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二十七章玄冥

第二十七章玄冥

  “小北,你先跟这两位去客栈,记得没事不要乱跑,等我回来”。

  三舅说完也不等我反应,直接就冲进了黑夜之中,同时又叮嘱了我一句,“那阴阳法印不要随便施展,以你现在的能力一天最多......”。

  最多什么他娘的我都没听清楚,好像是一天之内只能施展几次,不过最后声音模糊的我听不清了。

  这下我脸都绿了,三舅把我带到这种地方,然后自己撒丫子跑了,要说他不坑我都不信。

  “小北,你没事吧”?

  幽兰看我苦着一张脸,不由上来问了我一句。

  “没事”。

  我无精打采的摇摇头,现在怎么感觉都不踏实,在这种地方没了三舅,我就彻底歇菜了,遇上什么鬼怪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该不会是舍不得你三舅吧”?

  阿兰看我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调笑了我一句。

  “没有啊”。

  这下我顿时尴尬无比,说着连忙摇了摇头,其实我当时想说,“只要和你在一起,三舅都是浮云”。

  不过考虑了一下,我还是没说出口,毕竟这才刚见面,我这样调戏人家似乎显得太过轻浮,而且人家师兄在旁边呢,万一一个不好把我打一顿,那我可就得不偿失了。

  后来我和幽兰、云空三人再次回到了人鬼客栈,他娘的看到这招牌我都蛋疼。

  回到房间之后我就盘膝坐在床上,继续修炼阴阳大法,现在三舅不在了,遇到什么事可真要我自己来扛了。

  不过打坐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体内的阴阳二气竟然变得微弱了很多。

  这下我忽然想到了三舅的话,看来他果然没骗我,施展阴阳法印需要消耗体内的阴阳二气,这玩意可真一下子恢复不过来。

  “看来以后不能随便施展阴阳法印了”。

  我叹息一句,只好继续打坐,赶快恢复体内的阴阳二气。

  不知不觉,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等我从入定中转醒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

  三舅依旧没有回来,这时候我还真有点担心他,别没声没息的挂了,不然到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去了。

  “砰砰砰......”。

  我正这么想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人敲门,“该不会是三舅回来了吧”?

  想到这里我连忙跑过去开了门,不过看清外面的情况,我也说不出是欣喜还是失望了。

  因外站在外面的人不是三舅,而是幽兰,三舅没回来我有点失望,但看到幽兰我还是很欣喜,矛盾的心理。

  “小北,吃饭了”。

  幽兰见我开门就招呼了我一句。

  “哦,好”。

  我点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关上房门就跟幽兰他们下了楼。

  这时候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让我非常无语问题,三舅竟然忘了给我留冥币,我这口袋里装的人民币也没用啊。

  想到这里,我简直恨死三舅了,这让我刚认识人家就蹭吃蹭喝,完全没形象了。

  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三舅已经走了,我这脸皮也只能厚点了。

  我们三个人随便点了几个菜,又要了壶酒,然后就边吃边喝,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后来我也从幽兰和云空口中得知,这滇古镇一般人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的,也不会轻易涉足。所以只要是来这里的,要么就是驱鬼除魔的正道人士,要么就是修炼邪法的术士之流,总之就是来这里的人都不简单。

  像我这样的菜鸟,而且还是不明所以的就跟着三舅跑来的,估计还真没有。

  当然,我也不可能说自己是稀里糊涂的就来了这里,因为那样太丢人了,我只能尽量装出一副早有耳闻,只不过是初到此地的样子,说白了就是打肿脸充胖子,因为对于这里的一切我完全是一无所知。

  我们就这样闲聊的时候,门口忽然走进来两个人,这下我脸色不由的就变了变,因为其中有一个人就是上次收走邪尸的那个妖异青年,这家伙还整过我,所以我是记忆犹新。

  至于跟这妖异青年一起的,也是一个年轻人,这人看着还挺俊朗,不过就是有点邪乎,总之我感觉这家伙身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诡异气息,虽然对方可能极力掩藏,但我还是清晰的捕捉到了。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三舅说过的一句话,“你敢确定茫茫人海中每一个和你擦肩而过的人都是人吗”?

  如果非要说有这样的人,那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应该当属第一了,也许是直觉,我感觉那种诡异的气息应该不属于人类。

  妖异青年进来之后扫了一眼四周,当看到我们这边时,脸色忽然变了变,也不知道是怕我还是怕云空师兄妹,总之看对方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卫桀,你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现在竟然跟这种东西混一起去了”。

  云空忽然冷着脸说了这么一句话,看样子应该是对那妖异青年说的,显然是认识对方。

  “敢称我玄冥为东西,你活得不耐烦了吧”?

  被称作卫桀的妖异青年还没说话,他旁边的那个家伙已经怒喝出声了。

  “难道说你不是东西不成”?

  云空皮笑肉不笑的回了那个自称玄冥的家伙一句。

  “你找死”。

  这下玄冥当即怒了,只见其双手在胸前结出一个手印,随即猛地向前一推,一道黑色流光脱手而出,眨眼向着云空射去。

  “哼”。

  云空冷哼一声,随即双手一翻,同样猛然向前一推,一道玄光当即脱手而出,向着那道黑光迎了上去。

  就在两道不同的光芒将要撞在在一起的时候,中间忽然飞过来一个盘子,这下黑色流光和玄光同时击在了那个盘子之上,直接就将其震成了粉末。

  同时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你们打架可以,但千万别砸了我的场子”。

  我循着声音看去,只见柜台上趴着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正拿着一根牙签若无其事的掏着牙缝。

  看样子这家伙应该是这里的掌柜,不过这种样子,显然也不是泛泛之辈。

  “死胖子,你找死”。

  那玄冥咒骂一声,随即抬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就作用在了那胖掌柜的身上,直接将其击飞了出去,连后面的柜台都砸翻了,上面的东西更是噼里啪啦的摔了一地。

  这下我直接傻眼了,这胖掌柜一开始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怎么这么不济?直接被人一招就秒了。

  “你大爷的......”。

  那胖掌柜咒骂一句,双手扶着腰艰难的爬起来,疼得脸上的肉都堆到了一起。

  玄冥好像还不解气,正准备再教训一番那胖掌柜,卫桀连忙将其拦了下来,同时在对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玄冥这才不甘心的冷哼一声,随即自顾自的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

  等那两人找了座位坐下之后,我连忙转头小声询问云空,“这两家伙是什么来头?怎么感觉这么邪乎“?

  “来头可不小呢”。

  云空皱着眉头道:“卫桀乃是是茅山传人,可惜心术不正,终究是走了下坡路,至于那玄冥,他的身份我也看不透,总之绝对不是人”。

  “果然”。

  我暗道一声,看来我先前猜测的没错,这家伙果然不是人,至于对方究竟是什么?那我可就不得而知了。

  吃过饭以后,闲来无事,我就和幽兰他们去大街上转了转,这里的白天依旧是冷冷清清,看不到丝毫人影,加上满大街的枯叶,感觉说不出的荒芜,或者是凄凉。

  滇古镇在我的世界终究是一个谜,也许在所有人的世界都是谜,面对一个无法探索究竟的地方,唯一的选择就是去适应和接受,而我,现在似乎也可以坦然接受了。

  “小北,带你去一个地方”。

  这时幽兰忽然对我神秘一笑,说着就拽起我就向前跑去。我虽然不知道对方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但这等绝色美女相邀,我直接就不假思索的就跟了下去。

  “喂,师妹......”。

  后方传来云空的喊叫,幽兰直接头也不回的甩了一句,“师兄,你先回去吧”。

  “我去......”。

  一听这话我直接就懵了,“这家伙让云空回去,该不会是想和我约会吧”?

  想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怎么了,心开始发颤,浑身开始发软,连腿都开始抽筋了。

  “这可真是天大的桃花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