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三十六章雨夜鬼楼4

第三十六章雨夜鬼楼4

  跑到客厅之后,我也顾不上什么么丢人了,直接扯掉裹在身上的白布,然后拿起半干不干的衣服就胡乱的套在了身上。

  这时四周忽然传来一阵阵诡异的笑声,同时我看到头顶上方不时出现一道道人影,就那样漂浮着一闪而过,吓得我腿都软了。

  大天道人连忙跑过去开门,可那门却仿佛锁死了一般,大天道人拽了半天也没拽开。

  下一瞬间,门上忽然生长出来一张鬼脸,猛的向着大天道人咬了过去,吓得对方一下子退出好几步,然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奶奶的”。

  大田道人咒骂一声,随即抽出背后的桃木剑,一把摸出三张灵符贴在了桃木剑之上,这才开始小心的戒备起来。

  四周那种笑声越来越肆无忌惮,那种虚幻的人影更是漫天飞舞,搞得我头皮都发麻了。

  这时候我忽然感觉脚腕被人抓住了,我连忙低头一看,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竟然爬到了我脚下。

  “啊......”。

  我当即就尖叫了起来,同时一剑猛地劈在了脚下的那个人影身上,铜钱剑再次亮起青光,那个人影身影一闪,竟然消失了。

  这时候我已经处于疯狂的状态了,舞着铜钱剑就开始胡乱的劈斩,吓得三舅他们都不敢靠近我,毕竟我手里的这玩意不是木头的,劈在人身上那是会要命的。

  “住手......”。

  这时大天道人忽然冲我大吼一声,那声音就像炸雷一样,震得我耳膜都有些生疼,但这一声大喝也将我从疯狂的状态中惊醒了过来。

  我停下自己手里的动作,冷汗不要命的流淌先来,全身都出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镇定点”。

  三舅也冲我轻喝一声,同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显然是觉得我给他丢人了,可这种情况,加上先前一系列的诡异事件,我真的是想镇定也镇定不下来啊。

  这时候那些漫天飘浮的鬼影已经开始向我们扑了过来,我连忙运转阴阳二气护体,然后握着铜钱剑就是一阵乱舞,凡是被我手中的铜钱剑劈中的鬼影,全都惨叫着飞了出去。

  三舅跟大天道人也是桃木剑舞得虎虎生风,将那些鬼影杀得惨叫连,再看丁当还是如同先前一样,不断的射出黑光,凡是被黑光碰到的鬼影,当即就化作黑烟消散在空中。

  不过这鬼影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杀来杀去都杀不完。

  “三舅,快想办法,这样下去不行啊”。

  我一边抵挡一边冲三舅大喊了起来。

  “好”。

  三舅应了一声,随即将桃木剑插回后背,然后从包里拿出朱砂,就开始在地上以极快的速度刻画了起来。

  不一会时间,地上就被三舅画出了一个巨大的太极八卦图,三舅直接就坐在了八卦图中,同时对大天道人大喝一声,“道兄,开五行八卦”。

  “好”。

  大天道人应了一声,随即跳进八卦图中,坐在了三舅对面,然后两人同样双手结印,开始念起了咒语。

  等咒语念完,三舅又拿出八卦铜镜一下子扔上了头顶,这下铜镜当即镜面反转,却是停在了半空。

  然后三舅和大天道人手印连连转变,最后两人同时一指头顶的八卦铜镜,轻喝一声,“阴阳五行,太极八卦,开......”。

  随着话音落下,只见八卦铜镜之上射出一道玄光,直接照在了地面的太极八卦之上,紧接着地上整个巨大的太极八卦图都亮起了玄光,开始一圈圈向着四周扩散。

  转眼之间,整个屋子里都被玄光照耀的一片璀璨,凡是被玄光照射到的鬼影,全都惨叫着化作一阵阵青烟消散在了半空。

  “还想要吗”?

  我正看得起劲,耳边忽然传来这样一个声音,吓得我连忙回头看去,却是丁当正凑在我旁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见我回头还对我眨了眨眼。

  本能的我感觉不对劲,于是我连忙回头看了一眼另一边,丁当正神情专注的看着三舅和大天道人施法。

  “啊......”。

  这下我当即就尖叫了起来,同时一剑劈在了我旁边的丁当天灵上,谁是这次铜钱剑劈了个结实,但却没有起到应有的多用,丁当只是揉了揉额头,然后一把扯过我手中的铜钱剑,直接就扔了出去。

  “我艹”。

  这下我直彻底傻眼了,我甚至还没有回过神来,我旁边的丁当已经抬手一指上方的八卦铜镜,一道黑光就射了过去,直接击在了三舅和大天道人头顶的那个八卦铜镜之上。

  这下八卦铜镜直接就炸了开了,同时三舅和大天道人也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尼玛的......”。

  这下我彻底怒了,连忙双手结印,念出一串咒语,随即轻喝一声,“一念阴阳,大道苍茫,法印即出,鬼怪伏诛,起......”。

  喝出这段咒语之后,我就将结出的手印推了出去,一个黑色的法印再次脱手而出,就在将要击中眼前的丁当时,对方的身体忽然凭空消失了。

  这下我不由得大惊失色,连阴阳法印都奈何不了对方,那我可真的是黔驴技穷了。

  我正当绝望之际,真的丁当忽然抬手一指我的头顶,一道黑光当即就击射了出去,同时那个假的丁当也一下子在我头顶显出身形来了,吓得我直接坐在了地上。

  然后真假丁当就战在了一起,两人手中皆是黑光流转,彼此对碰之下气劲四射,逼得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不由得退出到了房间的角落,眼神惊异的看着场中战斗的两人。

  其实这时候我真的有点不敢置信,我也无法接受眼前所见到的场景,这样的事情也许以前只能在电视里看到,但现在,当他完完全全展现在我面前,我怎么感觉都很荒谬。

  三舅使用法器、法术驱鬼除邪这些,我现在基本已经可以接受了,但眼前丁当这样直接手中黑光流转,动不动就是气劲四射,我甚至以为他么拍电视剧的。

  不过唯一的区别就是,拍电视的角色死了还可以活,但我们这样死了那就是永不超生了。

  两个丁当打的已经到了白热化状态,其实现在我们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真的,那个是假的,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赢得那个是真的,不然我们就真的死翘翘了。

  “道兄,这丫头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逆天”?

  旁边的三舅看着看着忽然问了大天道人一句。

  “不知道啊”。

  大天道人一脸苦逼的道:“我也是在半路遇上她的,然后她让我叫她姥姥,还要我给她做跑腿的,你说我这一把年纪了,我肯定是不愿意啊,可后来,他娘的我差点被她整死,所以这没办法就做了她的跑腿的了不是”?

  “我艹,你可真出息”。

  我说着不由得对对大天道人比出了中指,感觉这家伙也太丢人了,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吓的叫姥姥。

  “我说大侄子,你是不知道她的厉害啊”。

  大天道人哭丧着脸道:“她要是想整你你就知道了,那手段可多着呢,保管让你生不如死,你不屈服都不行”。

  “欲仙欲死还差不多”。

  我说着不由得就笑了起来,“这一个不好我可就成了你姥爷了,你早点做好改口的准备”。

  “我艹,你......”。

  大天道人气得指着我半天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样子连一边的三舅都忍不住笑了。

  说话的功夫,真假丁当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两人彼此射出一道黑光在半空相遇,然后光束连在了一起,彼此消磨碰撞。

  最后,其中一个丁当施展的光束势如破竹,磨灭对方的黑光后,转眼就击在了另一人的身体上,然后那个丁当的身体就开始分化,转眼化作黑烟消散无形。

  这下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都紧张了起来,也不知道这最后是谁胜出了,感觉这个赢家应该是真的吧。

  看丁当走了过来,我连忙问了对方一句,“你先前是不是跟我上过床”?

  “你他么......”?

  丁当咒骂着,随即凌空一抓,竟然将我扯到了她面前,然后抓着我的衣领,将那勾人的红唇凑到我嘴边,咬牙切齿的道:“你要再敢胡说,我就废了你”。

  说完之后丁当还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我下身已经支起的帐篷,搞得我浑身都一阵冰凉,我只好闭嘴不敢再说话了。

  “我们快离开这里,这地方太诡异了,说不定随时都会有危险”。

  三舅说着就开始招呼我出去,不过这时候我忽然心生警惕,这是一种直觉,人遇到危险时的一种本能反应。

  不由自主的,我抬头向着上方看去,只见楼上的走廊里站着一个人,一个男人,这个人给我的第一感觉,他绝对不是鬼。

  当然,他也绝对不是人,我感觉这家伙甚至比鬼还可怕。

  那人双眼冒着两团幽森森的鬼火,而且嘴里还冒着白气,就站在上面的走廊里,那样俯视着我们。

  不由自主的,我和三舅几人开始后退,缓缓的向着门口移去,虽然我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玩意,但看三舅的神色,那绝对是要命的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