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四十章跟我聊天的是鬼

第四十章跟我聊天的是鬼

  小欣就那样一直在我前面飘着,不时还回头看我两眼,我只好在后面一路追随,最后,我跟着小欣来到了一片树林里面,然后小欣就不见了,即使我将阴阳二气汇聚于双眼,也看不到丝毫对方的身影了。

  这下我还真有点害怕了,四下打量了一番,竟然是一片坟地,到处都是堆起来的土包,而且四周还是阴风阵阵,不时吹起坟前没有烧尽的纸钱,搞的四处飞扬。

  这时候我浑身汗毛都已经竖起来了,神经更是绷紧到了极限,我只好死命的攥着手里的铜钱剑,紧张地戒备着。

  不过我戒备了良久,四周除了刮起阵阵阴风之外,似乎就没有其他动静了,也感觉不到有什么危险的样,慢慢的我的神经就缓和了下来。

  最后我在坟地里绕了一圈,依旧没有任何发现,这下我就有点奇怪了,刚才小欣的样子,绝对是有意引导我来这里的,应该是有什么目的才对,为什么现在我来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小北......救我......”。

  耳边忽然传来这样的声音,很飘渺,我大概能够分辨出应该是小欣的,不过这种声音好像是村四面八方传来的一般,我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

  当我再次转回原位的时候,忽然发现前面的一颗大槐树上出现了小欣的身影,我连忙追过去看了一下,小欣竟然被绳子吊在那颗槐树上,而且舌头伸的很长,眼睛睁得滚圆,同时身上的衣服都滑下了肩膀。

  看到这里我头皮都炸开了,这个场景简直跟小西说的一模一样,照理说这应该是小欣当时死亡的样子,可为什么时隔四年,我又看到了相同的场景?

  我想要冲上前去将小欣放下来,但直觉又告诉我,绝对不能过去,本能的警惕性,我感觉前面有危险。

  正当我纠结的时候,一边的空地上忽然亮起了一团绿色的火焰,闪烁着幽森森的光芒,同时我看到火焰四周围着几个人,好像是在烤火,但那绿色的火焰给我的感觉直接是森冷的,很显然这些烤火的也都不是人。

  我的额头当即就开始冒冷汗,四周开始传来那种诡异的笑声,不时有人影从我面前闪过,红色的身影,感觉是小欣,好像对方在围着我飘荡。

  现在我甚至已经开始后悔了,这大晚上的,我一个人追到这种地方,确实有些太仓促了,而且我现在这水平,最多就算半个阴阳,继续呆在这里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打定主意,我就立刻开始往回家走,这下四周那些人影都向我涌了过来,一时之间鬼影重重,吓得我连忙将阴阳二气分布于全身,同时握着铜钱剑小心的戒备。

  这阴阳二气的效果确实也很明显,我一分布在全身,那些鬼影就开始后退,不敢再靠近我半步。

  不过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小欣竟然不畏惧我身上的阴阳二气,直接就扑在了我身上,同时抱住了我的身体,被阴阳二气炼的浑身冒青烟,发出凄厉的惨叫,但对方愣是抱着我不放。

  一时之间我也没了办法,生怕将小欣炼的魂飞魄散,我只好连忙将阴阳二气沉入体内,挣扎了半天才摆脱了小欣的束缚,同时我直接一剑劈在对方的额头,铜钱剑再次亮起青光,将小欣弹飞了出去。

  就在这一瞬间,我忽然心生警兆,不过这次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有一道气劲袭在了我的后背,那气劲没有对我造成伤害,但却钻进了我的身体,直接向着我的大脑神经冲去。

  这一瞬间我简直骇然到了极限,我能够清晰的感觉那玩意在我体内窜动,被一个莫名的东西钻进身体,想必这种事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吧。

  这一次我甚至都来不及作出反应,体内的阴阳二气已经自行流转了起来,转眼就沿着我的四肢百脉向全身扩散了。

  体内那道气劲一遇到上阴阳二气,当即就开始后退,转眼就从我的身体里面退了出来。

  凭着感觉,就在那道气劲钻出我身体的一刹那,我直接凌空一剑就斩了出去,看起来明明只是斩在了空气上,但本能的我感觉斩到了什么东西,同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刚才铜钱剑落下的那个位置,竟然飙出一股献血。

  而且鲜血还以奇快的速度想着远方蔓延,我连忙追了上去,可惜追出没几步,那血迹就消失了。

  等我回过头来的时候,身后那些鬼影,还有小欣都不见了,就连先前那团绿色的火焰都不见了。

  一切归于平静,我连忙向家里走去,同时心中暗暗庆幸,辛亏有阴阳二气护体,不然今晚这情况,我准挂了。

  我走到路口的时候,前面又出现了一个人影,这后半夜的,一般情况我们这里是不会在外面看到人的,那就是说明这人百分之九十应该是鬼。

  虽然我现在不想正面对应这些东西,但前面是必经之路,所以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走了。

  当我走到那个人影跟前时候,对方忽然抬起头看我,同时问了我一句,“小北,你什么回来了的”?

  “老孟叔”?

  我一看这人直接就傻眼了,这头戴毡帽,叼着烟斗的大爷不正是我们村里的老孟叔么?我小时候经常跟他一起放羊的,这也同样八年没见了,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认出了我。

  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这老孟叔大晚上的不睡觉,跑这种地方干嘛来了?

  “你小子还知道你老孟叔?这几年也不回家里来看看,就想着在外面逍遥了是吧”?

  老孟叔说着对我咧嘴一笑,看样子是责怪我,但我却没有听出责怪的味道。

  我只好尴尬的挠了挠头道:“老孟叔,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怎么跑这里来了”?

  “睡不着,出来透透风,年龄大了,不像你们年轻人那么好的睡眠”。

  老孟叔说着磕了磕烟头,又抬又看了我一眼道:“你小孩子家家的怎么大晚上也不睡觉?到处乱跑,也不怕家里人担心咋滴”?

  “我出来锻炼身体”。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所以只好编了这么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毕竟实话是不能说的。

  “我看你小子梦游了吧,赶快回去睡觉”。

  老孟叔说着对我摆摆手,然后起身走到旁边的一个坟头前,下一瞬间就不见了。

  “我艹......”。

  我一下子直接被吓得魂飞天外,连忙撒丫子就开始狂奔,等跑回家的时候,我直接出了一身的冷汗,那感觉就像去了一趟阎王殿一样,虽然心脏依旧在剧烈地跳动,但这时候我还真有点佩服我的勇气。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对于人来说,你所谓的不敢做的事,其实只是没有习惯,如果做得多了,就是你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做起来也觉得没什么不可能的。

  比如我今晚所有经历的一切,要是搁以前我早被吓晕过去了,但这次,我不光没有晕过去,而且自己跑回来了,甚至觉得也不是那么恐怖,只是想起来有点后怕。

  回来之后我也没有睡觉,这时候天已经快亮了,我盘膝打坐了一会,等天亮以后就直接去了三舅的山洞,毕竟这件事太过邪乎,我感觉自己也搞不定,所以只能请三舅出马了。

  不过我去的时候三舅正好不在,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我只好在山洞里等他回来,谁知这一等直接就等了一天,我差点被急死。

  直到傍晚的时候三舅才回来了,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对方这时候竟然已经恢复了本来的面目,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回家。

  “三舅,你干嘛去了,我都在这里等了你一天了”。

  看三舅回来,我难免要抱怨两句,毕竟这等了一天,搁谁心里也不会舒服。

  “你昨天不是刚回家么?怎么这么快又来找我了”?

  三舅似乎没有听出我话里的抱怨,或者听出来了也是无视,总之对方直接就开始询问我此行的目的了。

  我也不介意三舅的直接,简要的跟对方说了一下,“我们村里这几年不太平,听他们说请了不少阴阳做法事,也没见有什么作用,而且我昨晚见鬼了,所以想找你去看看,也不知道这村子里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这个不急,今晚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明天我们再去你们村”。

  三舅说着就开始收拾家伙了,显然是有行动,那就意味着接下来没好事。

  “今晚有行动”?

  看到这里我不由问了三舅一句.

  “你就直接问我们干嘛去不就行了么,还这么拐外抹角的,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三舅我看不出来是吧”?

  “额......”。

  被三舅揭穿,我当即尴尬的挠了挠头,随即问道:“那我们今晚这是去哪里?干什么去”?

  “去我们村子,村里有人据说是被鬼给缠上了,我这一露面就已经来找我了”。

  说话的功夫,三舅已经收拾好了家伙,拎起黑色的布包就开始招呼我。

  “走吧”。

  “好”。

  我应了一声,然后就跟着三舅出了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