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二十六章凶鬼噬魂

第二十六章凶鬼噬魂

  闪烁着黑白光芒的法印再次脱手而出,直接就击在了那个黑影的身上。

  那黑影被法印击中之后,当即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即就倒飞了出去,不过还没有落地,就已经化作一道黑烟,消散在了半空。

  这下不光我愣了,三舅也愣了,估计他也没有想到,这法印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就这愣神的功夫,街道另一边忽然追过来两个人,由于太黑看不清楚,我和三舅只好小心的戒备着,毕竟这种地方什么都可能会出现。

  不过等对方渐渐近了,我和三舅也放松了下来,因为这两人一男一女,而且还背着长剑,一看就人,不是鬼怪什么的。

  等我彻底看清这两人的时候,我不由被对方给吸引了,尤其是那个年轻的女子,看到对方的一瞬间我几乎呆了。

  一身得体的淡蓝色长裙,腰间还束着一条丝带,将她完美的身材勾勒的恰到好处,满头的青丝都随意的披散在肩头,看似凌乱,但绝对不失风雅,再看那张足以倾世的容颜,吹弹可破的肌肤......

  我敢肯定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子,但真正引起我注意的,却偏偏不是对方的美貌,而是那种气质,一股出尘的气质,无影无形,却又无时无刻都不再透露。

  其实那个男的也很俊朗,同样的气质不凡,只不过我更注重女性,因为我是男人。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拥有这种气质的人,绝对不是易与之辈。

  “前辈,我和师妹刚才追赶一鬼物到此地,那鬼物忽然不见了,不知前辈可曾看见”?

  那俊朗的男子说着对三舅抱拳行了一礼,举止间温文尔雅,显得气度非凡,一看就是有教养的年轻人。

  “嗯,看见了”。

  三舅说着瞥了我一眼了道:“不过那鬼物已经被我大外甥给消灭了”。

  “消灭了”?

  三舅这话一出,那两人皆是一惊,最后那美丽女子上前一步看着我道:“看来是我们眼拙了,阁下真是深藏不露啊”。

  说到这里,那女子话锋一转,又对我一抱拳道:“小女子幽兰,还未请教阁下大名”。

  我直接听得一阵汗颜,“这怎么感觉像是古代来的?说话都这个样子”?

  不过这话我也不好说出来,只好厚着脸皮回了一礼,“在下莫小北”。

  说出来我就后悔了,因为我这名字以这样的方式说出来,感觉怎么听都别扭的不行。

  “呵呵......”。

  那女子一听忽然笑了,发出一串银铃般的声音,随即有些歉意的道:“我在师门习惯了,你不用学我,随意就好”。

  “那就好,那就好”。

  我说着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这下总算放心了,最起码不是古代来的。

  “哦,对了”。

  幽兰说着又指了一下旁边那个年轻的男子道:“这是我师兄云空”。

  “云空师兄好”。

  我说着对那男子行了一礼,不过说完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幽兰叫他师兄,我干嘛叫他师兄啊”?

  不过现在话已经说出去了,后悔也来不及了不是,我只好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小北兄弟叫我师兄,我可真有些担当不起啊”。

  云空说着也无奈的笑了笑。

  就这说话的功夫,四周忽然刮起了阴风,吹得满地的落叶都漫天飞舞,同时风中传来一阵阵奇特的声音,如同婴儿啼哭一般的“呜呜”声。

  “不好”。

  三舅脸色猛然一变,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一片黑色的雾气将我们彻底笼罩了起来。

  本来这大晚上的就很黑,加上这黑色的雾气笼罩,四周一下子就变得伸手不见五指,直接搞得我晕头转向,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这时候四周那些黑雾之中,忽然传出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凄厉的仿佛来自地狱的幽灵,听得我直接头皮都炸了起来。

  我连忙将阴阳二气分布于全身,同时握紧了手里的铜钱剑,这种情况下只能靠自己,因为三舅这会也顾不上保护我了。

  那黑雾之中忽然就开始冲出一张张凄厉的鬼脸,个个青面獠牙,嘴角还挂着血迹,但脸上却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时候我真感觉他娘的就是来到了地狱,虽然这段世间经历了不少离奇诡异的事情,但这种情况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尤其是现在被这么多恐怖的东西围在中间,我的腿都已经开始哆嗦了,估计要不是还有三舅幽兰他们,我都要被吓尿了。

  下一瞬间那些凄厉的鬼脸已经向我们扑了过来,三舅连忙伸手入怀,摸出三张符咒贴在了桃木剑之上,随即就舞着桃木剑就迎了上去。

  桃木剑之上红光闪耀,被三舅舞得虎虎生风,将扑上来的鬼脸全都斩灭在半空,那动作,那身手,看得我都睁大了眼睛。

  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三舅这么厉害的一面,不知道这家伙以前是深藏不露,还是最近法力有所提升,总之现在是猛地一塌糊涂。

  当然,幽兰和云空也不是易与之辈,两人各自长剑出鞘,剑身之上同样闪烁着璀璨的玄光,将扑上来的鬼脸全都斩飞了出去。

  搞来搞去就只有我最菜,跟煞笔一样站在中间左右四顾,生怕鬼脸扑到我身上来,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这些鬼物恐惧我身上的阴阳二气,竟然不敢扑上来。

  警惕了半天,我发现这些玩意不敢伤害我,这下我不由得胆大了起来,握着铜钱剑也杀了上去,逮着一个鬼脸就是一阵胡乱劈斩,直将对方打的湮灭在空中为止。

  不过渐渐的,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这些鬼脸好像无穷无尽一般,不论我们消灭多少,他还是有无数的鬼脸继续扑上来,而且好像越来越多了。

  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被耗干体力,然后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这些鬼物蚕食了。

  想到这里,我后心都开始冒冷汗了,连忙冲三舅喊了一句,“三舅,快想办法,这样下去会被耗干体力的”。

  “好”。

  三舅应了一声,随即退后几步,从布袋里摸出一把符咒,然后念了一串咒语,就将手里的符咒猛地撒了出去。

  这下符咒碰到那些鬼脸,当即就炸了开来,一下子就消灭了一大片。

  不过效果也不是很明显,因为黑雾里面转眼就再次钻出无数的鬼脸,继续向我们扑了过来。

  这下三舅也变了颜色,连忙从布袋里掏出八卦铜镜对着四周的鬼脸就照了过去。

  镜面之上玄光再现,照到的鬼脸当即就冒出一缕轻烟消散了,可这鬼脸实在太多,三舅几乎灭掉一波就又是一波,好像永无止尽一般。

  “前辈”。

  这时云空忽然大喝一声,“这乃是凶鬼噬魂之阵,非人力所能破之,我们唯有合力布置阵法,才能以阵破阵”。

  “对”。

  幽兰附和道:“我们这里有四个人,只要摆出四象之阵,借天地之正气,就可以破了这邪恶的凶鬼噬魂阵”。

  这师兄妹两人说的头头是道,可我听的直接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啊,这阵法我见都没见过,让我怎么跟他们一起摆阵?

  三舅也知道我这水平不行,连忙开口道:“要不我们摆出三才阵吧,我这大外甥对于阵法一窍不通啊”。

  “好”。

  云空和幽兰同时点点头,随即就和我三舅三个人背靠背而立,三人同时将剑插于地面,随即各自双手结印,然后就念起了咒语。

  “天、地、人”。

  咒语念完之后,三舅他们每人喝出一个字,随即接着一同喝道:“三才齐聚,借法天地,正气浩然,诸邪退避,开......”。

  随着话音落下,三舅他们手中印决一变,猛然向外一推。

  一道光圈从三舅他们中间升起,渐渐变大,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四周蔓延开来。

  光圈所过之处,那些鬼脸相继发出凄厉的惨叫,然后纷纷化作黑烟消散,同时四周的黑雾也渐渐散了开去,转眼就逍遥散的无影无踪。

  三舅他们连忙追了出去,可惜外面空空如也,早已没了那些鬼物的踪迹。

  “我们走吧”。

  三舅叹了口气道:“能够布下这等邪恶阵法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对方看阵法困不住我们,估计早就走了”。

  “前辈说得对”。

  云空点点头道:“能够布下这等邪恶阵法的,一半都是养鬼驱魂,修习邪恶法术的人,这种人为了自己的目的,有时候甚至不惜残害无辜,捏取生魂为己用,端的是邪异无比,若是下次见到,我定要除去他,替天行道”。

  “云兄弟心怀正义,我很非常佩服”。

  三舅说着对云空行了一礼,随即皱着眉头道:“只是我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就是先前你们追赶的那个鬼物,应该不是出自这里,而且也不是孤魂野鬼,两位可知道那种玩意究竟是什么来路”?

  “这个我也不知道”。

  云空摇摇头道:“那鬼物身上透着一股邪气,而且煞气很重,应该是害了不少人,所以我们才想将它消灭,不想那玩意太过诡异,我们一时疏忽竟然给它逃了,还好后来被小北兄弟给收拾了”。

  云空说着又看了我一眼,其中不免佩服之意,搞得我一阵尴尬加无语,“其实我是菜鸟啊,这次纯属意外”。

  三舅听完云空的话,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忽然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