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五十二章照片上的女孩

第五十二章照片上的女孩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里我们全都瞪大了眼睛,大天道人更是首先叫了起来,“那婴儿该不会是自己爬出来的吧?这他娘的简直成了怪物了都”。

  “暂时还不确定”。

  三舅说着摇摇头,随即看向那村长道:“麻烦村长派人在附近找一下,看有没有婴儿出没,如果发现了,请尽快告诉我们,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因为这样的东西,估计已经是怪物了,绝对非人力所能抵抗”。

  “好,我这就叫人去找”。

  那村长点点头,说着就下去安排人搜索了。

  “三舅,那我们现在干嘛”?

  看到这里我不由问了三舅一句,因为听三舅话里的意思,我们好像还有事要做。

  “我们去两年前死了女儿的那户人家,看有没有什么外人不知道的线索”。

  三舅说着就出了院子,我跟大天道人只好跟了出去,可这人生地不熟的,我们也不知道那户人家在那里啊。

  “喂,小伙子,过来一下”。

  大天道人叫了一名不远处的年轻人。

  “怎么了大师”?

  那年轻人过来有些胆怯的问了大天道人一句,似乎有点怕生。

  “两年前死了女儿的那户人家你知道吧?你带我们去一趟”。

  大天道人说着拍了拍那年轻人的肩膀,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可那个年轻人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我怕......”。

  “不用怕”。

  大天道人说着从怀里摸出一道符,塞到了那年轻人手里,“我赐你一道灵符你戴在身上,这符不光可以驱鬼除邪,而且还能保佑你平平安安,你以后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大天道人说着又拍了拍那年轻人的肩膀,“走吧”。

  对方看起来很不情愿,但不知道是信了大田道人的那道灵符,还是惧怕大天道人那高大威猛的样子,总之对方最后还是带着我们去了。

  不过等走到门口的时候,那年轻人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进去了,只让我们自己进去,说他在外面等着。

  其实这路我们也差不多记下了,所以三舅直接让他回去了。

  这户人家的房屋看起来明显要破败很多,估计是很久没有人打点的缘故吧,而且我们都进去了,里面一个人影都没看到,感觉死气沉沉的,就像那种没有人住的荒废宅院一般。

  “有人吗?有没有人......”?

  我们进去之后在院子里喊了好几声,依旧不见半点人影。

  “这他娘的什么情况”?

  大天道人说着咒骂一声,“该不会里面的人都死了吧?你说这要是里面的人都死了,外面的人还真不知道这回事呢”。

  “咯吱......”。

  大天道人正说着,左边屋子的门忽然打开了,还真把我们吓了一跳。

  门打开之后,屋里走出来一名五十岁开外的大爷,穿的衣服又脏又破,而且蓬头玷面的,这猛一看去还真以为是鬼呢。

  “你们找谁”?

  那老头盯着我们看了几眼,就操着沙哑的声音问了一句。

  “我们是来找你女儿的”。

  我跟三舅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天道人这句话已经脱口而出,然后我们都愣了。

  那老头神色一下子就变了,仿佛变成了择人而食的野兽,就那样恶狠狠的盯着我们,看得我心头直冒冷气。

  “我女儿已经死了”。

  过了一会,那老头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就直接进了屋子,同时还关上了房门,显然是不怎么待见我们了。

  “缺德,你他么想女鬼想疯了吧”?

  我忍不住骂了缺德道人一句,这家伙有时候真心让人无语,我们这什么都没问呢,就直接被他给搞砸了,再说人家女儿明明两年前就已经死了,他么这家伙非要说来找人家女儿,不吃闭门羹才怪。

  “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谁知道他当真了”。

  大天道人说着尴尬的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又问三舅道:“道友,现在怎么办”?

  “你看着办喽”。

  三舅说着掏出烟给了我和大天道人,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支,靠在墙上慢悠悠的抽了起来。

  既然三舅不急,那我肯定也不急了,我直接坐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抽起了烟。

  “我说,你们别这样啊”?

  大天道人这下顿时急了,“这个虽然被我搞砸了,但我们好歹应该在这里找找线索吧?这样也不是办法不是”?

  大天道人说着看了看三舅,一脸急不可耐的样子。

  “那你去找线索呗,我们抽支烟”。

  我说着指了指两边的屋子,“有人住的你要是不敢去,那就去空房子里搜索吧,反正就算有鬼你也不怕”。

  “我还是等等吧,不然我一个进去人家把我当成贼了”。

  大天道人说着也蹲在地上抽起烟来,其实我知道这家伙被我一句话说害怕了,只是找个借口而已。

  抽完烟之后,我跟三舅,还有大天道人直接走进了右边的那间屋子。

  这屋子也不知道多久没人进去过了,大天道人推开门的一瞬间,尘土到处飞扬,直接就将对方搞了个灰头土脸。

  “你奶奶的......”。

  大天道人一边咒骂着,一边抹着脸上的灰尘就向里面走去,我则是连忙后退了两步,等到尘埃落定后才跟了进去。

  这屋子里的东西也很陈旧,基本上全都布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而且屋子里有不少蜘蛛网,还透着一股腐朽。、发霉的味道。

  里面正对着门的位置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些香烛之类的,不过很明显依旧很久没有人上过香了,连香烛上面都有一层的灰尘。

  桌子上方的墙上还贴着一张黑白照片,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女孩,看着还很漂亮。

  我大概看了一下里面的布置,应该是属于女孩子的闺房吧,因为刚进门靠右手的位置就有一个梳妆台,男人是肯定用不到这个的。

  三舅进来之后首先去上了香,然后才开始查看屋子里的其他布置。

  这香燃烧之后散发出的气味,和屋子里腐朽发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我闻着怎么感觉都很怪异。

  “大侄子,快过来看”。

  大天道人忽然叫了我一声,我连忙跑过去一看,对方竟然拿着一张,看样子应该是放在梳妆台上的,不过上面的灰尘已经被大天道人擦去了。

  我接过照片看了一下,上面的人和墙上的那个女的是同一个人,不过这个是全身,女孩穿着一件齐膝盖百褶裙,留着披肩发,身材也很好,倒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可惜已经死了。

  “留着慢慢用吧”。

  我说着将照片塞到了大天道人的手里,大天道人则是拿着照片仔细的看了起来,嘴里还啧啧称奇。

  “这女的可真漂亮,就算现在已经成了鬼了,我都想把她给办了......”。

  “道兄,不要胡说,你这样做是有损阴德的,以后还是不要想这些歪门邪道的事情,以免引火烧身”。

  三舅说着直接从大天道人手里拿过相片,放到蜡烛上就给烧了。

  大天道人急得直跺脚,但这时候他也不好意思反对,只好作罢了。

  我们又开始在屋里四处搜索,连床上都翻了一遍,但找来找去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这不对啊”。

  大天道人皱着眉头道:“这女的死了估计这房间就没有人进来了,照理说怎么着也应该留下一点蛛丝马迹才对,为什么一点线索都没有”?

  “缺德,你指的是什么线索”?

  听到这里我不又问了大天道人一句。

  “就是关于那个男人的线索啊”。

  大天道人说着摊了摊双手道:“你想想啊,她连孩子都怀上了,这不可能一点纪念品都没有吧?比如情书或者什么的,总能留下点蛛丝马迹不是”?

  “那要是留不下呢”?

  我又好奇地问了大天道人一句。

  “那就是被鬼给搞怀孕了”。

  大天道人说着又看向三舅道:“怀鬼胎这事你有没有听说过”?

  “听倒是听说过,不过......”。

  三舅沉思了一下道:“这鬼胎指的应该不是人和鬼生的孩子,再说人和鬼也生不了孩子不是”?

  “三舅,真的有鬼胎啊”?

  听到这里我连忙问了三舅一句,感觉这玩意好像很邪乎的样子。

  “嗯”。

  三舅点点头道:“这种东西我也没见过,不过按照古老的传说,应该是两个相爱的人殉情自杀,然后因为怨气难消而产生了尸变,之后这两个僵尸若是发生男女之事,就有可能会怀上鬼胎”。

  “这也可以”?

  我听得眼睛都直了,他么感觉有点天方夜谭的味道。

  “看,我说的是真的吧?跟你三舅说的也差不多”。

  大天道人说着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他么扯淡呢吧你”?

  看这家伙脸皮这么厚,我不由破口大骂起来,“两个僵尸搞的怀孕跟鬼把人搞的怀孕差不多?这他么差了十万八千里了吧?你是不是想女鬼想多了?你该不会也想找个女鬼给你生孩子吧”?

  “这个......玩玩就行了,生孩子还是算了吧”。

  大天道人说着尴尬的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显然他也觉得这个不现实,其实就算女鬼怀了他的孩子,生下来还不知道的是人是鬼呢。

  我正这样想着,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滴我头上了,好像是液体,我不由得伸手在头上抹了一把,然后放到眼前一看,竟然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