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四十五章正主

第四十五章正主

  我连忙一肘子砸在那个女尸的下巴上,将其砸得脑袋一歪,趁这功夫我一把摸到了掉在旁边的铜钱剑,一剑劈在了女尸的额头。

  铜钱剑再次亮起青光,那女尸直接被劈飞了出去,可我脚上的这两只手,却是无论如何也弄不下来。

  结果三弄两弄,那双手竟然抓着我的脚腕开始后退,我直接又摔了个人仰马翻,然后像死狗一样被拖着在地跑,背上更是被地上的碎石划破无数道口子,传来火辣辣了的疼痛。

  等那双手停止拖动的时候,已经再次回到了女尸的胳膊上,而我,现在就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双脚还被女尸抓着。

  “你奶奶的......”。

  我咒骂一句,拼劲全身力气将手中的铜钱剑甩了出去,这下铜钱剑直接就钉在了女尸的额头。

  “啊......”。

  那女尸忽然发出凄厉的惨叫,随即全身都开始风化,转眼就变成一片飞灰,纷纷扬扬的洒在了地面。

  “呸......”。

  我吐了一口钻进嘴里的尘埃,爬起来向三舅看去的时候,三舅也已经超度完毕了,小欣的魂魄化作片片光雨,消散在了半空。

  “我是被害死的......”。

  我正看得怔怔出神,脑海中忽然传来这样一句话,是小欣的声音,但绝对不是我听到的,这声音就好像在我的脑海中,或者在我的心里冒出来的一般,搞得我一阵莫名奇妙。

  “乾坤借法,天雷诛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三舅忽然喝出这段咒语,随即抬手就是一道天雷符甩了出去,符咒碰到一棵大树上,忽然就炸了开来。

  这时候我本能的感觉树上有东西,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这种感觉很强烈。

  再看三舅也是神情戒备,猛然从怀里摸出一枚铜钱,随即咬破中指在铜钱上面一划,然后念出一串咒语,“滴血化魂,万里追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三舅说完就将铜钱扔了出去,这次没有一点动静,铜钱直接就消失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三舅法术失灵了,总之等了半天都没反应。

  “小北,你没事吧”?

  三舅说着上前来扶住了我。

  “你看我像没事的人么”?

  我说着转过身子让三舅看我的后背,其实这会我也不知道后背成什么样子了,总之感觉火辣辣的疼,好像半个后背都没了。

  三舅伸手摸了一下,疼的我当即就跳了起来。

  “你别动啊,想疼死我啊”?

  我缓过劲来没好气的抱怨了三舅一句。

  “没事,只是皮外伤”。

  三舅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回去吧”。

  “我艹”。

  听到这里我直接想骂娘了,“他么没事?你自己来试试看有没有事”?

  三舅也不管我怎么想的,自顾自的就收拾家伙去了。

  等东西收拾妥当后,我和三舅也没有再做耽搁,直接就回了家。

  这时候已经后半夜了,回到家后三舅给我处理了伤口,然后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当然,这睡觉也只能趴着,都不敢翻身。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背上的伤口基本都结了疤,虽然还是隐隐作痛,但最起码比昨晚好多了。

  我闭着眼睛回想了一下昨晚所有经历的一切,到现在依旧感觉有点像做梦,如果不出意外,也许我一辈子都不可能想象到这些事,但昨晚,我却真是的经历了。

  想想我昨晚的样子,连我自己都佩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是搁以前我早被吓尿了,但现在,我竟然敢去和那些鬼怪斗法,甚至把对方给灭了,虽然当时九死一生,但想起来真他娘的刺激。

  也许当时逼得没办法了吧,现在要再让我去经历一次,我还真不敢保证我有那么大的勇气。

  “大外甥,伤好的怎么样了”?

  三舅在一边叼着一支烟,看我醒来不由笑眯眯的问了我一句,怎么感觉都有种减计得逞的味道。

  “差不多了”。

  我满脸不爽的回了三九一句,然后也掏出一只烟点燃后慢悠悠的抽了起了。

  “你小子先起床,等下还有事要办呢”。

  三舅看我懒在床上,就吆喝起来了。

  “还有什么事要办”?

  我说着眯起眼打量了一番三舅,“昨晚那件事不是已经摆平了么?不知道这家伙又要搞什么东西”?

  “事情没有结束,你想的太简单了”。

  三舅说着掐了烟就出去了,临出门时还说了一句“正主还没现身呢”。

  “正主”?

  一听这话我连忙一骨碌爬了起来,可惜三舅已经出去了,根本就不给我发问的机会。

  “我艹”。

  我咒骂一声,连忙起来穿好衣服,等我洗漱完毕出去的时候,三舅已经在吃早餐了,看我出来还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搞得我一阵无语。

  不过这会我妈在呢,我也不能去问三舅,更不能出言不逊,不然我妈又要数落我了。

  吃过饭以后,三舅说有事要办,当然这话是说给我吗听的,然后我就和三就收拾好东西,一本正经的离开了。

  一出家门口,我连忙迫不及待的问三舅,“你快说,到底什么正主”?

  “就是昨晚被我的天雷符击中的那玩意”。

  三舅说着得意一笑,“别看它逃走了,我可是留了后手的,只要它还在这个村子里,那就没问题能找到”。

  “到底是什么东西”?

  听到这里我不由好奇的问了三舅一句,因为昨晚那东西我根本就没看见,这三舅说的也模棱两可的,我直接听不出个头绪。

  三舅看我打破砂锅问到底,有些尴尬的道:“其实那玩意我也没看出个头绪,不过你放心,我绝对有信心收拾它”。

  “我艹”。

  听到这里我不由咒骂一句,虽然三舅一副信誓旦旦,看起来很有把握的样子,但我怎么觉着都有点悬,毕竟他连对方是什么玩意都没看出来,这还怎么搞?

  “三舅,这次能不能靠谱点”?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抱怨了三舅两句,“昨晚被你害的我这阴阳二气都被了,现在遇到什么东西连个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你可别一个不好再把我害的挂掉了”?

  “放心吧”。

  三舅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有我在,你不会那么容易挂掉的,而且你现在体内阴气太重,加上失控过一次,很容易就会走火入魔,所以我在你体内下了封印,等找到可以提升你阳气的办法,我再帮你解开”。

  “我去”。

  三舅一说我才明白过来,这下我就有点不高兴了,“原来是你在我体内下了封印,怪不得这阴阳二气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你也不要不乐意”。

  三舅安慰我道:“现在这种情况,就算解开你体内的封印,你也控制不了那股力量,只要找到可以提升你阳气的东西,我就帮你解开封印,让你体内的阴阳二气达到调和,那时候,你不光再次拥有了阴阳二气,而且还会法力大增”。

  “那好吧,希望不等得太久”。

  虽然三舅这么说了,但我还是觉得有点失落,毕竟这先前已经练出阴阳二气了,现在又变回了普通人,搁谁心里也不会舒服,而且三舅所谓的能够提升我阳气的东西,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找到,万一一直找不到,那我不就只能一直做菜鸟了么。、

  “行了,别怄气了,你就好好跟我学学符法咒语之类的吧”。

  三舅说着从布包里拿出一道黄符,在我面前晃了晃道:“看好了,这是一道金光符,但若是以另一种方式施展,它照样可以成为引路符”。

  三舅说着咬破中指,在黄符上面画下一个诡异的符号,随即双手结印,念出一串咒语,然后抬手就将黄符甩开了出去。

  转眼之间,黄符上面就亮起一道金光,随即竟然就那样漂浮着向着前面飞去,我连忙跟三舅追了上去。

  不一会时间,那黄符竟然飞到了小西家门口,这下我神色当即就变了,如果那正主在小西家里的话,情况就有点复杂了,可别小西他们家已经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