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三十八章儿时的玩伴

第三十八章儿时的玩伴

  那个怪物嘶吼一声就追了过来,我不知道我脑袋出什么问题了,想出来的这个怪物他么简直能把人吓死。

  我们在前面狂奔,后面直接就像万马奔腾,那大树直接被摧毁了一片,横七竖八的倒了下来。

  我们几个一边跑,一边左右躲闪,不然这么大的树要是砸人身上,那直接就能把人砸死了。

  虽然后面那个怪物把大树撞倒了一片,但这也阻碍了对方的行动能力,使其速度大大下降,不然我们早被追上一脚踩成肉泥了。

  就这么一阵狂奔,前面的树木渐渐稀疏了起来,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怪物竟然速度倍增,眼看就要追上我们了。

  这时候我头皮都开始发麻了,就只有一门心思,那就是跑,腿跑断了也要跑。

  “这有个山洞”。

  大天道人忽然大喝一声,我转头看去,不远处果然有一个山洞,不假思索,我们连忙冲了进去。

  那个怪物也紧接着冲到了洞口,不过这洞口太小,它却是无论如何也冲不进来。

  “你来啊,他娘的你倒是进来啊......”。

  我站在山洞里面冲那个怪物大喊大叫,浑身依旧哆嗦个不停,其实我是在壮胆。

  我正喊着,那怪物忽然张开嘴吧,一个青面獠牙的鬼脸就向我飞了过来,而且脖子的另一头,竟然还在怪兽的嘴里,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的脖子被无限拉长了一般。

  我当即骇得魂飞天外,腿一软竟然坐到了地上,那鬼脸冲到我面门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直接跟我打了个照面。

  “啊......”。

  我尖叫一声,连滚带爬的退出去好几步,才发现那个鬼脸的脖子被三九用一根红绳给绑住了,三舅使劲一勒,那鬼脸就齐脖子断掉了,被无限拉长的脖子缩回了外面那个怪兽的嘴里,鬼脸则是掉在地上化作了一滩血水。

  我刚缓过一口气,外面的那个怪兽就开始使劲的撞洞口,一时之间仿佛地动山摇一般,洞口石壁都被撞塌了一大片,洞里面更是碎石乱坠,尘土飞扬。

  我们吓得连忙开始向里面跑,头顶不断有碎石坠落下来,躲闪不及之下我被砸了好几次,虽然这石头不大,但也照样砸的我头破血流,再看三舅他们也比我好不到哪去。

  我们就这样狂奔了一阵后,那个山洞竟然到了尽头,不过庆幸的是这后面还有个出口,不然他么我们就要被活埋了。

  刚跑出山洞,里面就开始坍塌,不一会直接将山洞给填没了。

  “我艹,大侄子,你是怎么想出来这玩意的?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大天道人一出来就看着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也不知道对方是夸我还是骂我,总之听话音应该是抱怨的意思,所以我只好尴尬的脑挠头,也没有搭话。

  “道友,你们真的要回老家吗”?

  大天道人又转头问了三舅一句。

  “嗯”。

  三舅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准备先带小北回去一趟,做一些准备,然后就带着他开始四处游历,希望能够找到破解诅咒的办法”。

  “诅咒”?

  大天道人一听,有些迷惑的道:“什么诅咒?难道大侄子中了什么诅咒不成”?

  “对”。

  三舅点点头道:“小北他们家世代被人下了诅咒,每一道代在以减寿十年的寿命延续着,到现在就只剩下小北了,而他的寿命,只有二十九岁”。

  “不是吧”?

  这下大天道人的眼睛都瞪直了,“这种邪恶的诅咒好像只存在于传说,怎么可能真实的出现在世间”?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三舅说着叹了口气道:“先前那种诡异的事情我们都遇上,这种邪恶的诅咒真实的出现在世间,也不稀奇,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下的诅咒”。

  “哦,对了”。

  大天道人眼睛一转道:“上次你那个大姐夫不是擅长占卜算卦么,难道他也算不出来“?

  “算不出来”。

  三舅摇摇头道:“我之前带小北去了一趟滇古镇,请禁婆帮忙算了一卦,她算出了结果,却因为忌讳某些人没有告诉我,所以我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我去,你能请得动那老怪物?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

  大天道人说到这里忽然皱起了眉头,“不过能让那老怪物忌讳的人,那肯定是逆天的存在了”。

  “是啊”。

  三舅有些怅然的道:“所以这事,恐怕非常麻烦了”。

  听到这里,我也有些难受,想让三舅别管我的事了吧,他肯定不会答应,可让三舅帮我的话,他似乎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真的是一件相当纠结的事情。

  “传说迷失森林有一颗万年不死的生命之树,如果能够吃了上面结出的生命果实,应该可以延续他的寿命”。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丁当忽然慢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

  这下我跟三舅,还有大天道人都睁大了眼睛,三舅首先发问道:“那这个到底靠不靠普?生命之树我也听说过,但具体位置我还真不知道”。

  “具体位置就在迷失森林,不过......”。

  说到这里,丁当话锋一转道:“传说这生命之树乃是一个原始部落民族的神圣象征,你们就算找到了,也未必能够得到生命果实”。

  “既然有希望那就要去试试了”。

  三舅说着对大天道人和丁当一抱拳道:“两位,我和大外甥就先走了,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聊”。

  “好,你们慢走”。

  看大天道人和丁当点头,我跟三舅当即就转身离开,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这次没有再做耽搁,我和三舅直接就奔回了老家,三舅说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我就径直回了我家,也没有去三舅住的山洞。

  回家后我妈难免唠叨了一番,问我去干什么了之类的,我只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了,毕竟我这么大的人了,我妈也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晚上的时候我朋友正好来找我了,这家伙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名字叫莫小西,他家就在我家隔壁的,所以我跟他关系一直很好,不过这么多年在外面也没怎么联系,但感情还是在的。

  小西虽然也姓莫,但他跟我没有亲戚关系,只是同样姓莫而已,因为我们村大部分人都姓莫。

  一见面小西就上前给我来了一个熊抱,毕竟这八年没见了,说实在的,现在见面还是感觉很激动的。

  “你小子这几年在外面干什么的?连点音讯也没有”?

  小西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人也比以前帅多了么,有没有女朋友的”?

  “你看我这样子像有女朋友的人么”?

  我说这举起双手转了一圈,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哈哈”。

  小西当即被我逗乐了,“走,咱喝酒去,这可是八年没跟你喝过酒了”。

  对方一说喝酒我就来劲了,尤其回想小时候跟这家伙偷了酒在外面喝的情景,那简直是回味无穷。

  我直接搬了张小桌到院子外面的一棵大树下,又拎了两瓶蓝色经典,整了几个小菜,然后我就和小西在外面边喝边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其实无非就是聊一些我这几年在外面的经历,因为小西一直在老家,对于外面的世界他倒是挺好奇的。

  “小西,你现在应该结婚了吧”?

  我之所以有此一问,那是因为我们这里的人的孩子一般二十来岁就结婚了,只有像我这样一直在外面闯荡的才会例外,小西比我大一岁,算算年龄那肯定是结了婚了。

  可我这句话问出口之后,小西忽然就沉默了,然后就是一个劲的喝酒,也不回答我的问题。

  “你怎么了”?

  本能的,我感觉这事似乎有点不对劲。

  “你还记得小欣吗”?

  小西不回答我,反问了我一句。

  “肯定知道啊,怎么了”?

  我有些搞不清楚小西为什么这么问,因为小欣当年是我们一起的玩伴,也是我们村的,她当时好像是喜欢小西吧,照理说这时候小西的老婆应该就是小欣才对,但看小西现在的表情,加上对方话里的意思,显然结果不是这样的。

  “小欣她死了”?

  小西的话对于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我就算想破脑袋,也绝对想象不到会是是这样的结果。

  “她是怎么死的”?

  我听完连忙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这件事说来就有点话长了”。

  小西说着又狠狠的灌了两口酒,这才开始缓缓的讲述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