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四十六章布阵

第四十六章布阵

  想到这里我来不及招呼三舅,直接就冲了进去,院子里没人,显得很安静,又或者说是冷清,总之这大白天的,竟然感觉跟没人一样。

  “小西,小西......”。

  我一进当即就开始大叫,生怕真的跟我想的一样,他们都已经出了事了。

  “别大呼小叫的”。

  三舅跟进来不由数落了我一句,随即就开始打量四周的房屋,我也不知道三舅有没有看出什么苗头,总之对方一脸疑重的样子,显然事情有点棘手。

  看三舅这样子我也紧张了起来,不由得握紧了手里的铜钱剑,警惕的注视着四周。

  “咯吱......”。

  这时候西面的房门忽然打开了,这神经绷紧之下,还真把我吓了一跳,不过当我看到开门的人,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了下来。

  “小北,你来了”。

  小西说着冲我一笑,随即看了一眼三舅道:“快,你们进屋里坐吧”。

  “怎么大白天的这么冷清?我还以为家里没人呢”。

  我边说着边和三舅进了屋子,小西请我们落座之后,又让他老婆又给我们上了茶,这才坐做到桌子旁边,叹了口气道:“因为那件事,你知道的,我和老爸老妈闹得很僵,现在基本就是自个过自个的,所以这家里,也每天死气沉沉的”。

  “不是吧”?

  我一听就有些傻眼了,“你和伯父伯母的关系现在都成这样了?这还是一家人么?再怎么着他们也是你爸妈不是”?

  “我知道,可现在这情况,唉......”。

  小西说着又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不管那么多了,他们爱咋滴咋滴吧”。

  “你这样下去怎么行?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看小西这个样子,我连忙开始劝慰他,毕竟我跟大从小玩到大的,看对方这样,我也感觉心里不好受。

  “算了,不说这事了”。

  小西岔开话题道:“那天晚上喝的不过瘾,今天我们不说别的,好好喝一场”。

  小西说着喊了一声他老婆,“小白,你去给我们弄几个菜,今天心情好,我跟小北他们好好喝几杯”。

  “好,你们先聊着,我这就去”。

  小西老婆应了一声就去厨房忙活了,看到这情况我还真有点羡慕小西,娶了这么一位贤妻娘母,可怜我到现在还在打光棍。

  不过小西老婆这名字,我相当无语,感觉怎么就都跟小字结缘了。

  “哦,对了”。

  小西说着忽然转头看了一眼三舅道:“这位大叔看着有点面熟,不过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这是我三舅啊”。

  我说着指了一下旁边默默无闻的三舅,“你小时候也还见过他的,你忘了”?

  “啊......”?

  小西一听直接吓得摔在了地上,张口结舌的道:“你......你三舅不......不是死了吗”?

  “我去,你别怕啊”。

  我说着将小西从地上扶起来,“他上次是假死,不是真的死了,这个也说不清楚,总之他不是鬼,你不用怕的”。

  我这么一说小西才镇定了下来,不过看对方的样子,好像仍然有些惊魂未定。

  其实这也难怪,毕竟死去已久的人,忽然出现在你面前,不管是谁,估计也感觉难以接受吧。

  “大侄子,你老婆是娶的哪个村里的姑娘,这人长得漂亮,而且又温柔贤惠,可真是很难得啊”。

  三舅笑着跟小西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感觉还真奇怪,“这老家伙从来不对女人评头论足的,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转性了”?

  “三叔,实不相瞒,小白是我从山里捡来的”。

  小西说着将他和小白之间的事情跟三舅说了一遍,三舅听完后脸色忽然变了变,不过转眼之间就不着痕迹的变回了若无其事的样子。

  “大侄子你真是好福气啊,哪像我这大外甥,好不容易找了个心仪的对象,结果还被女鬼给骗了”。

  “噗......”。

  三舅刚说到这里,我一口茶水直接就喷了出来,同时我心里那个气啊,“这老不正经的,这种事也说出来”。

  我是气的不行,小西倒是来了兴趣,看着我一个劲地问,“女鬼到底骗了你什么”?

  “第一次啊”。

  我说着抹了把头的冷汗,这尼玛现在想起来都让我遍体生寒。

  “不是吧”?

  小西这下直接长大了嘴巴,“跟鬼也能干那是?你简直逆天了啊”。

  “我去”。

  我一听直接无语了,这搞得好像我他娘的喜欢干一样。

  “大侄子,这山野多鬼怪,我这里有一道灵符你完了给你老婆带上,可以保证她不会被鬼物干扰”。

  三舅说着从怀里摸出一道黄符,折起来后递给了小西。

  “那就谢谢你了叔”。

  小西兴高采烈的接过符咒就揣进了兜里,毕竟我们这里人迷信,而且他知道三舅是阴阳,所以不会有什么戒备,但我却是多少看出了点端倪,三舅这么做肯定是有什么目的。

  不一会时间,小白就炒了好几个菜,然后小西又拿出几瓶酒,我们三个人就边喝边聊了起来。

  中途三舅总是不着痕迹的问小西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这几年村里有没有发生比较离奇的事件,还有死去的人有没有非正常死亡之类的问题,小西也回答的头头是道,我听来听去怎么感觉好想大多数人都是非正常死亡一般。

  我当时甚至在想,“幸亏这几年我一直在外面,不然估计连我也挂了吧”。

  酒过三巡之后,我们也都喝的差不多了,三舅说还有事要办,其实我知道他是找借口,不过现在情况有点复杂,我只好跟小西告辞,然后和着三舅一起离开了。

  小西把我们送到大门口,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我只好承诺他下次有时间再一醉方休,对方这才心满意足的笑着回屋去了。

  “三舅,有什么发现”?

  一出大门,我就开始询问三舅,其实我差不多也猜出来了,现在只是想找三舅核实一下。

  “那个小白就是正主,不过对方的幻术很高明,连我也没有看出她的真身”。

  三舅的回答跟我想的一样,只是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三舅都看不出小白的真身,难道她比三舅还厉害不成?

  想到这里,我连忙问了三舅一句,“那小西会不会有危险”?

  “放心吧”。

  三舅若无其事的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要害小西早就害了,何必等到现在”。

  “那现在怎么办”?

  我说着看了一眼三舅,“你该不会就这样放任不管了吧”?

  “那肯定不会”。

  三舅摆摆手道:“你放心,我留下那道符咒,对方已经知道我们识破了这件事,晚上她肯定会来找我们的,我们只需要布置好一切,到时候等她来就是了”。

  “她为什么会来找我们”?

  听到这里我不由诧异的问了三舅一句。

  “杀人灭口啊,笨蛋”。

  三舅说着在我脑门上拍了一巴掌,然后就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喂喂喂......等等”。

  我连忙追上三舅,“要不我们现在跑吧?她要真想杀人灭口,那我们就死定了,毕竟你这连人家真身都没看出来,还怎么搞”?

  “那好吧,我们走”。

  三舅说着就闷头向前走去,看样子是真的要离开了。

  “我艹”。

  我一看连忙一把抓住三舅的胳膊,“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还真不管了啊”?

  “我也开玩笑的”。

  三舅说着“嘿嘿”一笑,“走吧,我们去布置阵法等她”。

  “去哪里?我家肯定不行啊”。

  我连忙提醒三舅一句。

  “我知道”。

  三舅点点头道:“咱们需要找一个没有人住的地方,不然很容易伤及无辜,你可知道哪里有荒废了的的院子”?

  “有”。

  我点点头,带三舅来到了村里一座古宅,这院子在我小时候就已经是荒废了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显得更加破旧,院子里满是杂草,而且有的房屋已经出现了坍塌的迹象,房顶上都是窟窿。

  “这地方怎么样”?

  我说着看了三舅一眼,算是征求他的意见。

  “不怎么样”。

  三舅摇摇头道:“这地方充满了煞气,而且怨念极深,想必是死过不少人,加上荒废了这么久,生气散尽,如今只剩下死气,这地方已经能够算得上是凶宅了”。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

  三舅这么一说我就开始打退堂鼓了,这种荒废了很多年的老屋子,死气沉沉的,给人感觉说不出的阴森,而且指不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存在呢。

  “没事,就这吧”。

  三舅说着径直走进了正方。

  “我去”。

  我一看直接无语,“你要准备在这就别说那么多,他娘的现在搞的我心里直发毛,你又说没事”?

  三舅也不管我怎么想的,直接在角落里搬出一张还算完好的桌子,然后亮出家伙,就开始自顾自的画起了符咒。

  我这时候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就坐在一边的石头上慢悠悠的抽起了烟,也算是打发时间吧。

  可这一支烟还没抽完,三舅又开始招乎我了,让我去准备东西,他么下苦力这种事老轮到我。

  我愤愤不平的走出古宅,虽然心里一百二十个不乐意,但也没办法,谁让我不会画符呢。

  我回家拿了斧子去,首先去砍了一段桃树,然后削成五个桃木桩,后来又弄了鸡血,找了八块镜子,等东西收拾妥当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我在家里吃了饭,顺便给三舅带了点,然后就拿着东西去了古宅。

  这时候三舅已经画好了符咒,见我回来就让我满院子去贴,等我贴完的时候,三舅也吃完饭了,我们抽了支烟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又开始忙活。

  三舅拿鸡血和朱砂混合后,开始在桃木桩上面画符,而我则是在一边百般无聊的看着。

  等三舅将五个桃木桩都画完,就让我拿去钉在了五行方位,感觉有点像上次大姨夫弄的那个。

  最后三舅又把面镜子摆在了八卦方位,然后每一面镜子上贴上一道黄符,这就算准备就绪了,接下来就是等天黑,其实这会天基本已经黑了。

  我看着院子里的景物渐渐开始模糊,心里还真有点发毛,这怎么感觉好像到处都是黑影,仿佛那些院子里所有的东西都要活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