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五十一章死人了

第五十一章死人了

  那村长沉吟了一会,又叹了口气道:“既然大师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破例给你们说一下吧,不过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

  “好,你说”。

  大天道人说着又喝了一口茶,我跟三舅也一声不吭的等待着村长的下文。

  “这件事要从两年前说起”。

  村长沉吟了一下道:“当时村里有个女的的怀孕了,可她没有结婚,也没有谈对象,我们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就连他们家里人也不知道,而且她也没有给任何人说,等其他人发现的时候,孩子已经七个多月了,那时候要打掉也不行了,所以就只能生下来”。

  “难道让那个女的怀孕的男人一直没有站出来么”?

  听到这里大天道人不由打断村长的话问了一句,其实我也觉得那男的应该会站出来的,毕竟现在这社会又不像以前,会浸猪笼或者把人烧死什么的,站出来又没什么,最差也就是落个不好的名声而已。

  “照理说那男的是会站出来的,可这个有点奇怪,一直都没有人站出,而且当时不论女孩的家里人怎么问,那女孩就是不说,就是那女的最后上吊自杀了,也没见那男的现身,所以即使两年过去了,孩子的父亲仍然一直是个谜”。

  说完后村长也揉了揉眉头,显然这件事他也搞不懂。

  “那孩子呢?最后那孩子生下来了吗”?

  大天道人有些沉不住气,又开始询问那村长。

  “没有”。

  村长摇摇头道:“就在孩子已经快要生了的那几天,那女孩竟然上吊自杀了,所以孩子也就被闷死在肚子里了,一尸两命啊”。

  村长说着又是摇头叹息,说不出是感慨还是怜悯。

  然后我们都都沉默了,这一下子也没有人再说,气氛说不出的压抑,毕竟这种事,谁听了也感觉不好受。

  “这不对啊”。

  过了一会,大天道人忽然一拍桌子道:“当时那女孩跟哪个男的走得比较近?或者哪个男的有可能和她发生关系?这多少应该有点迹象可寻吧?就算你们不知道,最起码他们家里人应该知道的吧”?

  “这个就不知道了”。

  村长摇摇头道:“不过看情况,他们家里人应该也不知道,不然早就找那男的算账去了”。

  我们听完后都点了点头,要是那女孩家里人知道的话,肯定会去找那男的算账的,毕竟人家女儿都因为对方死了,而且一尸两命,这人命关天的事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三舅他们跟村长又聊了一会,后来村长给我们安排了房间,然后我们就去各自回房去睡觉了,毕竟这会都到了深夜了。

  不过我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张七窍流血的鬼脸,现在没了阴阳二气,无论如何都感觉没有安全感,毕竟这每天跟鬼打交道的,说不定说什么时候就着了道了。

  就这么担惊受怕的,一直到了后半夜我才深深的睡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爬起来老高了。

  可能是晚上没睡好的缘故,我感觉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还头晕眼花的,总之各种不舒服。

  我挣扎着起身去洗漱了一番,直到吃过早饭后身体才稍微有所好转,这时候三舅和大天道人他们正在商议晚上开坛做法的事,我就过去听了下。

  虽然这事基本跟我没关系,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但这总的装装样子吧,不然让人家觉得我就是跟着三舅来混饭吃的,那多不好意思。

  “大侄子,你什么情况?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该不会昨晚睡了之后那个女鬼又来找你了吧”?

  大天道人看我过去就没头没脑的问了我好几个问题,不过这家伙话里有话,其他人听不出来,但我一听话音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没事,可能被你的煞气给冲撞了吧,昨晚一晚上没睡好”。

  我说着一脸晦气的看了看大天道人,然后就自顾自的坐在了一遍的沙发上。

  “我说大侄子,我这降妖除魔,造福百姓,以天下苍生为念,以世间正道为尊,乃是一身正气,浩然天下,怎么就变成煞气了”?

  大天道人当即就嚷嚷了起来,又是自吹自擂,说得天花乱颤,搞得我一阵无语,索性不去理会他了。

  “好了好了”。

  三舅摆摆手道:“说正事呢,你们不要胡扯了”。

  三舅正说着,外面忽然跑进来一个人,嘴里还在大喊着,“村长,不好了,出大事了......”。

  “怎么回事”?

  那人走近了之后村长连忙又问了一句。

  “村......村里又死人了,而且......而且这次直接死了一家”。

  那人说完之后就是粗重的喘息,同时眼露惊骇之色。

  “快带我们去看看”。

  村长焦急地说了一句,那人点点头,然后就当先向外面走去,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一看,连忙抄家伙跟了上去。

  不一会我们就在那人的带领下来到了村西头的一户人家,这也是农家小院的规模,三面瓦房,一面院墙。

  刚走进院子里我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而血腥味的来源,就是大门所对着的正房。

  我跟三舅他们连忙快步走了进去,可这一进去我就后悔了,屋里那个场景实在是太血腥,也太残忍,这种场面简直比看到鬼还让人感觉恐怖。

  屋里的沙发上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甚至电视都还开着,播放的好像是娱乐节目吧,我匆匆瞥了一眼,然后就被沙发上的那两人彻底拉住了视线。

  那男的脑袋都碎掉了,但这种碎掉的样子,感觉不象是被砸碎的,也不像被撞碎的,就好像是被什么力道很大,而且很锋利的爪子抓碎的一般,头盖骨整个都碎了,脑浆和鲜血涂得满脸都是,根本看不出对方本来的面目了。

  至于那女的,就更惨了,双腿大开的躺在沙发上,下身一片血肉模糊,而且鲜血流的满地,我甚至看到对方的肠子都从下面掉出来了,感觉好像是被什么扯出来的一般。

  看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了,冲到院子里就直接吐了,胃里就好像被人伸进去一只手,狠狠地搅拌一般,或者像是被狠狠地捏了一把,胃都开始抽噎。

  吐完之后,我感觉浑身力气都仿佛被抽干了一般,腿脚发软,竟然站都有些站不稳,浑身更是哆嗦的厉害,我索性直接坐在了院子里的一块石板上。

  过了一会,三舅他们也出来了,看所有人一脸阴沉的样子,显然他们比我也好不到哪去。

  我只好掏出烟一人散了一支,然后我自己也点上一支,狠狠的抽了几口,尼古丁的味道压下了恶心的感觉,我这才稍微好了点。

  “两位大师,这可怎么办啊?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就离开这里要远走他乡了”。

  那村长抽了一口烟之后,苦着脸问了三舅和大天道人一句。

  “村长,按照你说的这女的是有孕在身是吧”?

  三舅没有回答村长的问题,倒是反问了对方一句。

  “是啊”。

  村长摊了摊手道:“这都七八个月了,可现在......”。

  村长说道这里就摇了摇头,好像说不下去了。

  “怎么会事”?

  我一下子有些不明白,只好问了一句,“那女的怀孕七八个月了,我刚才怎么没看出来”?

  “她肚子里的孩子被生生从下面扯了出来,而且现在孩子也不知去向了”。

  大天道人说着摇了摇头,一脸的阴沉,也没了以前大大咧咧的样子。

  我听到这里头皮都麻了,将婴儿从孕妇肚子里生生扯出来,这种事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见过,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我感觉这应该是世间最残忍的事情了。

  “小北,起开”。

  三舅说着忽然一怕将我扯了开去,然后就仔细的打量起我刚才坐着的那块石板。

  我也好奇的凑上前去看了一下,石板上有一个血色的脚印,我刚才吐得天昏地暗,竟然没有留意到。

  而且那脚印的尺寸,看起来只有刚出生的婴儿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