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三十章鬼物侵袭

第三十章鬼物侵袭

  这下我跟阿兰皆是变了颜色,昨晚那个家伙被我消灭的看似容易,但那是阴阳法印的功劳,而且看三舅当时的样子,这玩意绝对不好对付,何况现在是这么多,就算我用阴阳法印也施展不了那么多次啊。

  “看你的了,收拾这玩意你不是最拿手么”?

  幽兰说着了对我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意思很明显,你来吧。

  “你站我身后,我来保护你”。

  这时候在幽兰面前,他娘的别说打肿脸,就是打肿全身我也要充胖子了。

  四周那些鬼物已经扑了过来,我连忙双手结印,念出咒语,随即轻喝一声,“一念阴阳,大道苍茫,法印即出,鬼怪伏诛,起......”。

  说着我就将结出的手印推了出去,不过这次出现的,却是一个黑色的法印,不再是那种黑白相间的法印了,这时候我才想起来,体内的阴阳二气变成了纯粹的黑,好像他娘的都成死气了。

  不过庆幸的是,这黑色法印击在其中一只鬼物身上,对方同样化作一缕黑烟消散了。

  这下我才算定下心来,不管这法印变成什么样,最起码他照样能够克制鬼物。

  我连忙再次结出一个手印,随即施展阴阳法印推了出去,但就在这时,前方忽然闪现一道人影,对方同样结出一个手印推了过来。

  一道黑色流光电射而出,转眼就迎上了我施展的法印,两者想撞当即产生了爆炸,直将我震得退出好几步。

  等到烟雾散尽,我才发现刚才那个接下我阴阳法印的人,尽然是玄冥,不过这家伙此时脸色苍白,也许是我的法决有克制他的作用吧,看对样子对方比我还狼狈。

  这时候那些鬼物已经扑了上来,和幽兰战在了一起,虽然幽兰身手了得,但长剑斩在那些鬼物身上,似乎不能给对方造成太大的伤害,这样下去,我跟幽兰恐怕就危险了。

  情况紧急,我也来不及考虑,当即就再次结印胸前,准备跟玄冥再拼一击,因为我感觉这家伙应该是这些鬼物的头头,只要搞定他,那其他的鬼物就好处理了。

  这玄冥一看我又要施展阴阳法印,连忙退了开去,显然对方觉得法决上吃亏,不想再跟我硬碰了。

  我腾出手来连忙开始帮助幽兰对付其他的鬼物,这时候我也不敢迟疑,连续施展了两次阴阳法印,当即就有两个鬼物在阴阳法印之下化作了灰飞。

  不过这时候我体内的阴阳二气已经宣告枯竭,这阴阳法印却是无论如何也施展不出来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抽出铜钱剑就杀了上去,不过我这一点身手都没有的,说白了就是舞着铜钱剑胡乱的劈砍。

  每次斩到鬼物之上,铜钱剑上总会亮起玄光,同时在鬼物身上带起一连串的火花,当然,也同样不能给这些鬼物造成太大的伤害。

  而且我没了阴阳二气护体,转眼之间就被这些鬼物在身上抓出好几道血淋淋的口子,疼得我额头直冒冷汗。

  幽兰看我渐渐开始招架不住,连忙冲过来护在了我身边,这时玄冥也制止了那些鬼物,上前来嘿嘿一笑,看着幽兰道:“只要幽兰小姐跟我走,我就放过这个废物”。

  玄冥说着对我一指,其中鄙视之意不予言表。

  我一听这话当即就火了,“去尼玛的老子是废物,你这龟孙子刚才怎么都不敢跟我硬碰?老子要是废物你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你找死......”。

  玄冥说着就准备动手,这时空中忽然飘来一张虚幻的巨型人脸,我抬头看去,这巨脸竟然跟禁婆一般无二。

  巨型人脸飘过来就张嘴对着四周那些鬼物一吸,眨眼之间,所有的鬼物都被吸入了巨型人脸的口中,消失不见了。

  这下不光玄冥,就连我和幽兰都傻眼了。

  “滇古镇欢迎外来人,但不容许随便打斗,若有下次,别怪婆婆我手下无情”。

  那巨脸说完这样一句话,随即就渐渐变成了透明,转眼消散的无影无踪,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老不死的,先让你得意一段时间”。

  玄冥恨恨的咒骂了一句,随即转身几个呼吸就消失了。

  “小北,你怎么样”?

  待玄冥消失后,幽兰连忙上前查看了一下我的伤势,同时关切的问了我一句。

  “没事”。

  我说着摇摇头,其实这会伤口疼的厉害,不过我还是打肿脸充胖子。

  “那我们快回去吧”。

  幽兰招呼一声,我连忙点点头就和幽兰向客栈赶去,现在这种情况,若是再遇到什么变故,那可就真的危险了。

  等我和幽兰赶到客栈的时候,云空正在客栈门口焦急的等候,同时我看到还有一名气宇轩昂的年轻人和云空在一起。

  那年轻人看我和幽兰回来,连忙迎了上来,同时沉着脸问了幽兰一句。

  “师妹,,你跑哪去了?师门有要事召唤,我们现在必须赶快回去”。

  “啊......”?

  幽兰脸色一变,看着那年轻人道:“大师兄,师门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么急切的召集我们回去”?

  “不知道,这是师傅的意思”。

  那年轻人说着摇摇头,随即看了一眼我身上的伤势,皱着眉头道:“你们遇到危险了”?

  “嗯”。

  幽兰点点头道:“我们被鬼物袭击,而且带头的正是那个在客栈和二师兄起了冲突的玄冥”。

  “什么”?

  云空脸色一变,“那家伙来历不小,你们是怎么逃脱的”?

  “后来禁婆出手,才将其赶走了,不然我们恐怕就危险了”。

  幽兰说着看了一眼那年轻人,有些急切的道:“大师兄,你有没有带灵丹?小北他伤的不轻”。

  那年轻人没有说话,直接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玉瓶,随即倒出一粒暗红色的丹药递给我了。

  “谢谢”。

  我感激的接过丹药,随即一口就吞了下去,丹药化作一股热流,在我体内渐渐分散了开来,这时候我才稍微好受了点。

  “师妹,我们快回去吧”。

  那年轻男子看我没什么大碍,就开始招呼幽兰,显然是不准备多做停留。

  “可是......”。

  幽兰看了我一眼,有些为难的道:“小北有伤在身,而且他三舅还没有会来,要不你和二师兄先回去吧,我等他三舅回来了就立刻赶回师门”。

  “师妹”。

  那年轻男子脸色一变,沉着脸道:“师门紧急召唤,若是延误了时间,恐怕师傅会责罚,你自己可要三思”。

  “幽兰,你回去吧,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再说只要我待在客栈不出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放心吧”。

  我也出言劝慰幽兰,虽然我很想对方留下来陪我,但若是为此让幽兰被师门的责罚的话,我心里肯定过意不去,所以我还是希望幽兰赶快回师门。

  “可是你一个人在这里,我还是不放心”。

  幽兰说着又低下头去,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我一听顿时感觉怪怪的,怎么这意思好像是让我跟他们去师门一样,可现在三舅还没回来,我也不能离开啊,不然他回来就找不到我了。

  想到这里,我只好尴尬的摸了摸脑门,看着幽兰道:“你回去吧,我自己会小心的,而且三舅估计也快回来了,等以后有时间,我再去你师门找你”。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

  幽兰也不废话了,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小北兄弟,若是以后有时间,还望来灵山做客,到时候找我或者我大师兄都行”。

  云空说着指了指那年轻男子道:“这是我大师兄龙武,灵山年轻一代就属他最厉害了”。

  “见过龙武师兄”。

  我说着对龙武抱拳行了一礼,虽然这家伙沉默寡言,但看起来也是好人,最起码刚才他给我灵丹,我就觉得他是好人了。

  “小贝兄弟客气了,我们再会”。

  龙武说着也对我回了一礼,然后就和云空扬长而去。

  这时候幽兰远远的回过头来看我,别说,还真有点舍不得她,所以我也远远的对她张开双臂,做出一个拥抱的表情,谁知对方一跺脚,直接转身离开,甚至都不再看我。

  “我艹”。

  我不由得咒骂一句,“谁他娘的说一回生,二回熟,三回闭着眼睛都能做的,这特么抱过两次了,她怎么还那么排斥”?

  “臭小子,这么快就勾搭上人家了?看来三舅小看你了么”?

  我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三舅一脸淡的靠在客栈门口抽着烟。

  “我艹”。

  我一看当即就咒骂一句,“你到底干嘛去了”?

  “没干嘛,就是去见了一个老朋友”。

  三舅说的煞有其事,但我绝对不相信他只是去见一个老朋友,不过这家伙不想说的事,我知道问了也是白问,所以我索性换了一个话题。

  “你是不是早就回来了”。

  “也不早啊”。

  三舅一本正经的道:“回来在房间睡了一觉而已,这不给你时间让你泡妞么,我可不想你和三舅一样打光棍”。

  “你长得那么丑,肯定只能打光棍了”。

  我说着对三舅比出一个中指,有机会自然要讽刺他一下。

  “去,你小子懂什么”?

  三舅鄙视的看了我一眼,随即一脸得意的道:“想当年,追你三舅的女人从这里都能排到我们老家了,可惜你三舅我一心追求大道,不屑于堕落红尘,所以至今单身一人,不然,我孩子都一大堆了”。

  “我去......”。

  我一听直接就翻起了白眼,“现在才发现,三舅一把年纪了,脸皮比我的鞋底还厚”。

  回到房间后,我直接盘膝坐在床上就开始修炼阴阳大法,现在体内阴阳二气耗损过多,必须赶快恢复过来,不然甚至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不过现在阴阳二气直接变成了黑色,而且我的体内充满了死气,我虽然不知道这玩意是好是坏,但直觉告诉我,这他娘的应该是身体什么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