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五十五章鬼婴

第五十五章鬼婴

  三舅说着已经穿起了法袍,我则是有些不明所以的问了一句,“谁来了”?

  “别问那么多了,你自己小心点”。

  三舅说着已经上前去盘膝坐在了阵图之中,根本都不理会我惊愕的表情。

  “缺德,怎么回事”?

  我说这连忙一把拽住了大天道人。

  “我要和你三舅去控制阵法了,你自己小心点”。

  大天道人说着推开我,然后也走了过去,同样盘膝坐在了阵图之中,然后和三舅两人双手结印,就开始念起了咒语。

  北斗七星阵再次亮起了光芒,将那棺材彻底笼罩在里面,也阻断了外面的一切,包括我。

  我这下就有点傻了,“他么怎么搞来搞去他们跑阵中去了,就把我一个仍在外面,我他么......”。

  我这会真有种想骂娘的冲动,加上这三更半夜的,我还真有点害怕,所以我就想过去和那三个大汉待一起,最起码做个伴。

  这时候那三人也醒了,谁知对方一看我过来,直接大叫一声“鬼啊......”。然后全跑掉了。

  “我艹......”。

  一看这情况我不由得咒骂起来,“这他么被鬼吓疯了吧?连我都能看成鬼,我他么哪里像鬼了”?

  我一边咒骂着,一边转身准备再次回到先前的篝火边,谁知我一转身,眼前直接出现一张鬼脸,正是那个七窍流血的女鬼,直接就跟我打了个照面。

  “啊......”。

  我大叫一声,一连退出去好几步,然后就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那个女鬼也向我飘了过来,这时候我甚至来不及考虑,摸出一道天雷符念动咒语就甩了出去。

  那个女鬼正好被天雷符击中,惨叫一声就倒飞了出去。

  等我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对方的身影。

  这下我更加害怕了,这他么看不到的情况下,我必须随时注意着她猛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可能,这种精神绷紧的状态,简直让人感觉比死还难受。

  我握着铜钱剑的手心里已经全是汗水,额头上的冷汗也不要命的流淌下来,钻进我眼睛里搞得我忍不住流眼泪,视线都出现了模糊的迹象,当我就是不敢伸手去擦。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没有再出现任何动静,我只好缓缓的踱步到了那棵大树下面的篝火旁边,这有火光的地方总能给人安全感。

  我刚靠在那棵大树上,就感觉有什么液体滴在了我的头上,我甚至都不敢伸手去摸,连忙抬头看去,那女鬼竟然倒立着垂了下来,脚勾在树干上,但脸却直接荡到了我面前。

  这一下我感觉真的要疯了,不过这次我没有尖叫,退出一步就直接抡着铜钱剑劈在了那个女鬼的脑袋上。

  铜钱剑再次亮起青光,那女鬼被我劈的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眨眼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他么给我出来啊,出来啊,老子不怕你......”。

  我一边疯狂的大叫着,一边撕开了胸前的衣服,将脖子上的铜钱露了出来,这时候我已经有点疯狂的迹象了,倒也感觉不怎么怕了,而且现在就算害怕也解决不了问题。

  我拿着铜钱剑乱舞了一会,这次再也没有了那女鬼的身影,不过我发现北斗七星阵的四周竟然出现了一些黑色的浮影,开始想着阵法不断撞击。

  那些浮影撞在阵法之上当即就化作黑烟消散了,但接下来还是有更多的浮影前仆后继的向那阵法撞去,完全就是一副不要命的姿态。

  三舅和大天道人在阵法里面还好些,可我他么一个人在外面,这会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了,我甚至想不管三舅他们,直接一个人跑回村子,可我又太害怕,不敢离三舅他们太远,这真的是一种相当纠结的事情。

  我就这样僵持着,那些黑色的浮影虽然无穷无尽,但看起来似乎也奈何不了北斗七星阵,这让我稍稍有点心安,最起码三舅他们不会顶不住。

  “呵呵......呵呵......”。

  我正暗自庆幸的时候,四周忽然传来那种婴儿般诡异的笑声,再次听到这种声音,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一瞬间我头皮都麻了。

  想想白天那个满身是血的婴儿,这玩意给我的恐惧程度,绝对胜过我以往见识过的任何怪物。

  尤其是那如同瞬移般的速度,时隐时现,根本不能让人防不胜防,现在没了阴阳二气护体,我几乎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连忙闭上眼睛,将意识分散于体外,同时摸出一道天雷符,小心地戒备着。

  这下四周的一切都很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那个浑身是血的婴儿就在北斗七星阵的边缘位置,一直在转,似乎是想进去,不过它一碰阵法,就被弹了开去。

  那些黑色的浮影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感觉应该是死气,或者怨气,应该是一种无意识的存在,仿佛被什么驱使一样。

  这下我总算放心了,只要那婴儿不来找我麻烦就好,不然那邪乎的东西,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那女鬼也同样站在北斗七星阵不远处,似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那具棺材,估计是想救出棺材里的女尸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北斗七星阵所散发出的光芒渐渐开始暗淡,三舅和大天道人的额头也都开始见汗,显然催动这阵法很消耗法力,即使他们俩也不能长时间控制。

  过了没一会,天竟然快亮了,天上的星辰更是彻底消失了,这下北斗七星阵当即崩溃,所有的光芒都湮灭在了空中。

  阵法一破,那些浮影和婴儿,还有女鬼全都向棺材扑去,同时三舅也长剑出鞘,剑身也很之上红光璀璨,已经杀了上去。

  在看大天道人则是一把摸出三张灵符贴在桃木剑之上,同时左手抄起棺材上的斗星盘,然后持着桃木剑就杀了上去。

  看到这两个老家伙都动了,我也不再犹豫,抄着铜钱剑就杀了上去,不过我只是挑那些黑色的浮影下手,被我的铜钱剑斩到,对方当即就化作一缕缕黑烟消散在了半空。

  我正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那个女鬼竟然猛地向棺材扑去,这下我们都被吓了一跳,因为若是让对让进了那棺材里面的尸体的身,估计就又是一个阴尸出来了。

  大天道人连忙那手中的斗星盘对着那女鬼一指,上面竟然射出一道星光,直接就将对方给击飞了出去。

  同时三舅一个起跳,手中青铜剑直接就插进了半空的女鬼胸口,那女鬼当即发出凄厉的惨叫,等三舅落地的时候,对方竟然已经化作一缕青烟消散了。

  “三舅,你这剑怎么这么厉害”?

  这时候我还不忘抽空问三舅一句。

  “两仪剑乃是世间邪灵鬼物之克星,当然厉害了”。

  三舅说着得意一笑,这时候那棺材忽然炸了开来,一下子四分五裂,下的我们连忙退出好几步。

  “坏了”。

  三舅脸色一变,猛然向着那棺材的位置扑去,谁知还没冲到进前,三舅忽然又倒飞了回来,同时竟然喷出一口鲜血。

  “三舅......”。

  我惊叫一声连忙将其扶了起来,只见三舅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极其苍白,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大天道人也退了回来,站在我和三舅旁边小心的戒备着,同时还问了三舅一句,“道友,你刚才被什么东西给伤着了”?

  “没看清楚”。

  三舅说着脸色沉重的摇摇头。

  等到尘埃落定,那先前放置棺材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僵尸,正是那女鬼的真身,而且女僵尸的身边,站着的就是那个浑身是血的婴儿。

  “它是鬼婴......”。

  三舅忽然大叫一声,同时眼露惊骇之色。

  鬼婴这玩意虽然我没听过,但看三舅的神色,那肯定是能够逆天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