想必有什么事吧,有话直说就是,不用太过拘泥”。

  那老太婆说着也脚步轻移,缓缓地走了过来,关键是他娘的这家伙脚不沾地啊。

  我现在可以确定了,三舅这坑神真把我带到鬼窝来了,这时候我真吓得跑都不敢跑了。

  三舅也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对那老太婆行了一礼道:“婆婆神机妙算,我就不拐弯抹角了”。

  三舅说着指了一下我道:“我这外甥被人下了诅咒,就连我也算不出背后的那个人,所以这才前来恳求婆婆,希望婆婆施以援手,帮我找出那个施法之人,到时候我自然会去收拾他”。

  “嗯,原来如此,我先看看”。

  那老太婆点点头,说着就向我走了过来,我本能的想要后退,但对方的眼中忽然闪现一种诡异的幽光,我脑海中一瞬间就变成了空白。

  那一瞬间,我只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沿着眼睛钻进了我的脑海,控制了我的思维,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但却不能做出任何反应,仿佛我的神经都失去了感应能力。

  我不知道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总之等我恢复神智的时候,已经靠在三舅的肩膀上了,看得出三舅很紧张。

  那老太婆沉思了一会,皱着眉头道:“我暂时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你们先回去吧,等到三天之后的月圆之夜你们再来,到时候我再好好给他看看”。

  “那就多谢婆婆了”。

  三舅说着对老太婆施了一礼,然后就扶着我走出了房间。

  “公子,你怎么了”?

  桃花看三舅扶着我出来,连忙上前看了一下我的情况,眼中透着些许关切的神色。

  “没事”。

  我说着摇了摇头,其实这会我感觉头晕的站也站不稳。

  “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桃花说着将我扶到了一边的桌子旁坐了下来,然后又给我和三舅上了茶。

  我喝了茶水休息了一会,才感觉渐渐舒服了起来,这时候我终于知道三舅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了,他确实一切都是为了我,可里面那老太婆,实在太诡异了,尤其是对方刚才控制我心神那一手,想起来我都感觉心里直发毛。

  我和三舅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我不由瞥了一眼窗外,这一下我忽然就愣了,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是在楼下,自始至终都没有上楼,但现在,我发现我们竟然在楼上了。

  “走吧,回去我再告诉你”。

  三舅显然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说着就拉起我向外走去。

  跟先前一样,我们依旧是一个门一个门的出去,最后直接就出现在了阁楼外面。

  我回头看去,阁楼之上依旧是灯火通明。

  “三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没有走楼梯?直接就下来了”?

  一出阁楼我就开始询问三舅。

  “这是婆婆施展的一种法术,对于她来说,这只不过是小意思”。

  三舅说的若无其事,但对于我来说却仿佛天方夜谭,我他娘的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法术?

  估计三舅也不知道吧,总之他也没再跟我细说,直接就开始往回走。

  我就这样跟着三舅,再次走在这条阴森恐怖的大街上,感觉也没以前那么害怕了,毕竟走过一会就有点适应能力了。

  走着走着,前面忽然扑过来一道闪烁着幽光的黑影,这玩意跟先前看到的鬼物似乎略有不同,感觉好像多了一股邪气,总之跟先前在这里遇到的鬼物不一样。

  三舅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竟然直接抽出桃木剑就迎了上去,看样子是要收了这鬼物了。

  我当时就有些郁闷了,“虽然你是阴阳,但这里本来就是人鬼混杂的地方,你跑去收拾人家干嘛?再说了,这里这么多鬼,你能收的完么”?

  我正暗自抱怨着,三舅已经和那个鬼物斗在了一起,三舅的桃木剑每次斩在那个鬼物身上,只能擦起一溜的火星,好伤害不到对方一般。

  这下我顿时心生不妙,照说桃木剑乃是鬼物的克星,应该很容易收拾那家伙才对,为什么现在却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我正暗自疑惑的时候,那个黑影竟然甩开三舅,径直向我扑了过来。

  这下我当即就变了颜色,三舅老是这么坑,看似让我在后方休息,但每次都被人家抄后路,结果害得我就要直接面对这些玩意。

  不过这时候抱怨也没用了,我来不及考虑,直接施展阴阳法印,结出一个手印,然后念出咒语,就猛地向前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