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三十四章雨夜鬼楼2

第三十四章雨夜鬼楼2

  想到这里,我一下子又来了精神,对方这么晚来找我,那肯定是寂寞了,所以我连忙下去开了门。

  果不其然,丁当正一脸诱惑的站在门外,看到我还对我眨了一下眼睛,一时之间媚态尽显,看得我心都开始狂颤了,至于对方先前撞破我鼻子的事,直接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大家可不要说我没有定力或者没有骨气什么的啊,遇上这种绝世尤物,我敢肯定你们也会把持不住的。

  丁当没有说话就直接走了进来,我连忙迫不及待的关上了房门,感觉好像做贼一样,同时心脏也开始狂跳,毕竟我还是处男,这种事也是第一次遇见,所以紧张是难免的。

  丁当已经坐在了床上,看着我笑,同时对方将胸前系着蝴蝶结的丝带扯了开来,胸前的衣服开始下滑,露出一片的雪白。

  看到这里我眼睛都直了,只感觉体内邪火乱窜,仿佛五脏六五都燃烧起来了一般,鼻血更是止不住的再次流了下来,这次不是被撞的,是自己流鼻血了。

  我就那样一瞬不瞬的看着丁当,竟然不知道该干什么,那一瞬间仿佛傻掉了。

  “过来啊......”。

  丁当笑着对我招收,声音仿佛拥有魔力一般,直听得我一阵心神荡漾,我不假思索的就走了过去。

  走到床边,丁当直接伸出手搂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吻上了我的唇,那一瞬间,我的欲火彻底爆发了。

  我直接压着丁当倒在了床上,然后纠缠在了一起,衣服被一件件褪去,当然,我的衣服基本都是丁当给脱掉的,因为我两只手都没闲着。

  其实对于这一切我还是很生涩的,毕竟没有经历过,就是心里非常急切,不断的想要索取,本能的做着那些我曾经在脑海中幻想了无数次,但却非常笨拙的动作,也可以说是欲望支配着我的身体,促使我去执行下一步的行动。

  最后,在极其生涩的情况下,我摸索着到达了神秘的地带,然后就是激烈的驰骋和放纵,那一瞬间,我终于得到了我渴望已久的东西,就好像快要被火烧死的人,忽然得到了雨水的浇灌,不光解救了你的性命,同时带给你无限的舒爽。

  放纵达到了巅峰,仿佛可以让人成仙,我感觉自己好像飘上了云端,意识变得说不出是飘渺,还是虚幻,总之那一刻,我得到的不光是身体的快感,还有灵魂的愉悦。

  浑身传来一阵阵乏力感,得到满足后,唯一想做的事就是睡觉。

  丁当乖巧地缩在我怀里,同时将脸埋进了我的胸膛,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还在颤抖,没来由的,感觉很欣慰。

  “现在她是我的女人......”。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搂紧了怀里的丁当,然后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照说这也奇怪,一般情况我都是一觉睡到天亮的,可这次睡到半夜我竟然自动醒了。

  我睁开眼看了下仍怀在里熟睡的丁当,心想,“跟这等绝世尤物在一起,还真是没法睡好觉啊”。

  不过这时候我体内的邪火又开始乱窜了,我不由得亲了下怀里的丁当,对方就慢悠悠的转醒了过来。

  “怎么?还想要啊”?

  丁当睡眼惺忪的问了我一句。

  “嗯”。

  我点点头,随即一个翻身猛的压在了丁当的身上,同时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等等......”。

  丁当忽然推开了我,然后对我眨了眨眼道:“我去趟洗手间”。

  “好”。

  我点点头,刮了一下丁当的鼻子,然后对方就起身披上衣服出去了。

  丁当刚出去没一会,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这下我不由愣了一下,“怎么这么快”?

  其实这会我觉得主要不是快的问题,而是丁当刚出去,她肯定知道门没关的,而且我跟她都已经那个了,她回来也不需要敲门吧?

  虽然有点疑惑,但我还是下床去开了门,不过临下床的时候,我再次扯过先前那块白布裹在了身上,虽然跟丁当已经那个了,但这样赤裸裸的出现在对方面前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我打开门的时候,丁当同样站在门外,而且先前披着的衣服也已经穿上了。

  “这么快啊”?

  我笑着说了一句,随即上前将丁当搂在了怀里。

  “你干什么”?

  谁知我刚抱住丁当,对方就猛然从我怀里挣脱了出来,同时直接一个耳光甩在了我脸上,然后就怒气冲冲的瞪着我。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我直接捂着脸就傻在了原地,这下我真的傻了,人家都说男人提上裤子就不认帐了,这女人他么的直接下了床就不认人了。

  虽然我这时候真的很生气,但先前毕竟跟丁当那个了,对方扇我一巴掌,我也不能直接发火不是?

  “你怎么了”?

  我只好压下心都的怒火,有些不明所以的问了对方一句,当然,刚才被扇了一巴掌,我也不可能笑脸相向,所以问这句话的时候我是拉着脸的,而且脸拉得老长。

  “谁让你抱我的”?

  丁当没好气的回了我一句,看那样子好像扇我这一巴掌很应该一样。

  “我艹”。

  这下我真火了,“都他么睡过了,抱你一下怎么了”?

  “谁跟你睡过了?你有病吧你”?

  丁当骂着,忽然脸色一变,“你是不是做春梦了?而且做春梦还梦见了我,你想死啊你”?

  “我......”?

  这下我真被搞懵了,张着嘴半天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我敢肯定刚才不是做梦,因为那种感觉真的太真实了。

  除非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丁当不想认帐了,关键是,我又不要她负责,她干嘛玩这种把戏?

  “难道丁当只想来个一夜情,然后谁也不认识谁?不过这演的也太逼真了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咒骂了一句,“他娘的你没跟我睡难道是鬼跟我睡了”?

  说出这句话我心神忽然震了一下,同时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我连忙看向丁当,一本正经的道:“你说实话,刚才到底有没有跟我睡过”?

  “你有病啊?做春梦做的连现实都分不清了”?

  丁当没好气的骂了我一句,看样子也不像开玩笑。

  这下我直接傻了,“他么的刚才到底跟谁睡了”?

  我正这么想着,走廊另一边忽然走过来一个人,披着衣服的丁当......

  “尼玛的老天玩我呢吧”?

  这下我神经都开始错乱了,嘴巴也张成了O型,就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

  我现在甚至分不清,哪个才是真的丁当,而多出来的这一个丁当,又是从哪来的?

  “难道是幻觉”?

  想到这里我拼命的甩了甩头卢,然后下一瞬间,等我再次向着走廊那边看去的时候,那个披着衣服的丁当忽然不见了,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又或者是本来就没有出现过。

  “这果然是幻觉......”。

  我使劲扯了下自己的头发,头皮上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感,使得我神经稍微清醒了点。

  “你到底要玩哪样”?

  我说着抬起头狠狠地瞪着丁当,我感觉这一切都是她的把戏,害得我都出现幻觉了。

  丁当没有回答我,而是直接绕过我走进了房间,我只好冷笑着跟了进去,我倒想看看她接下来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丁当走进房间就径直来到了床边,随即一把扯开了被子,床上留有一摊血迹,我知道这是怎么来的,丁当留下的,说明对方也是第一次。

  “别玩了”。

  我说着不耐烦的看向了丁当,“刚才就是你跟我睡了,你可以说自己梦游到这里的,也可以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但事实就是你真的跟我睡了,床上的血迹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个人不是我......”。

  丁当说着一个劲的摇头,好像她自己也有些难以置信。

  “不是你还有谁?这里就你一个女的,难不成我真的做春梦了?可他么谁做春梦能做到这份上”?

  我说着指了指床上的血迹,这根本就不是做春梦能够留下的痕迹。

  “我相信你没有说谎,可那个人真的不是我”。

  丁当说着皱起了眉头,“因为走廊里的那个人,我也看见了”。

  “你说什么”?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反应不过来,还是难以接受,总之这一瞬间我完全愣住了。

  “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披着衣服的女孩,我刚才在走廊也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