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四十四章斗僵尸

第四十四章斗僵尸

  渐渐的,四周开始闪现一些虚幻的人影,围着我们不停的转,不时还露出各种恐怖的脸,有的披头散发,有的七窍流血,有的脸都腐烂了一半,有的甚至只剩下白森森的枯骨。

  这种情况下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我甚至感觉心脏要跳出来了,要不是三舅还在这里,我估计就要撒丫子跑人了。

  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长时间的神经绷紧使得我脑袋有一点晕眩的感觉。

  不过奇怪的是,那些阴魂只是围着我们转,并不上来攻击我们,这时间长了,我倒感觉没那么害怕了,索性就点起一支烟慢悠悠的抽了起来。

  不过我这烟还没抽两口,忽然看见前面一个坟墓裂了开来,这下还真把我吓了一跳,烟都掉在了地上。

  要是鬼魂那还好说,这万一冒出来个丧尸和鬼魂结合,再整出来一个阴尸,那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上次那阴尸可是三舅和大天道人费了好大劲才收拾掉的,要是我那根本就没辙。

  坟墓里首先伸出来一只手,枯瘦如柴,还是惨白惨白的,而且有着好几厘米长的锋利指甲,紧接着那手就掰着地面缓缓的爬了出来。

  青面獠牙,满头的长发,一身的红衣服......

  虽然这面相我有点认不出来了,但从这一身的红衣,我还是大概能够猜出,这具尸体应该就是小欣的。

  那具尸体爬出来后,首先对着我笑,诡异的笑,然后身体就以奇怪的方式向我走了过来,那动作好想把全身的骨头都扭断了一样,说不出是僵硬,还是柔软,总之那种动作很夸张,看得我后心直冒冷汗。

  渐渐的,那个女尸离我越来越近了,我额头上的青筋都已经跳了起来,手里死死地攥着天雷符,要是她再上前,那我就只能使用天雷符了。

  不过我还没来得及使用天雷符,地上的八卦图忽然亮起一道金光,那女尸竟然直接被弹飞了出去。

  这下我可算是松了口气,原来三舅早有准备,已经布下了后手,我就说先前那些鬼魂为什么只在外面围着我们转圈,而不愿靠近我们,原来它们害怕这八卦图。

  那女尸被弹飞之后,当即就从地上跳了起来,这次对方也不来找我和三舅的麻烦了,竟然直奔那锁魂阵中的小欣而去。

  “小北,快去收拾那女尸,锁魂阵挡不住她”。

  三舅忽然对我轻喝一声,随即放下阴阳铃,双手结出几个奇怪的手印,再次念起了咒语。

  阵中的小欣当即更加凄厉的惨叫了起来,甚至开始在四周的红绳上乱撞,被弹飞了有扑上去,显然一副拼命的样子。

  那女尸也扑了上去,开始拼命撞击围着小欣的那些红绳,虽然红绳照样会把女尸弹得后退,但看起来效果也不是很大,若是再这样下去,红绳肯定被撞断了,那时候锁魂阵也就不攻自破了。

  想到这里,我一咬牙,硬着头皮就冲出了八卦图的位置,这时四周的鬼魂当即没有任何犹豫的向我扑了上来,我连忙一手捏起三道天雷符,同时轻喝一声,“乾坤借法,天雷诛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说着我就将手中的三道符咒抬手甩了出去,天雷符在半空遇到鬼魂,当即就炸开了,一时之间火星四溅,惨叫声此起彼伏。

  接下来,一切归于平静,四周一下子就静了下来,听不到任何风吹草动,也看不到任何鬼物。

  我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也许鬼物就在我四周,可惜我现在没了阴阳二气,想看也看不见。

  我连忙拿出一道天雷符,再次念动咒语,随即猛地扔向了那个女尸,符咒准确无误的贴在了那女尸的额头,随即就炸了开来。

  不过让我难以置信的是,那女尸只是被弹飞了出去,似乎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这下我还真有点慌了,没了阴阳二气护体,再加上这天雷符也止不住对方,那我还真是没辙了。

  正当我慌神之际,我忽然感觉脖子被人掐住了,我连忙一把攥住了抓着我脖子的手臂,冷森森的感觉,仿佛握住了寒冰,但我就是什么也看不到。

  紧接着我直接被举了起来,感觉都快喘不过气了,我连忙抡着铜钱剑向前面斩出一剑。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随即我面前飘过一缕青烟,然后四周再次归于了平静。

  “小北,接泰山符,快镇住女尸”。

  三舅说着抬手甩过来一道黄符,我连忙一把攥在手里,随即咬破中指,在黄符上面写下一个“镇”字,然后我捏着符咒就像那女尸冲去,因为对方又开始撞击锁魂阵了。

  我冲上去直接一下子就跳在了那个女尸的背上,对方奋力挣扎,但我就是抱着她的脖子不放,紧接着,我手中黄符一转,直接就贴在了那个女尸的额头上。

  这下对方当即不动了,直挺挺的站在原地,好似变成了木头一般。

  我刚从女尸背上下来,忽然一道劲风袭在了我的胸前,直接将我击的倒飞了出去,同时我感觉胸口传来剧烈的疼痛,好像胸骨都被击断了一般,疼得我差点背过气去。

  等我一手拄着铜钱剑,一手抚着胸口爬起来的时候,四周再次袭来那种劲风,下的我连忙开始一边后退,一边乱舞手中的铜钱剑。

  “小北,闭上眼睛就能看见”。

  三舅忽然大喝一声,将我猛得惊醒了过来,这时候我才想起来,虽然没了阴阳二气,但我的意识依旧可以探查四周的一切。

  想到这里,我连忙闭上眼睛,再次将意识分散于体外,四中的一切都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鬼魂就在我的四周飘荡,似乎在等待着随时给我致命一击。

  “你奶奶个熊”。

  我伸手摸了一下仍然疼痛难耐的胸口,不由的咒骂一声,这时候我也没了恐惧,持着铜钱剑就向那些鬼物杀去。

  那些鬼舞纷纷四散逃避,可我这时候怎么能放过他们,直接摸出一把天雷符就念动口诀甩了出去,但凡被天雷符击中的鬼物,当即发出凄厉的惨叫,随即化作青烟消散了。

  缓过一口气,我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太极图之中,这时候只感觉胸口疼得厉害,我扯开衣服看了一下,胸口有一个乌黑的掌印,皮肤甚至已经有些浮肿。

  我连忙在三舅的包里拿出朱砂,抹在黄纸上面,随即将黄纸贴在了胸口,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直达我的心脏,疼的我几乎晕了过去,一瞬间额头上已经爬满了豆大的汗珠。

  同时我的胸口也冒出一丝丝的黑烟,感觉好像是从我的肉里被吸出来,或者逼出来的一半。

  我连忙拿出三舅包里的白酒灌了两口,这下才稍微舒坦了点。

  三舅超度小欣也已经到了尾声,只见锁魂阵中的小欣身影开始变得虚淡,仿佛已经成了透明,就连挣扎都变得很微弱。

  我想着这时候大局已经定了,谁知四周忽然再次刮起了阴风,那女尸额头上的泰山符竟然被吹飞了出去。

  这次不用三舅吩咐,我连忙冲出太极图,抬手就是一道天雷符击在了那个女尸的胸口,直接将其击飞了出去。

  这下女尸忽然狂性大发,爬起来就嘶吼着向我扑了过来,我来不及考虑,又是一道天雷符脱手而出,谁知这次天雷符没有击中女尸,竟然在空中就爆炸了,好像被什么神秘的力量给阻拦了一般。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女尸已经扑到了我面前,一伸手就抓向了我的脖子,我连忙猛然向后一仰,同时手中铜钱剑由下向上斩出一剑。

  那女尸的双臂直接被我斩掉了,掉在地上后竟然又追过来抓住了我的脚腕,这下我简直骇然到了极限,猛然向后一推,结果双脚被抓这,这么一扯我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同时那个女尸也压了下来,直接就趴在了我的身上,而且张开嘴巴,露出锋利的獠牙,直接向我的脖子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