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四十三章迷失心神

第四十三章迷失心神

  看到这里我头皮都开始发麻了,以前也砍过不少树,毕竟这生活在山里的,是个男人都砍过,但这种砍一斧头就开始流血的树,我他么别说见过,就是听都没听过。

  “快砍啊,等什么呢”?

  三舅看我呆在原地没反应,不由喊了我一句。

  “三舅,这树流血了”。

  我反应过来连忙回了三舅一句。

  “什么”?

  一听这话三舅也是脸色一变,随即掐着指头算了一下,连忙再次冲我喊道:“你朝左边砍三下,朝右边砍七下,然后退出来,千万不要回头”。

  “好”。

  我点点头,然后抡着斧头就开始砍,其实这时候我已经很害怕了,这每一斧头下去都像砍在人身上一样,鲜血直冒,看得我心里直发毛,甚至都有点想吐。

  按照三舅的指示,我总共砍完十斧头之后,就开始拎着斧头后退,三舅特别叮嘱我不能回头,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三舅让我这么做,我觉得肯定是有原因的。

  就这么刚退出去几步,我忽然被脚下一块石头一绊,然后就直接摔在了地上,慌乱之下我连忙看了一眼三舅。

  “别回头......”。

  三舅连忙大喊一声,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回头了。

  等我再次向身后的大槐树看去的时候,只见树上流下来的鲜血已经汇聚成了一条河流,并且以极快的向我扑了过来。

  这下我真是吓得亡魂皆冒,连滚带爬得就向阵法外面跑去,可刚跑出去没几步,我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缠住了我脚,像蛇一样,拉扯的我一个踉跄又摔在了地上。

  我挣扎着回身看去,只见缠在脚上的是一条血色的匹练,而且那血红色的玩意已经沿着我的腿直接缠了上来。

  “啊......”。

  我一看之下都快要疯了,当即发出完全失控的尖叫,挣扎着想要逃跑,但那血色的匹练转眼就覆盖了我的全身,我直接被裹在了一片血红色的世界里,束缚得难以动弹分毫。

  同时我感觉被拉扯回去悬在了半空,应该是挂在树干上,我能感觉到身体依旧在晃荡,而且这样被裹在里面不透气,我已经开始窒息。

  面对死亡的恐惧,还有求生欲望的促使,我开始疯狂的挣扎,体内的阴阳二气开始沸腾,其实现在应该是只有阴气,因为阳气已经被阴气完全压制了,我浑身都涌现那种死气。

  体内的黑色漩涡不受我控制的猛烈旋转起来,并且开始向着我的全身扩散,我感觉整个身体都被神秘的力量所充斥,而且不断扩大,仿佛要撑爆我的身体挣脱出来一般。

  莫名的暴躁情绪直冲向我的神经,我开始出现发狂的迹象,神智都开始变得不清醒,这一刻我仿佛成了择人而噬的狂魔,我渴望鲜血,我渴望杀戳......

  我喉咙里开始发出那种非人的嘶吼,我开始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身上的束缚,裹在我身上的血色匹练被撑的不断变换着形状。

  终于,我体内的力量被充填到了巅峰,我猛然嘶吼一声,体内的力量如同怒浪般席卷而出,将裹在我身上的血色匹练都震成了粉末,化作血水四处飞溅。

  我一下子就从半空掉了下来,不过这一瞬间,我仿佛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我竟然就那样轻飘飘的落在了地面,我甚至感觉现在自己可以飞。

  “小北......”。

  三舅在大声的叫我,但我却感觉声音很飘渺,有点遥不可及,脑袋有点疼,心底莫名的冲动和暴躁,我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感觉将要发狂......

  “呃啊......”。

  我嘶吼一声,疯狂的念头如同潮水,一下子就冲垮了我所有的思绪,脑袋里面如同万马奔腾般,混乱的再也理不出任何头绪。

  我猛地一掌拍在了眼前的大槐树上,那大槐树直接齐我先前砍过的缺口位置断掉了,鲜血直接如同小溪一样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同时我看到一抹血光直射向我的额头。

  没有任何犹豫,我直接一把将那抹血光攥在了手里,然后将其碾成了一滴一滴的血水从我手缝里滴了下来。

  “啊......”。

  闻到血腥,我更加的疯狂,这一刻,我想要嗜血,我竟然不由自主向三舅扑了过去。

  本能的,我想要阻止自己,但我发现身体竟然开始不受我的控制,或者神经也不受我的控制,我只是潜意识里本能的抗拒我现在的做法。

  “十二天罡,降妖除魔......”。

  这时候三舅忽然轻喝一声,随即手印连连转变,然后一指我的方向,四周那十二面令旗之上射出的金光忽然全部作用到了我的身上,如同结界般将我困在了中央。

  同时那些金光开始源源不断的钻进我的身体,至阳至刚的气息开始和我体内的死气相对抗,摧残着我的身体。

  我感觉仿佛万箭穿心般,浑身都传来剧烈的疼痛,同时身上也冒起了黑烟。

  我不断挣扎,发出惨叫和嘶吼,但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摆脱金光的束缚。

  这种情况,越是压制就越让我发狂,我甚至已经疯狂到了极限,这时我脑海中忽然闪现一种秘法,不由自主的,直接就是本能的反应。

  我双手在胸前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随即举过头顶,在胸前画出一个圈,然后双手再次回归到胸前,手印连连转变,一共变换了七种不同的手印,这时候我感觉浑身的死气仿佛都汇聚到了我的手掌。

  最后手印一停,我大喝一声,“死神七绝咒,亡灵显神威,开......”。

  随着话音落下,我将手中的结出的印记猛地推了出去,一个泛着黑光的诡异符号脱手而出,转眼就击在了那层金色的结界上。

  一瞬间,结界破碎,四周的十二面令旗同时炸了开来,三舅更是直接一口鲜血喷在了法坛上。

  但这时候我已经不受控制,就连情绪都不受我的控制,我竟然嘶吼着向三舅扑了过去。

  三舅当即就变了颜色,连忙双手结印,念出一串咒语,随即手印一变,再次结印胸前,只见其手中竟然出现一个泛着黑白光芒的太极图案。

  三舅一口鲜血喷在手中黑白相间的太极图之上,随即轻喝一声,“乾坤借法,泣血阴阳,封......”。

  随着“封”字出口,三舅猛地就将那个已经变成血色的太极图向我推了过来。

  这一刻我竟然开始恐惧,我想要逃跑,不过这一切都来不及了,转眼之间,那个血色的太极图已经撞在了我的胸口,竟然钻进了我的身体。

  下一瞬间,我体内那种神秘的力量竟然消失了,或者是被压制了,总之我感觉这一下子就抽空了我所有的力量,就连身上的死气也消散得无影无踪。

  没了力量的支撑,我当即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浑身说不出是疼痛还是难受,总之那种感觉很折磨人,不过我的意识依旧很清晰。

  我感觉三舅跑了过来,对方没有说话,直接抱起我就回到了法坛边,三舅把我放在地上后,连忙拿出烧酒给我灌了两口,这下我才感觉稍微舒坦了点。

  “你感觉怎么样”?

  三舅有些紧张的看着我,虽然他平时老坑我,但关键时刻毕竟还是我三舅。

  “没事”。

  我说着摇摇头,感觉心里非常惭愧,这好不容易布下的阵法,就这样被我搞砸了,而且还害的三舅受了伤,虽然三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刚才吐了血,显然伤的也是不轻,估计只是被对方给压制下来了而已。

  “你在这里休息一下,不要乱动”。

  三舅说着将铜钱剑放在我身边,同时掏出几张符咒塞在了我手里,“等下有鬼物靠近你就用符法消灭它”。

  三舅说完就再次去法坛前去施法了,我看了一下,三舅给我的是天雷符,现在我也就只会施展这个。

  三舅回到法坛边之后,再次捏起一道黄符,念出一串咒语就扔了出去,符咒之上忽然金光大作,飞到了先前的阵法之中,那十二天罡伏妖阵已经被我破坏了,锁魂阵倒是还在。

  泛着金光的符咒飞到阵法之中后,里面忽然显出了小欣的身影,对方就坐在那颗大槐树断掉的树干上,一瞬不瞬的盯着我,我甚至能看到对方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烁。

  三舅看小欣显出身形,当即就拿起桌上的阴阳铃,一边摇晃一边念起了经。

  这下阵中的小欣当即抱着头惨叫了起来,好像很痛苦一样,而且还在阵中不断的翻滚。

  小欣想要逃跑,但每次一碰到那些红色的绳子,就又被弹了回去,总之无论如何也出不去。

  看到这里我心里莫名的难过,虽然三舅只是在超度对方,但看小心那么痛苦,我也有些于心不忍,不过现在在怎么不忍心也没办法,超度她去投胎,总比让她做个孤魂野鬼害人的好。

  我正暗自伤感的时候,四周忽然刮起了阴风,同时传来各种各样的诡异笑声,听的我头皮都有些发麻。

  我连忙捏起一道符咒,小心地戒备着,毕竟现在三舅施法脱不开身,如果出现什么变故,那也只能靠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