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四十九有鬼的村子

第四十九有鬼的村子

  回到家以后,我直接拎了两瓶酒就跟三舅喝了起来,这种时候其实很容易喝醉,一瓶酒还没见底,我已经吐了,晕得一塌糊涂。

  后来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只感觉头疼得厉害,而且浑身也没有一点力气。

  我起来洗漱一番后又去找了小西,可惜他不在,连他爸妈也不知道去哪了。

  怀着失落的心情回到家,三舅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了,我只好拿了点随身的行李,然后跟我妈说了一下,就跟三舅一起了。

  这时候我有种预感,也许我们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了。

  三舅首先带我回到了他先前住的那个山洞,然后在在床底下摸索一番,拿出来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这里我不由问了三舅一句。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三舅说着示意了我一下,我只好上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把剑,青铜打造的古剑,看剑柄和剑鞘的材质有点像那青铜古印,这玩意一看就好东西。

  “给我的”?

  我说着有些欣喜的看了三舅一眼。

  “拿来吧你”。

  三舅说着将青铜古剑一把夺了过去,然后直接背在了背上。

  “我艹”。

  看到这我不由得咒骂一生,“不是给我的你让我打开干嘛?耍我呀”?

  “只是让你欣赏一下,现在给你你也用不了”。

  三舅虽然说的煞有其事,但我感觉他就是小气,小气就小气吧,还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操蛋。

  我跟着三舅再次走进了茫茫大山,这次是向南进发吧,我也有点搞不清楚东南西北,而且迷失森林在哪里我也不知道,甚至都没听过。

  就这样茫茫然的跟着三舅走了走了一个星期,整日风餐露宿,连个有人烟的地方都没看到,到最后带的馒头都他么成了石头了,我只好拿山泉水泡软了再吃。

  不过现在,连石头一样的馒头都没有了,饿的我浑身发抖,就只能喝山泉水,而且还要一直赶路,我甚至觉得这次估计要饿死在路上了。

  “三舅,你这次可把我坑惨了”。

  我便走边苦着脸抱怨三舅,“你再找个有鬼的地方也行啊,这他么就算被鬼害死也比饿死强啊”。

  “别急,马上就有吃的了”。

  三舅两天前就是这么跟我说的,而且这句话说了不下十遍,“你他么等我饿死了再有吃的吧......”。

  我在心里一遍遍咒骂着,可惜浑身发软,现在连脚步都抬不起来了。

  “三舅,你走吧,我就在这里等死了”。

  我说着心一横就坐在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其实我实在是饿得没劲了,浑身都忍不住发抖。

  “那好吧,你等着到了晚上说不定还能再遇到一个女鬼,到时候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三舅说着也不管我,直接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我艹”。

  我一听连忙起身追了上去,虽然我知道三舅是在吓唬我,可这荒山野岭的,我一个人还真有点害怕,要是到了晚上,那更是会吓死我。

  就这么走到天快黑的时候,前面忽然出现了一个村庄,我直接激动的大叫了起来,连忙快步冲了过去,这他么有人的地方就有吃的了,有吃的就不会饿死了。

  不过我兴高采烈的跑到村口,却被两个农村汉子拦住了去路。

  “哪来的要饭的?去一边去,我们村里不容许外人进入”。

  那两个中年汉子说着具直接把握往后推,这下我真急了,加上对方说我是要饭的,我直接就大骂了起来。

  “去你大爷的,谁他么是要饭的?再说了这村里又不是你们家的,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吆喝,小子,年纪不大,脾气还不小,我看你是皮痒痒了吧”?

  其中一个中年汉子说着倦了倦袖子,看样子是想上来揍我一顿。

  “算了吧,你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干嘛”?

  另一个大汉说着将那人拉了回去,随即看向我道:“小要饭的,我们村里最近不安宁,真的不能让外人进去,我看你还是去别的村吧”。

  “你他么我说了我不是要饭了”。

  这下我真火了,直接掏出一把钞票就甩了过去,“他么有拿这么多钱要饭的么?你煞笔啊”?

  那两人被我骂了,这次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愣在原地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而且在我浑身上下不停地打量,显然还有点不相信的样子。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这段时间风餐露宿,衣服又脏又破,加上这头发乱糟糟的。还真他娘的像要饭的。

  “行了,村子不让进就不让进”。

  我说着摆摆手,对那两人道:“这钱给你们了,去给我弄点吃的来,快饿死了”。

  “好”。

  那两人犹豫了一下,其中一人对另一人道:“你先看着,我去给他弄吃的”。

  那人说完就回头向村里走去了,我这时候浑身没劲,直接就坐在了地上等着,反正已经被人家当成要饭的了,形象什么的也无所谓了。

  这时候三舅也追了上来,看了一眼村口旁边插着的画了符咒的旗子,忽然转头问那中年汉子道:“你们村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可不是么”。

  中年汉子苦着脸道:“最近村里老是闹鬼,而且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情,所以就请了阴阳来做法,这村子也十五天之内禁止外人进去,所以抱歉了两位”。

  “哦,不碍事”。

  三舅说着摇摇头,看起来好像漠不关心,但从他转来转去的眼睛就可以看出,这家伙肯定是看出了什么苗头。

  “三舅,有啥问题”?

  我连忙凑到三舅面前问了一句。

  “没事”。

  三舅依然是摇头,看对方不想说,我也只好不再去问了。

  过了一会,另一名中年汉子拿来了吃的,这家伙倒还算大方,给我们拎了只烧鸡,还拿了瓶酒。

  我跟三舅吃饱喝足之后,天已经黑了,我们只好在村口不远处的一片草地上休息,这夏末的季节,倒也不会感到冷。

  迷迷糊糊的我都快要睡着的时候,三舅忽然把我扯了起来,同时还对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干嘛”?

  我不由小声的问了对方一句,快睡着的时候被人打扰,别提有多郁闷了。

  “走了,去村子里看看”。

  三舅说着已经拎起了随身携带的东西。

  我当下纳闷到了极限,“人家不是不让进去么?我们进去干嘛”?

  “偷偷的进去看看啊,我感觉有什么事”。

  三舅说着又催促了我一句,“快点”。

  “我艹”。

  我一听都翻白眼了,“三舅,咱能不能不要老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我他么跟着你都见不得光了”。

  “废话真多,去不去?不去我一个人去了”?

  三舅说着也不管我,直接就走了。

  “我艹”。

  我一看连忙追了上去,这他么赶鸭子上架么,让我一个人大晚上的留在这里,我哪来的那胆量?

  我跟三舅绕过村口,最后横穿了一片玉米地才进了村子,这黑不溜秋的,被人发现准当成贼了。

  远远的,我就看到村子中央有一片地方灯火通明的,也不知道在干啥玩意,等我和三舅靠近了,我才发现那里竟然是阴阳在做法,而且看起来阴阳法师还不少,光法坛就摆了四五个。

  这阵势一看还真有点唬人的感觉,毕竟这阴阳法师不像江湖骗子,一抓一大把。

  当然,这几个人也不见得都是真材实料,最起码我就看到了一个骗人钱财的货色,缺德道人。

  看到这家伙我还真有点意外,不过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每次遇到这家伙准要倒霉,那是妥妥的。

  那几个阴阳法师,包括缺德道人在内,每个人都拿着桃木剑,上面挑着一道黄符,一边念着咒语一边围着法坛转圈,也不知道几个是会的,几个是装的。

  四周围着不少村民,都睁大着好奇而又胆怯的眼神看着,没有一个人说话,所以耳边就只剩下阴阳念咒语的声音。

  我跟三舅潜伏在一边偷偷的注视着,这时候我们也不敢露面,不然那些村名把我们当成贼,那就有可能会被直接打死。

  那些阴阳法师念完咒语之后,就开始在中央舞起了桃木剑,看身手还不错,舞得虎虎生风,而且不时掏出一把符咒,撒出去就是噼里啪啦的火光四溅,看起来倒真像是那么回事。

  “唉”。

  三舅忽然在旁边叹了口气,同时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看人家道法比你高超,你自叹不如了”?

  我看三舅唉声叹气,不由打击了对方一把。

  “高超个屁”。

  三舅咒骂一声,“都是半桶水,也就只有那个大天道人还有点真材实料,他们这样,要是遇上真家伙准挂了”。

  “我艹,不是吧”?

  一听三舅这话我直接懵了,“大天道人一感觉不妙,就是一个只知道撒丫子逃跑的货,要是其他人连大天道人都不如,那不是扯淡呢么”?

  “三舅,是不是等下有真家伙你就上去收拾它了”

  我说着瞄了三舅一眼,因为我知道一有情况,这家伙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等下看情况再说”。

  三舅模棱两可的回了我一句。

  说话的功夫,那些阴阳法师好像已经做法完毕,都准备收拾家伙离开了。

  但就在这时候,四周忽然刮起了阴风,一下子吹的尘土飞扬,树叶乱飘,同时四面八方传来都那种诡异的笑声,还有婴儿的啼哭,听的我头皮都炸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