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五十六章再访邋遢老头

第五十六章再访邋遢老头

  那女僵尸一现身就猛地向我们扑了过来,我来不及考虑,抬手就是一道天雷符扔了出去。

  天雷符击在那女僵尸身上,当即就炸了开来,不过也只是将其炸的退出好几步,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这下我还真慌了,眼看着那女僵尸已经再次扑了过来,我甚至有种想要撒丫子逃跑的冲动,可惜这事我还真做不出来,毕竟我不是缺德道人。

  我正这样想着,大天道人忽然端着黑狗血冲了过来,这家伙这次倒还算义气,没有扔下我和三舅自己逃跑。

  大天道人一盆黑狗血直接就泼在了那个女僵尸的身上,这下对方当即就惨叫了起来,同时发出凄厉的惨叫,而且浑身都冒起来了白烟,看样子这黑狗血确实很管用。

  那个浑身是血的婴儿,也就是三舅所谓的鬼婴,对方看到女僵尸痛苦的样子,当即就有些发狂了,猛然嘶吼着向着大天道人扑了过去。

  大天道人连忙将手里的盆子扔了过去,可惜直接被那鬼婴一脚踢飞了,然后鬼婴也消失了。

  等下一次出现,鬼婴已经在大天道人面前了,大天道人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那鬼婴一脚踹在了胸口。

  大天道人的道袍之上再次亮起了玄光,鬼婴直接被弹飞了出去,同时大天道人也被踹得倒飞了出去,落地后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这下我直接傻眼了,他么两个阴阳法师都已经吐血了,我这半吊子阴阳还搞个毛线啊?

  那鬼婴被弹飞后似乎也没什么事,一蹬地面就猛地凌空扑了过来,而且直奔我和三舅这里。

  不加考虑,我又是一道天雷符扔了出去,在半空击中了那鬼婴,对方被震得掉在了地上,不过一个翻滚又爬了起来,感觉天雷符根本就没有伤害到对方。

  “完了......”。

  看到这种情况我的心就开始往下沉,这他么今天遇到的都是打不死的怪物,还怎么搞?

  我正暗自咒骂着,三舅忽然一口鲜血喷在了两仪剑之上,随即双手结印,念出一串咒语,然后轻喝一声,“泣血阴阳,两仪诛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三舅说着猛地抬手一指那鬼婴,两仪剑之上当即就泛起了血光,同时闪电般想着鬼婴射去。

  这次两仪剑准确无误的插在了那鬼婴的身上,下一瞬间鬼婴直接就炸了开来,一时之间尘土飞扬,火光四溅。

  等到尘埃落定,鬼婴和那女僵尸全都消失了,只有两仪剑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三舅,还是你厉害,一下子就把这玩意消灭了”。

  我说着对三舅竖起了大拇指,大天道人也凑上前来满脸佩服的看着三舅。

  “它们跑掉了”。

  三舅说着摇摇头,起身去过去捡起了地上的两仪剑,然后将其插回了剑鞘。

  我跟大天道人愣了好几秒,才同时大叫一声,“跑掉了”?

  “对”。

  三舅走过来点点头道:“它们跑掉了,我们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恐怕有点棘手了”。

  “三舅,那鬼婴到底是什么玩意”?

  听到这里我连忙问了三舅一句。

  “就是那女子肚子里的孩子”。

  三舅说着摇摇头,有些感慨的道:“没想到它怨气这么大,被闷死在肚子里还成了鬼婴,这种东西那绝对是逆天的主,根本很难消灭”。

  “那怎么办”?

  大天道人瞪着眼睛道:“要不我们现在跑路吧?反正这玩意也收拾不了,留下来没多大意义不是”?

  “不行”。

  三舅摇摇头道:“要是我们走了,以鬼婴的怨气,这个村子恐怕没有人能够活下去,很快就会变成一个死村”。

  “可我们留下也没多大用啊?到时候只不过是多添了几具尸体而已”。

  大天道人说着摊了摊双手,一脸无奈的样子。

  “那也未必”。

  三舅沉吟了一下道:“若是能够找到那鬼婴的亲生父亲,用他的血就可以除去鬼婴”。

  “三舅,我们上哪里去找鬼婴的亲生父亲,再说他活着还是死了都不知道呢”。

  听到这里我不由问了三舅一句。

  “明天我们再去一趟那个女的家里,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

  三舅说着就自顾自的向村子里走去,看样子是铁了心了要收拾那鬼婴了。

  我跟大天道人对视一眼,最后皆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有时候我真想不明白,现在这年代了,还有三舅这样的人,一心想着降妖除魔,造福百姓,如果世间都是这样的人,那社会就很和谐了。

  要是换做我我肯定做不到,因为这几年在外面,我见识了太多社会的丑恶与黑暗,我很清楚这个世界有多现实,我很清楚人性有多灰暗,所以换做我,我没有那么慈悲的心肠。

  也许就正应征了那句话吧,不同的环境,造就不同的人生,我在外面看惯了别人的冷眼,也看懂了世间太多的东西,我可以去帮助苦难的人,但那也只是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如果让我为了一些莫不相识的人去丧命,我肯定不愿意,也做不到。

  就这样满怀心事的回到了村长的家,这时候天已经亮了,三舅简单的给村长说了一下昨晚的情况,大概意思就是僵尸已经逃走了,让村里人自己小心之类的。

  吃过早饭后,我们就再次去了那个女的家,虽然一晚上没睡,这会困得要死,但这件事情现在容不得耽搁,所以也只能硬挺了。

  我们走进院子的时候,左边的房门依旧关着,而右边的房门还是开着,看样子我们走了也就没有人再动过,估计那老头都没有出来过。

  我正准备再去右边的那间屋子看看,谁知道这时候左边屋子的房门忽然开了,走出来的依旧是那个邋遢的老头。

  “我都说过我女儿已经死了,你们还来干嘛”?

  那老头一出来就看着我们说了这么一句话,感觉很不友善,或者对我们很排斥似的。

  “老头子,你女儿的尸体已经变成了僵尸,而且肚子里的孩子也变成了鬼婴,现在到处害人,搞的村里人心惶惶,你还真能耐得住性子啊”?

  大天道人说着冷笑了一声,其中讽刺之意不予言表。

  那老头听了倒也没什么反应,只是面无表情的问道:“那你们不去收拾僵尸和鬼婴,跑这里干嘛”?

  “可她毕竟是你的女儿”。

  大天道人说着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快的道:“而且还有一个是你的外孙,这可都是你的亲人,难道你就一点也不着急吗”?

  “我说过,我女儿已经死了”。

  那老头说着脸就沉了下来,看样子又准备进屋了。

  “等等......”。

  三舅连忙叫住了对方,上前歉意的道:“这位道兄说话就这样,你别介意,我们找你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关于你女儿生前的情况,看能不能找出那个孩子的父亲是谁,毕竟这血婴太过厉害,想要收拾它必须要用他父亲的鲜血才可以,如果你这里有什么线索,还望告知,我们也好早点解决这事情,还村里一片安宁”。

  那老头听完三舅的话,沉默了良久,最后摇摇头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也不知道,以前我问过我闺女,她就是死活不说,所以你们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那总会有什么线索吧”。

  大天道人不高兴的道:“你跟你女生活在一起,她有了男人就算不告诉你,你总该有所察觉不是?怎么可能一无所知”?

  “我真的不知道”。

  那老头摇摇头道:“要不你们明天再来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仔细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关于这件事情的线索”。

  那老头说完也不等我们反应,直接进了屋里,同时还关上了房门。

  “三舅,现在怎么办”?

  我说着有些无奈的看了三舅一眼,毕竟这件事拖得越久,那就是死的人越多了。

  “我们先回去吧”。

  三舅说着叹了口气,然后就直接出去了。

  回到村长家以后我们也没事干了,三舅和大天道人沉着脸坐在客厅里,村长则是急的团团转,显然比我们着急多了,毕竟这可是他们村里的大事。

  “大师,现在可怎么办啊?这白天还好,可一到了晚上,那是要死人的啊”。

  村长转来转去又开始一脸焦急的寻问三舅和大天道人,我也不知道他这是第几次发问了,不过看三舅和大天道人眉头紧锁的样子,显然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沉吟了一会,三舅开口对那村长道:“你先让村里人做好准备,晚上最好都不要出门,把门窗锁死,然后在门前撒上糯米,晚上我们出去巡逻,尽量不要让那东西伤害村民”。

  “好吧”。

  那村长沉重的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有劳几位大师了,我们全村人的性命,可就都交付到你们手上了”。

  “放心吧”。

  大天道人也点点头道:“我们一定会帮你们收拾那玩意的,到时候肯定还你们村里一片安宁”。

  “那就谢谢几位大师了”。

  村长听完后对三舅和大天道人点头作揖,一副感激不尽的样子。

  后来村长下去通知村里的人了,我们也就回房去睡觉了,毕竟这一晚上没睡,白天再不睡的话,晚上就没精神应付接下来的事了。