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四十七章小白

第四十七章小白

  三舅迅速的在法坛上点起香烛,这屋子被烟火一熏,更加平添了一种古怪的感觉,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三舅穿着一身法袍,面无表情的站在法坛后面看着院门口,我则是在一边紧张的东张西望,总感觉身边有东西一样。

  我和三舅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种感觉相当压抑,也说不出是紧张还是害怕,总之我感觉相当受煎熬。

  “小北,来了”。

  三舅忽然低喝一声,我连忙向院门口看去,只见眼中一道人影闪过,下一瞬间,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出现在了院子中央,好像瞬移一样,一下子就跨越了那么长的距离。

  “我勒个擦”。

  这一下子看得我额头直接就冒起了冷汗,“这尼玛速度也忒快了吧”?

  出现在院子里的那个人正是小西的老婆小白,不过这会对方没了先前温柔贤惠的一面,取而代之的是冷,冷漠的眼神,其中还透着一股妖异。

  “你们该离开的,留下来,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小白冷笑着开口,声音透着杀气。

  “孽障”。

  三舅冷喝一声,“修行不易,应当积德行善,你却伤天害理,使得生灵涂炭,既然被我遇见了,自然要将你除去,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

  小白冷笑一声,“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世间哪有什么天道?有实力才是王道”。

  “你这孽障,不知悔改,在我面前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三舅说着捏起一道黄符,随即念出一串咒语,抬手就将黄符向着小白甩了过去。

  就在符咒将要贴到小白身上的时候,对方身影一闪,竟然直接消失了,等下一瞬间出现,小白已经在屋里了,而且直接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啊......”。

  我大叫一声,猛然向后退去,谁知脚下一个不稳,这一退我竟然直接坐在了地上。

  “孽障”。

  三舅大喝一声,抬手就是好几道符咒甩了出去,小白身影一闪,再次消失了,那些符咒也全都落了个空。

  等再次出现的时候,对方又站在了院子里,看着我和三舅冷笑。

  这下我就有点傻眼了,感觉三舅大展身手,竟然连对方衣角都沾不到,这他娘的还搞个毛?

  “就你们这点实力,还想替天行道”?

  小白说着不屑的看了我和三舅一眼,“看在小西的面子上,我留你们一命,你们自己离开吧”。

  “既然你已经做了小西的老婆,那你为什么还要害死村里那么多人”?

  听到这里我不有差异的问了对方一句。

  “那是因为他们该死”。

  小白说着冷哼一声,“只要阻止我和小西在一起的人,我都会让他们死,这是他们咎由自取”。

  “这么说你会害死村里所有人”?

  我说着握紧了手里的铜钱剑,如果对方真是这个意思,那他么拼了老命我也要弄死她。

  “我的事你最好不要管,我不想让小西伤心,但你如果非要管的话,那我也只能除掉你们了”。

  小白说着眼中杀机乍泄,看样子已经起了杀念。

  “如果你真的想和小西在一起,就不要再害人......”。

  “你他么跟她废什么话”?

  三舅说着直接一巴掌拍在我脑门上,将我接下来的话都拍了回去。

  “先谈判,谈不和再动手啊”。

  我说着非常无语的看了三舅一眼。

  “谈个屁啊,先收了再说”。

  三舅咒骂一句,随即再次捏起一把符咒甩了出去,小白又消失了,符咒同样落了个空。

  这时候三舅忽然拿出罗盘看了一下,随即捏起一道黄符,猛地对着门口空白处贴了过去。

  下一瞬间,那空白的地方竟然凭空现出了小白的身影,同时三舅手中的符咒也正好贴在了小白的额头。

  符咒之上忽然金光大盛,直接将小白击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即就倒飞了出去。

  三舅连忙一个空翻回到了法坛后面,随即左右手各自捏起一道黄符,念出一串咒语后就将黄符扔了出去。

  符咒落在院中忽然冒起了火光,三舅连忙双手结印,手印翻转之间喝出一句咒语,“阴阳五行,乾坤八卦,开......”。

  三舅说着抬手一指,院中的五个桃木桩之上忽然各自射出一道红光,转眼就作用到了院子中央的小白身上。

  这下小白全身都被红光缠绕,当即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上也开始冒出阵阵青烟。

  同时四周的八面镜子之上也各自射出一道玄光,照射在了中央的小白身上,这下小白忽然变成了一只狐狸,下一瞬间又变成了人,然后就开始这样不断的变换,在阵中不断的挣扎,同时发出凄厉的惨叫。

  我看得眼睛都直了,我甚至有点于心不忍,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种罪恶感,毕竟对方先前准备放了我们的,但现在,我和三舅却要置她于死地,感觉自己好没人性。

  “三舅,要不我们放她一马吧?毕竟他是小西老婆不是”?

  看到这里我实在不忍心,就开始跟三舅求情。

  “不行”。

  三舅当即否决了,“若是放了她,说不定还有多少人要被她害死,而且她是妖,小西是人,他们是不能在一起的”。

  “想要阻止我和小西在一起,你们都要死”。

  小白说着忽然一把折断自己的尾巴,随即一口鲜血喷在上面,那白色的尾巴当即就变成了红色。

  做完这一切后,小白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然后对着那截尾巴一指,那尾巴就泛着血光飞了起来,直向着阵法撞去。

  “不好”。

  三舅忽然大叫一声,连忙双手结印,再次念起了咒语,可惜为时已晚,那布阵的桃木桩和镜子已经同时炸了开来,一时之间火光四溅,尘土飞杨。

  我和三舅连忙向后退去,等到尘埃落定,小白再次化作人形出现在院中,不过这时候对方浑身是血,衣衫破烂,就连头发头都散乱的不成样子了。

  同时我看到对方的眼中透出两团绿色的幽光,就那样怨毒的盯着我和三舅,看样子是真的不准备放过我们了。

  “小北,小心点”。

  三舅面色疑重的提醒了我一句,然后捏起一道黄符小心地戒备着。

  我点点头,将铜钱剑握在左手,右手同样捏起了一道天雷符,这时候不是仁慈的时候了,因为对方已经铁了心要弄死我和三舅了。

  小白嘶吼一声,猛然向我和三舅扑了过来,我连忙念动咒语,将天雷符甩了出去,三舅也同样甩出好几道符咒。

  不过遗憾的是,小白又一次消失了,我只感觉一道劲风向我袭来,来不及考虑,我直接左手轮着铜钱剑就劈了出去。

  “啊......”。

  小白忽然惨叫一声,被我的铜钱剑劈了个正着,剑身之上再次亮起青光,将小白劈飞了出去。

  这次小白还在半空没有落地的时候,三舅忽然凌空跃了起来,直接一道符咒就贴在了小白的身上。

  黄符之上再次亮起金光,直接将小白击飞了出去,然后撞在了一边的墙壁上,直接将墙都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我连忙和三舅追了出去,竟然不见了对方的身影,这时候一股大力忽然袭在了我的后背,只将我震得飞出去好远才摔在了地上。

  那一瞬间我感觉后心传来一种让人窒息般的疼痛感,好像内脏被震碎了一般,疼得我竟然一口气喘不过来,趴在地上直哆嗦。

  三舅连忙一把符咒甩了出去,但却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小白再次消失了。

  “你们都该死......”。

  四周忽然传来这样一句话,好像来自四面八方一般,而且回荡了好久。

  三舅连忙将我扶的坐了起来,同时拍了拍我的胸口,我这一口气才算是缓了过来。

  看我没什么大碍,三舅连忙拿出罗盘,同时抄起法坛上的雷尺小心地戒备着,看样子这时候三舅也有点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