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五十四章棺材

第五十四章棺材

  情急之下,我连忙扭动身体向一边躲去,但却为时已晚,虽然我躲开了脖子上的致命一击,但左肩上瞬间就被抓出五道深深口子,鲜血更是涓涓的冒了出来。

  “啊......”。

  我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肩上传来那种火辣辣的疼痛,直钻进了我的心窝,疼得我额头上青筋都凸了起来。

  “大侄子,你怎么样”?

  大天道人连忙将我扶了起来,不过看到我的伤势后对方也变了颜色。

  “我没事,你小心点”。

  我说着摇摇头,毕竟现在我已经受伤了,要是大天道人再有什么不测,那我俩就都要挂在这里了。

  “快,你先拿朱砂敷在伤口上”。

  大天道人说着摸出一个盒子递给我,随即就拿起桃木剑小心的戒备着。

  我也没有犹豫,连忙打开盒子,抓起一把朱砂直接就按在了伤口之上,那种感觉就好像无数的针从我伤口扎进去一半,虽然我咬着牙硬挺,但额头上还是渗出豆大的汗珠,疼的我浑身都开始哆嗦。

  这时候大天道人已经持着桃木剑杀了上去,我看着对方好像一个人在舞剑,但我知道他是在跟那婴儿较量,只是我看不到那婴儿而已。

  大天道人舞了一会剑之后,忽然摸出一道黄符,念动咒语就甩了出去,黄符看似击在半空,但却忽然金光大作,同时那个婴儿也显出了身形,直接被符咒击飞了出去。

  大天道人连忙追上去两步,同时脱掉身上的法袍,念出一串咒语就将法袍扔了出去。

  那婴儿想跑,但却跑出去没几步,就直接被法袍盖在了身上,法袍落地后开始不断抖动,同时下面还冒出阵阵白烟,而且还传来那种凄厉的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

  大天道人一直握着桃木剑紧张的注视着,直到过去了好一会,对方才上前去那桃木剑挑起了法袍,可惜法袍下面空空如也,早已不见了那婴儿的身影。

  “怎么回事”?

  我上前不明所以的问了大天道人一句。

  “被它逃走了”。

  大天道人说着摇摇头,脸色沉重的道:“看来这玩意还真不好收拾,恐怕只有我和你三舅联手,才能灭了这家伙”。

  “那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我不由再次询问大天道人,“它究竟是人还是鬼?怎么感觉这么邪乎”?

  “我也不知道”。

  大天道人说着摇摇头,皱着眉头道:“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玩意应该是从那个孕妇肚子里钻出来的怪物,至于它究竟是怎么形成的,我还真不知道”。

  “那个孕妇”?

  大天道人这么一说,我当即就想起了今天看到的那个血淋淋的场景,那一家人都死了,但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却不见了,再结合外面青石板上的那个血色脚印,似乎这玩意还真的就是从那个孕妇肚子里钻出来的。

  “坏了......”。

  我正暗自思索之际,大天道人忽然惊叫一声,“你三舅还等着黑狗血呢”。

  “啊......”?

  这下我当即就是一惊,刚才太过紧张,竟然把这事给忘了,也不知道三舅那里是什么情况,可千万别再出了什么变故。

  “快走”。

  大天道人轻喝一声,当即就向村子里跑去,等我们找到黑狗血,再赶到那片荒地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那个女子的棺材也已经被挖了出来,正放在一边让人看守着,我大概扫了一下,棺材上面已经被墨斗线弹得密密麻麻,看来是为了防止里面的尸体出来。

  三舅则是在法坛前面念着超度亡魂的经,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在拖延时间,等我们回来而已。

  “你们干嘛去了?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三舅说着责怪的看了我和大天道人一眼,显然是我们误了事了,不过这也不能怪我们,遇上那样的怪物,我觉得我们没挂掉就算好的了。

  “道友,这个说来有点话长,容我为你细细讲来”。

  大天道人说着就就将我们被那诡异的婴儿袭击的事情给三舅说了一遍,不过对方却是有意无意的把他被吓得坐地上那段给删减了,而且他对付那婴儿的事,也被夸大其词了,不过我也懒得去揭穿他,就让他得瑟一把好了,毕竟刚才还真是靠了他了。

  三舅听完后眉头就深深的皱了起来,显然一时之间他也搞不清楚状况,我现在甚至觉得这个村子他么有问题,各种离奇诡异的东西此起彼伏,简直让人有种无从下手,防不胜防的感觉。

  “三舅,现在怎么办?是要开棺吗”?

  我说着看了一眼放在不远处的那副棺材,感觉总有一点心悸的味道,因为照这种情况来看,里面的尸体很有可能已经尸变了。

  “现在不行”。

  三舅摇摇头道:“里面的尸体已经出现了变化,如果现在开棺,让其吸收到月光,那很快就会尸变,而且这样的僵尸很难对付,所以我们只有等到明天,在午时的烈日之下打开棺材,这样旺盛的阳气可以适当的克制尸气,也能阻止其尸变”。

  “那万一这家伙晚上尸变了怎么办?你棺材上弹得墨斗能困住她么”?

  大天道人说着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那棺材。

  “我们在棺材四周布下北斗七星阵,再以泰山符镇住棺材,想必这样既可以万无一失了”。

  三舅说到这里,皱了皱眉头道:“只是这北斗七星阵,必须要有一件法器来沟通星辰之力,可惜我的八卦铜镜上次毁掉了,现在想找这样一件法器还真没有”。

  “这个能够沟通星辰之力的法宝我好像有,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大天道人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盘,我上去看了一下,有点像罗盘的形式,不过却没有指针。

  “你这什么破玩意?怎么沟通星辰之力”?

  看到这里我不由笑话了大天道人一句。

  “道兄,这可是传说中的斗星盘啊?你究竟从哪里搞来的”?

  三舅看到这里已经变了神色,连忙问了大天道人一句。

  “还是道友眼光独到,大侄子啥都不懂,就知道瞎嚷嚷”。

  大天道人说着冲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怎么都感觉他都在骂我是煞笔,不过三舅都这么说了,显然这玩意也不是一般的东西,所以我只好闷着头不再说话了。

  “道兄,这玩意你究竟从哪里搞来的”?

  三舅又问了大天道人一句,而且看那样子,好像这玩意是大天道人从哪里偷来的一样。

  “这是师门传承下来的,可不是偷的啊”。

  大天道人说着将那个圆盘递给了三舅,一副非常无语的样子。

  三舅接过看了看,又还给大天道人道:“忘了问了,道兄你师承哪个门派”?

  “我来自昆仑山”。

  大天道人说着摸了摸额头道:“不过我现在是唯一的传人了,而且我这没有好好修炼,很多绝学都失传了,所以昆仑这一脉,恐怕就要毁在我手里了,我真是对不起师傅他老人家”。

  大天道人说着有些惭愧的低下头去,倒是难得的表现出了正经的一面。

  “道兄不要泄气,修行之人,生命不息,修行不止,我相信你会把师门发扬光大的”。

  三舅说着还拍了拍大天道人的肩膀,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我怎么感觉都有点扯淡的味道,让大天道人吧师门发扬光大,除非师门养一群女鬼。

  接下来三舅和大天道人就已经开始在那副棺材四周布阵了,这个我不懂,所以只能在一边干看着。

  三舅和大天道人在棺材周围的地面上刻画出一个阵图,随即在七星方位各自放上一件法器,然后将斗星盘也放在了棺材之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三舅和大天道人就盘膝坐在阵图之中,然后两人各自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念起了咒语。

  念完咒语之后,三舅和大天道人同时轻喝一声,“乾坤借法,星斗化魂,诸天神明,赐我神力,北斗七星,开......”。

  随着话音落下,两人同时一指棺材之上的斗星盘,只见斗星盘之上射出一道璀璨的玄光,直冲入了满天星辰,紧接着星光如同银河般铺洒了下来,全部作用在了那斗星盘之上。

  而斗星盘则是分散出七道玄光,全部连接到了七星方位了法器之上,这下每一件法器之上都亮起了玄光,彼此之间紧密地联系了起来,交织成一张光网将棺材围在了中央。

  下一瞬间,那些光芒又渐渐隐去,所有的一切再次归于了平静。

  三舅和大天道人各自拿出一道黄符贴在了棺材盖子的两端,算是封住了棺材盖子,这才算大功告成。

  然后我们就围在篝火边,边喝着烧酒,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毕竟今天晚上是不能回去了,肯定要在这里守着棺材,不然棺材出了什么状况,那可就不好收场了。

  “三位大师,要不我们回去休息吧,这里也没啥事,我让村里人看着就好”。

  村长这时候也凑了过来,显然觉得让我们在这荒野之地有些过意不去,开始招呼我们回去。

  “不了村长”。

  三舅摆摆手道:“你和村里人都回去休息吧,明天你们再来,现在大晚上的,就算这棺材出了什么状况你们也帮不上忙,我们看着就好”。

  “那好吧”。

  村长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有劳三位大师了,村里人我还是让留下几个吧,也好给你们打打下手什么的”。

  村长说完就回去了,不过也确实留了几个村里的大汉在这里守着,显然是觉得光我们三个在这里也不合适。

  后来聊着聊着我竟然靠在旁边的树干上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感觉有风声,这下我当即就惊醒了过来。

  这时候已经到了深夜,三舅和大天道人还在聊着天,那三个大汉则是跟我一样睡着了,这时候还在睡。

  “三舅,怎么起风了”?

  我说着起身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到处都是雾,几乎把我们给淹没了。

  “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