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三十三章雨夜鬼楼1

第三十三章雨夜鬼楼1

  不一会,我就和三舅跑到了那个建筑物面前,这果然是一座小楼,不过看起来很残破,显然是荒废很久了的那种,而且这楼的造型也很古朴。

  雨下的太大,我跟三舅也顾不上考虑太多,直接就冲了进去。

  大门是开着的,我冲进去后才发现,这古楼外面看起来很残破,里面倒是要好很多,看着还算干净,而且东西摆放得也比较整齐,感觉就像那种有人住的房子,看不出荒废的样子。

  这时候我甚至怀疑这地方到底有没有人住,万一有人住,我跟三舅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来,那人家恐怕要把我们当成贼了。

  “有人吗......”?

  我和三舅各自叫了几声,然后又等了一会,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是没人了。

  既然没人,那就好办了,我关上大门,在客厅点上了蜡烛,毕竟这里是没有电的,然后我就和三舅一起上楼看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都是一些空着的房间。

  这时候我跟三舅浑身都湿漉漉的,而且身上带的衣服都被淋湿了,我们只好将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把上面的水拧干后就挂在客厅里晾着,同时我也把包里的衣服都拿了出来,拧了水全部挂在了客厅。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和三舅各自找了一块比较干净点的白布裹在身上,然后就准备回房间去睡觉了。毕竟这赶了一天的路,加上被大雨淋了半天,人真的是疲惫至极了。

  “砰砰砰......”。

  就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把我和三舅都吓了一跳,毕竟这荒郊古楼,加上漆黑的雨夜,一般人可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大外甥,去开门”。

  三舅说着将桃木剑抄在了手里,看那样子他娘的怎么好像要驱鬼一样。

  “为什么是我去”?

  我不由得开始抗议,“这他娘的都不知道谁敲门呢,我去把门打开,万一扑进来一个怪物,那我不遭殃了”?

  “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再说有我在呢,你怕啥”?

  三舅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桃木剑,好想在给我吃定心丸,可我怎么感觉都有点不靠谱,这家伙不是第一次坑我了。

  不过这会也没办法,总得有人去开门不是?而且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然后一把拉开门就猛地退了回来。

  门口出现两个人影,一个高大威猛,一个身姿窈窕,而且那高大威猛的人影还给那个身姿窈窕的人打着伞,不过由于太黑的缘故,只能看出大概的轮廊,看不清这两人的相貌。

  “我们是来驱鬼除邪的,你们家有鬼”。

  那高大威猛的人一开口说话,不用分辨声音我也知道是谁了,“缺德道人”。

  大天道人说着将伞收了起来,随即对那个窈窕的人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姥姥请”。然后两人就径直走了进来。

  这下我就有点郁闷了,“大天道人少说也有四十岁了吧?他姥姥哪得有多大年纪啊”?

  等两人走进来之后,视线也变得清晰了,这时候我也看清了大天道人所谓的姥姥,我直接就傻眼了。

  那个窈窕的人影哪里像年纪很大的样子?直接就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么,估计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裙,将对方衬托的颇为艳丽,而且还透着一股媚态,相当具备诱惑力。

  这种媚态是属于与生俱来的,天生的诱惑力,不用刻意去装束,但却无时无刻都不在凸显,那种祸水级别的妖娆,让你一见就能心猿意马。

  “你姥姥可真年轻”。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对大天道人说了这么一句话,同时我自己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样的女子,只要是个男人看到了估计都会把持不住。

  “我草”。

  这下大天道人也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们两个?你们怎么跑这来了”?

  “我还奇怪呢”。

  我说着看了大天道人一眼,“怪不得今天这么倒霉,淋了半天的雨,原来是要遇到你这个缺德道人了”。

  “我说大侄子,你干嘛老实跟我过不去呢?我没得罪你吧”?

  大天道人说着摊了摊双手,一脸郁闷的样子,看的我只想笑,不过这会我也不好意思笑出来,毕竟旁边还站着这么一个大美女,虽然是大天道人的姥姥,但看着确实很养眼,我也不能失了礼数不是?

  “道兄,不知这丫头......”?

  三舅说着指了指那个黑色长裙的美女,“你怎么叫她姥姥”?

  “这个......”?

  大天道人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有些尴尬的道:“这位姑娘本来就叫姥姥,只是个称呼而已”。

  这下我跟三舅直接无语了,这称呼也太占人便宜了,见到她的人都叫她姥姥,那其他人不都成了她的孙子了么?

  “你们叫我丁当就好”。

  我跟三舅正难为情的时候,那黑色长裙的女子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显然对方也觉得叫姥姥有点不太合适。

  “那我......”?

  大天道人当即就急了,说着一脸期待的看向那个丁当。

  “你还是叫我姥姥”。

  丁当面无表情的回了大天道人一句。

  这下大天道人的脸当即就变成了猪肝色,张了张嘴似乎要反抗,但丁当一个犀利的眼神看过去,对方就将到了嘴边的话都咽回了肚子了。

  这下我更奇怪了,不知道这丁当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把大天道人制的服服帖帖的,而且看大天道人的样子,似乎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我们几个人就这样冷场了,愣了好几秒钟,然后丁当开口说了一句,“你们就准备在这里过夜吗”?

  “上面有房间”。

  我连忙回了对方一句。

  “你想表达什么”?

  丁当说着对我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同时对我眨了眨眼睛。

  这下我眼睛都直了,这家伙本来就一副祸水相,直看得人心猿意马,加上我这未经人事的奶油小生,抵抗力本来就差,再被对方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加上那种妖娆的表情挑逗一下,我只感觉体内邪火乱窜,都有点控制不住的感觉。

  “我......我先上去睡觉”。

  我说着就准备开溜,感觉再待下去可就要丢人了。

  “等等”。

  这时丁当忽然叫住了我,“带我一起上去”。

  “啊......”?

  这下我直接懵了,“她让我带她一起去?一起去房间睡觉”?

  想到这里我直接热血沸腾了,但还是感觉有点不可思议,我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脸颊,“我有那么帅么?这第一眼就相中我了”?

  “走啊”。

  丁当看我愣在原地没反应,不由得催促了我一句。

  “额......好”。

  我反应过来连忙点点头,“这他娘的桃花运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

  这么想着,我就带着丁当满怀期待的向楼上走去。

  当来到楼上以后,我就随便选了一个房间,推开房门让丁当进去,丁当倒也没说什么,直接就进去了。

  可我在后面要跟进去的时候,丁当忽然在里面拦住了我,冲我一笑道:“你去隔壁房间睡”。

  “啊......”?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扇门向我撞了过来,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

  那扇门直接撞在了我鼻子上,将我撞得退出去了好几步,同时我感觉鼻子传来酸痛,一下子忍不住就开始流泪,而且鼻子也被撞破了,鼻血都流了出来。

  “我艹......”。

  我抹着鼻血僵在原地好半天,就是无论无何也反应不过来,“这他娘的不是桃花运么?应该是春宵一刻值千金,怎么就变成了闭门羹?其实闭门羹也没什么,关键是,你他么把我鼻子撞破了你知道吗”?

  我记不清当时是什么感觉了,总之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这种感觉就像人家把你捧上了云端,然后再无情的将你摔进了谷底,直把你摔的粉身碎骨。

  “我说大侄子,你这定力也太差了吧”?

  这时候三舅和大天道人也走了上来,大天道人看到我满脸鼻血的样子,不由讥笑的说了我一句,就连三舅也看着我直皱眉头,那样子好像我是他外甥让他很丢人一样。

  这时候我真的肺都要气炸了,但我还能说什么,我总不能说这鼻子是被门撞破的吧?那样更他么丢人了。

  所以现在,我只能将所有的愤怒和纠结都憋在了肚子里,撑的我胸膛都要爆炸了一般。

  “年轻人,要学会自制”。

  大天道人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也不管我那杀人般的眼神,直接自顾自的走进了另一边的一间屋子。

  “瞧你那出息”。

  三舅也没好气的数落了我一句,同时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然后就进了另一间房。

  我站在原地狠狠的握了握拳头,“我想艹你们妹子有木有”?

  在心里咒骂一番,我最后只好无奈的回了房间,现在抱怨也没有用,谁让我自己定力不够呢。

  回到房间后,我扯掉身上的白布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然后就躺床上去睡觉了,今天心情太差,连修炼的心情都没有。

  不过我躺床上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丁当就在我隔壁,想想对方那火热撩人的身材,充满诱惑的笑脸,我心里的邪火都快把我烧死了,哪里还能睡得着。

  我就这样难受着,后来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有人敲门,这下我心里不由紧张了气了。

  “这么晚了,谁会敲门呢?难道是丁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