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四十二章会流血的树

第四十二章会流血的树

  我和三舅回到山洞之后,三舅也没有睡觉,而是开始教授我一些符咒的使用方法,比如天雷符,五行符,金光符之类的。

  这些符咒一般都是用朱砂来绘画,然后念动咒语,有时候需要配合一些手印之类的才能施展,总之我听了半晚上也没记住几个,觉得这个太复杂了,只有天雷符的使用方法比简单,这个我倒是记住了。

  天雷符主要就是以自身法力汇聚世间至阳至霸之气于符纸之上,然后再以咒语引动九天神雷加持,就可以达到克制世间阴邪鬼物的作用。

  当然,这个主要还是看个人施展的手法和技巧,还有施符咒之人本身法力的强弱来定论,同样的天雷符在不同的人手里施展出来,就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这研究来研究去,天已经亮了,三舅只好拿上家伙跟我去了我们村。

  当我妈看到三舅的时候,还真被吓了一跳,直到三舅说他是假死,我妈才算是放下心来,后来三舅又跟我妈聊了很久,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因为我提前就直接去了外面,有一句话怎么说呢,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所以我很识趣的就出去了。

  中午我妈做了饭,照理说三舅死而复生,我妈应该会很高心才对,但我从她的脸上却没有看到丝毫高兴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担忧,这时候我大概猜出来了,可能三舅跟我妈说了我的状况,所依她才这么担心。

  不过我也没有去问我妈,毕竟她现在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我也不想在我妈面前提起这事了,免得给她心里添堵。

  吃过饭以后,我就带三舅去了我前天晚上去过的那片坟地,三舅首先围着那颗大槐树转了几圈,后来又看了一下坟地四周的地形,然后就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三舅,到底什么情况”?

  我一看三舅不说话,顿时急了,连忙迫不及待的开始问对方。

  “情况有点复杂”。

  三舅指着那颗大槐树道:“槐树本来就是缚鬼之物,在这上面吊死的人,没有人超度根本就无法去投胎,而且死去之人怨念极大,加上吸收了这坟地里的阴气和死气,这么多年过去了,几乎已经成了气候,而且这槐树被怨灵滋养,恐怕也已经成了精了。

  “我去,不是吧”?

  三舅这一番话说的,大白天的听的我后心都有些发凉。

  “看来你们村这几年没少出事情”。

  三舅倒是没有注意我煞白的脸色,依旧自顾自地说着。

  “我不知道啊”。

  我说着尴尬的挠了挠头,“这几年我一直在外面,村里的情况不怎么了解,不过听小西说好像死了不少人”。

  “嗯,这就对了”。

  三舅点点头道:“你去准备一些东西,我们晚上在这里开坛”。

  “好”。

  我点点头就去准备了,三舅则是直接留在这里开始布置法坛,阵法之类的。

  三舅让我准备的东西其实也不多,关键是黑狗血这玩意可把我难住了,现在村子里养狗的人也不多了,加上这要的是黑狗,那就更难找了,我几乎片遍了整个村子,才找到了一条小黑狗,虽然小了点,但将就着用吧。

  不过这次我他么做了一次贼,趁人家不注意的时候就抱着小黑狗就跑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偷过村里人的东西,不想这二十几岁的人了竟然干了这事,我想想都感觉郁闷的不行。

  等我把东西准备齐全回到那片坟地的时候,三舅已经在一块平整的岩石上布置好了法坛,同时四周的树干上都贴满了黄符,那颗大槐树的四周也被三舅绕满了红绳子,看样子应该是一个阵法。

  三舅首先将我带来的糯米全部撒在了法坛的四周,这时候我才发现法坛四周的地面上也被三舅刻画着一个巨大的太极图,而法坛正位于太极图的中央。

  三舅撒完糯米之后,就拿出一个碗,在里面倒上黑狗血,白酒,又加了一点朱砂。

  “童子尿呢”?

  这时候三舅忽然转头问了我一句,我这才想起来先前忙着找黑狗,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忘了”。

  我说着拍了拍脑门,“要不用你的吧,反正你没结婚,应该是处男吧”?

  “没结婚就必须得是处男啊”?

  三舅没好气的回了我一句,随即嘿嘿一笑道:“不过你三舅我还真是处男,哪像你小子这么不争气”。

  三舅说着哼哼两声,就得意的去一边尿尿了。

  我直接一阵汗颜,“你这把年纪还是处男那就不叫争气了,应该是无能”。

  不过这话我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要是说出来,三舅难免会揍我。

  三舅在碗里尿了童子尿之后,用树枝搅拌了一下,然后将黄纸做成一面面旗子,就用毛笔蘸着那碗他兑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汁,在旗子上面画起了符。

  等三舅画完之后,我数了一下,总共是十二面旗子,上面画的符咒看似相同,但却都是大同小异,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差别。

  三舅将这些旗子全部插在槐树的四周,这下准备工作就算是就绪了,我趁这功夫递给三舅一支烟,同时问了一下三舅布下的这个阵法。

  一说起这阵法,三舅可就来劲了,抽了几口烟后指着槐树四周的那些红绳道:“这红绳所布下的阵法,乃是锁魂之阵,可以防止槐树之中的怨魂逃走,至于那十二面令旗,布下的阵法更是大名鼎鼎的十二天罡伏妖阵”。

  说到这里,三舅得意一笑道:“我将这两个阵法合二为一,就变成了伏妖锁魂阵,但凡阵中之物,不管它是妖是鬼,都无法逃出来”。

  “那要是逃出来了怎么办”?

  我有些不放心的问了三舅一句。

  “逃出来我们就只有跑路的份了,笨蛋”。

  三舅说着骂了我一句,随即又叮嘱我道:“等下我来开启阵法,你去拿斧头砍了那棵槐树”。

  “又让我出苦力”?

  一听这话我就不乐意了,每次这种累活都轮到我,搞得我他么直接成了打杂的了。

  “要不你来开启阵法,我去砍树”?

  三舅说着瞪了我一眼,摆明了欺负我不懂这些,不过现在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是法师,而我又什么都不懂呢。

  三舅掐了烟就起身走到了法坛前面,然后在上面点起了香火,随即双手各自捏起一道黄符,念出一串咒语之后,三舅双手连连翻转,最后两道符咒同时着起了火。

  “九天星宿,诸天神明,赐我神力,驱鬼诛邪,锁魂之阵,开......”。

  三舅喝出这段咒语,同时将手中燃烧的符咒直接扔进了阵中,这下槐树四周缠绕的那些红绳当即亮起了红光,显然锁魂之阵已经开启了。

  紧接着,三舅双手结印,再次念出一串咒语,随即手中印记连连转变,那速度快的简直看得我眼花缭乱。

  “世间正气,浩然天罡,为我所命,降妖除魔,十二天罡还不速速归为......”。

  三舅喝出这段咒语,同时手印一停,抬手一指槐树四周的那十二面令旗,这下那十二面令旗之上同时亮起了金光,直接就照射到了中央的槐树之上。

  这一瞬间我有种错觉,那就是这十二面令旗好像都活了,或者被赋予了某种神秘的力量,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

  “快去砍树”。

  我正暗自惊讶之际,三舅忽然断喝一声,将我给惊醒了过来。

  说实在的,现在这种情况我还真有点害怕,不过也没办法,形势所迫,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当我提着斧头走进阵中的时候,感觉那十二面令旗之上都散发着一股神圣的气息,离得近了心里都暖洋洋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膜拜。

  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不过转眼我就恢复了过来,这时候我也不去想其他的了,直接抡着斧头就向眼前的大槐树上面招呼。

  这第一斧头下去,当即就深深的砍进了树干里面,等我拔出斧头的时候,那被砍出的缺口忽然开始涓涓的往外冒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