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三十五章雨夜鬼楼3

第三十五章雨夜鬼楼3

  听到这里我头皮都炸开了,我潜意识里已经认为那只是幻觉,我也证实了我的想法,没有第二个丁当。

  可现在,丁当说她也看见了,那就绝对不可能是幻觉,因为两个人不可能同时产生同样的幻觉,那绝对是违背常理的。

  如果非要解释得过去,那就只能说有鬼,而那个鬼,就是刚才跟我睡了的丁当。

  “我艹......”。

  这一瞬间我浑身汗毛都不由得倒立了起来,直接就从头顶凉到了脚底,我实在无法想象,我他么第一次将然给了鬼。

  “大半夜不睡觉吵什么呢”?

  这时候三舅和大天道人也睡眼惺忪的走了进来,看样子是被我和丁当刚才的争吵给吵醒了。

  “三舅,我失身了”。

  看到三舅我没来由的就是一阵难过,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想哭。

  “失了就失了呗”。

  三舅说着瞄了一眼床上的血迹,随即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再说了人家丁当这么漂亮,配你绰绰有余不是,你还有啥不乐意的”?

  “我他么倒想第一次是给了她呢”。

  我说着看了一眼丁当,发现对方也是脸色通红,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

  “大侄子,你可真是厉害”。

  大天道人说着有些忌讳的看了丁当一眼,看得出这家伙很害怕丁当,不然这破嘴指不定说出什么来呢。

  “那个,你外甥失身跟我没关系的”。

  沉吟了一会,丁当有些尴尬地说了这么一句,显然是为自己澄清。

  “小姐你开玩笑呢吧”?

  三舅有些不信的道:“这里就你一个女的,我大外甥失身怎么可能跟你没关系?难不成他第一次还给了鬼啊”?

  “三舅,我他么第一次真的给了鬼了”。

  我哭丧着脸回了三舅一句。

  “别瞎说”。

  三舅喝斥我一句,指着床上的血迹道:“鬼怎么可能留下血迹?你丫的是不是爽晕了头了”?

  “我不知道,总之那个鬼跟丁当一模一样”。

  我说着看了丁当一眼,感觉说这句话有点很难为情,毕竟这玩意说出来多少有点玷污丁当的味道。

  “丁当小姐,你是不是不想对我大外甥负责了”?

  三舅说着叹了口气道:“你不想负责也没事,关键是你别搞这种把戏来骗他啊,万一他吓得以后不敢碰女人了,那我们这两家人可就断了香火了”。

  “我说没有就没有,你们这人怎么都这样”?

  丁当说着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意思很明显,你自己来说清楚吧。

  “三舅,是这样的”。

  我说着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跟三舅说了一遍,当然,这其中的细节,我直接就掠过了,毕竟这事我也说不出口。

  “我艹”。

  我一说完大天道人就叫起来了,“你这运气也太好了吧?我要是......”。

  大天道人刚说到这里,被丁当看了一眼,当即就止住了话题,然后使劲咽了咽唾沫。

  三舅听完后沉思了一下,随即看向丁当道:“丁当小姐,既然那个人不是你,那你三更半夜的为什么敲我大外甥,这个似乎有点不合常理吧”?

  三舅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先前竟然将这事给忽略了,一个女人三更半夜的敲一个男人的门,这肯定是有目的地啊,她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跑来敲我的门吧”?

  “你大外甥三更半夜的在说话,我知道房间就他一个人,出于好奇,所以就过来看了一下,谁知他一见我就抱了我”。

  丁当说着又瞪了我一眼,好想还在为先前的事耿耿于怀。

  这个解释虽然有点牵强,但也说得过去,那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先前跟我睡了的那个丁当,真的是鬼无疑了。

  想到这里,我神经不由得绷紧了起来,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门口闪过一道人影,吓得我当即就叫了起来,“有鬼......”。

  “哪里”?

  三舅断喝一声。

  “刚才在门口飘过去了”。

  我说着心有余悸的指了指门口。

  三舅一听就和大天道人追了出去,我也准备追出去,丁当忽然一把拉住了我,“你就别出去了,在这里保护我”。

  “保护你”?

  我一听连忙摇了摇头,“我他么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保护你,我们赶快跟上三舅他们”。

  我说着就准备拉着丁当出门,谁知房间门竟然猛地关上了。

  这一下可真把我吓了一跳,我还没反应过来,丁当忽然就抱住了我,同时嘴唇就贴了上来,直接吻上了我的唇,我想要逃避,却发现和森体仿佛被禁锢了一般,竟然动不了了。

  这下我简直惊骇到了极限,“他娘的不会这个才是鬼吧”?

  我这样想着,体内的黑色气流已经源源不断的沿着我的口腔,流进了丁当的嘴里,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他么的这家伙不是想跟我接吻,而是想要吸走我体内的阴阳二气”。

  我开始拼命的挣扎,想要逃走,但这身体就是如同灌满了铅一样,动也动不了,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体内的阴阳二气被对方一点点吸走,而我却完全束手无策。

  这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从地上爬了进来,不错,就是爬了进来,而且指甲那么长,看得我头皮都麻了。

  同时丁当也推开了我,抬手一指门口爬进来的那个人影,一道黑光电射而出,直接就击在了那个人影的身上。

  黑光钻进了趴在地上的那个人影体内,然后对方就开始颤抖,身体开始分化,转眼化作一缕黑烟消散了。

  “怎么样”?

  丁当说着转身对我露出一个极其诱惑的表情,但现在看在我眼里直简直比恶魔的微笑还让我恐惧。

  “你别过来......”。

  我大叫着,开始惊恐的后退,同时连忙拿起了床上的铜钱剑,现在我觉得这家伙就是一个魔鬼,我是万万不敢让对方靠近我的身体了。

  看着丁当一步步向我走来,我恐惧的都快要晕过去了,要不是现在背靠在墙上,我估计我会直接瘫软在地上。

  “快把剑放下,乖乖的听话......”。

  丁当继续跟我说着,声音充满了魅惑的味道,仿佛可以勾走人的心魂,听的我心脏都开始狂跳。

  避无可避,我一咬牙,一剑就向着丁当的胸口刺了过去,现在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

  不过我这剑还没刺到丁当的胸口,就再也刺不动了,因为对方已经一把抓住了剑身,这驱鬼除邪,无往不利的铜钱剑现在却失去了效用,直接被对方捏在手里都没有反应。

  下一瞬间,丁当猛地一扯,我手里的铜钱剑就被夺了过去,对方将铜钱剑扔在地上,随即再次向我缓缓地走来。

  “三舅......”。

  这时候我被吓疯了,就开始拼命的大叫。

  不过这喊叫声也起了作用,门口冲进来一个人,这人不是三舅,也不是大天道人,而是另一个丁当。

  门口的丁当冲进来就对着我面前的这个丁当一指,同样的一道黑光射了出去,我面前的这个丁当连忙回身射出一道同样的黑光,两道黑光在空中相遇,竟然连在了一起,开始彼此消磨。

  这时候我来不及多想,捡起地上的铜钱剑就插进了我面前这个丁当的后背。

  “啊......”。

  这下对方当即惨叫一声,紧接着门口那个丁当射出的黑光就击在了她的身体上,然后这个丁当的身体同样开始分化,转眼化作一缕黑烟消散了。

  虽然这个丁当看着很真实,但她刚才吸我体内的阴阳二气,肯定是假的,所以对方的死亡我也没感到愧疚或者不舍。

  “你没事吧”?

  门口那个丁当上前来问了我一句。

  “没事”。

  我摇摇头,随即连忙问了对方一句,“你是真的假的”?

  “废话”。

  丁当笑骂一声,“我肯定是真的了,不然刚才干嘛救你”。

  “那你先前是不是跟我上过床”?

  我连忙又问了对方一句,因为我现在有点不确定,先前跟我上床的到底是鬼还是丁当?

  “胡说什么呢你”?

  丁当一脸愤怒道:“他么老娘一直在房间,刚才听到喊叫声才出来,谁他么跟你上床了”?

  “我......”?

  我一时张口结舌,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时候三舅和大天道人也冲了进来,三舅一看到我就大叫一声,“小北,快走,这里有古怪”。

  “我艹”。

  我在心里暗骂,“这他么何止有古怪......”。

  三舅说着已经和大天道人跑出了房间,我连忙撒丫子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