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三十九章阴阳两隔

第三十九章阴阳两隔

  “这件事首先要从四年前说起”。

  小西一开始就说到了四年前。

  “当时我跟小欣订了婚,本来是快要结婚的,但有一天,我忽然在山里遇到一个迷路的女孩,一问才知道她没有家人,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所以我就把她带了回来,但这件事让小欣知道后,她一时之间想不开,就寻了短见”。

  “她就是因为这事自杀的”?

  听到这里我不由问了小西一句,因为我感觉这件事似乎有些太不合乎常理了,小欣照理说没那么小心眼,就算小心眼也不可能为这事寻了短见,毕竟小西又没说要和那女的在一起,小欣这样做,似乎太过小题大作了。

  “当时我也想不明白”。

  小西说着使劲的搓了搓脸,“她是上吊自杀的,而且还是吊死在他们家坟地里的一颗大槐树上,等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当时小欣穿着一身的红衣服,而且因为吊的时间太长,衣服都滑下肩膀了”。

  说到这里小西就开始颤抖,看得出他很恐惧,不过我没有接话,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小西又狠狠的灌了两口酒,同时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因为这会他已经满脸是汗了。

  我连忙掏出一支烟递给小西,然后打着火机给对方点上,同时我自己也点起一支,然后就慢慢的抽着,等着小西的下文。

  “你知道吗”?

  小西抽了几口烟之后,颤抖着身子道:“她当时眼睛睁得滚圆,就那样看着我,虽然她已经死了,但我依旧能够感觉到她在看我,这些年她一直缠着我,村子里更是一直不得安宁,有好多人都是被她害死的,这都是我的错”。

  小西说着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看得出他很愧疚。

  “你相信鬼吗”?

  小西忽然问了我一句,我顿时哑口无言。“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跟鬼打交道,怎么可能不相信鬼”?

  不过这话我肯定不能跟小西说,这些事,一般人不知道最好,贸然告诉一些人,只会害了对方。

  想到这里,我只好有些沉重的点点头,“信”。

  “你信就好”。

  小西说着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在外面这么多年,不会相信这些鬼神之说了”。

  听到这里我也叹了口气,其实这几年在外面我真的不相信这些了,但现在,不由得我不信了。

  “那后来那个女孩呢”?

  这时候我忽然想到了小西说她带回来的那个女孩,似乎小西没有再提及。

  “那个女孩......”。

  小西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喝了口酒道:“那个女孩很漂亮,后来我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她,但这件事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包括我家里人,他们都觉得这一切灾难是那个女孩带来的,所以对她极其排斥,甚至认为她是不祥之人”。

  “但你还是和她在一起了”。

  我说着看了小西一眼,因为我知道他的脾气,他认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他的想法。

  “对”。

  小西点点头道:“我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跟她在一起了,但在家里人极力反对之下,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给过她名分,其实挺对不起她的,本来想着有个孩子,家里人也就没办法了,谁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一直没有孩子”。

  说到这里,小西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尴尬,总之他脸色很难堪。

  “这事也急不得,你慢慢来,孩子总会有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就这样安慰小西。

  “这个也无所谓”。

  小西摇摇头道:“就算没有孩子,我也一样爱她,而且她也不介意没有名分,主要是现在小欣一直缠着我,而且村里老出事,我自己被折磨也就算了,但这样连累村里人,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难道村里就没有请阴阳做个法师超度一下什么的”?

  听到这里我不由好奇地问了一句,因为要是以前出现这种事,村里肯定会请阴阳来做法超度的。

  “请了不少阴阳,也做了不少法事,可就是没见有多大作用”。

  小西说着摇了摇头,显得颇为无奈。

  “原来是这样”。

  我说完就陷入了沉思,现在这社会江湖骗子很多,要是请了一个阴阳做法事没什么作用,那肯定就是遇到江湖骗子了,但请了不少阴阳,依旧没起到什么作用,那这事就有点邪乎了。

  后来小西直接喝多了,我就送他回去了,反正他家离我家也很近,就几步路。

  我把小西送到他家的时候,有一个年轻的女子把他扶回了房间,那女子应该是小西的老婆吧,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不过看着确实很漂亮,虽然农村的打扮比较朴素,但那种天生的丽质还是衣着所无法掩盖的,不过我就是感觉有点怪怪的。

  小西的爸妈我也八年没见了,这见面难免就含蓄了几句,不过看老两口一脸沉重的样子,显然这些年也不好过,毕竟小西这事,在村里是要落人口舌的,做父母的自然也是脸上无光。

  后来回到家我又问了一下我妈关于小欣死亡的事,我妈一听就变了颜色,连忙制止了我再说下去,看样子好像很忌讳。

  后来我也就没问了,毕竟我妈也不知道我现在的状况,问多了难免露出马脚,要是让她知道我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不知道会操心成什么样子呢。

  我回到房间之后就盘膝坐在床上修炼阴阳大法,现在这情况是越来越复杂了,我自己没点本事还真的很难应付,再说三舅也不能照顾我一辈子不是?

  我就这样打坐修炼,将心神完全沉于体内,很快就进入了无我无他的境界。

  到后半夜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外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一般,虽然这时候心神沉于体内,但修炼阴阳大法这么长时间了,我本身的警惕性增强了不少,所以有什么风吹草动,我还是能够感觉到的。

  尤其是现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我几乎可以提前预知,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不需要刻意去戒备,总之有危险我心里就会莫名其妙的有点发慌,好像是潜意识里给了我警示。

  但现在,我就有了这种感觉,隐隐的恐惧感,预示着危险即将临近。

  我不着痕迹的握住了身旁的铜钱剑,同时将心神分散于体外,小心的感应着四周的变化,这种情况即使吹过一丝风,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过了一会,门自动开了,声音很轻,要不是我这样以心神感应,听的话还真听不到。

  紧接着,我感应到门口飘进来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的的红衣,就那样脚不沾地的向我飘了过来。

  虽然是感应,但这女子的身影还是清晰的映入了我的脑海,我甚至已经认出了对方,她就是小欣,虽然比起八年前长高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但这小时候一起玩了十几年,所以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遥想八年前,我背上行囊踏上离家的路途时,她就和小西站在羊肠小道的分岔口看着我,那时候我十六岁,小西十七岁,小欣十四岁。

  当时我没有回头,一直就那样向前走,有点义无反顾吧,但我心里很清楚,直到我的身影消失,小西和小欣依旧呆呆的站在原地。

  如今八年过去了,时光流转,当我再次回到这个小山村,不想早已物是人非,流年浅逝,我跟小欣更是直接成了阴阳两隔,八年前那一次离别,不想真的就是一辈子。

  算算时间,小欣死去的时候应该是十八岁吧,正值花季,天真烂漫的年纪,不想却香消玉殒,从此归于尘土。

  多少有点凄凉吧,这一刻最真实的感受。

  我将紧紧握在手里的铜钱剑放了下来,即使现在小欣变成了鬼,我也不忍心对她扬起手中的剑。

  这时候小欣已经飘到了我面前,伸长了长有锋利指甲的双手,掐向了我的脖子,显然现在的小欣,并不认识我这个儿时的玩伴。

  我只好将阴阳二气分布于全身,小欣掐到我脖子的那一瞬间,我只感觉一股森冷的寒气透过我的皮肤,直接钻进了我的喉咙,那种感觉让人有点窒息,同时我心里也生起了一阵难言的恐惧。

  但下一瞬间,小欣忽然惨叫一声,手掌冒起了青烟,同时被我身体表面的阴阳二气给弹飞了出去。

  我连忙睁开眼睛,屋子里已经是空空如也,不见了小欣的去向。

  等我将阴阳二气汇聚于双眼的时候,只看见门口闪过一道红色的人影,我二话不说就抄起铜钱剑追了出去,虽然小欣是我儿时的玩伴,但她若是一直害人的话,我自然是不能放任不管了。

  这也亏得这段时间跟三舅一起见识了太多的离奇诡异事件,恐怖事情更是经历了不少,不然要是换做以前,我早就被吓尿了,那还敢追出去。

  我追到院子里的时候,小欣已经出了大门,临出去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好似要引导我去什么地方,虽然这时候我心里有点发毛,但想到这事关系着全村人的安危,我还是一咬牙,硬着头皮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