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四十一章招错魂了

第四十一章招错魂了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不一会时间,我就和三舅来到了他们村的一户人家,看着挺眼熟的,感觉小时候应该来过,不过这时间过去的太久,我有些记不清了。

  我和三舅一走进院子,这家里人就迎了出来,连忙请我们进了屋,然后又给我和三舅敬烟上茶的,倒是挺客气的,毕竟我们这里人迷信,当阴阳法师倒也很吃香的。

  进屋我就发现炕上有一个年轻人,应该跟我年龄差不多,看着还有点面熟,不过我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那年轻人看我们进来也不招呼,只是一个劲的盯着房梁发呆,我和三舅抽支烟的功夫,那年轻人竟然开始自顾自的大笑,笑了一会,对方又开始哭,而且那种泪流满面的样子,绝对不像是装的。

  看到这种情况,我还真有点闹心,毕竟这大晚上的,怎么感觉这年轻人好像被鬼附身了一般。

  “他三叔,你看小嘉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自从三天前从邻村回来,他就变得神志不清,一会哭一会笑的,问他什么他也不说,我现在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先前给我们敬烟的那个中年汉子看着三舅说了这么一句话,想必是炕上那个年轻人的老爸了。

  不过刚才对方说到炕上那个年轻人叫小嘉,我似乎有点印象了,那年轻人应该叫刘嘉,小时候我来三舅村子跟他一起玩过,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要不是中年汉子提起对方的小名,我还真想不起来。

  三舅掐了烟之后,上前看了一下刘嘉的情况,然后就开始在正房布置法坛,这个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就只能在一边干看着。

  等法坛布置好之后,三舅让我去上香点蜡烛,这个我自然是可以的,上香的时候我大概看了一下,这桌子上神牌,符咒,阴阳铃,雷尺什么的都有,但就是少了那个牛头人身的雕像。

  就是三舅房间里一直供奉的那个,我记得三舅以前给人家做法事,那是必不可少的,前段时间他不能回家去拿,做法事不用倒也说得过去,可现在看样子,他应该是回过家了,怎么就没有带出来?

  虽然心里有点疑惑,但三舅做法事这一套我也不懂,所以就没有去问,不然又被三舅逮着机会骂一顿,那就得不偿失了。

  点起香烛之后,三舅又给了我几道符咒,让我在所有的门上都贴了一道。

  一切准备就绪,三舅再次穿起了拉风的阴阳法袍,然后左手拈起一枝香,右手拿着阴阳铃边摇晃边念叨了起来,这就是所谓的阴阳念经。

  其实我有时候想不明白,三舅在外面驱鬼除邪,从来不会这么麻烦的,但给人家做法事,他总是要这样大费周章,关键是我觉得这念经也没什么用,想不明白他干嘛这么多此一举。

  三舅念完经之后,时间已经到了深夜,我在旁边听得都快要睡着了。

  这时候三舅再次拿出一面招魂旗,然后就开始边晃动手里的旗子边念叨了起来,“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直到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刘嘉是丢了魂了,怪不得变成这样神志不清的样子。

  随着三舅的念叨,外面再次刮起了阴风,显然是魂魄被招来了,不过这时候我没来由的心里有点发毛,所以就将阴阳二气汇聚于双眼,握着铜钱剑小心地戒备着。

  “九天星宿,诸天神明,唯我所命,超度怨灵,阴阳开道,亡魂归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三舅喝出这段咒语之后,手中招魂旗猛然翻转,直接插在了桌上一个装满糯米的盆子里,然后三舅双手结印,再次念起了咒语。

  外面的阴风越来越猛烈了,本能的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来要进来了,紧接着,我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从门口飘了进来。

  “我艹”。

  这一看我直接傻眼了,三舅不是招刘嘉的魂魄吗?这他么怎么整出这么一个玩意?

  那人影飘进来之后就向我看了过来,七窍流血不说,而且脸上还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我头皮都开始发麻了,刘嘉更是发出惊恐的尖叫,一个劲往被窝里缩。

  “三舅,招错魂了”。

  看到这里我连忙提醒三舅。

  “啊......”。

  三舅咒语一停,还没反应过来,竟然被那个女鬼凌空一巴掌扇飞了出去,直接砸倒了一片的家具。

  我看的眼睛都直了,一下子竟有些反应不过来,因为三舅这么不济的一面,我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那女鬼扇飞三舅之后,就猛的向着炕上的刘嘉扑去,这下我终于反映了过来,连忙手中铜钱剑一转,直接一剑就劈在了那女鬼的身上。

  铜钱剑再次亮起青光,直接就将那个女鬼劈的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

  这时候三舅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只见其双手结印,念出一段咒语,随即手中印记连连转变,最后一指桌上的那面招魂旗,那女鬼当即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扯进了招魂旗之中。

  这时候招魂旗开始剧烈的摆动,连同法坛都开始颤抖,三舅连忙拿起一道黄符,咬破中指在上面一点,然后就猛地贴在了招魂旗之上。

  这下法坛和招魂旗都不再动了,三舅刚双手结印,准备下一步的行动,谁知那招魂旗竟然炸了开来,同时里面的女鬼也飞了出来,直向着三舅扑去。

  三舅连忙捏起一道黄符,念出一句咒语就抬手甩了出去,在黄符碰到那女鬼的一瞬间,上面忽然金光大作,直接将女鬼击飞了出去。

  “小北,快用阴阳法印,这玩意不好收拾”。

  三舅忽然冲我大喝一声,我连忙放下手中的铜钱剑,随即双手结印,施展阴阳法印就向那个女鬼推了出去。

  黑色的法印脱手而出,直接就击在了那个女鬼的胸口,对方当即惨叫一声,随即化作一缕青烟,转眼就消散的没有任何痕迹。

  “三舅,你怎么搞的”?

  我拿起铜钱剑不由抱怨了三舅两句,“这招魂也能招个女鬼回来,你可真是越来越有进步了”。

  “他的魂魄就是被这厉鬼抓去的,所以招来厉鬼也不稀奇”。

  三舅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随即再次拿出一面招魂旗,又开始招魂,也不理会我了,我讨了个没趣,只好不再出声了。

  这次倒是没有再出现什么变故,三舅将刘嘉的魂魄招了回来,然后以招魂旗引导,让魂魄回到了刘嘉的身上。

  下一瞬间刘嘉就晕了过去,不过一转眼又醒了过来,看对方的神色,显然是已经恢复了正常。

  “小嘉,你感觉怎么样”?

  那中年汉子连忙上前关切的问了刘嘉一句。

  “爸,我没事”。

  刘嘉说着摇了摇头,不过当对方看到三舅,忽然就开始惊恐的后退,同时嘴里大叫着,“鬼......”。

  这下三舅脸都绿了,看的我只想笑。

  “小嘉,别胡说,你三叔他没死”。

  中年汉子连忙呵斥一声。

  “啊?没死”?

  这下刘嘉倒是愣住了,竟然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对”。

  中年汉子点点头道:“你的魂魄被鬼给抓走了,亏的你三叔救了你,还不赶快谢谢你三叔”?

  “没事没事”。

  三舅连忙摆摆手,随即看着刘嘉道:“你三天前怎么回事?为什么魂魄会被厉鬼给抓去”?

  “三天前”?

  刘嘉听到这里,浑身都开始发抖,三舅连忙递过去一杯茶水,对方喝了两口后才稍微缓和了点,不过看起来好像依然很恐惧的样子。

  “三天前的那个晚上,我在邻村朋友那里玩到深夜,回来的时候我在路途中看到一个人,那人就在我前面走着,看背影应该是个女的,所以我就想追上对方做个伴,可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我跑多快,就是追不上对方,那人一直跟我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说到这里,刘嘉又喝了口茶,才继续道:“后来渐渐的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当时我也觉得可能是鬼,不是听说将鞋子倒过来穿就可以追上鬼么,所以我就那样做了,谁知我把鞋子倒过来穿上后,那女的竟然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不走了,我就上前去看了一下”,

  刘嘉又开始发抖,可见其当时肯定遇到了很恐惧的事。

  “我凑到那个女的跟前的时候,对方忽然转过脸,一张七窍流血面孔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当时被吓懵了,鞋子掉了都没管,直接就跑了回来,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刘嘉说着抬起脚看了一下,我发向对方脚上有不少的伤口,都已经结了吧,显然是那天晚上被碎石划破的。

  三舅听完后点了点头,然后告诉那中年汉子也没什么了,并叮嘱对方,让刘嘉七天之内不要出门,那个招魂旗也插在门上方七天之内不要拿下来。

  安排妥当后,我就和三舅起身离开了,那中年汉子将我们送到大门口,看得出对方很感激我和三舅。

  这时候已经到了深夜了,外面黑的啥也看不见,先前听了刘嘉说的那个事,这会我和三舅走在模糊不清的羊肠小道上,还真感觉心里有点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