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三十二回程

第三十二回程

  “看你那出息”。

  三舅看我一脸颓废的样子,不由骂了我一句,“到时候你要真的走火入魔了,那我就把你灭了,替天行道,总之不会让你为祸世人,这个你放心”。

  “我艹”。

  一听这话我不由得咒骂一声,同时抱怨了三舅两句,“不想办法帮我,只想着灭我,你可真是我的好三舅啊”。

  “嘿嘿”。

  三舅得意一笑,然后安慰我道:“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只要能够找到相对的生气,让你体内的阳气也得到辅助,这样阳气增强,阴阳调和,不光能够解决你的危机,而且还可以让你法力大增”。

  “那上哪里去找相对的生气”?

  听到这里我不由问了三舅一句,毕竟这死亡湖的死气非同一般,我觉着相对的生气恐怕也没那么好找。

  “这个以后再说,到时候自然能找到的”。

  三舅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好好养伤,后天晚上还要带你去禁婆那里呢,你这一身是伤也拿不出手啊”。

  “我粗”。

  一听三舅这话我直接无语,“我又不是东西,还搞个拿不出手”。

  三舅说完就出去了,我也不敢再修炼阴阳大法,生怕再招来什么邪恶的东西,所以我索性躺床上就直接睡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都已经结了疤,感觉也好的差不多了,我跟三舅下去吃了饭,然后就回来在房间里继续待着。

  现在我也不敢出去乱跑了,这地方邪乎的东西太多,一个不小心可就真的挂了。

  就这样又在客栈里待了一天,晚上三舅带着我准时去了禁神阁。

  今天应该是十五吧,我这段时间已经不知道日期了,总之月亮很圆,清冷的月光铺洒在孤零零的大街上,说不出是耀眼还是辉煌。

  我再次怀着忐忑的心情跟三舅踏入了禁神阁,接待我们的依旧是桃花,同样的穿过无数个门户,我们再次来到了禁婆居住的那个房间,这次桃花也跟我们一起进去了。

  今天禁婆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长袍,同时还有两个身穿白衣的侍女端着托盘站在她身后,我不由得瞄了一眼,发现这两个白衣侍女竟然都是脚不沾地。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他娘的是真真实实的鬼窝,总之在这里我就没有见到一个正常的人。

  禁婆看我们进来,二话不说,直接招呼一声,“你们跟我来吧”。然后就像房间后面的一个圆门走了进去。

  我看了一眼三舅,只好无奈的摇摇头跟上,“再怎么说也是三舅找的人,想必不会害我吧”?

  我这样想着,然后就走进了那个圆门,接下来出现在我眼前的,直接就是一个露天的平台,感觉有点像天台。

  我扫了一眼四周,才发现这竟然是阁楼的顶层,这种事情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绝对不敢相信,一直在走平行的路线,最后竟然上升到了顶层。

  来到这里之后,禁婆就让两个侍女将托盘里的红蜡烛都拿了出来,然后在地上摆出一个圈,并且将所有的蜡烛都点着,这下直接就是一个火圈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将你的血放点出来”。

  禁婆对我说了一句,就有一个侍女端着托盘飘到了我面前,吓得我忍不住后退。

  三舅连忙在我后腿上踹了一脚,估计对方现在想骂我,只是碍于禁婆在旁边,不好意思开口。

  这下我只好硬着头皮站定,稳住步伐,那侍女已经飘到了我面前,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搞得我后心都开始发凉。

  那侍女端着的托盘里有一把匕首,还有一个碟子,一支毛笔,我看了一眼,大概也猜出了一点苗头。

  对方既然说是放血,那肯定要放了,我也没有犹豫,拿起托盘里面的匕首,然后咬着牙在手上一划,鲜血当即就冒了出来,我连忙将伤口放在托盘里的那个碟子上方,让鲜血尽数滴进了盘子里。

  过了一会,我感觉鲜血应该滴得差不多了,就收回了手掌,扯出一块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

  这时候那是女已经将盘子递到了禁婆面前,禁婆拿起毛笔,蘸着我的鲜血就开始在那个蜡烛围成的火圈里面仔细的画了起来。

  我好奇的看了一会,发现对方画的都是些奇形怪状的符号,有点像阴阳画的符咒,但又好像不是,总之感觉大同小异吧。

  不一会,那个蜡烛围起来的火圈里就被禁婆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号,看起来似乎杂乱无章,但仔细留意的话,还是能够看出其中的规律。

  “你过去坐里面吧”。

  禁婆画完之后转身对我吩咐了一句,我只好依言就过去,盘膝坐在了火圈里面。

  待我坐好之后,禁婆就开始做出各种奇怪的动作,同时嘴里念着一些奇怪的咒语,围着我转起了圈。

  这时候我只感觉满脑子都是禁婆念出的那些咒语,这种声音仿佛拥有魔力一般,全都传入了我的脑海,虽然我听不懂,但这种声音依旧很清晰。

  渐渐的,那种声音就开始变得虚幻,飘渺,仿佛来自很远的地方,又好像就直接来自我的脑海,或者说是有人在我的脑海中念出了这样的咒语。

  然后我的意识就开始变得朦朦胧胧,好像是在做梦,但又仿佛不是,总之感觉一切都变得似真似幻,思绪都开始飘摇。

  后面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有那种声音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

  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么什么,我也不知道那件延续了多久,总之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就躺在床上,而且已经过去了一夜,都到了第二天了。

  睁开眼,我首先就看到了三舅,他就趴在我床边睡着了,看来昨晚回来他就一直在这里照看着我。

  这时候忽然有点小感动,虽然三舅老坑了,而且在我面前完全没有一个长辈的样子,但他毕竟是我三舅。

  其实有时候我对三舅意见也挺大的,看他各种不顺眼,但他对我的好,我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这时候我虽然很想知道昨晚后来发生的事,但看三舅睡得正香,我也不忍心去打扰他,想着等他睡醒了再问吧。

  “臭小子,挺能沉得住气嘛”。

  我刚闭上眼睛,忽然就听三舅来了这么一句。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三舅已经坐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显然之前是在装睡。

  “我去”。

  我直接就无语了,“三舅总是这么坑,而且老是想着法子坑我,摊上他,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我在心里抱怨着,同时迫不及待的问了三舅一句,“昨晚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直接就晕过去了”?

  三舅笑了一下道:“你神经还太脆弱,承受不了禁婆庞大的精神念力,所以自然而然就晕过去了”。

  “那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没有弄出生么苗头”?

  我连忙又追问了三舅一句,其实现在我最想知道的是结果,那就是禁婆到底算出了什么?

  三舅沉吟了一会,皱着眉头道:“禁婆算出来了,可她没有告诉我”。

  “没有告诉你”?

  我一听直接火了,“这不是扯淡呢吗?算出来没有说那不等于没算么?还跑这么远,受这么多罪,我艹了”。

  “你先别生气”。

  三舅看我一脸不爽的样子,连忙安慰我道:“禁婆虽然没说下诅咒的那个人是谁,但她告诉我,这个诅咒不是对你一个人下的,而是你们这一脉,凡是你们家直系血亲,都受了这个诅咒”。

  “那不还是扯淡么”?

  我没好气的回了三舅一句,“反正我们家直系血亲就剩我一个人了不是”?

  “这个......”?

  三舅一时语塞,顿了一下道:“禁婆不愿说,肯定是有她的道理的,总之连禁婆都这么忌讳,那这事肯定有点棘手了”。

  “那现在怎么办”?

  我又问了三舅一句,三舅叹了口气道:“我们先回去吧,到时候再从长计议”。

  “好吧”。

  我点点头,这时候也只能这样了,反正暂时没有其他办法,而且这地方,我他娘的真是一刻钟也不想多待,这直接就不是人该来的地方。

  我跟三舅收拾一番,然后去楼下吃了饭,直接就踏上了回程,苦逼的日子又来了,步行跋山涉水,别提有多艰苦了,那简直是要命的节奏。

  我跟三舅一直从早上走到晚上,本来这时候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上,第二天继续赶路就好了,可他娘的这时候偏偏下起了雨,而且还是倾盆大雨。

  这荒郊野外的,我跟三舅两个人跟煞笔一样,直接被淋成了落汤鸡,那个凄惨啊,我特么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三舅,跟着你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我拉长着脸没好气的跟三舅说了一句,其中抱怨的意思很明显。

  “我哪知道会下这么大雨啊”?

  三舅也是一脸郁闷的样子,“快找找,看附近有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

  三舅说着就开始四处眺望,这时我忽然发现山坳不远处隐隐有建筑物的迹象,不过雨太大,看起来很模糊,只能看出一个应该是楼一样的轮廊。

  “小北,那里”。

  三舅说着就向山坳那边跑去,我连忙跟了上去,不过这时候我心里有点疑惑,我们上次来的时候好像没看见这样的建筑物啊,这他娘的怎么感觉像是凭空多出来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